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战警

颗粒四

《超能力战警》全攻略


  超能力简介:
  PK:火焰超能力
  TK:隔空移物超能力
  MC:精神控制超能力
  AV:超级眼超能力
  RV:穿透观察超能力
  MD:吸取精神超能力
  主要操作简介:
  F—肉搏;C—蹲;Tab—切换主次武器;Space—跳/开动机关;Ctrl—武器自动瞄准
  鼠标右键—TK;Q—PK;X—MC;Z—RV;V—AV;Z—RV;E—MD;鼠标中键—隔空移物中控制物体高度
  G—狙击模式下为打开/关闭瞄准镜
  序幕
  我躺在床上,旁边的医生和首领在说着一些话,我隐约听到说Movement马上就会来攻打Mindgate了,我是Mindgate最优秀的战士,现在移除我的超能力记忆以便于我混入Movement,但我的记忆会逐渐找回来。移除记忆开始,PK,Tk,我脑中的所有关于超能力的记忆都被,被……
  我是一名普通的士兵,Movement攻打了我们,我和队友都被捕了,我们被押到了Movement的基地,一个戴眼镜的家伙在向大家宣传着Movement,这时一个将军走了进来,他说我们是他的士兵,我们要么为他战斗,要么死。我可不信这一套,我夺过身边士兵的枪将他杀死,这时我的一个队友也冲了出来,但是枪被一个胖子隔空举起,接着我们也被他举了起来,将军在我和队友之间来回摇摆了好一阵最后选择了杀死了我的队友,而我则被关进了监牢……
  Welcome to the movement
  正当我在漆黑的牢笼里睡觉的时候,我听到了有人在叫我的名字,门开了,一位神秘的女子出现在我面前,她自称是来帮助我的并给了我一把枪,她让我到补给室去找她。不,我怎么能这么轻易相信她呢,但无论如何,这至少有机会让我逃出这个鬼地方。
  走出牢门,干掉前面巡逻的士兵后我来到尽头的大门处,这门有激光网我打不开。幸好左边就是控制室,干掉里面的士兵,我按下了控制按钮,激光取消了,回去到各个牢房搜索一下我找到了几个医疗包。打开大门。噢,是我的同伴们,他们被押走了。干掉下面的士兵后,我打开了前面的大门,在左边尽头的审讯室里干掉士兵得到了补给室(supply room)的钥匙,进入补给室我终于见到了神秘女子。她告诉我我的队友被押到下一层被改造,我必须恢复我的能力。噢,该死,你给我注射了什么,你到底是谁。她说她叫Sara,是一名双重间谍,现在在movement里工作,她给了我楼下供电室的门卡后就先去二层等我了。噢,看来她给我注射的药开始发挥作用了,我想起来了,十年前我经受过超能力的训练……我恢复了我的部分能力,这是一种可以隔空举物的能力,有了它,我可以轻易地将敌人举起来了。捡起身边的精神补给后我顺楼梯来到了楼下,一路冲杀来到了供电室,消灭了所有的敌人后我拉下了电闸。这时Sara通过精神力量和我通话,她告诉我要快一点去升降机那。回到楼上,刚才的那扇门可以打开了,打开门后我又一次回忆起了以前的训练,那是可以用精神力量看到门后面情况的能力。对了,我可以在开一扇门之前先用它查看一下情况,趁敌人背对我的时候冲出去杀了他。就这样我一路杀到了控制室,干掉一个科学家后我按下了旁边的按钮,外面的门可以开了,走时我不忘捡起屋里的药包和精神补给。出去打开门,干掉了所有的士兵,但是正前方的机枪很让我头疼,先捡起右面的药包和精神补给吧,趁着机抢转向的时候我冲到它的正下方,打开了大门。(这一关的隐藏任务物品在过关前那个有机枪的房间外面,从门对面的栏杆跳下去就可以找到了 )
  SOMETHING‘S GONE WRONG
  我乘升降机来到了二层,Sara询问我是否想起了我是谁,是否想起了自己的超能力,但是我更关心和我一起被捕的队友,我要找到他们,Sara说已经来不及了,他们被改造成了士兵,我不管,我要试一试。打开大门,往日的记忆又一次浮现在我脑海中,这次的能力让我惊喜,我可以吸取敌人的能量来补充自己的精神力了。前面的门是关的,我乘左边的平台来到对面(也可以从梯子下去),途中将对面的敌人扔到脚下的电缆上电死,我按下开门的按钮后回去打开了门。哦?右面的门是开的,我走了进去。是陷阱,门关了,该死,是防弹玻璃,我打不破它,屋子里开始排放毒气,我要想点办法,这时我看到了门外的敌人,我灵机一动用超能力举起他向眼前的玻璃摔去,玻璃破了,我逃了出来。