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任务

Agnes

相关文章
《绝地任务》攻略

  前言
  直到任务的最後一刻,我才经由舰长的推荐登上了同盟最新的战舰“列辛顿”号,参加一个一无所知的任务。这次任务是由巡洋舰“列辛顿”号和科学研究船“ 杰力可”号所执行的,整个特遣舰队里,似乎只有两艘船的舰长知道这次任务的 真正目的。
  在一次又一次的跳跃之後,船员的情绪也跟着焦躁起来,谣言四处流传;但没有 人知道真正的任务目的,只能大略从舰长所承受的压力看出,这次任务可能和同 盟的存亡有关。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直到特遣舰队终於抵达了代号“波丝凤 妮”的星球。就在这关键性的一刻,“潘朵拉”计划正要实行的时候,我们被神 秘出现的联合国重巡洋舰给彻底击溃。舰长带着全舰人员以同归於尽的方式引爆 了敌舰,特遣舰队就这样只剩下我一个人,挣扎地摸索出神秘的潘朵拉计划的全 貌。但我始料所未及的,是人类这个种族,竟然在我的手中走上了进化的终点。 因此,我在这边记录下整个冒险的过程,也为人类立下一个最後的墓志铭。
  
  危险的开端
  当我从麻醉药的药效中醒过来後,立刻察看我身上所有的物品,发现多了一张纸 条,是舰长留给我的最後遗言;里面提到了副舰长在官厅里面录了一段给我的消 息,同时也将他寝室的个人隐私密码A3X5给了我。我立刻进去他的寝室,看了他 留给他女儿的最後讯息,这该死的联合国!舰长,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在一阵搜寻之後,我找到了一本船员名册,里面的最後两页记载着一些船员的个 人隐私密码,我立刻把他们记了下来,将来一定会派上用场的。接着我走到走廊 ,询问走廊上的电脑终端机目前的状况,结果得知了一个很糟糕的消息-由於本 层的某一间寝室遭到外物的击穿,所以造成了失压的现象,大量的空气流失,整 层被和船舰上的其他部份隔离,而且电脑系统目前也无法和主电脑连线,全舰似 乎因为刚刚的核爆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如果我不赶快做出处理,很可能在几个小 时内就会面临死亡的命运!
   虽然电脑系统的目前功能限於各层,但我仍然从它的记忆库中得知了应付此等状 况的方法。我立刻将在电脑终端机上方的柜子打开,取出船身修补包;将其打开 之後,我前往目前能进入的寝室一间间的搜寻。在千钧一发的状况下,我在船员 雷娜、奥利佛的寝室外面听到了空气泄漏的尖锐啸声,我立刻冲进去,却被大量 涌出的空气的推力推向墙壁,勉力支撑起身,我将“泡沫喷胶”喷上破洞,暂时 止住了空气的泄漏,接着将“分子凝胶”黏上“修补锭”再贴在破洞上,一劳永 逸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至少我暂时不需要担心空气的问题了!而且通往其他楼层 的电梯应该也跟着开放了。
  
  另一项危机
  
  舰桥
  
  tacticalconsole战术控制台
  
  第二层
  
  JAMES POOLE杰姆士·伯“模型”、麦可·达尔“保险柜”、
  Renato Oliver雷娜、奥利佛,“空气外泄”、wardroom官厅、captain舰长室、 comm center通讯中心、spares多余电子零件。
  
  第三层
  
  MARY QUAN马丽·关“日志”、HDEKI MIURA席德基·穆拉“项链和程式原始码”、 KIMBERLY FALCON金伯利·法肯“留话字条”。
   接着我询问本楼层的电脑,得知了另外一个更糟糕的消息-本舰的反应炉不但受 到损害,开始泄漏出辐射,而且冷却器也出了状况,整个炉心已经开始过热;如 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可能整个炉心会溶解,我的小命当然也会跟着完蛋!此事当 然也是目前的第一优先,不过电梯也被磁卡锁给锁住,我前往官厅听取了那段留 言之後,知道了自己目前的目标,同时也拿到了一块黄色的磁卡;很明显地,这 就是拿来开启那磁卡锁的卡片。
   我仔细思索了一下之後,发现要处理这个辐射泄漏的状况,我还得要找到测量辐 射剂量的“盖格计数器”,最好还能够找到隔离辐射的防护衣,不过防护衣似乎 只放在反应炉那一层,全舰的其他地方并无存放,看来我只能先设法找到这个测 量器了。要找这一类的器材,我当然立即想到要前往船上的科学实验室。
  
