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地球
Dark Earth

佚 名

另有一篇,点这里。

寻找光明-黑色地球全攻略


  心得篇
  《黑色地球》的名气算不上太大,但经笔者一试感觉还不错,至少够得上 “好玩”两字。作为冒险游戏,《黑色地球》独有的多线程游戏进行方式确实是个 亮点,本来这应该是RPG的专利,因为几乎所有AVG走的都是单线程推理的路子,可 《黑色地球》却独辟蹊径,借鉴了这种手法,从而给玩家以相当大的自由度,而且 并未因此导致线索的混乱,无论你解迷的顺序如何,完整的剧情都能够令人信服地 演绎下去,确实难能可贵。更棒的是游戏经过了汉化,并配以全程中文语音,与那 些粗制滥造的所谓“完全中文版”不同,配音非常专业,总之,对于冒险游戏迷, 《黑色地球》应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笔者特别建议购买《千典游戏龙》捆绑的正 版,38元4光碟……(怎么做起广告来了)
  正因为上面所说的原因,假如你在游戏中遇到的情况与下面攻略所写的不 尽相同,也无需奇怪,这正是游戏多线程的特点带来的,甚至某些物品找不到,某 些迷题解不开也没有关系,到了游戏中期,所有地点完全开放,即使错过了关键物 品和剧情,回去还能找到,够体贴吧!当然,无论剧情怎样发展,关键物品的位置 是不会改变的,这也是写攻略的意义所在。尽管游戏难度不大,有些地方还是蛮绕 人的,主要集中在“光明”“黑暗”属性的切换和“人形”“兽形”的变化上。正 常情况下,阿克罕应该是光明属性,但某些地方必须切换到黑暗属性,否则剧情将 不会发展,在这些地方笔者都作了特别注明;在黑毒深到一定程度,主角会变成兽 形,这时攻击力大大加强,但与NPC的交流将会非常困难,绝大多数人都会对你抱有 很深的敌意,因此一定要小心。游戏互动性的完善还体现在一些琐碎小事上,比如 与NPC对话时最好把你手中的刀收起来,至于为什么要这样,我想不必解释吧,滥杀 无辜不是不可以,但可能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好自为之吧!
  
  攻略篇
  在未来的某一天,人类的无知和贪婪终于遭到了天谴,从天而降的黑火吞 没了地球,整个世界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当神怒渐渐平息,一些受太阳神保护而 幸免於难的启蒙者站了起来,跋山涉水,去寻找光明和希望,终于,在一个光明的 日子里,他们找到一块太阳神所庇佑的地方,在那里建立了城市,并把它叫作斯巴 达……
  我叫阿克罕,是斯巴达城的守护者光明卫士中的一员,不知为什么,这两 天有些心神不宁,总预感有什么事要发生,即使女友嘉丽昨晚从下城偷偷跑来和我 幽会,也无济于事,照样作了一夜的噩梦。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推醒了身边的 嘉丽,跟她说了昨晚的怪梦,但她不感兴趣,算了,也许是我神经过敏。这时外面 有人敲门,说多尔坎队长找我,老天,要让队长见到我这副样子可糟了,赶快穿上 墙上挂着的光明卫士服,带上一旁的军刀,顺手把床头的烤肉装了起来。出门一看 原来是好友赛德,他说他明天要到黑界探险,邀我一同训练,斐多丽亚上尉正在训 练室等着。我一想也好,正好活动活动,于是同他对练了一会儿,赛德显然不是我 的对手,我向斐多丽亚上尉挑战,她实在够厉害的,打得我没有还手之力,时候也 不早了,赶快去找队长吧。
