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蒂亚2(DC)
Grandia II

作者:HUNTASY小组·摘自《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

另有一篇,点这里
另有一篇简易攻略&秘技,点这里
另有一篇小说攻略连载(二),点这里

《格兰蒂亚2》小说攻略连载(三)


  [接上页]
  第二天大家刚出城门,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リュ-ド先生!”
  只见ロアン身着国王的服装和皇冠走了出来:“现在大家就走吗?”
  “是的,即使是リュ-ド的哥哥也不能原谅!”マレッグ说。
  “对!我也是的。一定要找到他。那个家伙……可能掌握了神剑的重要线索。”
  “这样的话,就此告别了。另外,对自己旅途中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而道歉。”
  “不要在意这种事。”リュ-ド笑着说。
  “对,ロアン在我们的心中就是ロアン。”
  “谢谢大家!船已经准备好了,真的不需要军队护卫吗?”
  “不想再把其他人牵涉进来了,这是我自己的战斗!”リュ-ド自信的说,“再见吧!ロアン,彼此都加油吧!”
  “这下又要寂寞了。”ロアン心想到这里,鼻子不禁有点发酸。
  リュ-ド对他说:“不要哭,你已经是国王了。”
  “是的,作为一个统治者而自身软弱的话,被统治的人就会迷茫而找不到方向的。”
  ロアン擦干了眼泪:“是的……我一定会这个国家而努力。大家也要保重啊!”说完他转身走了。
  来到广场上,大家看见那个机械少女站在那里。
  '那个……自由是什么,这条命令我不能接受……”那个机械少女向マレッグ问到。
  “这个……我也解释不清楚……”マレッグ想了想:“你和我们一起上路吧,也许,你能从中获得自由的含义。”
  “是的……命令接受了……”
  “那么你的名字叫什么呢?”
  “识别个体名叫ティオ。”
  “好的,以后就叫你ティオ了!”
  “……是的,主人。”
  
  大家在城市中整理了之后来到了港口坐船出海,蔚蓝的天空映衬着海水犹如一幅动人的画。
  行驶的路程并不是那么的顺利,大家遇到了风暴,大雨中船不得不靠上了附近的小岛。
  “这里看起来可以休息,我们在这里吧。”リュ-ド找到了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并且他们还发现在这个小岛上有许多硕大的珍珠。
  晚上リュ-ド醒了,竟发觉エレナ不在身边。“哎?エレナ去哪了?你知道吗?”リュ-ド向sky询问。
  “她刚才到这边过去了。”
  “哦……”
  “リュ-ド!你到底喜欢哪一个?エレナ还是ミレ-ニア?”sky问到。
  “别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我只是为了工作在和她在一起的。”说完后リュ-ド生气的走开了。
  リュ-ド来到海边找到了エレナ:“原来你在这里呀。”
  “リュ-ド,这红色的月亮,它的倒影,在海中看起来总是另人愉快不起来……”
  リュ-ド想了想:“我有办法让它消失!”说完他拿了块小石头扔向海中的倒影,一瞬间那月亮的倒影消失了……
  “啊……”エレナ没有料到这种情况。
  “怎么样?让他消失了吧。”
  “呵呵……”エレ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谢谢你,リュ-ド。”
  “啊,那面就是通往グラナクフ的路,出发吧!”
  晚上大家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所惊动,看见了许多蝎子从那些“珍珠”里破壳而出。战胜他们后发觉来路竟被封死,大家只有另寻他路,通过了ミミ-ル岩礁大家终于回到了船上。
  暴风雨过后的海面总是显得那么平静……
  面前出现了那道グラナクフ在海里的延伸部分,当海水奔流到那里时就聚为瀑布般的流水,不能越过……
  而载着我们希望的船“飞翔”在海面上,白色的浪花欢快的为英雄们唱颂着赞歌,飞跃那グラナクフ吧!
  就象飞跃过时间一切障碍般的 ……
  奇迹出现了!是的,这个奇迹是我们所共同创造的,就如飞跃那传说中不可越过的グラナクフ海沟一样!
  
  再次……风平浪静。リュ-ド靠在船舷上思考着。
  エレナ走了过来:“怎么了?回到故乡,难道不高兴吗?”
  “我其实并不想回来的,回到这个曾经让我伤心的地方。”
  “为什么讨厌这个地方呢?”
  “在我心里,供奉着自己的神像,我们的村子几为了保护那个神像而存在的……”停了一下,他继续说:“我们的村子所追求的信念就是为了正义而勇敢的斩断邪恶,磨练自己。但是……直到那一天的晚上……メルフィス做了那样的事。”
  “是什么事呢?”
  这时,sky飞了过来:“リュ-ド,看见了,看见了!”
  “ 啊,我也看见了,那就是剑士的岛了。”
  谈话之间船已经悄然的靠岸。走下船后,リュ-ド感叹到:“还是没有变化呀,和以前一样。”
  在村中逛了一下,大家发觉这里的人态度似乎都不怎么好。一个村人走了过来:“滚回去!你为什么要回来?你这个瘟神!”
  “ガッダ……是你吗?” リュ-ド人出了他。
  “你回来我本来应该很高兴的,但是因为那件事情的发生,所以还是请你们不要待在这里!”村长上前:“リュ-ド!这个村子已经不需要你了!我们会忘记你和你的哥哥以及那件事的,请你们离开!”
  “……メルフィス就要来了。”リュ-ド显得相当的平静。
  “メ,メルフィス?谁,谁看见了?”村人们听了有些慌乱。
  “你们兄弟又想来干什么?再次给我们带来灾难吗?”ガッダ向他大吼着。
  “不必担心!只要打倒了メルフィス我们马上就离开!”
  “我明白了……”村长点了点头。
  “但我不许!”ガッダ还是十分的愤怒。
  “太过份了!那件事情不是メルフィス干的吗?这个和リュ-ド有什么关系?”エレナ看不下去了。
  “好了,エレナ。我们做完了该做的事就走。”リュ-ド阻止住エレナ。
  村人们陆续离开了。
  “总之先去我家吧,其他的事再说。”リュ-ド向大家说。
  来到リュ-ド的家竟然发觉被村人们封锁了,大家决定分头在村里调查一下。
  “リュ-ド!”ガッダ突然出现,刚才的愤怒之情丝毫未减,“你要去打倒メルフィス吗?”
  “他已不是我的兄弟了,是叫做ヴァルマ-的恶魔!”
  “那时逃走的你还有资格说这种话吗?让我去!我会将他打败!”  
  リュ-ド拔出了配剑:“就凭你,也想打倒他吗?”
  “住手!”エレナ大声制止他。
  “混蛋!”ガッダ挥舞着剑自己冲了上来。
  剑与剑交错的一刹那,胜负就已经决出了,ガッダ的剑被高高的击出了自己的手中。
  “可恶……リュ-ド……如果那时你没有逃走的话,我们合力的话……村子就不会变得这样了。”
  “我明白……但以你现在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打败他的,而且……即使将メルフィス击倒,村子也不会变回原样了……”
  离开了ガッダ,大家回到了宿屋,心情始终那么沉重……
  在エレナ的房间,她一个人还在向着白天的事情。
  “ リュ-ド在这里到底是为什么?这里真的是他的故乡吗?”
  sky飞到了她的窗前,沉声的说:“这位姑娘,你想知道究竟リュ-ド发生过什么事吗?”
  “谁?”エレナ走向窗口。
  “是谁都不重要,不要走过来否则谈话就此结束!”
  “从现在起,不要去管说话的人是谁,可以吗?”
  “我明白了……”
  “这个的村子所追求的信念就是为了正义而勇敢的斩断邪恶,磨练自己。メルフィス和リュ-ド的双亲去世的很早,从小是被村长和亲戚们带大的。然后两人都进行了剑技的修炼,特别是メルフィス,他简直是个天才甚至有人说他是村子从建立起最强的剑士……”
  リュ-ド和ガッダ从小就在一起练习剑术。他们感情相当好,而教他们剑技的就是メルフィス,这个在当时让人佩服的出色小伙子。
  村长的女儿リ-ナ一直和メルフィス相爱着,而リュ-ド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姐姐来对待。
  直到有一天,暴雨袭击了这个村子,噩梦也开始了……
  这时,从神坛的方向也传来了巨大的响声。
  リ-ナ一去了神坛之后就没有回来,村长担心她出事,就聚集了村里几个年轻的剑客去找寻她。当然,メルフィス也在里面。
  那天晚上暴雨雷鸣,天气特别的糟糕……
  因为担心,所以リュ-ド追向了神坛的方向……
  也就看见了那一墓……
  尸体!那几个同去的年轻人已经死去,在高高的石台上,在电光划破天际的一刹那,他看到了——メルフィス将剑刺向了リ-ナ!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メルフィス,而追随着哥哥的身影去找寻他的リュ-ド也被认为是背叛了……
  “这就是他们的故事……”
  “第二天,大家来到了那个神坛……在洞口,大家听到了的声音:“来吧小子们,等着你们呢……”
  