  第四层 船员居住层、
  第五层 main computer主电脑、science lab科学实验室、medlab医护室。
  按下电钮将电梯呼唤到这一楼层後,走进电梯将磁卡插入,我选择了第五层。 到达第五层之後,我立刻进入实验室,打开外面标有“田野实察工具”(FRT) 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了两个非常有用的工具:一个辐射计量器及一个可以分析 物质成份的掌上分析仪。我本来想要前往反应炉所在的轮机室,但通往该处的电 梯已经因为辐射泄漏而自动封闭了,看来我只能从反应炉的管路间,迂回地前往 轮机室了。
  我进入电梯选择了“反应炉”。然後在走出电梯後,我走进通往管道间的那条走 廊,爬下一个梯子,立刻打开了“辐射计量器”测量我上方和下方通道的辐射剂 量;经过反覆的推测之後,我终於找出了一条通道(一边使用画面右上方的地图 来察看)。依序是下面的顺序:
  A1-左转-B1-往下爬-B2-右转-A2-往下爬-A3-往下爬-A4-左转-B4- 往下-B5-右转-A5-往下爬就直达轮机室。
  
  轮机室,console控制台。反应炉管道间。
  一进入轮机室,我先打开右手边的柜子,取出了柜子里面的重型“切割气炬“, 这应该可以让我在这处处残破的船舰上得到一些帮助。接着我直接走到轮机室的 控制台前面,了解了目前的状况:主冷却槽已经损坏,我必须要打开备用的冷却 槽,并且将整个冷却流程构成完整的一个回路才行。於是我爬上轮机室的顶端, 将备用的手动冷却剂阀门打开(这里可以打开两个阀门中的任一个。)
  整个反应炉的冷却剂流向只需要注意几个要点:第一,必须要从某一边的冷却槽 流出,并且流回同一个冷却槽。第二,必须通过炉心,才有降温的效果。第三、 必须通过网状的散热管路,才能够让冷却剂降温。这个问题并不困难,我轻松地 就将整个反应炉给修好了。全舰至少目前暂时脱离了炉心融毁的危险,接下来我 可以暂时安心的四处探索了。
  
