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现场2资料片

佚名

《犯罪现场2》资料片全攻略


  再说一下操作,控制上是一个鼠标走天下。画面下方有几栏,tools栏里分为两种
  detection是检查类工具,包括
  Ninhydrin:(水合)茚三酮,用于从纸张上提取指纹;
  Fingerprint Powder:用于从光滑表面提取指纹;
  Megnetic Powder:从非光滑表面提取指纹;
  Brush:刷子;
  Ultraviolet Light:紫外光;
  Magnifying Scope:放大镜;
  Luminal:鲁米诺试剂,用于测试血液反映
  Collection一栏是收集类工具,包括
  Glove:手套,拾取物品用的;
  Tweezers:镊子,夹取微小的物品;
  Swab:棉签,蘸取液体。
  Mikrosil:用于提取印记;
  Electrostatic Dust Print Lifter:电子痕迹提取仪,一般用来提取轮胎印;
  Casting Plaster and Frame:用来提取轮胎印;
  Adhesive Lifter:提取脚印或者轮胎印;
  Adhesive Specimen Mount:提取微小颗粒样本。
  Evidence一栏表示你所得到的证据,分别有痕迹,文档和物品三种。
  Location一栏表示你可以去的几个地点。
  你作为一个新探员来到拉斯维加斯犯罪现场调查科,一开始头(在电视里他好像是组长)就罗里八嗦跟你说了一堆话,恕在下英文也不好,不能全程翻译的说,接下来给你介绍了几个同事,以后你会用到他们,下文将提到。然后就给了你一个案子,是一场摩托车飞车特技表演时出了意外,演员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接着你看到了这个案子你的排挡Catherine,以后的每个案子你都会有一个排挡,在你没有线索的时候会给你提示。和她说完话之后就得到两个location,一个是案发现场,一个是医院。
  首先我们去犯罪现场看看吧,到了那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地上一条长长的轮胎痕迹,靠近看发现摩托车落地之后没有能够减速,依然是高速行驶状态,才导致事故发生。右边就是一个供摩托车落地的斜坡,上面的痕迹表明降落时的速度都是正常的。远处是一辆大卡车,下面有一滩黑乎乎的东西,那棉签取一个样本吧,再往左边就是那辆出事的摩托车,首先,下方有一滩黄色液体,也取一个样本,接着在车头拿到一个小牌子,再看车身,有一个断裂的弹簧,这一定是重要的物证了,在画面上方还有一枚指纹,可以用Fingerprint Powder提取。画面下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对摩托车构造可是一点也不懂,不过还是看看吧,听听Catherine怎么说。离开摩托车,在左边不远处有一堆扫在一处的垃圾。再往左,我看到了案发现场的目击者,也是我们的suspect(什么?你说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过去问问他吧。原来他叫David是这次表演的技术指导,他的工作是使得整个表演更加精彩和安全,他声称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事故,他以及和演员Ace也就是我们的victim合作了一个季度了。在事故发生前他是曾经对摩托车做过短暂的维护,那是在他那停在停车场的拖车里进行的。也是他把碎片垃圾扫在一起的。
  把所有问题问完之后,David就对我保持沉默,似乎对我的怀疑很不满的紧。那我们就去看看还在医院的Ace吧,看看他怎么说(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说话)。正躺在病床上的Ace似乎精神很好,还对自己的伤很自豪,最起码他可以因此有个假期了,虽然是在医院里。Ace告诉我事故的发生是因为在他落地以后没法停下来,但这不是故意的。他说David在这次表演之前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时间做最后维护。不过Ace似乎对David映象不错,甚至希望下一个季度还能和他合作。最后,他告诉我这个节目的制片人叫Cory,但是没有他的地址。
