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岛探险记
Quest For Gold Ruins

李贤真


  大家好,我叫李贤真。刚刚结束了一个学期 的苦读,正在打算怎样利用这个假期好好地享受 一番。对了,我要带我的女朋友善智出去好好玩 一通,去哪儿呢?让我好好想想……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美梦中惊醒 过来。先走到门口打开电灯,这样才能够接听电 话。电话是我的老师金教授打来的,他叫我去江 峻找一位胡老人拿一份资料,这对他完成论文很 重要,还说已把我路上所需的花费存进了我的银 行户头。唉,一个美梦活活的泡汤了。在电脑台 上拿起钱包,然后走到床边点击书本,这时候出 现一个字谜,答对后得到信用卡。关灯出门,出 门后记得要用钥匙锁上门,这样才可以安心离开。
  出了家门,到了公车站,在门口见到一位票 贩子,去江陵(也就是教授讲的江峻)的车票竟 卖一千元一张,我可没有那么多闲钱,经过讨价 还价,他终于愿意便宜一点将票卖给我。
  到了江陵,向山上走去,很容易便找到了胡 老人,他竟然一口否认这件事,并将我赶下了山。 唉,没办法,看来得买点东西跟他“沟通”一下, 胡老人这么一把年纪,想必对酒应该情有独钟。 下山想找一间商店买瓶酒,但怎么也找不到,在 一个满是酒瓶的地方找到一位妇女,问她哪儿有 商店,她问我要买啥,我说要买酒,没想到她那 儿就有,于是买了一瓶。拿着烧酒回到山上交给 胡老人,他边喝边说“就是最好的朋友”,看来 是个老酒鬼,这瓶酒算是买对了。喝完酒后他竟 又想赖帐,问我怎么还没走?什么,拿不到东西 我回去怎么跟教授交待?最后他叫我去山上拿些 水给他作为交换地图的条件,这种水是种药水, 喝了对身体很好。我说我好累,他勃然大怒,说 如今的青年人怎么能对老人用这种态度说话呢, 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
  在一处树木茂盛的岔道口,沿着山道一直上 行,到了一处有水管的地方,碰到了一个谜题— —听音填字。一张圆盘上有七个空格,在右上角 有八个字备选,都是乐器的名称,而且都是我们 不大接触到的很古老的乐器——革丝金石木竹土 匏,你敲击“空格”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根据 声音填入对应的字。怎么样,够难吧?由于这道 题目是随机的,所以只能依靠玩家多试试,对于 声音的描述用文字很表达出,大概是是以下这样 的,革的声音沉闷,如敲鼓;金似钟声;木如鞭 子抽在地上;土似琴弦,但沉闷;丝也如琴弦但 比土要清脆;匏好象火车的汽笛声,是所有声音 中最长的;石像铃铛;竹的声音也很长,但比匏 要清脆些。
  搞定后水管中便会流出清澈的泉水,只要用 瓶子去接便可以了。回去交给胡老人,皇天不负 有心人,他终于将一幅地图交给了我,还说只不 过是一张藏宝图而已。什么,藏宝图!!!我不 解地问:“藏宝图怎么能够这么轻易地给人呢?” 他说这是在战场上找到的,一共有三张。临走时 他叫我以后有事可以再找他。
  拿着地图回到教授家,交给教授时教授满脸 焦虑,问道:“来的路上有没有人跟踪你?”我 说没有啊,教授松了口气说那就好,接着接过地 图便走了。
  总算交了差,可以轻松一下了。我回到了家, 这时善智打来了电话,嗔怪我最近为什么不给她 打电话?我向她解释说自己最近很忙,并约她去 看电影,说最近没有接触文化生活,感觉器官都 有点堕落了(天哪,这么有水准的话也说得出来, 我真的好佩服我自己)。她说下雨不想出门,叫 我去她家附近,于是我们约定在老地方见。