  追寻着メルフィス最后来到一个山崖上……
  在一片群山环抱的开阔地上,メルフィス背对着众人垂手站立,他望着远山,冷冷道,“来了吗?”之后他慢慢转身过来,用轻蔑而嘲弄的眼神看着リュ-ド他们。
  リュ-ド被他的眼神所激怒,“メルフィス,是到了决出胜负的时候了!”
  マレッグ,“是的!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了,这里就是你的葬生之地!!”
  メルフィス嘲弄和轻蔑的神情更加明显,他乜斜着说话的マレッグ,“我神圣的躯体从冥土里得到力量,你们想要见识吗?——这也就是村里的人们所相信的,最强的正义的力量!”
  听到他的话,リュ-ド忍不住对メルフィス喊道,“……什么叫做正义!你也配说么?在你心中自认为的那力量,那绝不是真正的正义!!”リュ-ド对着メルフィス挥挥拳头。
  エレナ也走上一步,“リュ-ド,这样做真的好吗?”
  リュ-ド没有回答エレナ,继续说道,“メルフィス,我不会被你故做冷静的姿态所骗!”
  配剑也在一声龙吟后被拔出,剑尖直指メルフィス的咽喉,“你不是我的哥哥,你就是ヴァルマ-!”
  面对着リュ-ド的剑,メルフィス也抽出配剑,用力在天空斩出一道圆弧,冷冷地微笑道,“既然如此,多说无益,来吧。”
  メルフィス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他最终还是跪在了地上,用力支撑着自己……
  清雾弥散的土地上,メルフィス含血跪着,两只手支持着身体不要倒下。看着自己哥哥,リュ-ド走上去想扶一把,但马上被メルフィス阻止了,“不要过来!リュ-ド。”
  他努力撑起身体站立,摇摇晃晃的他只有把身体的平衡都依仗在他杵在地上的配剑上,“リュ-ド,我输了,我输给了ヴァルマ-……不,与其那样说……其实我是输给了自己的欲望……我的力量依然还是不能超越凡人的孱弱……”
  他确实显得那样的虚弱,“リュ-ド,对我笑一笑吧。”
  リュ-ド睁大眼睛,“哥哥,你恢复原样了吗?”
  “唉,到底……我是为了什么而变得强大呢?到现在,我到底是在做什么呢?……一切,都不过是虚幻的。”
  话音停顿的时候,这个最强的男人倒下了,仰面向后,终于倒下了。リュ-ド连忙上前扶起メルフィス的头靠在自己怀里,“哥哥,振作啊!你不是已经恢复原状了吗?”
  “リュ-ド……能在最后遇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我所深爱的弟弟啊,你仔细听我说,你们努力要想寻找的神之剑……越过グラナクリフ,然后往东走吧……
  '这个诅咒真是令人讨厌啊,你将我从它里面拯救出来,真太感谢了……”
  他的最后一口气在带着谢意和欣慰的微笑中终止了,メルフィス的手垂了下去,眼睛阖上,倒在リュ-ド的怀里。
  “哥哥!你不要死啊,你别死啊!……”リュ-ド大声呼喊着,这时一件东西突然钻进他的身体,“呜……”他发出低沉的呜咽。
  ヴァルマ-之角!进到了リュ-ド的身体里,一团紫红色的闪电包裹住了リュ-ド,奇异的光晕环绕在他的周围。リュ-ド痛苦得大声叫起来,众人都不敢上前,只有看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好在半晌之后,リュ-ド终于停止了哀号,平静地站起来,却对着面前的土地发呆。
  “リュ-ド?”エレナ怯生生地问。
  听到エレナ的问话,リュ-ド慢慢转过头,看着エレナ。他的眼神却变了,神色奇怪而平静地出现在他的脸。他一声不吭地往エレナ走去,走到エレナ面前站住。大家正在疑惑的时候,“仓”地一声利剑出鞘,寒光一闪就向エレナ的头劈下去。
  事发突然,没有人来得及阻止,“リュ-ド!”大家都喊起来,但喊声怎么能抵挡住那致命的一击。
  