继续前进,又是这样的陷阱,这次我吸取了教训,我用超能力将屋里的科学家拖出来杀死得到了他的门卡,在前面的屋里我得到了药包。从左边的门出去我看到了我的队友,你没有死,太好了,我这就救你出去,喂,你怎么了,为什么攻击我,情急之下我开枪射杀了他,他的头爆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变的像僵尸一样。Sara告诉我他们都被改造成只为Movement战斗的士兵了,我真是十分气愤,我要收拾了他们。告别了队友我继续前进,趁右面房间中的敌人不注意我遛了过去。先进入右面的房间,超能力使我得知里面有两个人,有警报器,而且有我需要的通向Cryo storage的开门装置。进门先杀死两个科学家,这次我没有让他们拉响警报。拿到桌上的开门装置后我顺手拿走了屋里的药包和精神补给。前进,我用装置打开了门进入Cryo storage,我一直来到MainFrame房间的门口,但是这需要密码我进不去,这时Sara告诉我密码只有Leonav才有,他是Movement的战士,她的上司。向前走来到Leonav的房间,我偷听到了里面的谈话,他和另外一个人在士兵的生产进度方面有点分歧,那个胖子说他和将军马上要去黑海了。幸好他没有发现我在门外。我用精神力量潜入屋内看到了Leonav桌子上的密码,回去打开了Mainframe的大门。进去消灭几个敌人Sara叫我去通风系统那里去找她。原路返回,我先去三层的对面拿到一些补给品,接着回到二层穿过升降机前面的桥我来到了通风系统旁,先不着急进去找Sara,我打开了前面的小门,爬上箱子我用精神力把脚下的箱子举起来后我爬上了右边的通风管道,在里面我找到了药包,接着我打开旁边的风扇开关,将后面的敌人吹到对面炸死,然后我关上了风扇,对面我发现了一个精神补给。下去打开旁边的大门我见到了Sara。她说这里有三枚废弃的核弹,但它们仍然有足够的破坏力,我必须将它们分别放在基地的三个关键地点,这样就可以将基地全部破坏了。出去将几个守卫士兵扔到下面摔死,我要返回去安放核弹。我先将第一枚核弹安装到了Implant ops,接着是Mainframe room,最后来到了Cryo storage,都安好了。该死,是Leonav,他发现了我,我被他称为老鼠因此他根本不屑于和我交手,这时旁边的八个装置的门开了,里面源源不断的走出士兵,Leonav用精神力控制他们攻击我,被Leonav控制的士兵将不顾一切冲向我,它在一定时间内会爆炸,我应该离他们远点。士兵源源不断,攻击他们显然不是办法,我用精神力控制会爆炸的士兵把它们扔向周围的门,将那些涌出士兵的装置炸掉,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终于破坏了这些装置,该Leonav出场了,干掉了他身边的那个士兵后我要和这位超能力战士决战了。我最好不要靠近他,他的一种近身直线攻击会对我造成很大的伤害,说实话他的两种火球攻击没什么威胁,但是他的另一种转向攻击却让我颇为头疼,这会让我失去方向感,乱跑乱撞,我一边和leonav周旋一边捡起四周的各种补给品。我一面开枪一面举起周围的物体砸向Leonav,我终于打败了leonav,不!准确的说是我以为我打败了他。他太强大了,他用超能力控制了我的行动,使我掏出手枪指向了自己的头颅,噢不,我该怎么办,我的手就要扣动扳机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安装的炸弹倒计时结束了,核弹爆炸,我想Leonav是完了。这时Sara告诉我基地要炸了,我必须到顶层的飞机降落场,时间只有两分钟,我马不停蹄的向三层赶,一路上不停的有敌人骚扰我,还不时有掉下来的巨石挡住我的去路,我用超能力移开巨石,至于敌人则只消灭挡路的。乘升降级来到了顶层后一路冲杀终于来到了飞机降落场,我看到了将军,他后悔当初第一次见到我时就应改杀了我。这就要爆炸了,将军也顾不上杀我就乘飞机离开了这个地方。没时间了,Sara在哪,我为什么会相信她。这时Sara开着直升机破壁而出,我抓住了直升机的起落架,就在我们离开基地的一瞬间,轰的一声,基地化为了乌有……
  UNFINISHED BUSINESS