  Ok。现在我想先回一趟实验室,把目前的证据整理一下,在实验室我看到了Greg,以后我拿到的每一个证据都要先给他看了才能放到显微镜下或者在电脑里检验。原来卡车下面的一滩黑色液体是摩托车用的润滑油,而那滩黄色的液体是尿(寒),至于那个弹簧,目前Greg没有什么发现。不过他告诉我那块小牌子是一家摩托车维修店的维修牌。叫Vegas Motrcycle,也许还可以去那里看看。于是我来到了局长Jim的办公室,这个家伙看上去肥头大耳,就知道把纳税人的钱都吃到肚子里了,不过办起事来还是挺利索的,很快,我拿到了制片人Cory的地址,希望下次问他要搜查令或者逮捕令的时候他也能那么爽快。
  快马加鞭来到Cory的办公室,他坚持认为这只是一起反常的事故,其他就没什么表示了,不过倒是挺大方,同意让我看看他的办公室,除了他的那张桌子,毕竟那还是有很多个人隐私的。于是我也不客气的检查了起来,首先,在门把手上找到一枚指纹,接着还在饮水器旁边的墙壁上发现了一滩干了的斑点,不知道是什么,先取个样吧,这可能是谁生气的时候把什么液体泼上去的。会是谁呢?或许可以问问David,再次来到案发现场,David承认由于节目收视率下降,Cory已经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同时,他也担心Cory会解雇他。我又问他究竟是不是花了很长时间在摩托车维护上,他告诉我只是因为中间被Cory临时叫开了一会儿,但他的确没有在车上花更多的时间。于是我再去问Cory,他却否认要解雇David,靠,看来这两个人在踢皮球啊。
  既然这样,先回实验室,门上的指纹和在摩托车上发现的指纹相符,而墙上的斑点其实是咖啡渍。这么说来在办公室里和Cory吵的十有八九是David,我决定去看看David做维护用的拖车,不过他说除非有搜查令,否则不允许我进去,这么拽,看来他对我印象果然不好,找Jim要了搜查令(果然是个好上司,这么好说话,那你贪污的纳税人的钱我就不跟你追究了),给David一亮,看你TMD还横。
  进了他的拖车,果然发现不少东东啊,左手台上是一杯咖啡。。。抽屉里有一把钳子,畚箕里有一小段金属,右边还有一个拖把,垃圾箱里有一盒碎了的录影带。全拿走的说。
  在实验室里,Greg说拖车里的咖啡和墙上的是一样的,同时,我还在咖啡杯上发现了指纹和门上的也相符,就是说,那天,David一定在和Cory争吵什么。接着我把那段金属条拼到弹簧上,完全吻合,看来是被某种工具故意剪断的,Greg告诉我如果我发现工具,可以给他检验,可惜,那把钳子不是。接着,录影带里提取出了四张图片。是表演时拍的,一张一张看过去之后发现,其实摩托车起飞前,弹簧就已经断了(看来这个弹簧是控制刹车系统的)。这些都说明了什么?是有人要故意害死Ace?看来得再去找他们谈一谈。
  不过现在的David已经是死鸭子嘴硬,什么也不肯说。
  而Cory也表示David来他办公室只是讨论而已。
  两只老狐狸,回头就找Jim要搜查令,把Cory办公室好好搜查搜查。可惜他不给我,不过到是给我逮捕令,把David抓了进来好好盘问盘问。
  在审讯室里,David承认在办公室里和Cory争吵是因为他觉得收视率的下降不单是他一个人的问题,Ace也有责任,为什么要他一个人承担。好像有点道理,而且他的钳子和弹簧的断口不符。看来不是他做的。
  线索断了,这时我想到了很久以前Greg说起的那家修理店,叫什么来着?哦,叫Vegas Motrcycle就是不知道地址(PS:在expert难度下,有些关键问题不是自动弹出的,要求你把物品给某个人看才能问问题。普通模式下,地址你很早就能拿到了的),我把那块牌子(service sticker)给David看,他说知道那家店,里面有一个ppmm,不过还是没有告诉我地址。看来只好找Jim,还是他够朋友。拿到地址我就马不停蹄的来到摩托车店,进门果然看见一mm,身材不错的说。原来是老板娘,叫Leslie,她告诉我Ace经常来她店里修摩托车,不过最近没来过。我在柜台上取道一枚指纹,不知道是谁的,出门的时候又在右边地上发现一条痕迹,用Electrostatic Dust Print Lifter取下来再说。
  在电脑下显示门口的轮胎痕迹和Ace摩托车的相吻合,而柜台上的指纹竟然是Cory的,他的记录还显示他是有前科的,这次还不抓到你的狐狸尾巴,hie hie hie。
  在Cory的办公室里,一开始他还否认曾经去过修理店,但是我一拿出那枚指纹的时候,他立马改口说是给他女儿买摩托车才去的。骗子!!!