  剑凝固了。在距离エレナ的头不到一寸的地方。
  エレナ闭上了眼睛,好象从来没有想过要躲开那一剑,她柳眉紧锁,默默地祈祷。
  剑身颤抖,リュ-ド的手臂仿佛是被两种力量所控制,一边要把剑继续往下劈,另一边的力量要拉起砍下的手。于是他的手就这样拿着剑凝固了。
  慢慢地,阻止的力量似乎占了上风,リュ-ド手里的剑开始向上抬起。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更大的一团紫红色闪电包裹住リュ-ド,他痛苦地大叫一声,之后砰然倒地。
  エレナ无力地跪在リュ-ド面前,她不相信地摇着头,又不得不相信,“呀~~~~リュ-ド!”她悲伤地呼号,直挂苍空。
  
  剑、墓……
  人们就那样只是站着,每个人都沉默不语,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高兴呢?抑或悲伤?思绪杂乱而飘飞,活跃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四下里只有流动的气息和沉寂的气氛。
  最后那样的沉寂终于被终于村长打破,他说,“这个人死了……我却有些不知道所措,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伤。メルフィス,至少,这下你再也不能犯罪,终于可以安息了。这场噩梦的根源今天终于消失了,最强的剑士也……”
  “不对!不是那样的!”ガッタ打断了村长,“メルフィス的确已经死了,但这一切还并没有结束。
  现在出现了一位更出色的的人,让我明白看到真实的自我。是的,过去我们都一直认为只要有メルフィス在,什么都万事大吉。不知不觉中就连自己的斗志、信念这些都忘记了——所有的一切都依靠着メルフィス;现在我知道了,失去信用,并将一切都怪罪在メルフィス身上的人、那个逃避的人,并不是リュ-ド,而是失去了信念、总依靠着别人的我们哪!我们虽然没有メルフィス强大,但是这又有什么呢?我们只是缺乏了战斗的信念!”
  “那么,你的意思是关于神器的传说是错的咯?事实上并没有什么魔神?……到底,我们应该要相信哪一个?”村长一脸的迷茫。
  “笨蛋!难道从前所依靠的人不在,我们今后就不能战斗了吗?”ガッタ大声吼道,“每个人都好好想想吧,什么才是正义!有斗志不好吗?リュ-ド现在不正是在战斗吗?”
  人们还是沉默不语,虽然气氛和刚才一样,但人们的心里已经激荡起了关于层层波澜。
  宿屋中,ティオ正在查看リュ-ド的情况。
  “リュ-ド的身体已经被ヴァルマ-之角所侵蚀了,这相当危险。趁着ヴァルマ-之角还没有从他的身体内长出来,リュ-ド,我们应该马上做处理了。”ティオ依然是很冷酷地说。
  “不行!不能让リュ-ド死,而且他也不能死!”マレッグ大叫道。
  “为什么?”ティオ冷冷的问,“这很危险。”
  “ティ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们因为有了信赖、爱、尊敬……这样相互激励着扶持着,所以才能生存。因此,憎恨メルフィス,而希望リュ-ド活下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マレッグ对ティオ说。
  “我不明白。”
  “以后你会明白的。”
  
  “リュ-ド!快醒来呀!”エレナ趴在床边大声哭喊已经到了精疲力竭,最后成了低声的呢喃,“但是你已被ヴァルマ-所侵蚀,即使从你的体内取出ヴァルマ-之角,你的心也不会存在了……你若死去,那么你从前对我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这个世界对我而言又还有什么意义呢?作为グラナス教徒我却要向ヴァルマ-祈祷……不,ミレ-ニア。如果你能看见我的心,你也会明白的,对吗?ミレ-ニア,我求你了,请你快出来吧!”
  エレナ拿过一面镜子,“拜托了,ミレ-ニア,让我和你说句话吧!”エレナ无助的呼喊着。
  镜子里出现了ミレ-ニア的身影。
  “嗯……リュ-ド吗……他真是个笨蛋,现在被ヴァルマ-之角附体了,这也是他们兄弟的宿命吧。”
  “听我说,ミレ-ニア!你应该很明白我现在的心情吧,请,请一定要救救他吧!!不管我会怎么样,不管我的身体会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愿意。”エレナ哭着请求ミレ-ニア,这是她仿佛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小姐,我可是ヴァルマ-之翼耶,我的愿望就是将凭依在リュ-ド身上的ヴァルマ-之角吃了。”ミレ-ニア的双眼露出了邪恶的神色。
  “不要!ミレ-ニア,不要啊!”但这是ミレ-ニア已强行占用了エレナ的身体,并将镜子打碎。
  “リュ-ド,和你一起旅行真的很快乐,再见。”ミレ-ニア举起了双手,血红的光布满了整个房间,ミレ-ニア的手在颤抖,望着眼前自己喜欢的人,她能下手吗?得到ヴァルマ-之角,是自己的愿望;但与这个人在一起也是自己的愿望,也许,这是这个坚强的少女一生所遇到的最大选择……终于ミレ-ニア放下了双手,无助的倒在床边。
  “不行,不行,我做不到,我做不到!”眼泪沿着脸颊慢慢滑落,“只有你,只有你一个人关心我,除了你谁也不……我的心中除了你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我希望你回来,我希望再次见到以前的那个你啊!”
  ミレ-ニア呼唤出了エレナ的精神体。
  “エレナ……エレナ!”
  “我……到底怎么了?”エレナ一脸的迷惘。
  “エレナ,我以我自身为诱饵引开角的意识,这时你赶快将リュ-ド的心拯救出来!”
  “ミレ-ニア?”エレナ不解的望着ミレ-ニア,“ミレ-ニア……你这是……为什么?”
  “现在是リュ-ド战胜角之力的最好时机,快去!”ミレ-ニア开始引诱ヴァルマ-之角的力量。
  “ミ、ミレ-ニア?……我,我该怎么做呢?”
  “笨蛋!就是呼唤リュ-ド呀,快!呜……”ヴァルマ-之角开始侵ミレ-ニア。
  “リュ-ド,你在哪儿呀?リュ-ド!!”エレナ大声呼唤着リュ-ド的名字。
  