  我们乘直升机来到了Movement在黑海上的基地,紧接着,一架飞机也飞了过来,一个胖子从飞机中走了出来,我记得这个家伙,是我被捕时候攻击我们的那个人。Sara说她要去侦察一下看看发生了什么,而我则应该伺机而动。前面是敌人的岗哨,探照灯的光线不时地从我的周围划过,我在后方的箱子后面找到了药包和一把狙击枪,我可以用它解决岗哨上的敌人,但我没有选择这样做,我一边观察着探照灯的活动规律,一边贴着右面的墙壁缓缓向前,爬过前面的屋顶下去我找到了通向里面的门。消灭了屋里的几个士兵我在楼梯下的箱子上和箱子里面找到了一些补给品,接着拿起前面的精神补给我就赶快上楼去了,打开门我见到了Sara。Sara告诉我这里是Movement的前沿阵地,Barret是这里的头,他是将军的右手。噢,我本以为Barret也是人造的,她给了我一张门卡让我去联络室联络HQ。拿起旁边的药包和狙击枪,我解决了对面房顶上的狙击手。我顺着梯子来到地上,这时我又恢复了记忆,这次的能力更加神奇,它可以让我用精神力控制敌人的行动,噢,这真是太方便了,但是这项技能相当消耗精神力。前面的小屋里有相当多的补给,捡起后我用精神力控制了门内的守卫,替自己打开了门,但显然我还可以多利用这个家伙一会,我控制他进去绕到敌人的背后将他们统统消灭,接着走到了灭火器的旁边,对着灭火器一枪,轰,这个傀儡上了西天,真是不费吹灰之力。我把精神回到我的身体里,走进门我借助箱子爬上前面的屋顶,通过天窗我看到下面有敌人,我用同样的方法控制了他,杀死了屋里的一些敌人。接着该我自己了,用枪打碎天窗我跳到屋里,消灭残余的敌人我来到控制台前输入了密码。该死,这没有用。转身出来杀死一个士兵我得到了去Barret办公室的门卡,走进他的办公室我见到了Sara,她从Barret的保险柜中偷走了Luna-1。虽然不知道它具体是干什么用的,但可以肯定它对将军非常重要,Sara将它交给我,她说她还要继续调查Movement寻找她失散的姐姐,她想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于是我们便分头行动了。出来杀死了一个士兵我得到了去码头的门卡,来到码头的门前我用超能力看到里面有三个士兵正在交谈,我打开门控制了其中一个,用他消灭了剩下两个,还有能量,向前走爬上控制塔,从背后干掉了塔上的士兵,开启了吊车将一个集装箱移开后他的使命完成了,我选择了从塔上跳下的方式来结束了他的生命。我走进码头,右面的海边上有一些补给,拿上补给我翻过刚才移开的集装箱,我用精神力侦察了一下前面的情况就开始了行动,先消灭了左边的一个工程师避免被他拉响警报,接着我故技重施,控制傀儡将一个集装箱搬到窗口的下面以便于我爬上去,借助箱子和集装箱我从窗口爬到了屋里,有人在说话,是Barret和将军,噢,这个Barret不就是我的超能力老师吗,他为什么加入了Movement。将军对Barret丢失Luna-1的事非常不满,但Barret说他有一个计划会拿回Luna-1的,将军说他马上要去香港,他希望可以到时在那看到Luna-1,临走时还不忘羞辱了Barret一番,Barret真是气疯了,他用精神力将身边的两个士兵炸得粉碎,噢,他可真是厉害,但这却给了我机会。进去捡起士兵掉落的门卡我原路返回到一开始直升机降落的地方,我用门卡打开了门。噢,是Sara,你吓了我一跳,总有一天这会让我误杀了你。我质问Sara为什么没有告诉我Barret曾经是我的合作伙伴,而Sara告诉我Barret正在找我,我不是他的对手,她要走了Luna-1,这样会比较安全。我决定按照计划继续潜入Movement的工厂。
  ASSEMBLING THE PIECE