  下一次我来这里的时候手里已经拿着搜查令了。
  这次在他的桌上发现了一份文件,还在电脑里找到一份被删除的email。用电脑解密之后显示他曾经给Leslie送给一个叫Kamawa的东西,显然,这里存在着某种交易。当然了,Cory这个老狐狸还是不承认,说那也许是别的人用他的电脑发的。
  而在医院的Ace告诉我他最近去店里只是为了拿一些零件。而Leslie却说不知道有这件事,也许Ace是在她不在的时候来的。很明显,Leslie在撒谎!
  这次很顺利的又问Jim拿到了修理店的搜查令,在左边的柜台里发现了一张彩票和一个装满钱的信封,上面还有一枚指纹,右边的书架上则找到了那个Kamawa,原来是把钳子,柄上也有一枚指纹,hiehiehie,台上电脑里则找到了那封Cory的email,最后正前方的桌上还有一大叠Ace的还没有付清的帐单。Cory,Kamawa,Money,果然有交易。
  经过电脑的核对,信封上的指纹就是Cory的。而Kamawa则就是用来剪断弹簧的工具,但是还不知道上面的指纹是谁的。
  接下来就可以去抓Leslie,拿到她的指纹,我用我的大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一定和Kamawa上面的相符。Leslie告诉我这一切都是Cory叫她做的,因为收拾率的下降,他想故意制造一起事故来引起人们的注意。
  最后要做的就是逮捕Cory。
  这一次我的搭档是Warrick,在一个废弃的房子里发现了一个乞丐的尸体。Warrick建议我先去停尸房看看。
  在停尸房里我又遇见了一个新同事Robbins,也可以叫他AI。是验尸官,他告诉我尸体死后有被搬动的痕迹。所有无法确认死亡时间。在胃里发现了一些昂贵的蘑菇,血液的检测则显示里面有非常高的酒精含量,同时,还发现他死前喝的是伏特加。顺便题一句,乞丐生前曾经穿着衣服,但是还没有找到。
  接下来我就可以仔细看看尸体了,呵呵,第一次看见一个人肚子剖开的样子是不怎么好受,不过没关系,看着看着就习惯了。
  在尸体的左手手指上发现了戒指的印记,表明曾经他带着一枚戒指,不过现在也没有找到。左肩上的淤伤显示曾经被挤压过,但不是致命伤。胸口有一道刀疤,看来是年轻的时候做心脏移植手术时留下的,不过一个乞丐做的起这样的手术吗?检查胃的时候似乎他不是一个酗酒者。在右手边的裤子上我发现了一些黄色的斑点,取下来吧。
  Greg说这些黄色的东东是呕吐物,同时还在里面提取出了DNA,先把它和受害者(乞丐)DNA核对一下吧。结果出来了,不符,看来是另一个人的,也许就是凶手!