  谁是间谍?
  当那艘联合国的战舰神秘的出现在“波丝凤妮”的轨道上时,我就开始怀疑船舰 上到底是不是被联合国的间谍渗透,如果的确如此,那麽他会不会再进一步呼叫 其他的联合国部队呢?看来这将是我目前调查的第二个目标。能够知道这次极机 密任务的目的的人,想必不会是低阶层的士兵,必定是高阶的军官,想到联合国 的魔爪竟然伸到了同盟最精锐的战舰中,我不禁感到一阵寒意。藉着舰长留下来 的个人隐私密码,我开始详细地调查每个人的寝室,希望能够从里面获得一些蛛 丝马迹。
  在第三层“金伯利·法肯”的寝室中(我利用密码L6EC进入),我打开抽屉仔细 检查,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记载着“詹姆士·伯”的个人隐私密码IH31,看来 两人的关系并不寻常。在同一层,我也利用“席德基·穆拉”的个人隐私密码 F111进入了他的寝室,拿走他放在桌上的一个项链,上面雕刻着圆周率π的图案 ,同时也顺手带走他的桌上的程式原始码,并且利用他的电脑处理这个程式码的 结果,我并且注意到输出的结果中又再次出现了π这个代号,看来并不寻常-也 许这是在暗示着些什麽。
  我接着使用JU88的密码进入了“马丽·关”的寝室,找到了一本她私人的日记; 虽然就这样乱动私人的物品不是很道德,但我想她会原谅我的。从日记的内容中 ,我看出来她觉得“詹姆士·伯”是个很可疑的人物,甚至有可能就是联合国的 间谍,但她还来不及对舰上长官报备就遇到了被偷袭的状况,看来我有必要对这 个人加以深入调查,也许可以解决我脑中的许多疑问。不过在这之前我一路闲逛 ,逛到了第六层的货柜间,在里面捡到了一个“多功能工具“,有点类似古代的 瑞士刀。
  接着我就立即搭乘电梯到第二层,用密码IH31进到“詹姆士·伯”的房间中,看 来看去最可疑的就是那个船舰模型了,我拿起来後,觉得这个模型不合理地沈重 ,於是就用“多功能工具”上的切割热塑性塑胶的功能,把模型给割了开来。里 面果然藏了一些东西:首先我拿起那个发报器,仔细听了听内容之後,确定了“ 詹姆士·伯”就是联合国的间谍,糟糕的是,他还在舰上安装了一个反物质炸弹 ,如果时间内没有解除就会引爆。我看了看其他的东西,从信封里面拿出他预备 要交给弟弟的一封信,大略知道了他背叛同盟的原因,但我却没有感到一丝的同 情,也许战争让所有人的心都麻木了吧!
  但是他把炸弹藏到哪里了呢?虽然手上有个钥匙,但我一时之间却想不到哪里有 这样的柜子或是保险箱可以打开。苦思许久之後,我突然记起“詹姆士”有做了 一台“列辛顿”号的模型放在官厅里!我立刻前往,果然钥匙可以将那个展示用 的防弹柜打开,我取出模型,再度用“多功能工具”将这个模型给拆开,拿出了 里面的反物质炸弹,打开封装并按下里面最大的那颗按钮,我把炸弹的倒数给暂 停了下来。先把它留着吧!也许将来这个威力强大的武器会有用的。
  
  人脑对电脑
  接下来我分析了一下目前的状况,发现由於主电脑的故障,我不但没有办法得知 整个任务的详细背景,连全舰目前情况的完整分析都没有办法知道,所以我决定 先将整个损坏的电脑系统修好。我先搭乘电梯到第五层,顺便进医护室察看状况 ,发现一个紧急状况启动的催泪瓦斯功能,是在遥控器上输入911的密码,我暗自 将它记在心中。
  接着我走到通往电脑室的走道上,发现入口的走道受到强大外力的撞击,变成残 破扭曲的一块,几乎没有办法通行,我的力量又不足以将其扳回原状,这时身上 带着的“切割气炬”很快地就派上用场,我用它将通道勉强清出了一条可以行走 的路线。接着我将气炬熄灭,走到门前,却发现还需要输入密码,我手上唯一的 线索就是电脑技术员房间中的那串项链,抱着赌运气的态度,我输入了π的数值 ,3414,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打开门的密码!
  我进了门,大概地看了一下周遭的状况,发现自己原来对这种先进的电脑一无所 知!这下可惨了,我要怎麽办呢?我东碰西碰,终於把控制台上的一个面板打了 开来,读了里面的一张纸条之後,我大概知道了对付这个状况的方法。原来将电 脑重新开机,就可以解决许多的问题,於是我一个一个的试着上面的拉杆,直到 最右边的那个,才把电脑整个重新关机再重开,接着电脑也跟着恢复了正常运作 。
  
  绝地任务
  从电脑的口中,我得知了这次任务的真正目的:原来同盟是希望藉着和此地可能 的外星生命接触,来获得能够扭转整个战役的超高科技,而在这场战争中已占优 势的联合国自然不肯轻易放弃,难怪双方会对这个任务势在必得。不过让人感到 好奇的,就是虽然我知道不可能,但是我隐隐感觉到这台电脑其实比我看得到的 还要人性化,也许这将是种新形态的生命吧!不过我也另外得知了一些其他的资 料,像是如何呼叫“杰力可”船上的登陆艇,而目前的当务之急是修复超光速通 讯系统,以便能够和最近的殖民地连络上。
   我立刻前往二楼的通讯中心使用通讯系统,但发现它没有任何功用。根据电脑的 诊断,目前通讯碟由於马达受损的关系,而没有办法做出适当的调整,也因此整 套超光速通讯系统几乎完全停摆。藉由它的报告,我知道了修复通讯碟所需要的 零件为EC2001和EC2010。我走出电脑室,走到走廊底的电子零件仓库中,找到了 这两样零件,并且各带一个在身上。随即我经过三楼的时候,在餐厅里面检查了 一下刚刚修好的VR系统,由於派不上什麽用场,我把VR系统的讯号和能源线拉断 ,顺手拿出了里面的CPU,并且将它的外包装给打了开来,发现没什麽特别的, 於是我将它收在身上,继续修复通讯系统的任务。
  
