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天龙

佚名 

相关文章
《极速天龙》攻略

  序幕
  蔚蓝色的天空中飘浮着大块的白云,一望无际的黄 土衬托出大地的宽广,在黄色的大地上一条青黑色的公 路伸向远方,一辆白色高级轿车正行驶在这平静的公路 上,车内一个白发者人正和一个脸形极长的人谈论着, 从他们的谈话中可知白发者人叫克利,而大长脸叫勃 格。 忽然轿车后方出现了一群飞车党,他们飞速驶 来。
  中间一辆超重型摩托上端坐一人,身穿黑色夹克,脚登 高筒皮靴,大大的脸庞,没有刮净胡须而泛出青色的 下巴显出此人彪悍无比。他们很快追上了轿车,只见中间 一人抬起前把,从轿车车顶跃过,碾碎了轿车头上的金 像……
  遭人暗算
  在路边的乡村酒口巴里,我正和伙计们喝酒,他们都 叫我本,我就是那辆超重型摩托的主人,一辆白色轿车 在酒吧前停了下来,从里面走出两人,那个大长脸把我 请到酒吧外面,提出一个计划,想请我帮忙。我拒绝了。 猛然重重一击打中了我后脑,我顿时失去了知觉……
  从昏迷中醒来,我发现自己被扔进了旁边的垃圾 桶。用拳头砸开桶盖跳出来,来到酒吧前,见我的摩托还 在,于是骑上去,但摸遍全身也找不到车钥匙,我想一定 是被酒吧老板拿走了。我气冲冲地来到酒吧前,发现大门 紧闭,无论怎样砸门里面都没有反应。
  哐的一声,我飞起大脚端开了酒吧的门,看来酒吧 里的顾客都已经走了,只有老板还在柜台后面用脏布擦 着酒杯。我二话没说,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鼻环,用力把 他按在了柜台上。
  “我的车钥匙!”我怒吼道。
  “……”他们有枪,我只好听他们的,把你的车开走, 好让大家以为你走了……”
  说着他赶忙掏出钥匙,我一把抓过,头也不回地骑 车驶上了高速公路。
  
  乐极生悲
  我在高速公路上飞奔,低沉的摩托马达声和着萧瑟 的风声在耳边回绕,忽见前方路上有一大汉,跨下一辆 轮子宽得出奇的摩托,我和他三言两话说不到一块儿, 索性动起手来,我一个摆拳猛击他的面门,脚下攒足了 劲狂端他的摩托,终于他被我远远地平撂在后面的公路 上。象往常一样我兴奋地抬起前把,摆出胜利者高傲的 姿态。不料眼睁睁地看着我前轮的固定螺丝脱落,然后 前轮就掉下去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随着路中央一道 长长的火花和浓烟,我重重地摔在了路旁。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嘈杂的说话声,似乎还有剧烈的 心跳声,我吃力地睁了一下眼皮——白天……
  当我再次抽动眼皮的肌肉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我听到公路上一辆 汽车停下来的声音,紧按着是小孩的说话声,照相机的咔嚓声……
  