  在Jim那里得到了尸体发现的地方和附近卖那种蘑菇的餐厅,哦,还是一个法国餐馆,先去哪里呢,前面那个吧,刚看完尸体,我还不饿。
  来到现场,第一个感觉就是脏乱差,不过这也说明一定能有不少有用的线索,一点一点找吧,首先,前面有一个脚印,左边有几滴干了的血迹,据说是发现尸体的地方,这血应该就是他的吧,看来不用取样了,不过血迹旁边一条地砖的裂缝引起了我的注意,把地砖拿掉之后发现了令我恶心的东西:蛆。不过这个可以用来确认死亡时间的,还是拿走吧。接着在右边的墙壁上看到了红色涂料画的很乱的线条,取个样本先,墙下边有一滩液体,好像是酒,不知道是不是伏特加,要给Greg才能知道。再往右,桌子上发现了一块玻璃碎片,然后在Warrick的背后也发现了一片。同时各在上面发现一小半指纹,两片合在一起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酒瓶,不过上面的指纹还是不完整。往卫生间的方向走,门口还有一个脚印。不过和刚才那个明显不同,什么时候这里好像很热闹的样子,人来人往的。在卫生间里则看见一把轮椅,靠背上用紫外线可以看见一家医院的名字。后面的把手上也有一枚指纹,而顺着把手下面的那根竖着的杆上有一个钢印(仔细看,不太明显)。不过不清楚,用Mikrosil可以把印记取下来。
  好了,收获不小啊,换换环境吧,去那家法国餐馆看看。
  在门口我们看见了这家餐馆的经理Markus,这是一个高傲、自私、势利的家伙,我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他告诉我那种法国蘑菇是最近才开始放上菜单的。他一再声称这里进出的都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不会和那些乞丐流浪汉有任何关系,唯一和他们打交道就是把他们从旁边的小巷里赶走,因为他们经常在那里找剩饭剩菜。他非常讨厌他们。不过Markus不愿意向我提供曾经点了那种蘑菇的客人的名字。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我就到旁边的小巷里看看吧。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垃圾箱。附近的乞丐就是在这里找食物的吧,哎,贫富差距啊。在箱子里我找到了三张点菜的纸(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呵呵),角落里还有一块牛排。用放大静观察的话可以在上面发现一些粉末,用Adhesive Specimen Mount装一点。别急着走,在箱子上面的电线上发现了一片破布,似乎上面还有血迹。取证工作结束,改回实验室找Greg了。
  把所有的东西都给Greg看了一遍,其中有几个值得提一下,牛排上的粉末是毒鼠强,是Markus搞的把,一定是为了不让乞丐到那里找东西。真TMD狠心。两枚脚印中那枚大一点看似男性的脚印检查有了结果,我问Jim得到了一个叫Hangout的地址。那条蛆则表明死亡时间是在大约28小时之前。那么接下来就去Hangout看看吧。
  到了那里,茶几上有一本空白的记事本,桌子上有一罐喷漆,上面发现了半枚指纹,同之前酒瓶上的指纹合在一起就能用了。台球桌边上的烟灰缸里有一枚烟头,这可是一个很好的证据,因为可以从上面提取DNA。
  在Greg那里,他从记事本上得到了一个新的地址,那是一家名叫PAWM的店。而那罐喷漆和墙上的样本也相符。得到的指纹则找到了一个叫Lane的人。
  于是我现在来到pawm shop,不过这里关门了,门口一个人也没有,只在地上又发现了一个烟头,垃圾箱里则找到了那张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电脑显示两个烟头的DNA是同一个人,也许他正在等商店开门,所以不停的抽烟,也许应该再去看看。
  这一次果然让我看见了他。不过先不不过,因为我发现右边突然多了一件夹克,地上还有一个戒指。夹克上有几根毛和黄色斑点。然后我才去找Lane问话,对话内容来不及翻译了,反正把要问的都问完就可以回实验室了。
  这次Greg告诉我戒指的大小是5号,上面还有一个特殊的徽章,但夹克上的斑点却无法提起出DNA,但在显微镜下我找到了那几根毛的出处,是一只新加坡猫的。这里养新加坡猫的人应该不多吧,果然,我问Jim找到了这城里唯一一个养这种猫的人家,J.J.Tomas。
  一进Tomas的家我就知道丫是一个有钱佬。不过现在这里只有一个ppmm,原来她叫Clair Tomas。是J.J.Tomas的女人,父亲最近死于癌症,当我问她能不能看看四周的时候,却被她礼貌的拒绝了。
  到这里,线索好像断了,因为目前根本不可能拿到Clair的搜查令。那就把重新来过,首先就是那个毒鼠强。Robbins告诉我他并没有在尸体中发现毒药的痕迹,虽然也有办法掩盖被毒杀的方法。同时,尸体的手指和戒指的大小是吻合的,也就是说那枚戒指很有可能是死者的。那就先找Lane和Markus。
  Lane说他拿走夹克和戒指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后来看见有警察来了怕调查自己,所以又全都扔掉了,而且28小时前,他还在监狱里。我向Jim求证之后,的确,Lane不可能犯案。
  那么到底是谁呢?这里我才发现其实我还可以问Jim申请要餐馆的会员卡(或者类似的东西)。重新来到餐馆,拿到东西之后交给Greg,然后在电脑里解码,一个熟悉的名字弹了出来,J.J.Tamas!
