剑侠情缘Ⅱ

佚名

相关文章
攻略
采访录
简介
部分出场人物简介
剑侠情缘2之实战攻略
剑侠情缘Ⅱ攻略
剑侠情缘Ⅱ全攻略
剑侠情缘Ⅱ快速攻略
《剑侠情缘Ⅱ》说明

《剑侠情缘2》游戏小说


  一望无际的黄沙,在接近正午的阳光直射下,亮得有些刺眼。远远地,从天边 冒出一个人影,那人影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眨眼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掠过。少年 所过之处荡起一股风来,这风虽然不小,却是在半空中行成,又在半空中消失,以至地 上的沙粒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然保持上一次沙暴之后的形状,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 下一次沙暴的来临。
  若有细心的人来查看地上的沙砾,就会发现它们并非完全没有受到少年的影响 。逆着阳光看去,就会发现有一串几乎看不出来的脚印。脚印只有前半截,后跟没有着 地,脚印之间的间隔有丈余,浅得若不是有经验的人就难以发现。
  若是一个武林高手来查看这串脚印,他就会断定刚有另外一个高手从这里经过 ,刚经过这里的那个高手轻功已经到了踏雪无痕的境界,就算资质最好的人,少说也要 二十年的功力才能达到这个境界。作为一个高手当然会明白,所谓的踏雪无痕只不过是 一种形容罢了,雪也罢,沙也罢,有人踏过,就一定会有痕迹,不同的是,有人踏过的 痕迹会深有一尺,有人踏过的痕迹却浅为一分。
  这个在浮沙上只踏出一分痕迹的少年突然停了下来,现在他的双脚已经深深地 陷入浮沙中,跟普通人相比并无二致。
  少年举目四望,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沙丘,沙丘不高,也没有任何一处足以挡住 中午的烈日,但少年还是对这个沙丘发出微微一笑,显然他已经对这个沙丘产生了好感 。
  少年跑到沙丘前背对太阳的一面,取下背上的长剑,连剑鞘一起直直地插在地 上,阳光立刻给剑在地面刻绘出一道深色的影子,形成一个日晷。少年又放下背上的行 囊,靠着沙丘坐下,从行囊中取出干粮和羊皮水囊。少年先打开已经接近干瘪的水囊, 倒了一口水在嘴巴里,然后让水慢慢地流过咽喉,慢慢地落到腹中。
  干得冒火的咽喉终于感受到了清凉,虽然眼下干渴的感觉比饥饿强烈得多,少 年还是忍住了没有喝下第二口水,而是拿了一块牛肉干放在口中嚼了起来。当最后一丝 肉干被咽下去之后,少年才又拿起水囊,小小地喝了一口,顺便兼作漱口。整个过程就 如受过专门训练一样的中规中矩。
  用剑做成的日晷还看不出有任何的时间变化,少年已经完成了他今天的主餐。 放好水和干粮后,少年又从行囊中取出一张多层的布巾,严格地讲应该是一件布毯,不 过这毯子象是给婴儿专用的,因为它只能罩住少年的半个身子,事实上它罩住了少年的 头部后就已经不足以罩住少年的胸部了。
  一阵均匀的鼾声从布毯下传出来,传到很远的地方去。到其实这鼾声并不大, 只不过在这寂静的荒漠里,惟有这一种声音,如果一个人好多天没有听见过任何声音, 那这种声音称为如雷贯耳也就不为过了。
  盛夏已经过去,初秋的阳光要是在森林里已经没有了什么热度,但在这没有任 何遮掩的大漠上,却还是跋涉者们最大的敌人。少年现在显然无视这酷日的存在,布毯 加上沉睡,日光已不在他的眼里。
  事实上,这些天来这位少年都是早晚施展轻功赶路,夜间行走,用自身产生的 热量驱赶夜晚的寒气;正午睡觉,在气温最高的时候休息以降低身体的水分消耗。这绝 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也绝对不是一个没有长期的沙漠生活经验的人可以做到 的。 这少年是谁?从哪里来?又将到何处去?
  没有人知道。 狂沙镇。
  从这个名字就可以想象出狂沙镇的模样。四周是茫茫的黄沙,间或露出一段干 枯的朽木,向人们诉说这里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曾有过绿色的生命。被狂风吹走了屋顶的 房屋,墙壁不断地被风沙侵蚀,残垣断壁上,刻满了沧桑。