  我出了门,在路口碰到了杂货店的老板娘, 她向我催帐,说自己要去旅游避暑了,还差一点 钱。我随口搪塞了一下,离开了这个讨厌的老太 婆。
  来到咖啡馆,善智早就坐在那儿等我了,我 们先是谈了一通各自的打算,谈着谈着,她突然 说最近教授老是怪怪的,而且她不论干什么事总 是有被人跟踪的迹象。她说话吞吞吐吐的,好象 有什么隐情。
  离开善智,我回到了家,这时突然来了一个 奇怪的电话,里面好像有两个人在争吵,乱七八 糟的什么也听不懂。接着善智又来了电话,她说 自己后天要去旅行,叫我明天再到老地方去,代 她把稿子交给教授,女朋友的命令自然不敢不听。
  出门又碰到了那个老板娘,还是一味地催帐, 说自己最近一翻帐本便觉不对劲。天呐!我跟她 前世无冤,后世无仇,她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 三十六计,逃为上策。
  当我到了善智家门口时碰到了两个人,一胖 一瘦,说自己是刑警,问我是否认识金正吉教授 和善智等人。我说认识,他们说金教授和他的学 生全都失踪了,只有我幸免,并叫我小心一点, 接着给了我他的电话,叫我有事call他。天呐,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回到家又接到了那两个家伙的骚扰电话,我 气愤地挂掉了电话。
  闲着无聊下楼逛逛,真是冤家路窄,又碰到 了老板娘,唉,没办法,欠人家的手短,只得硬 着头皮走上前去,谁知老板娘挺和气地说自己明 天就要去度假了,并问昨天来的那两个人是谁。 我感到奇怪,昨天哪有人来找我。老板娘说他们 来问了我的姓名和地址,并帮我还了钱。我问他 们的长相,老板娘说不记得了。这到底是怎么回 事?
  我想起了金刑警给我的名片,便拿起电话给 打他,但接的人说这个电话不是金刑警的,并给 了我金刑警的传呼机号码。接着我打了传呼给金 刑警,号码是51092368445,回电后我告诉金刑 警有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帮我还了钱,刑警叫我呆 在家里,他20到30分钟后赶到,还有就是别相信 告诉我他CALL机号码的人。
  当我出去逛了一圈又回到家,电话铃又响了 起来,又是那两个该死的混蛋,他们说人质在他 们手里,以人质的安危来要挟我不要乱来。
  刚放下电话,金刑警又来了电话,说他连我 家的地址都不知道怎么来找我。他说要先去别的 地方办案,等过一会再来我这儿。
  我隐隐约约感到这一切跟地图有着内在的联 系,又想到胡老人叫我有事再去找他,于是我决 定再去一趟。老人一见我,好象很不耐烦。我告 诉他我的朋友们全都失踪了,老头听了,连声责 怪我为什么不小心。我追问剩下的两张地图的下 落,他说西边山上有一座别墅,它的主人拥有其 中一张,现在他死了,地图落在他儿子手里,他 儿子可能会帮我的忙,但是不要太相信他。
  我立即赶往北韩山,沿着山路一直走上去, 走到一间房子前发现里面有几个人偷偷摸摸地在 干什么,于是我往左走到树后面偷听。一位衣冠 楚楚的胖子说这就是他父亲留下的东西,但什么 也找不到。他问他的手下那个老头是否招了,他 的手下回答说已经饿了那老人好几天了,但老头 还是没说。听到这声音,我肯定他的两个手下就 是老是给我打骚扰电话的人。等他们的对话结束 后走出树丛,先退至看不见他们的地方,再前进 时屋中便已没人了。然后进到小屋中,点击地上 的小盒子,出现谜题3。一共有九支竹签,在当中 一栏由上往下连放三根,两边各由下往上放三根, 解决后得到另一张地图。一群笨蛋,藏在眼皮底 下的东西都找不到。
  再回到家,接到一个电话,就是刚才那个富 翁打的。他说地图在我手里也没什么用,提出用 地图来交换人质,他怕电话装有窃听器,叫我到 欧皮公园去,找一只放在垃圾桶旁边的箱子,里 面有他要求我做的事。善智在他手里,我不得不 照他所说的办。