  第六层 
  cargo bay货柜舱、shuttle bay太空梭停机坪、control room控制室
  我搭乘电梯到了第六层,走进走道底的太空梭停泊处,打开里面的衣柜,拿出一 套太空衣,糟糕的是里面没有剩下多少氧气,不知道这保养是谁做的!我只好克 难式的用“多功能工具”将“切割气炬”分解开来,把里面的氧气筒连上太空衣 ,勉强做成一个暂时的氧气供应器。我戴上头盔,操作面前的控制器,将内外两 个房间都减压之後,我打开两边的舱门,走到外面的停机坪,直到停机坪的尽头 後,再走到舰外的空间,经过一番波折(请照下面的走法前进,否则很容易迷路 :向左转、前进一步、向左转、前进一步、向左转、前进一步、向右转、往前面 走三步、向左转、往前走一步、向左转、打开面板)终於走到了通讯碟的旁边。
  我将面板打开,把里面损坏的零件通通替换掉,之後我关上面板,照着原路回到 停机坪(向前走三步、左转、向前走一步、右转、向前走一步、右转、向前走一 步、右转、向前走五步。)我走进太空梭停机坪的控制室,操作系统先关上舱门 ,重新将两个地方加压,之後再把通往外面的门打开,这时我的氧气也刚好用完 。我乘坐电梯前往第二层,准备使用通讯系统。
  启动超光速通讯系统之後,我利用下面的顺序和最接近的EREBUS殖民地的指挥官 连络上了。(顺序:“列辛顿”号、TRB010、TRB291、TRB695、TRB333、TRB905、 TRB869、TRB061、TRB442、TRB801、EREBUS)在和“戴克”上将经过了冗长的 讨论之後,由於我认为时间急迫,不能将“列辛顿”号从好不容易抵达的“波斯 凤妮”星撤离,即使抗命我也要死守住这个地方,以免落入联合国的魔掌,这样 整个地球都会被那群极度害怕科技的疯子给控制,人类的未来势必会就此结束。 我绝不允许!这样也对不起已经壮烈牺牲的所有船员们。
  “戴克”上将看我如此坚决,但同盟的援军又无法赶来,他为了让我有可能和联 合国的大军对抗,只好告诉我一个目前同盟还在研发中的高科技武器:直接将人 脑和无人战机连线进行作战,如此以人脑的速度结合了无人战机的操控性,将有 机会打败联合国即将到来的大军,不过由於这个系统还在实验阶段,所以後遗症 仍然存在,并且十分严重-使用者将在八到十天内死亡!虽然我并不愿意随便牺 牲,但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倚靠它来拯救整个同盟了。
  “戴克”将军感动於我的诚意,将启动这套先进系统的密码交给了我,并且交代 我在同盟援军抵达前,尽量守住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战略位置。我感慨的同意了, 并且决定将继续整个设法和外星人接触的任务,免得整个任务的成果落入联合国 的手中。到时後悔也来不及了。
  