  再去找Clair,她承认她经常用她老爸的卡消费,前几天也的确去过那家法国餐厅,但是不愿意透露那天和她一起去的人。显得很不好意思。
  而Markus也确认了那天晚上Clair曾经和一个男人来这里一起吃晚饭。不过那个男的似乎有点怪,不知道怎么说,也许是不合时宜。
  Ok,到这里,看来我有足够的证据要搜查令了。
  这次,Clair的家里,沙发上的一个箱子表明以前里面是放伏特加的,恩,伏特加……
  在宠物笼子里则找到了毛。可以拿去核对了。壁炉里面有一条烧焦的蛆,还有一片烧的不剩多少的纸。而在壁炉上面的画像上,用放大镜可以清楚的看见画像领带上的徽章和戒指上的是一样的。
  Greg从那条蛆里提取出的DNA和死者的吻合,而两个毛的样本也吻合。还有什么好说的。酒,DNA,毛,徽章。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抓Clair了,可是不知道Jim得了那女人什么好处,就是不给我逮捕令,非要我先把Markus抓了才能抓Clair。最后,案情终于水落石出。呵呵,到底Clair为什么杀人,各位还是自己看吧。
  Ps:这里最难的一个地方其实是徽章,拿放大镜看画像的时候,没有出现放大的功能,只有你点对了地方,游戏才自动给你放大。这个问题,曾经在我第一次玩的时候困扰了我很久啊。5555555,忘了说了,记得去Robbins那里问一下死者的身高。
  这次的是在一个工地上发现了人类的骸骨,我的新搭档Sara给我第一个location。那么我们就去工地看看吧。
  到了工地,我们看见了这里的开发商,也是这块土地的所有者Elliot,他说这地是他两年前问一个破产者买下来的,但是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东西是被一台挖掘机挖出来的,还没有人动过。不过他对警方把这里封锁起来很不满意,耽误了开发的进度会让他损失不少钱的。哎,商人!!!
  接下来去看看那具骸骨吧,在头部发现了一点玻璃状的碎片,而牙齿的状况看来是曾经受过坚硬物体的重击。在手的地方,用刷子把上面的灰尘扫干净之后,上面找到了一点纤维物。骸骨的左边一滩黄色的沙砾上,我用Adhesive Specimen Mount收集了一些土壤。整个工地的左边靠近铁丝网的一个小土丘旁边,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看不出来是什么,只能拿回去给Greg了,附近还有一个车轮印,可以用Casting Plaster and Frame得到模型。外面一个大树上还有一个鸟窝,不知道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带着疑问我回到了实验室。Greg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原来那个不知名的东西其实是一个古代的箭头,难道那里还是一个历史遗迹?看来得找一个考古学家来看看了。另外,我带回的土壤则显示死者是在大约两年前被埋下去的,差不多就是Elliot买下这块地的时候,看来那原来的主人有很大嫌疑。而那些碎玻璃据Sara说那是一种眼镜片的碎片(Sara说的那句话里有N多个专业词汇,我就知道是眼镜片了,呵呵),至于那轮胎印由于太模糊,检查不出结果。最后,那片纤维在显微镜下看来似乎是地毯上的一部分。
  好了,证据就这些,有什么线索呢?