  此时,在リュ-ド的心中,年少时的一幕再次出现……
  还是那片树林,还是那两个少年。
  “不行了吧,リュ-ド。”ガッタ与少年リュ-ド的剑拼在了一起。
  “嘿嘿,我可是メルフィス的弟弟。”
  “守卫神器的人一定是メルフィス,但我也决不会输给他!”
  “力量只在正义的一方吗?”
  “是的,没有力量的正义什么也不是!”ガッタ说,“不断的磨练自己,这样才能得到巨大的力量。”说着他跑开了。
  “等一下,ガッタ,难道只要有力量就行了吗?”少年リュ-ド问。
  “哈,是的,我希望我能成为象メルフィス那样的优秀剑士,只有更强大才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争议不是只在口头上随便说说,什么也不干的人才是胆小鬼。
  “是啊,世界已经充满了邪恶,坚定自己的意志、坚持正义,这就需要强大的力量。”メルフィス忽然出现了。
  “哥哥!”
  记忆的片段又到了那令リュ-ド永远也不能忘记的时刻。
  暴雨一直下着,风猛烈的刮过少年リュ-ド的脸,但这些丝毫不能阻止,他狂奔着,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出现了,那一幕永远不想再回忆的情形:长剑无情的刺穿了リ-ナ的胸膛,メルフィス脸上带着一丝残酷的微笑。
  “只要看一眼角的力量,就很想得到它,对吧,メルフィス。”ミレ-ニア出现面前。メルフィス一剑砍向ミレ-ニア,ミレ-ニア灵巧的跳到地上。
  “不要被他骗了リュ-ド,这是ヴァルマ-角!”ミレ-ニア大声呼唤着。
  
  又是那令人心痛的一幕,剑无情的刺在リ-ナ的身上,リ-ナ的双眼瞪的大大的,仿佛想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少年リュ-ド跪在地上,リュ-ド走了过去,这记忆中的情形再熟悉不过了。
  “对,这个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认为メルフィス的目标是村庄,但结果却成了这样……”リュ-ド看着这熟悉的画面。
  地上死去的リ-ナ忽然转过头来。
  “他得到了不属于人类的力量,结果连自己也变得不是人了。メルフィス想超越人类的极限的话,我的牺牲是必要的。”
  “不对,不对!”リュ-ド大叫着。
  “对,这是错误的。”エレナ也来到了リュ-ド的面前。
  “这悲伤虽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里,但我要告诉你,人就是人!”リュ-ド拔出了剑指着リ-ナ,“ヴァルマ-已将这些想法加在了你的身上,对人们而言还有一定要守护的东西,这是不能代替的!”
  
  リュ-ド这时又到了一片雾海,他看见了メルフィス,立刻拔剑向他砍去,但メルフィス太强大了。
  “让我们来帮你吧。”忽然エレナ与ミレ-ニア出现了,他们将自己的力量给了リュ-ド,リュ-ド终于战胜了メルフィス。
  
  “リュ-ド,谢谢你将我从ヴァルマ-之角里解救了出来,但它却在你的体内继续存在着,以人类的力量是不能消灭ヴァルマ-的,只有依靠神的力量。我也是想得到消灭邪恶,消灭ヴァルマ-的力量,但我输了,我失去了自我 ,要打倒ヴァルマ-就必需要神的力量,但使用那种力量的只有人,得到了那力量,操纵它的有是也什么样的心态,有是为了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メルフィス微笑着对リュ-ド说。
  リュ-ド走到メルフィス面前。
  “メルフィス哥哥……”リュ-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メルフィス转过身消失了。
  这时从远方传来メルフィス的声音。
  “リュ-ド,谢谢你……”
  
  “リュ-ド,快醒过来吧。”已是第二天的清晨,エレナ趴在床边,还在为リュ-ド祈祷,“グラナス神啊,我被ヴァルマ-凭依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请您一定要救救这个人。”
  リュ-ド这时睁开了眼睛。
  “エレナ……?”リュ-ド看见エレナ在为自己祈祷有些惊讶。
  “リュ-ド?你醒了?”エレ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リュ-ド就坐了起来。
  “リュ-ド!リュ-ド!”エレナ这时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激动,失声痛哭起来。
  “喂喂,哭什么呀你?”リュ-ド有点不知所措,对这样的女人真是没法。
  “ミレ-ニア,多亏了你,谢谢。”
  “嗯?”リュ-ド听到ミレ-ニア的名字有些惊讶。ティオ与マレッグ听到动静赶紧来了。
  “没事了吧,リュ-ド。”マレッグ急忙问道。
  “多亏有你们帮忙了,但角还在我的体内,这有该怎么办呢?”リュ-ド不免有些担心,“エレナ,你有什么办法吗?”
  エレナ摇了摇头。
  “ミレ-ニア用ヴァルマ-的力量将你救了。我只有在这里看着,却什么也帮不了,你体内的角的的力量已被封住了,她说你是不会输给角的力量的,叫我不用担心。”
  “是吗?我也仿佛听到她的声音了。”リュ-ド看到ティオ,“ティオ也在呀?”
  “因为リュ-ド是我的家人。”
  
  临走前,リュ-ド来到メルフィス的墓前,向自己最尊敬的哥哥道别。
  “哥哥,那并不是什么神器,但为了拯救他人,力量也是必不可少的,只要你拥有一颗正义的心……我们似乎也感觉到了。”
  “我们选择了逃避,把一切的过错都归在了メルフィス身上,从而失去正义的力量。逃避的其实是我们。”村长对リュ-ド说。
  “我也一样,失去了方向,总是在心里寻找着逃避的地方。但我,毕竟不能一直都是逃避啊,毕竟自己的过去应该自己去面对。”リュ-ド也找到了自己正确的方向。
  “リュ-ド,我也会变强大的,作为保证,我把这个……”ガッタ将一个挂饰递给了リュ-ド,“我向它发誓,我一定会强大起来的!等事情完结之后,你一定要回来呀,到时我要让你看看我变得有多么强壮了。”
  “好,一言为定。”
  “リュ-ド,一定要回来。”然后ガッタ再转过身对エレナ说,“小姐,我现在相信你那时对我说的话了:只要相信梦的存在,梦就不会破灭。”
  エレナ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吧,大家出发。神剑就在东边海的那边!”
  
  在消除了心理的障碍后,意气风发的众人乘船向着东边的大陆前进。
  夜晚是如此的宁静,船上的エレナ心潮澎湃,她望着无边的大海沉思。
  “リュ-ド回来了,但我……为了这请求了ミレ-ニア。最后ミレ-ニア摆脱了ヴァルマ-的引诱,但这却不是グラナス神的力量。グラナス神啊!我遵守了与ゼラ大人的诺言吗?请您指引我吧。”エレナ看着暗之月自言自语,“ミレ-ニア,你又真的是ヴァルマ-吗?为什么要帮助リュ-ド呢?你和リュ-ド到底……”
  “怎么了エレナ,又晕船了吗?”リュ-ド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不,没什么,船上旅行我已经习惯了。”
  “エレナ,真是谢谢你,我能战胜哥哥都是因为有你在。”原来リュ-ド是来道谢的。
  “没,没那回事!我一直认为我对リュ-ド来说是没用的。”エレナ沉默了一阵,问道,“对了,リュ-ド,ミレ-ニア为什么不把角从你身上取走呢?为什么只是将它封印在你体内呢?”
  “我也不知道,虽然她说对我有意思,但那家伙是个反复无常的人。对了,还要向ミレ-ニア道谢呢。”
  “她,她是ヴァルマ-呀!”エレナ有些激动。
  “哎!?”リュ-ド不解。
  エレナ发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我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怎么了。”说着她急忙跑进里船舱。
  “莫名其妙……”リュ-ド摸了摸头。
  