  到了欧皮公园,一路荡啊荡,终于找到了一 只黑色的密码箱,开启后出现谜题4,需要输入 一组四位密码。还好我一路上并没有被美妙的风 景迷住了眼,时刻紧记我身负的重任,以我敏锐 的目光发现了掩藏在风景中的两处机关——大水 池前面地上镶着35两个数字,一座雕塑的底座上 刻着74,答案果然就是3574。打开后里面有一封 信,他说他自己有一张地图,知道我有另一张地 图,叫我再去把教授的那幅拿来,再到双江边上, 将两幅地图放到一个黄色垃圾箱里面。为了以防 万一,还叫我吧纸条吃掉,看来对手也不是太容 易对付的。
  接着去教授家,这儿已然人去楼空。将整个 房子搜索了一遍,在大沙发上找到一卷磁带,在 旁边的小沙发上找到一张软盘,统统带走。
  回家后,将磁带放入写字台上的小录音机, 接着便是一大段听不懂的话,是一个中年人和一 个老头的对话。然后将得到的软盘插入计算机, 出现一个填数字游戏,题目是随机的,不过规律 很好找,每一竖行的上两个数字的和等于下两个 数字的和,答出题目后便得到地图。
  带着两张地图来到汉江河堤(就是富翁所说 的双江),在这儿一共会碰到三只密码箱,打开 后会出现一个猜数字的游戏,这个游戏现在好象 有很多人在玩。先任意键入三个数字,然后按右 下角的那个确认键,系统便会根据数字给出提示, 在数字上面的一横表示键入的三个数字中,有一 个是谜底数字中也有的,而且其位置也是正确的。 依此类推,两横便代表有两个数字是对的。如果 在数字下面有一横则表示有一个数字正确,但它 的位置错误。一共有八次选择的机会,要在推断 过程中不断地确认数字,直到把三个数字及其位 置全部推导出来。在打开第一只箱子后,我把一 幅地图放了进去,当我正准备把第二幅地图放入 第二只箱子时,突然觉得这么轻率的把所有的地 图全交出去是不是太莽撞了。算了,先留一手再 说。于是我把三只箱子全打开后,便径直回了家。 刚回到家,电话铃便催命般地响了起来,拿起听 筒,果然又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他问我为什么不 把另一幅地图交出来,我说我现在又不知道人质 的安全,万一你要赖帐怎么办。这个老谋深算的 家伙终于答应跟我见面了,他叫我到农村附近的 港口,在那儿有一个钓鱼的人,接头暗号是“需 要什么鱼”,他会告诉我下次见面的地点。
  来到港口,在岸边果然找到一个在钓鱼的人 ,我小心翼翼地上前问出暗号,他说留话给我的 那个人叫我去猫岛。我找到一位船家,告诉他要 去猫岛。他说现在正在涨潮,去了的话很难回来, 不过又一想岛上有座寺庙可以睡觉,便答应载我 去。
  到了猫岛,往山上走去,在一座破房子前碰 到了那个富翁,就是那天我在后山破屋子里看见 的那个人,我问他人质在哪儿,他让我先把地图 交给他,当我把地图给了他后,他竟说人质不在 这儿,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狡诈,我真是傻得可以。 他说人质已几天没吃东西,并叫我去取一张放在 门前的纸条。
  到了一所寺庙,门板上画着两幅神仙图,点 击后出现拼图游戏,破解后进入寺庙,碰到了一 位和尚,他说外人是不可以来这里的,我说我有 急事,这个和尚听了竟以为我是那种急事,指着 旁边一堆干草说真的要是很急就去那里方便吧, 真是一个笨蛋!我说想要租一条船,他说可以帮 我想想办法,说着转身摸出了手机(天哪,晕倒! 没想到如今的和尚是如此的cool),打给一个叫 龙万的人说要租船。龙万说要一千元才肯去,而 和尚说只有五百元,罗里罗唆了半天,我实在等 不下去了,说我这儿有一些,和尚这才叫龙万开 船过来。