  小镇之夜
  当我再次从昏迷中醒来,发现已经躺在一张大床。
  眼前站着一个棕发芙女,大约二十多岁,她自称叫玛,是 这儿的主人。我察看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不大的屋,我 的摩托七零八落地放在房间的一角。玛丽说修摩托还需 要几样东西——气焊。汽油和前轮支架,希我出去找一 找。
  在拿墙角的空油桶和胶皮管子时,我注意到房间的 墙上挂着一张父女照,玛丽说这是她小时候和父亲克利 的照片,出了房间,我看到天色已经大黑了,大地索绕 蟋蟀和描头鹰的鸣叫,还有远处飘渺的乡村歌声。这里是 一个不大的小镇,只有十几户人家。在玛丽的小房下面, 一个挎相机的小孩坐在那里,我记得是他把我从路边救 了回来,于是和他聊了几句。当我刚刚离开,他便飞快地 开车而去,我心中一阵纳闷。
  小镇西边有一个不小的废车场,东边是一座高塔。
  我想先到废车场转转,也许会有点收获。离废车场不远 的地方有一户人家,大门紧闭着,地下室的天窗中不时 发出嗤嗤的声音和亮光,房间里的收音机正播放着一种 听起来象是用支气管唱出的难以理解的乡村歌曲。我第 一个念头就是拿到他的气焊,但是房间里的家伙一定不 会轻易给我的,只有先让他吃点苦头我才能顺利得逞。 我立刻想出了一个简便的方法——先敲门,他必然来开 门,再趁机以我的无坚不摧的皮鞋用力蹬上一脚,不怕 他不晕,一切按计划进行,事实证明我的计划是成功 的。我在房间的壁橱里拿到一个小钩子,在冰箱里又发 现了一大块肉,在地下室成功地拿到了气熄。
  来到东边高塔处,这里戒备森严,铁门上锁,高墙电 网,一片寂静,我抬头看了看里面的高塔,听玛丽说这望 有汽油,可问题是怎样上去呢?我忽然想起在抢气焊时 拿到的那个钩子,也许可以用它打开门上的锁,一试果 然成功,简直易如反掌,捡起地上的锁我走进里面。高高 的塔下有一铁梯供人士下,我的手刚刚碰到铁梯,忽然 寂静的夜空中警报声大作,我不顾一切地向塔顶爬去, 想藏在塔顶的阴暗处,不想刚爬到一半,一辆空中巡逻 摩托飞来,三盏极亮的探照灯向我射来,大喇叭里传来 叽哩哇啦的叫喊声,机枪子弹在塔边铁柱上撞出让人苦 胆发颤的火花。我头昏眼花,也没细想身处多高就跳下 塔来,竟然没有摔死,慌忙奔出了大门。空中摩托终于飞 走了,看来我得另谋良策取得汽油。再次走进大门?
  邢?观察了一下四周,见在墙边高大的容器后面既可以藏 身,又没有灯光,于是暗生一计——盗取空中摩托的汽 油。果然,警报响过之后,空中摩托又飞来了。藏在暗处 的我注视着空中摩托的动向,摩托上的两个蠢瓜因为没 发现人,商量了一下,就降落地面,蹬上高塔察看去了。 我趁机来到那摩托边,打开它的油箱盖,伸进胶皮管子, 放好空油桶,用嘴吸了一下皮管,一会儿油桶就装满了, 趁他们回来之前,我拎着油桶慌张地跑出了大门。
  当来到废车场门前时,我被困住了,厚厚的大铁门 和高高的围墙里犬吠不断,真是武装到了狗牙齿。唯一 的希望是围墙里伸出的一条铁链,只有拉动铁链才能将 大铁门提起来,遗憾的是大门离铁链太远了,一松开铁 链铁门就会落下,根本来不及跑进去,我观察铁门,看到 下面的锁环我有了办法——用身上的大锁把门锁在地 上,再去拽住旁边的铁链,我顺利地爬上了高墙,里面是 堆积如山的废车,在一堆零件边我发现了一个前轮支 架,刚想拿,里面一双发亮的眼睛正瞪着我,它给我的第 一反应是——恶狗,第二反应是——快跑!我撒腿便跑, 三窜两蹦上了围墙,恶狗在下面口水四溅地狂叫。我被 迫顺着墙头向右走,这里有一辆吊车,巨大的电磁铁吊 在空中,我突然想到可以利用吊车制眼恶狗,于是跳下 高墙,顺手把身边的肉块放在了左下角的的旧车里,那笨 狗果然跑过来跳入车中大吃起来,我一见机不可失,赶 紧爬上吊车进入控制室,操纵电磁铁把有狗的;日车吸离 了地面,然后放心地拿到了前轮支架。
  摩托终于修好了,我谢过玛丽,说了声再见就开足 匀力冲出了小镇,喷气管中的热量使路边的野草都燃烧 起来。正在狂奔中,忽见前面有几辆空中摩托拦在路中, 我急忙调头又回到了小镇。心想已经和玛丽说了再见, 如果再去她那里要求帮忙,岂不是很没面子,也许可以 再利用油塔的警报引开那些摩托。果然,警报把他们引 来了,我趁机飞驰而去,在前面不远处的路边我看见伙 计们正等在那望。
  
  克利之死
  白发老人克刊从厕所出来,他一边哼着曲儿一边拉 着裤子上的拉锁儿。不想草丛中有一小孩正偷偷用相机 向他拍照,突然相机镜头中出现了勃格的大长脸和他那 高举过头顶的手杖,手杖落处可怜的老人倒在了血泊 中,这一切全都被拍在了相机里。忽然一只大手象拎小 鸡一样把惊呆的小孩提了起来,原来是勃格的保镖,小 孩情急之下使了一招金蝉脱壳,扔下外衣跳人草丛逃之 夭夭了,等我赶到时,勃格等人已不见踪影,只剩老克利 还在血泊中挣扎着,看样子已无药可救了,他把勃格的 计划断断续续地告诉了我,并让我想法帮助他女儿玛 丽,我立刻驱车赶回小镇。在玛丽房间门口,那保嫖正想 用无声手枪射击,机警的玛丽从收音机玻璃的反光中发 现了他,只听呕的一声,玛丽按动门口的机关,那人摔了 下去。当我赶到时,已经是人去楼空,门口一片碎木,在 碎木中我发现了他们父女的照片。
  当我再次驱车赶回出事地点时,大量警车已经拦在 路中,为了避免麻烦,我只好再次穿过小镇来到路边酒 吧。只见酒吧门口有一辆集装箱货车停在那里,当我下 车路过旁边的垃圾桶时,藏在里面的小孩把我叫住了, 他说有人正在追杀他,并说他拍到了克利被杀的照片, 说着掏出一叠证件给了我一个,看上去象是警徽。进了 酒吧,只听老板说:“嘿,杀人凶手,真酷……”
  “什么?”我不解地问,“看看新闻”,老板一指电视。 只见墙角巨大的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克利被杀的新闻, 他们居然说我是凶手,真是有口难辩,我一定要查出那 个陷害我的家伙,不过目前进城的路是过不去了。
  我看见旁桌有一人正在练习刀插指缝的功夫,但经 常痛得甩手,我看他一定是货车的司机,想让他载我一 程,混过警察,但磨破了嘴皮他也不同意,不过当我掏出 小孩给的证件时,他只好答应了。在集装箱里,我昏昏沉 沉地蜡缩在角落里。不久,我听到了停车的声音、警察的 声音、开车的声音……
  