  大陆到了,船靠在岸边,マレッグ说他的故乡就在北边,于是リュ-ド决定大家都去看看。
  “这是什么?”走了一段路,リュ-ド发现着树干上有奇怪的爪痕。
  “这就是魔人的爪痕。”マレッグ回答说。
  “メルフィス?”リュ-ド略有些惊讶。
  “是的,那个家伙污染了这片土地。”マレッグ狠狠的说。
  “这里有那爪的封印吗?”エレナ问。
  “这也是黑暗所带来的,同样是悲剧之一。但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黑暗会带来悲剧呢?”マレッグ问エレナ。
   “黑暗带来悲剧是理所当然的呀。”エレナ有些不解。
   “黑暗真的全是邪恶的吗?”マレッグ再问。
  “你在说什么呀?”エレナ有些气愤,再她看来,那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
   “我不是太明白,エレナ所信仰的グラナス教,与我想的多少有出入。”
  “什么意思?”这次是エレナ不明白了。
  “光与暗就好象火与风一样,火会给我们带来温暖,烧尽一切;风却带来寒冷,但又给我们带来种子,这不就是同光与暗是一样的吗?”マレッグ解释道。
  “怎么会,那是错误的!”
  “メルフィス确实是被侵噬了,但为什么リュ-ド却没有呢?”マレッグ反问,“而且,ティオ不也是属于黑暗的吗?可是我认为她的本性并不坏。”
  “而且,ロアン他们不也是暗之民族吗?”リュ-ド补充道。
  “我们ナナン族自古认为,グラナス与ヴァルマ-是不存在的。”マレッグ说。
  “グラナス与ヴァルマ-是不存在的?”エレナ听了吃惊不小,如同光明和黑暗存在的显然一样,神和魔怎么会没有呢?怎么可能不存在呢?
  “这是长老说的,请不要误会。”看到エレナ的惊讶,マレッグ连忙解释。
  
  一行人终于走到了ナナン族的村庄,听说了メルフィス被击败的消息,大家都非常高兴。
  “你回来了,マレッグ。”长老出来迎接他们。
  “嗯。”
  “是吗……已经被消灭了。”
  “不,不能这么说。”マレッグ说道。
  “嗯?”长老有些不明白,“什么意思?”
  “说来话长……”
  “哦……那就进屋再谈吧,客人们也一起来吧。”长老邀请リュ-ド他们进入了帐篷。
  “你们是要去寻找神之剑吗?请リュ-ド告诉我原因。”
  “对,你为什么要寻找那把剑?”
  “我?”リュ-ド奇怪为什么问他。
  “我也不清楚。”
  “我不明白你的话。”
  “我知道现在都在逃避。这过程中遇到了太多的事情,到现在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了。但我感到我在改变。”
  “感觉吗?和我们的思考方式一样呀。我们也象你那样——每个人都从心里感谢大地的恩惠,顽强的生存下去。”
  “ヴァルマ-不存在?用心去感觉?我不能理解。”ティオ不能理解刚才的疑惑。
  “这不是更奇怪吗?不是有恶魔ヴァルマ-存在,并且袭击了村子吗?ヴァルマ-会给世界带来恐怖,这是绝对错不了的!”エレナ站了起来大声说。
  “エレナ!这里没有グラナス的教徒!”リュ-ド制止了エレナ继续说教。
  “对不起,我……”エレナ红着脸坐下。
  “长老,现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不寻常的事。我也感觉到了在许多地方都有毁灭的气息。对这可不能视而不见啊。”
  “的确如此,我最后也是这么认为的。”マレッグ也表示同意。
  “对了,客人们明天就出发吧。”
  “是这样的……”
  “我们要准备宴席,マレッグ又要辛苦你……你变得如此的出色了。”长老称赞道,“……也算不枉我辛勤教导吧,虽然有些仓促但我想还是应该庆祝一下。”
  “我也要参加吗。”听到有白吃的机会,リュ-ド显得非常兴奋。
  “你们是マレッグ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如果你高兴我们当然欢迎。对了,你们两个能帮一下我的忙吗?”长老请求リュ-ド与エレナ。
  “长老,你怎么能让客人帮忙呢,还是我来吧。”マレッグ不知长老为什么这么说。
  “我也来帮忙吧。”ティオ也要来。
  “不不,这事不适合你マレッグ,而且这件事还不是很明了,好了,你们两个跟我来。”长老将二人带到一个小屋前,说要让リュ-ド接受考验。
  “有意思,好吧。”リュ-ド接受了考验。
  