  来到楼下的队长办公室,多尔坎队长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怒气冲冲地打 断我的解释,告诉我今天的任务:大司祭罗里要在神庙召开一次会议,派我和另一 名卫士守卫议事厅的大门。接到任务我赶紧出了队长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房间, 嘉丽已经走了,老卫士卡巴克正在炉子旁烤火,从他口中得知有关会议的一些事, 这似乎是个不太重要的会议,那我就放心多了。来到神庙前,有两个人正在门前交 谈,仔细一看原来是父亲尼尔沙达和大司祭罗里,父亲神色有些慌张,似乎正在向 罗里请假不参加这次会议,并把一件东西交给大司祭,我正在猜想是怎么回事,罗 里已经进了议事厅,还是快点去站岗吧。
  来到议事厅前,另一名卫士杰达早已等在那里,会议大概要开始了,我赶 紧站到岗位上。突然,议事厅内传来一声骇人的惨叫声,我和杰达几乎同时打开门 冲了进去,大厅里面竟然有两名匪徒,一名司祭已经被杀,匪徒正向罗里逼过去, 看见我们进来,其中的一个家伙手中掷出一把飞刀,杰达躲闪不及,被刺中要害身 亡。我朝哪个家伙扑了过去,两下砍死了他。另一名匪徒已经准备向罗里下毒手, 我飞奔前去阻止,他突然将一瓶黑水泼在了我的脸上,随之而来的一阵撕心裂肺的 剧痛使我无法忍受,摔倒在地。凭残存的一点意识,迷迷糊糊中听到一声枪响,只 见匪徒慢慢倒下,门口站着赛德,手中的霹雳枪正冒着青烟,随后我就什么都不知 道了。
  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里,身体变了模样,皮肤上遍布可怖 的黑块,疼痛和惊恐使我大叫起来。叫声引来了卫兵,我上前向他询问情况,他却 说我是什么怪兽,大声喊叫,还出手攻击我,可我是阿克罕啊,任我百般解释,他 就是不听我的,没办法,只好把他打晕。这时父亲的好友,全斯巴达城医术最高明 的塔兰达医生走进来,他告诉我,我中了黑毒,据说非常厉害,至少他还没有找到 治疗的办法。我急忙询问如何才能治好我的病,他说也许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利用 传说中的“史前能量”来驱散我身上的黑毒,这能量的源头在一间黑暗的地室里, 没人知道那个地室的确切位置,只有父亲尼尔沙达曾经专门研究过那里的资料,看 来只能找他才行了。
  正说着,斐多丽亚上尉前来巡视,塔兰达支走了她,我乘机把手术室桌子 上放着的一把匕首和一个奇怪的史前大圆筒抄起来,然后溜了出去。在隔壁的房间 找到父亲,告诉他医生对我的病无能为力,并向他询问起塔兰达医生提到的“史前 能量”地室的事情,父亲起先不愿说,经我百般恳求,最后让我发誓守口如瓶,才 肯带我去地室。刚要出门,嘉丽闯进来找父亲,看到我这副样子她也吓了一跳,尼 尔沙达解释了一下,然后对我说地室的事必须通知多尔坎队长一声,让我先去神庙 的档案管理室等他。我来到父亲的床前,想休息一下,突然发现床下好像有什么东 西,拣起来一看,是一张羊皮纸,上面写着一些如天书般的话,什么左转几圈,右 转几圈的,看了半天也没搞懂,只好让嘉丽先在父亲的屋里等着,我独自去上面的 神庙。