  恩,先让Robbins博士把骸骨运回来吧,再怎么说让死者暴尸荒野总不太好。Robbins博士的检查表明:首先,死者是个男的。死者的死因是头部和脸部被硬物的多次击打。死者生前曾经有过脑震荡,也许医学记录里会有他的脑电图。于是博士就把死者的DNA和脑电图给了我。但是博士依然无法确定死亡时间,要结果也得等到几个月之后了(寒)。
  既然有了这两样证据,也许就能查出死者的身份了吧。
  果然,在电脑里,我根据脑电图查到了死者是一个叫Freddy Sloan的家伙,之所以称他为家伙是因为记录里面他有盗窃和诈骗的前科。
  找到了死者,该去看看偶们的Boss:Jim了。Jim给了我两个人的地址,Adam就是那块土地的前所有者,不过现在他住在一个廉价的公寓里,看来混的不太好啊,另一个是Madame,一个占卜女巫。同时,Jim也找了一个考古学家到了现场。
  一下子多了那么多线索,先去哪里呢?
  我喜欢去现场
  在现场我认识了新来的考古学家John,他说这里看起来像是以前土著印第安的遗迹,不过他从未来过。而一旁的Elliot则告诉我在他买下这块土地之前已经做过评估和测量,但是那份报告却不见了,不过在清理这里的时候倒是发现了一些东西,就放在边上的箱子里。
  在箱子里我找到了一根烧焦的棒球棍和一只坏了的手表,球棒的根部放大之后在用紫外线观察可以看到一些痕迹,头部则又发现一小片碎玻璃。
  Greg告诉我这跟棒球棍是用一种C10H1的燃料烧的,通常那是作为打火机的燃料。在显微镜下,两块玻璃碎片看出是同一块镜片上的,也就是说,凶手用这跟球棒杀死了死者,然后把它烧掉。
  好,现在去找我们的Adam吧。
  Adam的公寓一看就知道他现在是穷困潦倒,脸上也好像好几天没刮胡子了。Adam说他并不不知道他以前的那块土地有任何历史意义。他也承认自己最近经济上出了一点问题。不过不愿意告诉我原因。
  既然没什么发现,那就去找我们女巫看看吧,Madame说话很慢,发音好像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是方言吧。结束了和她无聊的没有营养的对话之后,她只告诉我她曾经在雕刻的皂石上看到过Eddie Sloan。而她的小屋里引起我注意的是那一瓶打火机燃料。
  结束了漫长的访问我回到了Jim的办公室,他倒是告诉我一些有用的信息,Adam的银行帐户最近申请了破产保护,而其中一个债权人叫Freddy Snow,这是死者的别名。看来Adam应该是有动机杀死死者的。我顺利的拿到的搜查令。不过当我再次来到Adam的公寓时,他却不在家。无所谓,我自顾自的找了起来。
  地上有一个人物雕像,底座上用鲁米诺验出有血液反应,取个样本吧。左边的箱子上有一份文件,是一个名位美国皂石雕刻公司的发来的拒绝信,大致内容是说Adam的皂石雕刻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所以不能购买他的作品,不过催促他最好在购买他们的皂石原材料,因为只有用他们的原材料才能做检验。电脑桌上有一盒录像带,放心,这次的没有被弄坏,边上的书架上则找到一把斧头。看起来像是石器时代的东西。
  Greg告诉我那把斧头很明显也是印第安土著曾经用过的东西,看来Adam是知道有关那块土地有历史意义的事,但他却说不知道。雕像底座上的血迹和死者的DNA不吻合。而那封什么美国皂石雕刻公司的信明显是一个骗局,他骗你说如果在皂石上作出优秀的作品就高价收购,但同时,他也要求你用高价购买他的皂石原材料。看来我知道Adam是怎么破产的了。同时,在电脑里我查到那家公司的注册人叫Dale Edison。最后,那盒录像带则是一个关于那块土地的报告,报告显示在进行勘查之后,那里是有历史意思的遗迹。同时还提取一副照片,在显微镜下看,照片上的正是我们可爱的考古学家John,但是等等,他手上带的手表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哦,那不就是Elliot清理的时候找到的那块坏了的手表吗?也就是说,John曾经到过那里,甚至也有可能是他杀了Freddy。