  进了小屋リュ-ド就东张西望,“这么小的屋子能有什么?”,他有点疑惑这么小试练究竟能做什么。话音刚落地板的暗道就忽然打开,二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便掉了下去。起身之后,他们发现面前只有一条路可走。
  没有选择的路,走了一会后发现前面立了一块碑,上面坐着一只可爱的动物キャロ,它全身批覆着白色的长长的毛,眼睛像红色的宝石一样大而闪亮,它的尾巴梢上也有一枚宝石样的东西。可爱倒是可爱,但是现在不是逗小动物玩的时候,他们注意到碑上好象写着什么。
  “在大地恩惠之右,在此集中光之核桃为供奉,恩惠之门便会打开。”牌上是这样写的。
  “什么意思?”エレナ问リュ-ド。
  “不知道,先到右边去看看了。”
  没有费多大的工夫,他们就发现,原来所谓的光之核桃就是キャロ的食物木之实,满足了它们的要求它们就会将恩惠之门打开。他们也就是这样找到了一枚光之木之实,但这也是否又太顺利了。
  “这就是所谓的‘试炼’吗?”リュ-ド有些不屑。
  “这些村民在想些什么呀?”エレナ也觉得有些奇怪。
  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又掉到了另一个地方,不过这个地方就很不好受了,全身都被粘着了黏黏的恶心东西。
  “啊!这下可以出去了。”リュ-ド看到一个好似升降台的地方,走了上去。这次出到是出去了,但是被弹出去的。出来发现是从一棵树桩里出来的。
  “这是什么呀?恶心。”リュ-ド闻了闻身上粘着的黏液,“哇!好臭!”那味道真是难闻之急极,リュ-ド差点吐了出来。
  “非常感谢。”长老走了上来。
  “哎?”リュ-ド与エレナ很奇怪。
  “叫你们下去主要是因为那气味我们受不了。”长老笑着说,“今年的マタタビゴケ真是大丰收啊!”
  “啊?”リュ-ド现在是被搞得一头雾水了。
  “呵呵,你居然能把マタタビゴケ带出来,我只是进去一次就受不了了,飞也似的跑了出来。”长老嘿嘿的笑了几声。
  “这样的味道我已是好久都没闻到了,请收下这件礼物。”一位村民为了感谢リュ-ド送了他一件礼物。
  “宴会开始!”长老宣布。
  夜幕降临了,村民们都聚集在广场上,熊熊的篝火燃烧着,人们的脸上喜气洋洋,连リュ-ド也受到感染要エレナ唱一首歌。
  “好吧。”エレナ答应了。
  优美的歌声在广场的上空回响,听着这首歌,リュ-ド有些发呆。
  “リュ-ド,你对神和女人都仍然是不怎么样呀。”sky调侃说。
  “不,只有那个人是特别的。”リュ-ド这次却没有吵架,令sky有些吃惊。
  “嘿嘿……”sky诡异的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リュ-ド问。
  “你变了。——给你一个忠告,女人是很容易误会的,你还是进一步说明的好。”
  “sky!你这是什么意思?”sky拍打着翅膀不做进一步解释,自己飞走了。
  而在那一边マレッグ与ティオ说着什么。
  “……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神,但从这首歌里似乎感觉到了什么。”マレッグ说。
  “主人,エレナ的歌似乎要想让我感到什么呢?”ティオ问。
  “就是温暖啊,エレナ的歌声让我们的心温暖起来。”
  “但我却什么也感受不到呀?”
  “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マレッグ问。
  “不,在我的身体里不知是哪个地方……但我还是不能理解。”ティオ的眼中充满了迷茫。
  “那个地方叫做‘心’。”マレッグ解释道。
  “不,在我的身体里没有心,我还是不能明白主人所说的‘自由的生存下去’这句话的意义,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并不需要你能明白,自由的生存下去就是按照自己的意识生存下去,现在リュ-ド就是那样的,只要象那个男人那样生存下去就可以了。”マレッグ说。
  “リュ-ド是自由的生存着的吗?自由的生存是什么我不知道,是‘自己是自己主人’的意思吗?”ティオ问。
  “这样到是容易理解,从此以后,你自己就是自己的主人了。”
  “是,如果是主人您的命令的话,那今后该如何称呼主人呢?”
  “就叫我マレッグ好了。”
  “明白了,マレッグ,从此我自己就是自己的主人了。”
  这时村人的歌声传来,エレナ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她与リュ-ド来到一处泉旁。
  “真紧张啊,到现在我都只是为グラナス神而歌唱,这还是第一次为大家唱。”エレナ还在为刚才在众人唱歌的事紧张不已。
  “他们都是些开朗的人,与他们在一起狂欢我都不禁有了精神。”リュ-ド现在的心情极为舒畅。
  “唱歌真好。听到歌声,心情就会平静下来,这也与大家的心接近了。”エレナ也是那么高兴,“可能我的歌能给大家带来风的感觉吧。对吧,リュ-ド。”
  “エレナ,……在被角附身的时候真是非常的感谢。”リュ-ド却忽然一脸严肃地对エレナ说。
  “哎?”エレナ一时不明白。
  “以前我所说的请不要放在心上,我想说的是,那个……在被角附身的时候……”平时能言擅辩的リュ-ド现在却不知如何起口,语无伦次,“那时我感到你的存在,我的心特别温暖,我感到我们的心是相通的……在我的心中エレナ是那么重要……”
  “真是狡猾呀,リュ-ド,你怎么……忽然说出那样的话。”
  “对,对不起,不知怎么说出这样的话。”リュ-ド的脸一下子红了。
  “嗯……”沉默,“好了,现在我也没那么紧张了,但有些口渴,你等一下,我到泉那边喝些水。”エレナ借机跑开了。
  “还是不行啊……”リュ-ド搔了搔头。
  エレナ站在泉旁,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她的心思绪万千。
  “リュ-ド也真是的,突然说出那样的话,但我不能答应他,如果答应的话,重要的东西就会从我身体内消失了。”
  “你当然不能答应他了,因为リュ-ド是我的!”忽然在水下倒影出ミレ-ニア的身影。
  “ミ、ミレ-ニア!”对ミレ-ニア的突然出现,エレナ大吃一惊。
  “我……”エレナ欲言又止。
  “你最重要的不是リュ-ド!你决不会喜欢他人!”ミレ-ニア呵斥エレナ道。
  “没,没有那回事……”エレナ的声音有些颤抖,“我还有要做的事,无论如何都要一定将它完成。”エレナ为自己辩解。
  “的确如此,对你来说ゼラ大人的话才是最重要的。”ミレ-ニア轻蔑的笑了一下。
  “……你说什么?”
  “哼,不要骗我,你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
  “……”エレナ沉默了。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将整个身体与生命献给他,象你这样的女人是没有资格爱他的!不可原谅!”
  “不要说了,ミレ-ニア,你到底想对リュ-ド怎么样?”
  “リュ-ド是我的,我要让幼稚的你知道这一点!”ミレ-ニア强行变身,“晚安,エレナ。”
  “真慢呀,去看看怎么了?”リュ-ド等了很久,但エレナ还没有回来,リュ-ド有些担心。
  “リュ-ド!”ミレ-ニア看见リュ-ド就将身体向他靠去。
  “ミ,ミレ-ニア!”看见来的不是エレナ而是ミレ-ニア,リュ-ド大吃一惊。
  “嘿嘿……”
  “你,你什么时候……”
  “人家想来看你嘛。”ミレ-ニア撒起娇来,“今晚的月色真美。”ミレ-ニア抬头望着天空。
  “你真是的,每次都是这样。”对这个女人リュ-ド是毫无办法。
  “嗯?”
  “每次都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就是有话也……”
  “也就是说你想见我咯?”ミレ-ニア听了这些话高兴极了。
  “你,你每次都是这个样子。”リュ-ド红着脸转过身去。
  ミレ-ニア又跑到リュ-ド面前,“现在我不是在这儿吗?有什么话就说呀,如果是リュ-ド的话,我什么都想听,快点嘛。”ミレ-ニア挽住リュ-ド的胳膊将头リュ-ド靠在的肩上,“啊,我的心跳得好快,都快等不及了!”
  “不要这样,ミレ-ニア。你到底在想什么?”リュ-ド脸变得严肃起来。
  “我只想着リュ-ド。”ミレ-ニア大声说,她委屈的踢着地上的石子,“我每天只是想着リュ-ド你是不是会喜欢我。”
  “ミレ-ニア,你又来了。”
  “没办法,谁叫我喜欢你呢?喜欢就是喜欢,不为什么。リュ-ド……你真是个笨蛋!!”
  ミレ-ニア转过身去,她不想让リュ-ド看到自己软弱的样子,リュ-ド要去搭她的肩但中途还是放弃了。
  “我也一定是喜欢ミレ-ニア的。”ミレ-ニア听了急忙转过身来,眼中充满着希望,“但在我的心中,エレナ才是最重要的。”
  “为什么?是因为我不是人吗?”
  “不是。”リュ-ド摇了摇头,“对我来说有两个重要的人,选择哪一方都是对令一个人的伤害。”
  “但我是爱着你的,リュ-ド,比エレナ还要爱你!”
  “ミレ-ニア……”
  “为什么是她,而不是我……”
  “对不起,现在我还不能回答。”
  双方在沉默中度过良久。
  “……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时间了。”眼前站着的是自己心中最爱的人,面对着却是最伤心的事,坚强的她该如何去面对这一无情的事实……?
  “リュ-ド,难道你不知道在我心中你有多么重要?”
  “真是个笨蛋…………混帐……胸口有如被撕开般的……讨厌这种感觉!”
  ミレ-ニア竟不能控制自己,向前一步……深深的一吻竟不是代表了相爱双方的缠绵……
  “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快乐……リュ-ド。”
  “ミ,ミレ-ニア,不要这样……”正欲轻轻推开她的リュ-ド却发觉——在自己怀中的人以悄然恢复成了エレナ……
   “リュ-ド,祝你们幸福…………”    
  “不,刚才是ミレ-ニア……”リュ-ド结结巴巴的做解释,但只能越描越黑。
   “ミレ-ニア?”エレナ退后了一步。
  “是的,リュ-ド,你果然还是喜欢ミレ-ニア的……”エレナ是那么的悲伤。
   “エレナ?”リュ-ド也不知该如何解释,エレナ跑开了。
  “喂,エレナ,那是误会!”但不管リュ-ド怎么呼唤,她都不会回头了。她一口气跑回村里,思绪纷乱。
  “リュ-ド,你果然选择了ミレ-ニア……”エレナ使劲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我在困惑什么呀?我不是还有重大的使命要做吗?现在最重要的是我的使命!”
  第二天众人离开了ナナン族的村庄,开始向大地的狭间进发。
  这里是被猛烈的龙卷风所包围的地方。
  