  在神庙前,司祭正安排光明卫士四处搜查匪徒,我现在这副样子要是被发 现了处境可有点不妙。偷偷潜入神庙里,在二楼左边的档案管理室中见到一位老档 案管理员,我问起父亲的事,但他说没看见尼尔沙达,这可奇怪了,父亲应该到了 呀,没办法,只能先等会儿了。一边等,我一边和管理员聊起地室的事,他告诉我 建筑方面的事得去找工匠师班达尔,因为他对斯巴达城几乎所有的建筑都了如指掌 。聊天的同时,我在档案室里转了转,读了一会史书上记载的斯巴达城的历史,书 的旁边有一个奇怪的小机关,可以左右转动,我忽然想起了父亲羊皮纸上记载的话 ,拿出羊皮纸,按照上面的提示拨动机关,居然打开了下面的一个小抽屉,里面装 了一块有许多孔的金属板,管理员告诉我这是父亲掌管的开启神庙圣乐的钥匙,我 就收了起来。门口旁边的架子上有一面圆形中间有孔的奇怪“镜子”引起了我的兴 趣,询问管理员,他说这是一种史前的遗物并把它送给了我。
  等了好久,也没见父亲进来,我实在等不下去了,便辞别了管理员,出了 神庙。走到光明卫士营楼下,见两名光明卫士正在交谈,听他们的口气,居然以为 我死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正在纳闷,没藏好身形,结果被巡视过来的卫士发现了 ,解释也没有用,只好先打倒他们。拣到卫士身上的武器回到自己的房间,卡巴克 还在里面,他十分同情我,告诉我传言在城外有个神秘女人,据说什么病都会治, 不妨去找她碰碰运气。从房间出来到队长办公室,见到多尔坎队长,他言语中显然 对我有些不信任,没说什么,只是叫我回去继续治疗。我心中烦闷,遛达到卫士营 外面的牢房,听见里面有些异样的声音,不由心中一动,决定进去看看。看守犯人 的家伙对我很不礼貌,先把他揍晕再说,用看守身上的钥匙打开一旁的牢门,我做 梦也没想到,里面关着的竟然是嘉丽,她说尼尔沙达失踪了,光明卫士不分青红皂 白把她关了起来。救出嘉丽,去牢房对面研究员博克达昂的屋里拣到三个喷射器喷 囊和两块铅板,又上楼把博克达昂的钥匙搞到手,打开楼下的箱子得到一件制服。 回到卫士营,在自己屋子对面的武器制造间用博克达昂的钥匙打开箱子又得到两块 铅板,把铅板投入一旁的融化炉中制得了几包铅弹。
  嘉丽建议到下城去找线索,但通向下城的升降平台有一名卫兵把守,本想 上前将他拿下,又怕他开枪射击,我把博克达昂的旧制服交给嘉丽,让她上前设法 引开卫兵注意,从后面出其不意干掉了他。拣到卫士的枪,乘坐升降平台来到下层 ,嘉丽带我到一旁的小屋中找到老朋友工匠丹尼斯,请求他的帮助。丹尼斯告诉我 ,附近有个人叫阿尔玛·沙达克,是下城贱民的首领,也许能帮得上忙。捡起桌上 的斧子,在院子里找到一幅金属胸甲,沿路走到酒吧前,向站在门前的一个女贱民 问起阿尔玛·沙达克的住处,她起先不愿说,只是劝告我不要去,在我一再逼问下 ,才告诉我阿尔玛·沙达克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一艘破船上,但必须要一名叫戴丽 娅的舞女引见才行。得知这些,我进酒吧去找戴丽娅,酒吧内的舞台上,有一名舞 女正在练习跳舞,舞姿相当不错,应该就是戴丽娅了。等她跳完后,我尾随她进入 更衣室,向她解释了一番,戴丽娅表示可以替我引见阿尔玛,不过我必须送给她一 件美丽的会发光的礼物才行,简直是……没法子,只好出来找。