  我躲在箱子后面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前面是两座岗哨和狙击手,硬冲过去显然不是上策,我用精神控制了右边的狙击手,杀死了下面的几个敌人直道被杀死,接着我控制了另一个杀死了剩下的敌人。现在可以出去了,我分别爬上装甲车和岗哨发现了两个药包,接着我将火车的刹车取消,火车车厢将前面的门撞开了。里面有很多士兵并且还有一挺自动机枪,我用控制的方法干掉了里面的士兵后才走了进去,找到了一些补给品后我要想方法对付机枪了,我想这挺机枪应该会攻击一切活动的东西,于是我举起箱子来吸引它的火力,这真的很有用,我趁机枪向箱子猛射的时候溜了过去打开了门。我控制了上面的工人打开了前面的门,然后了结了他。连续穿过两扇门我来到了一间屋子,这里有一些喷火的机械,我用超能力将敌人扔到火焰中烧死。我绕到房间的另一边,爬上楼梯打开了前面的门,下面有敌人,消灭他们之后我按下了眼前的按钮,这时机械开始工作,压力机挡住了我的去路,这样我没有办法过去,我用精神力量控制旁边的箱子把它们送到压力机里面,这样压力机就报销了,用同样的方法我一路前进打开了门。这里有不少敌人我不能硬拼,我控制高处的狙击手,杀死周围的士兵,周围的油筒使这项工作变得简单起来。解决所有人后我从左边的小路来到另外一边打开了门。噢,这里有两扇门,我选择了前面的那扇,进去后借助周围的油筒干掉了几个士兵,从左边出去我爬上了梯子,拿起地上的补给品我继续前进,终于找到了Barret,我质问他为什么他选择做将军的走狗,Barret的回答是Mindgate从来没有给他任何关照,Mindgate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将军才是现在的主宰。我告诉他我们手中有Luna-1,没有它将军的目的是没办法达成的,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原来Sara和他们是一伙的,亏了我这么信任她,但这怎么可能,我想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Barret给了我加入他们的机会,但是我是不会这么做的,看来和昔日队友的战斗不可避免。我尝试用机枪攻击他,但是这不管用,于是我举起周围的破铜烂铁砸向他,嗯,这正是打败他的方法,我一边攻击他,一边还要躲避来自他的攻击。我的攻击让他有些恼怒了,他举起我重重的摔向了墙壁,他建议我们换个地方再进行战斗,接着他就出去了。捡起地上的补给品后我也来到了外面。我知道了他要在外面战斗的原因了,这里太适合他了,他举起一辆汽车砸向了我,我可没有能力举起这么这么大的东西。Barret不停的举起巨大的箱子攻击我,而我也一边躲避一边抽空用小的箱子攻击他,我最好不要接近他,他的近身冲击波很有威力。不,他又一次举起了机车砸向我,被这种东西砸中我准会立马完蛋,我小心的躲开。在我的攻击下,Barret也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最终我还是败给了他,Barre说他还有更重要的是要做,而且他始终希望我加入因此并没有杀我,他乘飞机离开了黑海。我马上爬上直升机追了过去。
  FEARS DON’T LIE
  我一直追到了香港,这是有人联络到我,
  “你是谁”
  “你马上会知道”
  她指引我来到了Movement在香港的基地,她说我可以在两座大厦的中间着陆,在那里我可以潜入北面的大厦。我在我身后发现了一些补给品,后面还有一把狙击枪,我用它杀死了从前门出来的敌人后换回了我的冲锋枪,走进前门杀死两个巡逻的士兵后我用石狮吸引开前面墙上机枪的火力,趁机冲进前面的门里。我见到了Komiko,她说她会帮助我,她是打入Movement内部的人,但是自从被发现后就被软禁了起来,她告诉将军的目的是一块完整的能量体,它有一些碎片组成,这些碎片有特定的形状,Luna-1是这些碎片的核心,它的年代之久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而我必须组阻止将军找出这里面的秘密。我想带她离开这里,但她说除了在实验室,她帮不上任何帮,她会帮我打开通往数据储存室的门,她给了我一个联络器以便于随时和我保持联系,最后她不忘提醒我让我当心这里的首领Wei Lu,她是个可以在现实世界制造幻觉的女人。离开了Komiko我要出发了。继续吸引火力我冲到了右边,进门之后消灭几个守卫的敌人。我发现这里是一个环形路,左右两边是控制室,正前方则是数据储藏室的大门。我进入一间控制室,这有一个科学家,他报头蹲在地上,我想他可能还有用于是我没有杀他,我尝试安下控制按钮,这时开始到计时,只有5秒,这样显然不够我跑到另外一间控制室。对了可以利用身边的这个科学家,我用精神控制了他,跑到另外一间控制室,按下了按钮,接着回到我自己快速的安下了身边的按钮,行了,门打开了。