  沙漠里的龙卷在从地面一直肆虐到天空中,漏斗状的它发出巨大的怒号,黄色的砂石被狂暴的风卷起来,高高地腾起,再旋转着落下。众人呆呆地看着那浩大的龙卷,自然的力量从最深处震荡着他们的灵魂。
  リュ-ド,“这就是……紫云之塔。”
  エレナ,“根据圣经的记载,龙卷风里面就是神剑长眠的地方。”
  マレッグ神色里都是向往,“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居然能形成这样的风……”リュ-ド也是满眼神往,“大家,出发吧。”
  一队人沿着蜿蜒的山路向下,向龙卷风的内部进发。他们穿过长满藤蔓的森林和炽热的沙漠,最终来到了云之壁前,但风沙流动太急,根本让人无法通过。リュ-ド企图用他的力量硬闯进去,蚍蜉撼树的结果是……被无情地弹了回来,外加细小伤口无数,惨。
  这时ティオ发现了什么,连忙跑了过去,地面上很多残破的机械肢体。
  “这是什么呢?”エレナ很好奇。
  ティオ认出了那些机械的来源,她的眼神有些暗淡,“这里倒下的残片是我的姐妹们……”
  リュ-ド问:“战士?”
  ティオ:“这里是战士们的墓场……”她说完,大家都随着她的目光向四周看去……
  四处都满是战士的残体,惨不忍睹、触目惊心!
  ティオ弯下腰,从一块残片里读取着一个战士的记忆。“他们是在风之壁突袭被杀的……”
  リュ-ド:“突袭失败??”
  ティオ:“是的,这是命令……向那个中枢系统方向前进,解除风之壁的装置就在里面!”
  这些战士的死已经无从缅怀,他们死去的意义也很难再寻,然而现在这些故去的战士为他们指出了前进的方向。
  リュ-ド:“明白了吗!大家出发吧!”
  
  一路按照故去战士指的方向,队伍进入了中枢系统,大家小心地来到中心控制室。
  看到中心控制室里的设备,ティオ有些激动:“这是……这就是中枢系统了。”
  说罢,她打开了记录用的同系机,里面传出了命令,
  “向所有暗之士兵,赶快发命令吧!”
  ティオ:“我拒绝!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取得中枢系统。”
  同系机:“拒绝命令?……中枢系统不能理解,我是指挥官,你必须服从命令!”
  ティオ:“我的主人就是我自己,你并不是我的主人,所以命令无效,我不会听令作战的。”
  同系机:“……不能理解,制御装置有必要修复了。”
  说完,同系机向ティオ体内的制御发出自我修复的命令。
  リュ-ド十分气愤:“ティオ不是你们操纵的木偶。快!停止……”
  同系机:“修复工作完成!任务阻碍无法排除!”
  ティオ:“……”
  リュ-ド:“停下来,ティオ,你不是我们的朋友吗?”
  マレッグ:“ティオ,坚强些!”
  大家都在鼓励着ティオ,她自己内心更是十分的痛苦:“マ……レッグ,是的,我是……我的……主人,我不会和……マレッグ作战的……”
  同系机:“难道真的无视命令的存在?看来マレッグ第124号的机能不健全!必须做废弃的处理!”
  同系机变成ティオ一样的机器人,战斗开始!!这一仗关系着ティオ的生命,所以每个人都竭力与同系机交战以求ティオ的自由。
  