  从酒吧出来四处找找,除了在旁边的垃圾堆里拣到个玻璃杯,拿它与升降 机旁卖杂货的老妇人换了一条鱼外,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好穿过酒吧旁的小巷 到水边看看,恰好桥上的护栏有一处破损的地方,从这里跳进河中,旁边有个石洞 ,进去瞧瞧,迎面碰上一个家伙,干掉这个喽罗继续前行,进到洞穴深处。没想到 这里竟是臭名昭著的匪帮的地下巢穴,此时所有的匪徒正聚集在这里开会。等他们 散会后,我偷偷摸进去,杀死巡视的喽罗,趁守门的家伙不注意,溜到水边的洞里 ,原来这里是匪帮的监狱和刑室,先收拾掉两个匪徒,捡起他们的武器,出来到另 一个洞前,干掉守卫,闯了进去。
  这里是匪帮头子的密室,里面两个人正在密谋些什么,其中一个人使我简 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是塔兰达医生!怒火几乎使我燃烧起来,拼命将 两人打倒,从匪帮头目索尔多斯身上搜出一把钥匙,打开一旁的箱子,从里面找到 一封多尔坎队长与索尔多斯暗中勾结的密信,原来他也……我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把屋中的一本武器制造说明书和一条鸡腿拿到手便出了密室。
  在洞里匪帮存放杂货的地方拾到一把金属把柄,回到丹尼斯处,给他看武 器说明书,丹尼斯说可以为我造一件书上描述的喷火器,但需要一段时间。我出外 转了一圈再回到丹尼斯那里,枪已经造好了,他还告诉我找阿尔玛·沙达克所需要 的暗语。离开丹尼斯我来到船上,果然,阿尔玛·沙达克听完暗语后,态度有了明 显的改变,对我的不信任解除了,不过,他要求我必须交出一件武器,以此为赌注 同他下一盘棋,如果我赢了,才会告诉我一些事情。只能听他的,陪他下了一盘YON G棋(其实就是我们平常见过的黑白棋,并不困难,不管怎么下,只要你能首先占领 四个角的位置,赢电脑不成问题),赢他后,阿尔玛只是说匪帮很可恶,他们可能 与上城的官员有某种联系,我告诉他我已经消灭匪帮头目,并出示了战利品,阿尔 玛打消顾虑,提供了多尔坎经常来匪帮的情况,并说他经常到附近的一个废弃已久 的诅咒之屋前干些什么事情。
  搜集到足够的证据,我径直去找多尔坎,守门的斐多丽亚上尉拦住我,我 向她出示了密信,她看后极为气愤,同我一起进去捉拿队长,多尔坎见事情败露, 慌忙打开旁边的一道密门逃走。斐多丽亚让我追赶多尔坎,她回去报告大司祭。我 用从队长办公桌里找到的短剑撬开墙上的机关,打开密门,进去后沿梯子到地下室 ,眼前的一幕使我惊呆了:父亲尼尔沙达受了重伤,奄奄一息倒在一旁,他告诉我 塔兰达医生其实早就感染了黑毒,心灵被吞噬,成了黑界怪兽,妄图使斯巴达城陷 入黑暗之中,为了达到这个丑恶的目的,他还控制了赛德,企图利用赛德毁掉光明 之源,父亲要我立刻到神庙阻止这件事的发生,说完后他就咽了气。
  我立刻赶到神庙内,正好赛德要将一道密门打开,我想要上前阻止,却被 已经变成黑界怪兽的塔兰达从背后偷袭,晕倒在地。当我再次醒来时两人都不见了 ,下到密室中,只见赛德正对着光明之源不知在干什么,我预感不妙,刚要上前已 经迟了,赛德不知触发了什么机关,刹那间能量四射,到处都是炫光和火球,赛德 被强大的能量击死。等一切都平息下来后,斐多丽亚上尉赶到,说大司祭让我出去 ,我从赛德尸体上找到了一把枪和军刀,出了密室去见罗里。罗里对我说现在的情 况十分危急,塔兰达正在召唤黑界的魔兽前来,要消灭他必须找到父亲密室中的研 究成果,而密室的钥匙被分成四块,她现在只有一块钥匙柄,我必须尽快找到另三 段水晶钥匙,开启密门,揭开史前能量的秘密,拯救斯巴达城,说着将水晶钥匙柄 交给了我。