我进入数据储藏室,我看到左右两边的高处有两个药包,捡起腰包我按下了正前方的按钮,天哪,我对眼前看到的一切感到不感相信,这些资料介绍了当初Luna-1是如何在月来上发现的,美苏两个大国又是如何积极破解Luna-1如何带来力量的过程。Komilo的父亲原先就是为美国工作的。Komiko告诉我将军的下一步打算是将碎片融合起来,我必须阻止他。回过头来我又一次得到了超能力,这次是一种攻击技能,我可以用精神力量放出火焰烧死敌人。走出大门来到电梯旁,杀死一个敌人我捡起他的电梯卡。搭乘电梯下到98楼,右边三个敌人正在聊天,出去杀死他们,这时其他敌人也赶来支援,我一边杀死它们一边关上被他们开启的警报。都干掉之后我从右边的管道向里面走(管道的右边有一个小人,捡起来可以打开隐藏关卡),打碎管道口的门我走进了幻觉迷宫。这里的气氛真是让我眩晕。这里有一些门是可以打开的,我觉得打开所用这样的门是破解幻觉的唯一方法,门中会出现我熟悉的人,有Sara,Leonav,噢,居然还有我自己,他们会给我一些补给品,当然有时也会留下颗手雷,我最好看清楚一点,不然我会死无葬身之地。向左走眼前出现了一个中国打扮的女人,我想她就是Wei Lu。前进出现了Komiko,噢,她怎么变成了敌人,对了,是幻觉,没办法,杀死他吧。向前走,这次轮到了Sara,果然又是陷阱,她同样变成了敌人。从左边走Wei Lu出现了,在向前出现了Barret,这个家伙留下了一枚炸弹,我得小心一点。打开门前面的门自动打开了,我走了进去,又是Wei Lu。继续向前,是Leonav。这些该死的幻觉。眼前不停的出现我自己的影像,这让我感到有点毛骨悚然。在尽头的房间我看到了一个丧尸,向右拐看到了将军的幻影,他变成了一个喷火的士兵,消灭后我回过头来,从右边的门我终于离开了这个该死的地方。不,还没有。我见到了Barret,这里是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见到了昔日的许多战友,他们都死了,但是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他们变成僵尸的模样,我要解脱他们的灵魂。机枪对他们是无效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超能力将他们炸的粉碎(MD)。消灭了所有的僵尸,我解脱了他们的灵魂,而我也终于走出了幻觉迷宫。捡起身边的药包我进入右边的房间,杀死这里的守卫得到通向下一层的电梯卡,从前面的门我回到了电梯那里。乘电梯来到97层,门口有两个药包,真是及时。我观察了一下这里,周围都是监控机,前面大门的开关在我的头顶上二楼,而那里有一挺重机枪在把守。先打坏这些监控机吧。我上楼梯来到二楼杀死一个科学家,我用下面的物体吸引机枪,自己则跑到它下方打开了前面的门。进入大门我听到了Wei Lu的声音。继续前进终于见到了这个邪恶势力在香港的首领,但是显然她还不想这么早出手,我周围的石雕像居然活动了起来,它们移动很缓慢但是却攻击力十足,被他们用到批一下也够我受的,所以上策是远离它们。我用周围的罐子砸向它们,就这样我消灭了六尊石像。Wei Lu走了出来,她变成了一只丑陋的怪物,长着三只小头,头中不断喷出酸液,我要打掉这三只小头,机枪对它是有效的,但我的子弹并不充足,于是我用周围散落的石块砸向它的手。它除了喷酸液还有另外一种攻击方式就是从口中放出一道绿色的光,我可不能被这种可怕的东西打到。经过不懈的努力,我打败了Wei Lu,而她说我有潜在的能力去阻止将军。(隐藏任务物品在通向幻觉迷宫的通道中)
  EVERYTHING WE‘VE WORKED FOR