  登陆前的准备
  
  接下来就是得要将登陆艇送到“列辛顿”号上了。之前我就从主电脑的记忆库中 得知,可以藉由遥控的功能来将登陆艇驾驶到船上。我利用超光速系统(“列辛 顿”-TRB010-JERICO。并且将整个行动的代码JACOB'S LADDER传送过去,启动 它的自动导航系统,使用船对船间的导航讯号来作为目标。
  我接着立刻搭乘电梯前往第六层。进入停机坪的控制台之後,我将导航系统的讯 号打开,并且将停机坪的大门打开;等到登陆艇飞进来之後,我关上停机坪的门 ,同时将两个地方加压,等到压力到了可允许范围後,我再将控制室的门打开, 走进登陆艇中。
   一走进登陆艇,我打开左方的储藏柜,取出里面的各项探险配备,包括了“探针 发射器”、“地质探针”、充填发射器用的“压缩气体匣”、“线卷”。接着我 打开门,走到登陆艇的中段,再打开那里的储藏柜取出两罐氧气筒,这样就解决 了我的太空装没有氧气供应的问题。我照着驾驶的方法,先以标准的程序将对外 的舱门打开,穿上太空装,走进登陆艇中,走到前端飞行控制的地方。
  原本以为这次就可以将它直接降落到地表上,但我启动了飞行前的自我检查後, 它就停了下来,似乎有很多的工作要处理。所以我决定在登陆艇的飞行检查完成 之前,先利用这个时间看看那套会产生致命副作用的先进战术系统,当然,我还 记得要把太空装给脱了下来,免得平白浪费宝贵的氧气供应。
  我搭乘电梯到了第二层,利用个人隐私密码DC22走进医官的房间中(也就是里面 有视网膜保险箱的那一间),利用“詹姆士”留下来的视网膜伪装器(就是那个 像双桶望远镜的那个装置,记得将它开关打开),我将里面的视网膜模式调整到 Miracle Dark,并且将它放置到保险箱接触眼睛的地方,轻易地将其打开。我把 里面的所有东西通通都拿出来,包括和舰上战术系统连结的电缆、头盔、资料夹 、注射器、药剂通通都带走。
  
  以众敌寡
  
  武器层 
  一号、二号、三号武器室

  接着我搭乘电梯到了武器室,走进负责装卸无人战机的控制室,我启动了第一百 八十号程式,将战机装填上去,并且将它启动。我在一到三号的控制室里面都重 复了这些步骤,将所有的无人战机充填上去,以便应付可能的作战场面。完成了 这个工作之後,我走到舰桥,先向右转,直走之後走到战术控制台前面,既然我 已经下定决心尽一切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看来我只有选择使用这整套系统了。怀 着必死的决心,我将电缆接上头盔,将药剂装填进注射器中,将这个里面藏着无 数微型机器的混合液注射进我的身体里。最後我将头盔连接上战术控制台,开始 试着使用整个系统。
  进入系统之後,发现系统的设定是需要使用者先通过程式预设的八个状况之後, 才有资格正式启动这套系统。於是我接受挑战,轻易地将八个任务通通完成。( 这个内附的小游戏有几个要诀,把游戏速度调慢一些,以便让你慢慢操作,同时 要善於利用局部的数量优势,譬如说当敌方有三架无人战机向你飞来的时候,你 可以用同样的数量,先以三架战机围攻为首的第一台,以三比一的优势很快地将 其消灭之後,再用相同的伎俩将来犯的其他敌人顺序消灭。三种无人战机的功能 和武器各不相同,玩者必需要视任务的状况来进行调配;而每一台战机在受损之 後,可以回到船内进行修复,请确实掌握各战机的损害状况,以免发生不必要的 资源浪费。)
  当解决了所有的内建任务之後,这套系统才正式和战斗系统连线。这时我只得先 回到停机坪去察看登陆艇是否作好了飞行前的检查。不料刚走进控制室,舰上立 刻响起了战斗状况的警报,我飞也似的冲回舰桥,利用我之前所锻链出的技巧打 败了这次入侵的敌人;但很明显的,敌人并不只有这一波;不过在等待敌人前来 的空档时,我决定再度回去察看登陆艇的状况。没想到警报再度响起,我只得又 三步并做两步的赶回舰桥,再度击败了空前的舰队,看来这套系统在初次实战的 状况下就证明了它的功能,很可惜的,我大概没有机会跟任何人报告了吧!
  终於战胜了这些敌人之後,我走到停机坪,照着正常的程序,拔下原先的头盔, 穿上太空衣,开启两边的门,走进登陆艇中。直接走进驾驶舱中,这个时候整个 飞行前的检查已经完毕,我终於可以踏上传说中的“波斯凤妮”星球,一探外星 人的奥秘了!
  