  我正要出门,罗里又告诉我一条线索:父亲可能把一段水晶钥匙交给了工 匠师班多尔,他就住在神庙旁边,特征是有一条假腿。出神庙把工匠师住处门口的 守卫干掉,乘坐电梯到上面,那里有两个人,都装了一条假腿,无论我怎么逼问, 谁都不承认自己是班多尔。我顺手拿起旁边桌子上放着的一张图纸,那两个人这下 慌张了起来,于是我就走到炉子旁威胁要烧掉图纸,班多尔果然沉不住气,承认了 自己的身份。可不管我如何解释,他还是不相信我是尼尔沙达的儿子,只好出示钥 匙柄来取得他的信任。班多尔交给我一段水晶钥匙,并说剩下的一段可能在城外的 一个叫蕾奥娜的女子手里,但城门已经被封锁,只有一条传说中的密道通向蕾奥娜 的住处。离开前,我顺手捡起旁边桌子上的子弹,出门回到下层。
  给丹尼斯看过水晶钥匙,他说他能根据三段钥匙的形状作出另一段,但需 要一块水晶或石英为原料。漫无目的地转到诅咒之门前,发现多尔坎正在门前摆弄 着什么,我拔刀上前将其打倒,从他身上搜出一块史前金属卡、一枚硬币、他的军 刀和一段水晶钥匙。用金属卡打开诅咒之门,里面竟然是一间史前密室,在门口我 找到一史前物品,又从屋子的角落里找到一把史前霹雳枪。正在得意,偶然发现一 旁墙上有一块地方红红绿绿有些异样,上前一摸,竟然被击了一下,气得我狠狠砸 了它一拳(切换到黑暗属性),上面一下子亮起了绿灯。走到屋子中间的机器旁, 我好奇地按了两下,没想到它动起来,在我面前展示了一段描述史前大天灾的影像 ,实在太奇妙了。
  出了密室,顺着屋内的楼梯上到城墙,走到哨塔,遇到一位正在同匪徒苦 苦缠斗的异乡人,我上前杀死匪徒救下那人,那人十分感激,送给我一个金属头盔 。下了城墙,又来到匪帮的巢穴,发现匪帮的刑房里面关了个人,打倒看守,用短 剑撬开门救出他,原来他是阿尔玛·沙达克的手下,跟着他一起来到阿尔玛的住地 ,阿尔玛送给我一些霹雳枪的子弹表示感谢。
  回到小屋,我给丹尼斯看过拣到的史前物品,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让我 去找上城的研究员博格达昂问问,于是我回上城去找到博格达昂。胆小的博格达昂 对我存有极大的戒心,我略微吓唬了他一下(攻击一次即可,注意先存盘,失手打 死他可麻烦了),这才把他吓住,终于答应帮我研究史前物品。趁他研究时,再次 拜会工匠师,班多尔利用金属头盔、金属胸甲和史前大圆筒替我组合成一件潜水用 具,很是不错。瞧瞧博格达昂的研究成果,看来是有了进展,但他得寸进尺,非要 我把舞女戴丽娅带来见他才会公布结果。
  由于中毒程度越来越深,我现在的样子已经和怪兽一般无二,戴丽娅除了 尖叫,绝不跟我一起走。还是看看丹尼斯有什么建议吧,从他那里得知史前大圆筒 是潜水时用来储存空气的,于是我用屋内的空气机给圆筒注满了空气,这下总算能 潜水了。来到匪徒巢穴里面的深水池旁,穿好潜水服顺梯子潜入水中,砍死一只尾 随来的水怪,还在一具骷髅上找到一些史前霹雳枪的子弹。来到海边,杀死挡路的 两只黑界怪兽,顺着海滩来到一个山洞内,在山洞深处的石屋中找到蕾奥娜,她向 我讲述了一些有关神墓的秘密,但钥匙并不在她手中。我有些失望,正要走,蕾奥 娜叫住我,说附近的河水可以治疗黑毒,但无法根除,饮用过多还会使身体受到伤 害。下到水边,杀死一条水蛇,喝了两口水,减轻了一些黑毒的毒性,变回了人形 ,可身体感觉更加虚弱了。坐下来想休息一会儿,猛然发现旁边有一块天然水晶石 ,不由心中大喜,用斧子敲下一块来收好,顺原路返回城中找到丹尼斯。丹尼斯不 愧为能工巧匠,不长时间便修补好了水晶钥匙。