  敌人一个士兵炸毁了前面的路。我要想办法通过去,但还是收拾了眼前的士兵再说吧,我控制了一个士兵,杀死了另外两个,然后就从刚才他炸开的地方条了下去,哼,这就叫自掘坟墓。回头我捡起了一些补给品,接着我用地上的石板将缺口补上,我跳了过去。走进屋内,前面有些补给,我来到左边,地上是电弧,我不能就这样走过去,我抓起前面的守卫,将他扔到了电弧上,太好了,电弧机爆炸了,接着我如法炮制将剩下的也破坏。走过去我打开了门,杀死这里的守卫后我爬梯子下去得到一些补给,上到最上面来到了等离子加速房间,我要让它停下来,我先自己拉下了通道左边的二好控制杆,接着回到屋里控制敌人分别去拉下三号,四号控制杆,随着离子流越来越快,因此我必须期间在突出的地方稍作停留,最后回到自己的身体我拉下了身边的一号控制杆,等离子流终于停了下来。我走了出去,消灭了外面的所有敌人,顺便找到了一些补给品。打开三号控制室的门我在梯子下面找到了隐藏任务的物品,接着爬梯子到最上面,干掉前面房间中的工人和士兵后我来到了一间有酸液池的房间,我将对边的士兵纷纷丢下酸液池,听着士兵的惨叫我知道我是不能直接过去的,池中央有一个平台,我走了上去,接着我控制右面屋里的工人,我拉下了1号和3号开关,接着按下了面板上的红色按钮,平台移动了,当平台移到离对面最近的距离是我跳了过去,打开了门我见到了将军。他身边的红头发女人是谁,Komiko告诉我她叫Malenar,是负责完成融合任务的,我必须小心她。将军显然对不前的进度不满,他想融合马上开始,但是Malenar的态度很强硬,融合装置现在还非常不稳定。不好,我被发现了,Malenar的一团火让身边的这几个士兵全身充满的火焰。杀死眼前这几个满身是火的士兵后我得到了门卡,捡起地上的补给品我从左边出去,打开右边的门我见到了Sara,Sara显得很无辜,我质问她到底是哪一边的,问什么要帮助敌人,而Sara好像听不懂我再说什么,她说她有一些关于将军的消息,恩,先听听她说些什么吧,她告诉我将军准备融合了,而我们应该做的就是拿到碎片的核心Luna-1,这碎片是40年代在月球上发现的,我当然知道这些,但是为什么你将它交给了Barret,Sara说她从来没有这么做,她怎么会这么做呢。不,我不能再相信她了,我举起了手枪,但是我始终没有忍心下手,Sara给了我一张这层楼的门卡后走了出去。我捡起了Sara留给我的门卡。干掉进来的士兵我从左边的门离开,躲过前面的重机枪走进了门,干掉两个士兵后在右边的门里我又得到了一张门卡,回到另外一边的尽头杀死一个士兵拿到了他的电梯卡,接着我乘电梯来到了97层。右边有三挺重机枪,但我还是很容易地走了进去,在屋里我找到了药包和精神补给,出来在左边尽头的房间我找到了药包和一些弹药,接着我走近了正对电梯的大门。看来融合已经开始了,我想迫使他们停下来,但是一团火限制了我的行动,我只能看着他们完成了融合。这时Malenar说系统超载,他们现在融合还是太急了,但将军显然不管这些,反正单一能量体已经完成,他拿起融合好的东西离开了这里,将我交给了Malenar收拾。Malenar试图用这个融合用的超级武器消灭我,我不会让她如愿的,这个武器太危险了我必须毁灭它。Malenar控制着武器不断的向我射击,射击分两种,一种是不断的激光,另外一种是以道火焰束,火焰束的伤害非常大,而且一旦被击中就无法脱身。我躲过她的攻击,并且用地上的灭火器罐砸向那个武器。这时传来警报声“全体人员请躲到防护罩后面”,我想这是武器的终极攻击了,我赶忙跑到刚才将军所站的防护罩的后面,瞬间我得周围一片光亮,幸亏有防护罩,不然我肯定会化成灰的。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我毁坏了武器。Malenar显然非常恼怒,她跳了下来准备将我至于死地。Malenar是一个典型的火系超能力者,她不断的放出火球,散弹火炮攻击我,但她最厉害的一招是放出一个火人,火人移动非常快,当她跑到我身边的时候就会爆炸,伤害很大,而且更糟糕的是在我倒地的时候Malenar还会向我扔火球,真是变态的组合技,因此我一定要在火人接近我之前用灭火器罐将它爆掉。Malenar真是厉害,我不断的捡起房间两边的药包补给着生命,终于我打倒了Melenar。我冲出去准备阻止将军,但来不及了,将军已经坐上了飞机,我疯狂的向飞机开枪但是于事无补,我只能目送将军离开。这时Komiko联系到我,她说将军去了喜马拉雅山,我必须跟去阻止他的野心,我要求去找Komiko一起走,但她拒绝了我的好意,她会试图控制这里的。不,这样你不会活下来的,我试图劝服她,但是她告诉我我有更重要的事要马上办,这关系到上千万人的生命。没办法,我乘直升机逃离了这里,身后是大厦的不断坍塌,Komiko……(隐藏任务物品在第二次爬梯子下面的水中)
  FROM THE ETHER AND BEYON