  终于在打败了它后,大家都看着ティオ。
  マレッグ:“……ティオ……”
  同系机:“命令……,破坏光明……暗的……”
  ティオ:“对不起,我确实不能服从你的命令,我昔日的伙伴……现在的你是理解不了我会真的向与你战斗……对不起”
  同系器:“破坏光明……命令……”
  ティオ:“再见了……”
  之后她指着一个装置说:“那就是中枢装置的制御装置了,破坏后风之壁就会消失。”
  リュ-ド:“好啊!我去吧……”他向前一挥,刀刃破入,毁坏了风之壁制御装置。
  回到大地的狭间时,风之壁果然已经消失了。
  マレッグ松了一口气,“风果然消失了……”
  他们的前面显露出现一条通道,巨大的神剑就这样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每个人都被神剑的威势和巨大惊得目瞪口呆,呆呆地看着那把剑高耸入云,散发出惊人的光之力量!宛若一尊威武的天神。
  エレナ欢喜得语无伦次,“终于找到了,看见了,啊……神的样子啊……”
  リュ-ド也感慨万千,“是的,……我第一次……为了他人而做这种有价值的事!”
  マレッグ疑惑的说:“但是,这庞然大物到底是怎么搬来呢?”
  感叹过后,大家继续前进到了大地的尽头!
  “那里!看见啦……”  
  终于来到了那道期待以久的裂缝面前,这时头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天气变的很好了,不是吗?”
  “是你——シレ-ネ!”リュ-ド抬起了头。司祭长シレ-ネ站在对面的裂缝前,居高凌下的看着他们,旁边站了一个圣堂骑士。
  “一直得到你们的帮助,ゼラ大人很高兴,我代表他感谢你们!”
  “好了,用眼睛看看ヴァルマ-的躯体是如何复活的吧!”
  “躯体?那家伙在哪?”リュ-ド怒视着她。
  “用鲜血所染红ヴァルマ-的复活之路吧!”シレ-ネ念起了咒文。
  シレ-ネ用刀将自己的手指划破了一道口,大量的鲜血留了下来,当这鲜血浸湿着大地时,渐渐的组成了奇怪的魔法文字,鲜血全部汇集到了一个兰色的球状物中。
  “难道……这是……”エレナ明白了什么。
  “ヴァルマ-的身体呀!请接受我献给你的这个人吧!”说着她背过了身去。
  仿佛得到了命令一般,那个圣堂骑士自觉的倒向了裂缝中……
  “エレナ,很快就会有结果的……”说完シレ-ネ离开了。
  大地开始震动了……
  “那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マレッグ感到疑惑:“这种味道……难道是……”
  “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当大地震动加剧到了一定程度时,那把镇压着黑暗之魔的グラナサ—ベル神剑倒下了……
  ヴァルマ-的躯体因此破土而出……丑陋的身躯正象征了黑暗的丑陋。
  “畜生!怎样才能阻止那个家伙?”
  “看来他复活的时候来临了……”
  “这是……我的……使命。”エレナ喃喃的念到。
  “エレナ!你怎么了?”
  “ミレ-ニア……ミレ-ニア,就按照你所想的方式去做吧!”
  一阵光芒闪过,ミレ-ニア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哎,还是要象那样去做吗?”
  “ミレ-ニア,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
  张开了黑色的翅膀,ミレ-ニア大声说道:“都退后,不要阻止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好了,来吧 !”
  
  ミレ-ニア带着众人飞进了怪物的体内。 
  “好了,这就是那家伙的体内了。”
  リュ-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ミレ-ニア:“还问这种愚蠢的话,虽然是他体内的中枢神经去阻止它!”
  リュ-ド:“明白了,大家,出发吧!”
  
  终于,找到了它的中枢。
  “这就是它的中枢,只要击败它,它也就完蛋了。”ミレ-ニア的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神色,“好,这下‘身体’也是我的了!”ミレ-ニア将ヴァルマ-的身体的力量吞食了。
  “我们马上进入控制室吧。”ティオ将众人带领到一个仿佛是操作室的房间。
  “这里是……”エレナ惊讶的看者着眼前的一切:通明的地板和奇怪的机械装置。
  “这里是グラナサ—ベル的中央控制室。”
  “グラナサ—ベル的控制室?那我们岂不是在グラナサ—ベル的肚子里面?”リュ-ド听了吃了一惊。
  ティオ开始启动动力装置,グラナサ—ベル离开地面飞翔上了蓝天,原来它是一艘巨大飞船!
  “呵呵,真是厉害呀,就好象是在云中漫步。”グラナサ—ベル行驶在云端,透过那透明的机身,真像是和云交融在一起了。
  “真的呀,象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了。”エレナ显得特别兴奋。
  “这就是グラナサ—ベル的力量吗?”リュ-ド惊讶在远古时代居然有如此现代的文明。
  “グラナサ—ベル自动前往サイトハイム王国可以吗?”ティオ问リュ-ド。
  “谢了,ティオ,这下委托就算完成了,太好了!”リュ-ド哈哈大笑起来。
  飞船上一片欢声笑语的和谐,大家都很兴奋而快乐。
  “这样的话世界就有救了,真是太好了。”マレッグ也显得很高兴。
  “是的……”リュ-ド略有所思,“エレナ,シレ-ネ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她要将ヴァルマ-的身体复活呢?”
  “……”エレナ沉默不语。
  “エレナ,你从ゼラ那儿是不是听到什么了?我对シレ-ネ的话有些怀疑。”リュ-ド追问道。
  “什么也……没听到。”
  “看来只有到サイトハイム王国直接问ゼラ了。”リュ-ド看出了エレナ是有所隐瞒。
  “ティオ,我有些累了,有什么地方可以休息的?”エレナ问。
  “明白了,エレナ,请跟我来。”ティオ将エレナ带到休息的房间。
  エレナ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她非常担心リュ-ド。
  “如果リュ-ド在ゼラ大人面前露出ヴァルマ-只角那怎么办?グラナス神啊!我,我……”她有些六神无主了。
  “如果不喜欢干脆还不如不听ゼラ的话。”这时镜子里出现了ミレ-ニア的影象。
  “ミ,ミレ-ニア?”エレナ对ミレ-ニア的“突然拜访”吃了一惊。
  “我讨厌那个叫ゼラ的家伙,总是夺取别人的自己,为什么你非要听他的呢?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ミレ-ニア没好气的质问エレナ。
  “没,没那回事!ゼラ只是为了想救我。”エレナ还在为ゼラ辩解。
  “也就是说,如果能拯救自己,拯救世界,リュ-ド不管怎样都可以吗?”ミレ-ニア听了エレナ非常的气愤,
  “你这样真的以为很幸福吗?”ミレ-ニア步步逼近。
  “是,是的。”
  “你这样得到的幸福并不是光明赐予的,而是黑暗赐予的,你把心封闭着,这样的话我是不会消失的。”
  “你给我消失!我讨厌你!”エレナ终于哭了出来。
  “哼,想让我消失是不行的,你应该明白。”ミレ-ニア冷笑了一声。
  “我只知道你是邪恶的ヴァルマ-之翼,我的心可不是你住的地方,给我消失,ミレ-ニア!”
  “真是个不明事理的女人,我拒绝,你们不要随便让リュ-ド……怎,怎么了……啊!”エレナ强行将ミレ-ニア的精神体驱走。
  “再见,ミレ-ニア,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エレナ说着回到了控制室。
  
  攻略连载(四)
高晶 □ 葵花宝典 □ 电玩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