  再到酒吧的更衣室找戴丽娅,向她说明一切,戴丽娅这才答应一同去见博 格达昂。刚出了更衣室门,已变成黑界怪兽的酒吧老板莫尔挡在那里,将其消灭, 领戴丽娅到上层,在光明卫士营一楼有只黑界怪兽正在吃人,我拔枪将它收拾掉, 上楼找到博格达昂,他看到情人安全归来非常高兴,把史前物品交还给我,并解释 说这是一种烈性炸药,沾水就会发生剧烈爆炸,因此他把危险部分浸到了油中。
  回父亲的房间,用水晶钥匙打开秘门,找到了一些记载父亲研究成果的东 西,那上面说神墓就在斯巴达城的地下,但尚未找到确切入口,不过已经研究出来 进入神墓所需要的暗号,并记录在一张纸上。又搜索了一阵,在望远镜下发现了一 把钥匙(使用黑暗属性)。本想把这些事情告诉罗里,可我赶去的时候,只见罗里 和斐多丽亚都遭了毒手,毫无疑问,绝对是塔兰达干的。我来到广场上,用父亲密 室中的钥匙打开广场中心水井的栅栏,把炸药扔了下去。一声巨响过后,广场上出 现了一个深坑,我在深坑的一边找到一个少了一个叶片的螺旋桨,又在父亲的屋外 找到那片被炸飞的叶片,组合起来,凭借螺旋桨的缓冲,一闭眼跳下去(切换到黑 暗属性)。
  双脚落地,倒是没受伤,可身体中的黑毒却加深不少。走进一旁的大石门 前,只见在石门两侧各有一个机关,上面的符号正是父亲草图上记载的,我参照他 记录的暗号,把左边三个扳手分别扳向恩卡、太阳、保护,右侧的扳向行星、破坏 、殇卡,最后扳下总开关,石门终于打开。刚进入门里,石门轰的一声在背后关死 了。前面则是一个机关迷宫,许多能致人于死地的叶片来回飞旋,好不容易穿过这 块地方来到墓穴深处。
  面前出现了一道雄伟发光的大门,这里面大概就是传说中太阳神之子恩卡 所在之地吧。我心头一阵狂喜,刚想开门,塔兰达突然出现在旁边,变成了一只可 憎的怪兽向我逼来,我掏出史前霹雳枪一阵狂扫,但只能使他受些轻伤。趁他休息 的当儿,我跑到发光的门前,推动门把手,当塔兰达再次逼过来时就给他一梭子, 然后接着推门把手,如此几次,门终于打开,塔兰达在门内强光的照射下炸成了碎 片。我走进门里,沐浴在温暖中,强烈的光线刺得我睁不开眼,只听到一个声音在 对我讲话,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太阳神之子恩卡吗?
  斯巴达城上空又重见了光明,我的黑毒病也痊愈了,人们又将沐浴在阳光 中,享受美好的生活。不过,这些已经不是我最关心的事,因为嘉丽还在等着我… …
  补遗篇:第四段钥匙在哪里?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尼尔沙达的四段钥匙,我们只找到了三段,另一段钥 匙是让丹尼斯用水晶加工出来的,那么,第四段钥匙究竟在哪里呢?就在监狱牢房 的床下,必须切换到黑暗属性,然后……这样不必去蕾奥娜那里也能完成游戏,但 乐趣就大大降低了。
  

高晶 □ 葵花宝典 □ 来自网上的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