  追逐将军来到了神庙,突然又人向我开枪,我一个倒地,开枪将他杀死,这时这个士兵被什么人控制了,噢,是Wrightson,他是我昔日的Mindgate的队友。他现在是将军的手下了,他告诉我他们关押了Sara,但是不会太久,我要去救她。在这里我回忆起了我最后的超能力,这可以让我看到一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神庙的外面的箱子里和石板下面藏有一些补给品,这对于刚经历过大战的我真是及时雨啊,但我要小心楼上的狙击手。收集了一些补给品我推开了神庙的大门。我打开我的超级眼,噢,眼前都是怪物。我尽我得所能消灭阻挡我得怪物,其它的则不和它们纠缠,我从到尽头左边的小门里,在这里我见到了被囚禁的Sara。Sara叫我别动,这里充满了怪物,有时我们看不见它们,正说时,一只怪物出现在了Sara的面前朝她攻击,Sara昏倒了。回过头消灭一只企图攻击我得怪物,我控制了前门门后的士兵打开了牢门,消灭冲过来的怪物。这时Wrightson控制了我的思想,我像丢了魂一样,Sara走了出来,好在我也是个超能力战士,Wrightson没能控制我多久。在四周的牢房中我找到了一个药包。回到外面刚才尽头的大门可以打开了,我打开了大门进入房间。我看到这里有两只怪物在游荡,它们好像没有看到我,还是不要去惹它们,我先到左边的小门里找到一些补给,然后溜进了前面的大门。房间的左侧有一面墙壁是空的,打碎它进去我又得到了很多补给品。我将面前的佛像放回原处,这时右边的密道打开了,在里面我找到了一个红色的三角形,我想我用的着它,出来我用中央的大钟消灭冲进来的敌人,然后带着三角出去了。我用超级眼观察到刚才右边那个打不开的小门门口的鼎也是红色的,我将那个三角放到了鼎上,果然,门开了,我走了进去。沿着楼梯我来到了顶楼在左边的天台上我找到了Sara,Sara说我们必须到达塔顶。什么,那里可是充满了怪物。Sara想到了一个计划,那些怪物是有弱点的,它们被精神力量所吸引,但是如果我们可以放大精神力量的话,就可以将它们赶出塔,她给了我一个精神传递装置,我要做的就是到达敌人的雷达那里,用那里的装置将我的精神力放大赶走塔中的怪物,而到达雷达那里的路,她想应该是一些秘密的道路,这里该有机关,看来我要自己去寻找了。我用超级眼观察到中央脚下的砖块的颜色与众不同,于是我用机枪向这些砖块开枪,恩,是空的,下面有些补给品,还有一块蓝色的三角形,我将蓝色三角放到门外蓝色的鼎上,回去拿了红色的放到了旁边,门打开了。进屋后我将房间中的四角四个不同颜色的球放到中间的四个盘子中后卫星终于连上了。消灭一个士兵我从刚刚打开的门离开,这时Wrightson的传讯者又出现了,他自称自己是万物之神,他熟悉塔里的一切,他可以控制那些怪物来攻击我们,这难到不像是神在摆弄他的玩具吗,他真是个疯子。消灭前面的两个士兵我爬上了高台,干掉了狙击手捡起了地上的精神补给。雷达站就在眼前。我悄悄地爬上梯子,趁着敌人不注意溜进了屋里爬上了顶层。我用Sara给我的精神传递装置和雷达把我的精神力量放大击向了搭,果然,塔里的怪物都仓惶逃跑。我在高处干掉了下面的士兵后下来原路返回神庙。一路杀敌来到了刚才找到红色三角的地方,前面就是目的地了,我一路冲了上去。
  THE ULTIMATE POWER
  我在身后的乱石中找到了一个药包,前面的地上也有一个。打开前面的门杀死这里的两个士兵我找到了两个精神补给。继续前进干掉外面的守卫,右边的门里全是怪物,我不得不退了出来。我进入了右边的Psi regen,我走进了前面的蓝色发光物体中,这时我得到了提示,我可以用一份临时密码来暂时清除这些怪物,我需要找到临时密码。我出来来到了Beta lab,消灭了守卫我用超级眼看到前面的黑板上写着密码(密码是随机的),临走时我拿上一些补给。出来我控制了一个士兵,走进了充满了怪物的房间,一直走到尽头我输入了临时密码,看来怪物是暂时没有了,但时间不多,只有三分钟,回到自己的身体我走了进去来到右边的门我见到了Sara,Sara告诉我要想得到力量需要星球的特定排列,这必须移动月亮。月亮,可是Luna-1不是过去六十年在月球上发现的吗。就在这时,一个和Sara一模一样的女人走了进来,对了,她是Sara的姐姐,她叫Tonya,在黑海就是她骗走了Luna-1。