  第三类接触
  但飞行的途中却出了一些差错,登陆艇降落得并不平稳,甚至可以说有些糟糕, 使整个机身遭到了很大的撞击,看来大概是没有机会再飞回轨道上了!我脚步不 稳地走出登陆艇,看到地上散落一地的金属碎片,想到也许这些碎片日後还能派 上用场,於是我照着一贯不厌其烦的的精神,将地上的金属碎片通通都捡了起来。
  我向前走了一步,遇到一个分岔路口,我选择了右手边的那条岔路,一路走向前 。走到了冰河的地形之後,发现整个遗迹的入口被冰封住了,思考了一下之後, 发现身上带着的那个反物质炸弹终於可以派上用场了,我将乙炔、氧气筒接上“ 切割气炬”,把它点燃,用它的热力切开了一个小口;我将反物质炸弹定成十五 分钟後爆炸,并且按下旁边的按钮将其启动,把它丢进那个洞中。很快地它就被 冰封在里面,我连忙尽量向远处跑;逃离峡谷之後,我听到轰然一声,整个山谷 差点被我给炸塌,但那个洞穴的入口也跟着打开了。
  我走进洞穴中,却发现距离眼前的走道有一段距离,仔细思考一下之後,我背包 里的东西又可以派上用场了。我将高压气体匣装进探针发射器里面,把线圈连接 上那个探针,然後我把探针装进发射器里。将发射器举起,我瞄准前方的桥梁发 射!咻的一声,探针射中那个桥梁。我小心翼翼地沿着那条钢索爬上去,终於抵 达了隐藏外星人秘密的洞穴,看来披露这一切秘密的时机就在眼前了。
  
  洞穴地图
  basin低地、blue蓝色、yellow黄色、ochere八角、wire钢索
  
  一开始我就走进“低地”的洞穴中,一路走到里面有一个洼地的地方,从里面拿 出两个黄色和蓝色的长条形物体,也许这是外星文明遗留下来和我们沟通的证据 吧!我拿着这两样东西,走进洞穴地图上标示着“黄色”的洞穴,走进里面同样 的洼地地形中,将黄色的那个长条形物体塞进里面的那个方形插槽中,拿走出现 的那个黄色的三角柱。接着再走进地图上标示着“蓝色”洞穴的地方,将之前拿 到的那个蓝色长条形物体插进那个洼地地形中的方形插孔,同时也得到一个蓝色 的三角柱。接着我将这两个三角柱带到地图上标示着“低地”的洞穴中,将蓝色 的三角柱插进方形的插槽中,将黄色的三角柱插进三角形的插槽中。
  接着我用“切割气炬”将这两样东西融化,流到中间的水槽中,但我用扫描器分 析的结果,似乎还少了些什麽。现在只剩下一个洞穴还没有去过了,我立刻赶到 地图上标示着“八角”的洞穴,走进同样的洼地地形,拿走里面的那个八角形褐 色的长条形物体。我很快的走回地图上标明低地的那个洞穴,迅即把那个八角形 的物体丢进去,看来似乎这里提供的养分不够,没有办法让这些外星的奇特生命 自行生长,看来我只好将我刚刚捡到的金属碎片全部丢进这个槽中来帮助他们的 生长。很快的那些生物就开始慢慢的成长,在我的眼前从比原子大不了多少的状 态慢慢地成长,并且利用这个星球的矿物质慢慢的自我进化、自我成长-直到一 阵白光突然笼罩了我。
  