  来到一所大房子前,这像是一所废弃的学校。 先在操场边的一间小屋前找到一把锄头,然后进 了楼,在一扇锁着的门前掏出锄头,狠狠地砸了 几下,门终于开了,里面正是我寻找已久的教授。 他已饿得奄奄一息,竟然一见面就跟我要吃的。 我一路奔波,身上哪会有吃的,只得先安慰了他 几句,便忙着追问善智的下落,教授竟然说他从 头到尾都只是一个人。天啊,我可怜的善智。
  搀扶着教授出了门,迎面碰上那两位刑警, 我问他们怎么会在这儿,他们说一直在跟踪我, 因为我是最可疑的人。天哪,有没有搞错!教授 叫他们快去拦住那个富翁,他们很可能已经前往 那个神秘的岛上找黄金去了,追迟了就来不及了。 金刑警见教授再饿下去就要出人命了,便说还是 先找个餐厅解决温饱问题再说。
  吃完了饭,我们一行四人又来到了曾经来过 的那个港口,那船家还认得我,说这回我要去哪 儿可以便宜一点。教授问他你住这儿多久了,船 家说今年我五十岁,在这儿已经四十年了。教授 又问他光看地图能否知道某个地点的确切位置, 船家说他是没读过书的粗人,怎么会知道。教授 鼓励他说试试看,并把地图递给了他,船家看了 看,说是有三个岛知道,但我们想去的那个就不 知道在哪儿了,可以先过去再说。
  接着坐船前往疑问之岛,在岸边船家做最后 的努力劝我们不要去,说海水再有20到30分钟就 要涨了。我们可顾不了许多(头可断,血可流, 只有黄金不可丢,哦,说错了,是只有女友不可 丢),金刑警对船家说我们也许不能安全回来, 叫他一回去便去报警。
  我们在海边找到一个洞穴,也顾不了什么涨 潮不涨潮,进去再说。在洞中遇到一排栅栏,用 锄头将其除去。再进去碰到一堵石壁,上面有四 种不同的石块,点击石块会发生移动,而不同石 块的移动方向是不同的,只要将相同花色的石块 移成一竖行便可以了。再进去碰到一处有左右两 个方向可供选择的地方,这时应先向左去将一个 杠杆拉下来,然后再回去往右走。
  继续摸索了一阵,突然眼前一阵金光闪烁, 天哪,什么东西这么刺眼,我定睛一看,竟然是 一大堆金子,那个传说竟是真的。看到金子可不 要兴奋得奋不顾身扑上去哦,因为金子前站着富 翁和他的手下,拔出枪(当然,你想用锄头的话 我也不反对,至于后果嘛想必你能猜得到)对准 他们,这小子看到大势已去竟然想用金子贿赂我 们,没门。说着说着,这小子竟然敢趁我们不注 意拔出了枪,幸亏金刑警和他的助手反应机敏, 双双拔枪将这小子当场击毙。因为枪声太响引起 共振导致这个洞摇摇欲坠,金刑警叫我们快去救 出人质然后立即离开。这时富翁的两个助手已吓 得屁滚尿流,连声哀求我们不要丢下他们,并交 出了其他人质。经历千难万险,我终于又和善智 见面了……
  后记
  这款由Jamie公司出品的游戏虽然名气不响, 但还有较多特点的,在游戏的过程中采用了大量 精美的实拍照片,而在遇到关键剧情时采用了三 维动画的表现形式,这还是比较新颖的。而且游 戏相当“环保”,不需要安装,完全运行于光盘 之上,对于我等硬盘容量小之又小的玩家来说真 是体贴入微。它的存档位于C盘根目录下,文件 名为savedata,只有小小的一百多字节。再加上 完全的汉化,使目不识E的玩家也能很好地投入 其中。当然不足之处也是存在的——单线玩法太 过单调,玩了一遍之后便再也提不起兴趣,由于 程序上的漏洞,会使情节发生错乱,比如我在到 教授家交完地图后能够直接再次前往老人处询问 剩余几张地图的下落,间断的情节把人弄得得莫 名其妙。但总的来说,这部《黄金岛》还是值得 一玩的,就算只为了欣赏游戏中那些精美的图片。
  最后免费附送天下无敌大秘籍一条,有了这 条秘籍包你无往不胜,有假包换,切记切记:在 任何谜题处只要按下Alt+Esc键就可以跳过该谜 题。(什么,那你上面讲的谜题解答岂不全是废 话?拉出去,痛打100大板!)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