她现在是Movement的人,Sara对Tonya背叛她和父母很不解,自父母死后不是只剩她们姐妹了吗,但真相却让Sara很是吃惊,是Tonya杀死了她们的父母,为的是追求力量,Tonya打掉了我手中的枪,但是Sara将枪口瞄准了Tonya,这时Wrightson控制了Sara。她们离开了,临走时Wrightson让我跟上去,如果我想救Sara的话。我必须拯救Sara,出来我控制了控制室的士兵帮我打开了前面的门,这里有丰富的补给品,接着是另一扇门,我终于找到了Wrightson,他已经疯了。这个家伙看起来只会控制她周围的显示屏发出火光攻击我,这很容易躲开,但是不时出现的怪物却让我感到很烦。我集中火力打坏Wrightson的所有显示屏,他现在完蛋了,所有的怪物都朝他攻击。最终,他和他那些所谓的“宠物”纷纷消失在我眼前。我还有重要的任务没有完成,Sara想去找她的姐姐,我说她已经无可救药了,我们应该去阻止将军。向前走我得到了补给和两把冲锋枪。打开门看到外面有几个士兵把守,我用中央的吊车将其中两个杀死,然后冲了出去解决另外两个。在周围搜到一些补给后我开始用超级眼观察下面的情况,天哪,下面都是浮雷,只有一个空隙可以下去。我将刚才士兵的尸体丢了下去以防备用,跳到下面有杀死了一个士兵,我用这些的士兵的尸体将周围的浮雷报销,在两边我找到了两个药包,前进在右面有一些精神补给,拿上它们。我来到左边突然一块巨石从天而降,挡住我去路,我用火将巨石打开走了过去,杀死几个士兵我继续前进,从背后杀死一个守卫我观察到周围布满了浮雷,我只好用超能力收集周围的各种补给品。绕过前面的浮雷沃来到一片水沟旁,干掉这里的几个敌人后我用他们的尸体报销挡路的浮雷,我没有忘记拿上水中的补给品。上去后我小心的前进,前面是敌人,周围是浮雷,我不能和敌人硬拼,这样很容易撞上浮雷的,我用超能力控制周围的石块将敌人一个一个杀死然后走了过去。用敌人尸体去撞前面的两个浮雷后我走上了吊桥,前面又是浮雷,这次我选择了蹲下前进。终于来到了尽头,我见到了Barret。Barret说自从将军找到第一块碎片之后,他们就知道会解开这无穷的力量。我质问他忘了我们曾经作为战友为了自由而战吗,但是Barret现在显然不在乎这些了。现在,我终于想起了一切,我是被Mindgate派来消灭Movement的,也许人类没有用,但是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将他们毁灭。我追了上去见到了Barret和将军,将军感谢我对他的帮助,我每杀他的一个手下,Barret就得到了他们的力量。这时Tonya从我的背后冒了出来,我危险了,突然,一颗子弹穿过了Tonya的脑袋,是Sara,感谢上帝她来了。Barret一个冲击波将我们打翻在地。然后开始解开力量。原来自从在神庙中找到第一个宝物后,他们就决定解开这终极力量,融合成单一能量体是关键的一步,但是月亮所在的位置削弱了能量体的力量,现在Barret用TK技能将月亮的位置改变,他们终于可以得到力量了。Barret终于完成了,但是将军不愿和Barret共享这终极力量,一颗子弹,他结束了为他卖命的Barret的生命。将军在积蓄力量,我不能让他如愿以偿,我用火焰攻击他周围旋转的六个保护栏,中间的区域可以补充精神力量,但是我最好在中央发出冲击波之前走出来。我破坏了保护栏,这时我得周围出现了六个光球,我赶忙捡起了它们,这时将军的力量也充满了,最后的决战终于开始,他共有三种攻击方式,控制周围的石块砸向我,发出火焰,还有就是发闪电。石块攻击很难躲但是攻击力很低,我想我不用特意避开它,火焰攻击时间很长,我要不停的奔跑,闪电的攻击力相当的高,好在我可以躲在桥下避开它。我用刚才收集的六个光球射向将军,这可真好用,经过一番苦战,我终于打败了接近于神的将军。最终,将军,连同他的梦想一同被吸进了能量产生的黑洞中……
  尾声
  “结束了吗”
  “我想是的”
  我捡起地上的Luna-1,这时天空中来了几架直升机,Sara以为是来帮我们的,但我知道不是,我和Sara跑着,直升机准备朝我们开枪了,我转过身用最后的力量控制了直升机,它爆炸了,但我知道这一切还并没有结束……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