  未来的命运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尽是一片残破的景象,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不过我被 困在一个建筑物中,而门又整个变形,看来很难打得开。为了要弄清楚自己身在 何方,我再度点燃了“切割气炬“,将身边一团变形的金属切割开来,打开那扇 门,穿过走道,从地上堆积的许多大金属碟中拿了一个,然後打开这个奇怪系统 的电源开关,但是旁边另外一个开关却会自动关上,每次都让整个系统停摆,於 是我用身上带着的线圈将开关给固定柱。
  走到建筑物的外面,把那个沈重的金属碟放上那两条铁轨,发现它进然会慢慢地 漂浮起来,看来这个是某种载运货物用的磁浮系统。我搭乘上这个系统,方才惊 觉到这里的空气、景物都是如此的熟悉,地上的一块牌子竟然写着“洛杉矶”! 我现在在地球上?地球倒底遭遇了什麽巨变?难道联合国征服了全地球吗?可是 胜利者到哪里去了?看来我只有搭乘那个磁浮系统一探究竟了。
  到了那个神秘高塔旁之後,我大致察看了一下,发现没有进去的路,我看见遍地 的机械残骸和尸体,还有一台极为巨大的坦克,也许它的主炮还可以用!我可以 拿来当作开路的武器!我打开坦克的舱门,爬进去,赫然发现一具死尸,看来也 是这场战争的牺牲者。我向右转,打开开关,向左转使用那个瞄准的准星,射了 威力惊人的一炮,不知道造成了什麽样的效果,但是我确定这台坦克已经完全报 废了。
  我爬出拥挤的坦克,发现眼前的墙果然已经被我打开了一个大洞。我勉强钻了进 去,发现里面是一个很巨大的基地,但是我跟着那些在地上行走的机器,通过一 条又一条的走道,直到我来到整座基地的中心。我眼前出现了两个发光的环状物 ,我随便挑了一边走了进去。发现到了一个让我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我漂浮在 一片虚无当中!
  首先我拿起杯子,喝光里面的液体,接着拿起钥匙,把门打开,走向前-我得知 了令人震惊的事实,原来在我发现那些外星人之後,地球上的许多这一类的人造 生命开始产生了自己的意识,而人类出於恐惧後,发动了一场毁灭性的战争,而 这些生命也被迫要保护自己,双方都在这场战争中受到了非常大的伤害;虽然这 些人造生命有意谈和,但是人类没有办法容许和自己制造出来的生命平起平坐的 羞辱,於是他们发动了最後、最致命的手段,利用毁灭性的科技将可供跳跃的超 空间彻底毁灭,接着产生的震波甚至可能将银河系的这一个旋臂完全摧毁,而残 存的人类则挑选出了一些最後的菁英,把他们送上航向遥远银河系中心的太空船 ,希望他们能躲过这一劫。但是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大家所乐见的,我有意阻止这 样的惨剧发生,於是这些生命将我送到了一个平面的空间中,希望我在里面的遭 遇能够对我有些启示。
  在那个里面我遇到了一个平面的小生物,我和它交谈的结果,发现它在等待某种 门的出现,但是他们不确定这个门到底会出现在什麽时候的什麽地方(当然是指 这个平面座标系啦!),所以只能在这里苦苦的等候,而且还错过了这个门。於 是我利用旁边的箭头,将自己在时间中移动,从一秒移动到十秒的地方,发现那 个门已经出现过了,而且消失了,我灵机一动,问那个小生物它是在什麽时间、 什麽地点看到那个门的,然後我移动到那个时间,和那时的小生物说话,接着再 往前移动,再和那个小生物说话,接着回到原先门应该出现的那个时间,告诉他 们那个门出现的地点,然後往之前的时间移动。
  我领悟到了原来整个事件都可以藉由时光旅行来解决,如果我能够回到“列辛顿”被攻击之前,我就可以让船上的所有船员不需要被牺牲。於是我决定舍弃现在 的一切,回到那个时间。
  
  最後的改变
  我一回到船上,立刻找副舰长崔兰谈话,告诉他们已经有联合国的军队在埋伏等待着他们,叫他们不要轻易地掉入陷阱,但却没有人肯听我的话,反而以为我的 神志不清,满口胡言乱语,於是他们把我给送到医护室里,把我关在那边。我趁 着副舰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拿走遥控器,在上面按下911的紧急状况密码, 她立刻被迷昏,我冲去舰桥,告知舰长目前的状况,并且自告奋勇地使用那套全 新的系统(其实我早就已经操作过很多次了),在击退了联合国的军队之後,我 的故事也就此结束。
  我所作的到底是对还是错?虽然我们被保护得好好的,但是探索太空,和新的文明、新的智慧接触的工作,已经由这新一代的智慧生命所取代,人类真的已经到 了进化的顶端了吗?我不知道。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