  我又找John再一次问他,究竟有没有到过现场,可是他始终不承认来过这里,他说那份研究报告也许是他的学生做的,但是那么多学生也不知道是谁了。不过他倒是告诉我他有一辆做研究用的拖车。
  在Jim那里,他给我拖车的地址,还把搜查令也一起给我了,真大方。
  拖车又见拖车
  拖车外先是取了轮胎印,然后在车厢的上面部分看见一块干的斑点。取下来。车里的地毯看上去换过了,在夹缝里找到了一点碎末,上面的柜子里也有一些皂石雕刻品。看来我们可爱的John也是这个骗局的受害者。右边的一把铲子上的斑点显示很久没用过了。左边水斗上面的墙壁上用鲁米诺检出血液反映,取个样本先。
  检查结果出来了,车里的血液DNA和死者的一样,轮胎印也和现场发现的吻合,地毯的碎末里分离出新旧两种纤维,显微镜下,旧纤维和死者手指上发现的也一样。而车厢上的斑点Greg说那是一种蛋黄(扯蛋)。鸟?我想到了树上的那个鸟窝,拿来给Greg再说。接下来就去找Madame了。问完一系列无聊的问题之后,最后一句话让我明白了:Dale Eddison,Eddie Sloan似乎只有字母顺序不对。当即我就问Jim关于Dale Eddison这个人的资料,他说Dale Eddison也是在两年前失踪的。看来这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呵呵,接下来就简单了,在问John一个问题,就可以把他和Adam都请进来喝咖啡了。
  原来,凶手是Adam,杀了人之后把尸体埋在了那里,再把拖车无偿给John,唯一的条件就是要John把他的那块土地列为历史遗迹,这样以后就没有人能随便动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Freddy为自己的骗局付出生命的代价,Adam则也未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Ps:在审问Adam的时候会拿到他的DNA,记得去和雕像底座上的DNA核对一下,这样才能继续问下去。
  这次的案子是一个剧院里发生了谋杀案,我的搭档是Nick,先去现场吧
  现场是在舞台上,上面站这一个人,也躺着一个人,先看死者吧。
  死者是一个女性,头部没有什么伤痕,胸部有两个伤口,一个在心口,不过看上去是道具产生的效果,似乎是一个用来产生伤口的微型爆炸器,另一个在胸部中间,大概就是致命伤吧,去一点DNA先。远处的床头的柜子上有一把左轮手枪,也许是凶器,枪口有一点火药燃烧过后的粉末,取下来吧。舞台前方有一个十字标记,是用来演员走位的。
  收集完证据,该问问证人了,先问舞台的这个,她叫Heather Colby(以后简称Colby),Colby告诉我死者叫Meryl,和她都是演员,她们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也是一起上表演学院的,这次是在舞台上排练的时候出事的,当时她们正在争吵,然后Colby就开枪击倒了Meryl,呵呵,如果这是真的,那还要我来做什么。Colby说当时这里还有一个人叫Gus,他是这里个舞台主管,反正大概就是管理道具的,最后一次看见他就是在道具间里。说着她给了我道具间的位置。
  舞台下还有一个男子,他叫Clayton Regis(以下简称Regis),他是Meryl的丈夫,和Meryl结婚6年,他说那是一段非常美满的婚姻,可惜现在她走了。当枪击发生的时候,他正在一家网吧里。