  其实这里以前并不是一个镇子,而是一个军营。当时有大批宋朝的军马驻扎在 这里,抵御西夏南下扩张。后来宋和西夏达成和议,士卒们闲来无事,在这里种树植林 ,渐渐地有了一些人烟。再后来,金人崛起,宋金交战,这里的宋兵大都撤走,一些老 弱病残留了下来,加上一些流浪到这里的边民,渐渐就成了一个镇子。当然,还有一个 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是西夏进入中原官道的必经之路,每年都有好几拨中原或是西 夏的商队经过,正是这些商队,使狂沙镇的人们有了生存的机会。
  虽然狂沙镇的居民能够在这里生存下来,但能够生存在这里的其它生命却并不 多,空荡荡的街上,闻不到一声狗吠,也听不见一声鸡鸣,甚至连知了的声音都听不到 一声,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一棵足以养活一只知了的树木。四下死一般的寂静。 镇子上唯一有点生气的地方,就是王老五的酒店。
  王老五的酒店没有名字,因为它不需要名字。不要说狂沙镇仅此一家,就是这 方圆百里,再也找不出第二家酒店出来。所以,在这个地段内,只要说去酒店,那就是 去王老五的酒店。只有两种人不懂这个道理:第一种是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人,第二种 人就是白痴。不过这里没有白痴,如果有的话,一定已经饿死了,这里不是一个白痴就 可以活下去的地方。所以来狂沙镇的人,都会立刻知道王老五的酒店在哪里。
  王老五的酒店里之所以有一点生气,是因为那里有一个人在喝酒。
  大堂里摆着八张桌子,这八张桌子都是用苦桃树做的桌面,花栎树做的腿,尽 管桌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又一层的油腻,黑糊糊地看不出用了几十几百年,却丝毫没有破 损,有棱有角的。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王老五并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人,虽然和狂沙镇的 其他人相比,他除开喜欢睡觉,除开脑袋比较圆以外并没有什么其它特别的地方。
  一位白衣白衫的青年人坐在靠里的一张桌子旁,全神贯注地盯着桌子上的七个 完全相同的大酒杯。青年人书生模样,年纪二十出头,左手拿一柄大折扇扇风,右手拿 酒杯喝酒。
  王老五坐在柜台后打瞌睡,早已经迷糊过去。店小二不敢打瞌睡,只好看着这 唯一的客人喝酒。小二最先感到奇怪的是这位客人的扇子。南来北往的客人小二也见过 不少,他们的扇子各式各样,但这位客官的扇子却明显不同,因为它长出许多,一打开 的时候,扇面竟比寻常扇子大出一倍多来。
  小二不由得佩服起这位客人的聪明起来,拿这么大的扇子扇一下,一定要顶普 通扇子扇两下。 慢慢地,小二看出这位客人喝酒的门道出来了。
  白衣书生也不在乎店小二看他,依然聚精会神地喝他的酒。桌子上的七杯酒排 成整整齐齐的一排,白衣书生不是一杯一杯地喝,而是七杯轮流喝。他第一杯喝一小口 ,然后第二杯喝一小口,喝了第七杯以后再从第一杯开始下一轮。每一轮下来,七个杯 子里剩下的酒绝对是一样多。
  店小二倒了十多年的酒,却自认倒不出这种水平来。
  店小二发现,白衣书生每次取杯子的快慢和轻重都不一样,放杯子的快慢和轻 重也不一样,好象是故意的,但杯子里的酒却全部是一样——没有丝毫的波动,好象那 不是酒水,而是透明的玉石,不会因为任何震动而产生丝毫变化。
  突然,白衣书生象是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向门口望去。店小二也顺着白 衣书生的目光向门口望去。
  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站在了门口。少年身材高挑,显然已 经多天没有梳洗,头发乱糟糟的;胳膊一动,一撮沙子从衣服的褶皱里滑落到地上,发 出沙沙的声音;箭袖,丝带,衬衫本来是白色的,因为风沙的缘故,已经不大看得出来 本来的颜色了;脸上充满了倦容,但掩盖不了本身的那股英气;两个眼睛骨碌碌在店子 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白衣书生的酒杯上。
  王老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大声招呼道:“公子,请里面坐!我这就去给 您准备酒菜!小二,给公子打盆洗脸水梳洗一下,再给公子泡一壶热茶!” 也不管别人是否答应,王老五就去厨房忙呼去了。
  待续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