  好了,接下来去道具间看看。远处的打开着的柜子里有一双10号的运动鞋,拿一只先。柜子内壁贴着几张Meryl的照片,也是证据拿下。柜子旁边的饮水器似乎有点漏水,取个样吧。右边一排放来复枪的架子上少了一把枪。左边的桌子上有两盒子弹,一盒是只有火药,没有弹头的道具子弹,另一盒是真弹。上面一排放工具的架子看出来少了一把钳子。
  接着,去Robbins那里把尸体搬回来先,原来我想case1根本没有死人,case2里死的是个男的,case3里还是男的,而且只剩骨头了,那这次验尸的时候会不会把衣服都扒光了……可惜天不遂人愿。
  Ribbins博士研究后告诉我,死因就是一个子弹正面射入前胸。打断了大动脉,大量内出血导致死亡。死亡时间和排练里的时间是一致的。同时,他还从死者体内取出一片弹片给了我。在弹片上,我发现了有曾经被钳子钳过的痕迹。
  当我把照片给Greg的时候他还很兴奋问我能不能留下来做纪念,小子也太没品味了,在显微镜下看照片似乎也没有什么发现。Greg则告诉我现场的左轮手枪是口径为.22和道具子弹一致,枪口的粉末的确显示最近刚发射过。弹片的口径也是.22上面的痕迹如果有相应的工具,还是可以核对的,不过目前没有。不过我想起来在道具间的桌上还有一盒真子弹,也许跟死者体内的子弹是一样的,于是我有跑了一趟把那颗子弹拿了回来(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是拿不了那颗真子弹),果然,那也是.22口径的,也就是说杀害Meryl的子弹就是这种.22的手枪子弹,那么发射子弹的是那把左轮手枪吗?
  带着疑问我来到Jim的办公室,Jim向我证实案发时Regis的确是在上网,有IP流量记录可以证明(BUG?)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先确定以下到底子弹是从那里发射的吧。又一次来到太平间,用Mikrosil可以在伤口上取得一个模型。给Greg看过之后就可以去剧院了。打开人偶上面的红外线,可以看到红线指向台下的观众席,在那里的一张椅子上发现了一个遥控器,上面还有一枚指纹,在回实验室调查那枚指纹是谁之前,别忘了问Colby几个问题。
  电脑记录显示指纹是Gus的。不过现在还不能抓他。重新看看尸体,在尸体头部用紫外线可以发现一些淤伤。再在显微镜下放大之后也看到了明显的红肿,这下可以抓Gus了。
  审问完Gus后,至少得到了几个有用的信息,首先,Meryl在倒在地上的时候还没有死,也就是说枪击是在她倒地后,而不是站着的时候,其次,那张照片是Meryl和Colby争吵的时候排下来的。最后,Gus把他用的钳子给了我。
  Greg证实了这把钳子是道具室里不见了的那把,但是和弹片上的痕迹不吻合。算了,还是再去看看弹道吧。
  在剧院里,这次的红线指向远处二层上的一个包间。在包间里找到了两个脚印,一滩火药粉末,在沙发的左边的扶手上有发现了水渍。
  电脑核对之后,其中有一个脚印和Gus的鞋子吻合。在问完Gus问题之后就可以去Colby的家了。例行公事问完问题之后Colby还是不同意我四处看看,只好申请搜查令了,拿到之后就可以在她家里找了,首先是中间的茶几上有一封恐吓信,上面还有指纹,右边地下有一条小内裤,用紫外线还能看出边上有一点痕迹。门边的墙上有一张大概是毕业证书吧,接着就可以回实验室了。内裤上的痕迹可以提取出DNA,正是Meryl的。
  可以抓Colby了,审问完就去Regis家里,他也不让你搜查,同样,问Jim要了搜查令就行了,左边有一双鞋,和剧院包间里的是一样的,右边的柜子上摆放着一个心脏的模型。抽屉里有一把钳子,和死者体内弹片上的一致,水池旁边有一块肥皂和一个不锈钢水壶,里面的水渍和包间里的也是一个类型。
  最后要做的就是把证据给Greg看看,再把Regis抓进来就行了。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