  农场惊涛
  当货车再次停下时,我从车箱里出来,放下摩托,货 车开走了。这时天已经亮了,只见路旁农场的牌子上写 着:彼得叔叔的水貂农场。这里寂静得好象没有任何活 物。我走到旁边房间的小阁楼上,这里有一张床和一只 大木箱,当我用枕头下找到的弯铁钉撬开大木箱时,听 到一阵摩托车的声音,我赶忙从窗口看去,只见玛丽从 农场的大门里骑一辆摩托飞奔而出,我急忙跑下楼去, 跨上摩托直追。玛丽开动了摩托的喷气装置,一道白烟 和我拉开了距离,而我摩托的喷气装置不知什么时候被 人拆去了,只能眼看着她从前面大峡谷的桥上飞驰而 去。
  这时一辆大货车认后面驶过,又有三辆黄色摩托紧 跟着擦身而过,摩托上的三人活象三具戴着眼镜的木乃 伊,他们以十分独特的方式(跪式)驾着前轮小后轮大的 摩托车,其中一人扛起火箭筒要向货车射击,而货车司 机显然也不是吃素的,放出车里的货箱,撞倒了那个扛 火箭筒的人。正在他得意的狞笑时,没想到另一个“木乃 伊”已经把定时飞弹吸在了货车的后面,在货车刚跑上 峡谷大桥时炸弹爆炸了,货车和峡谷大桥一起被炸毁 了。
  倒在路旁的货车集装箱里倾泻出一种绿色的液体。
  
  飞跃峡谷
  我无可奈何地驶回了农场,见一辆蓝色轿车正停在那 里,是勃格的两个手下!我赶忙夺路逃走,那轿车向我 追过来,我急忙拐进旁边的小路,总算摆脱了追赶,看来 农场是回不去了,在路上我遇到了正骑着摩托兜风的神 父,我们聊了一会儿。路过集装箱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可 以用它来做个路障,干掉蓝色轿车。
  下车看了看集装箱,原来货车的后轮仍连在集装箱 上。我用身上的铁钉松动了车轮,上到高处推翻了集装 箱,里面的绿色液体一下子倾泻在路当中。
  回到农场,引来蓝色轿车。我顺利地通过了路障,而 轿车因为溅起的液体挡住了司机的视线,一头撞在路边 的岩石上,随后赶来的大长脸到格带走了轿车里的两 人。
  我来到岩石旁的破轿车旁,用铁钉拆下轿车上的风 扇轮,装在我的摩托上,修好了喷气装置。现在的问题 是如何越过峡谷,我记得断桥边的路牌上画着过峡谷的 图案——风筝、大炮飞人、跳板汽车,看来只有用 跳板才是最好的方法。
  拐进旁边的小路,现在看我表演一场史上最壮观。最 惊险。最激烈、最火爆、最生冷……
  (哎呀!别再废话了!)
  ……总之是最过瘤的摩托车大战,这里是弱肉强食世界, 没有法律,没有人情,没有道理可讲!只有暴力和野蛮。 一路上我开足马力横冲直撞,看见长脑袋的就揍,锁链。 木棍。铁俸。电锯。头骨链子锤,都 是我应手的家伙,我的目的就是要抢下那个木乃伊的电 子眼镜,不过这家伙确实不好对付,他的武器就 是油——只要我一靠近他,他就向我的轮胎喷油(不妨在战 斗中试一试左SHIFT+V),想让我“放飞机”。好 吧,比比看谁更会开摩托!
  一番争斗后的结果自然是我略胜他一筹。
  当我戴上电子眼镜后,从眼镜里的提示信息很轻松 地找到了木乃伊的秘密山洞。在婉蜒曲折的山洞尽头, 有一个象是特意为我准备的跳板,我把它挂在了摩托的 后面,正要离开山洞,忽然想到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或许 他们会追来。于是我用跳板尖角的一端破坏了几个弯路 中心的地灯,因为我发现他们的电子眼镜是靠分辨地灯 位置确认路线的,不一会儿,果然有几辆摩托追来, 他们象下饺子似的冲进了旁边的阴沟里。
  好了,一切就绪!观众朋友们,一个新纪录就要诞生 了!一个地道的亡命徒即将在这里进行一次摩托飞跃大 峡谷的表演!经过长距离的冲刺我腾空而起,凭借车上 喷气装置高高地飞上了蓝无——飞跃成绩还是不错的, 这么宽的大峡谷只差几米就到对岸了(呀!那不就掉下 去了吗;门,在离对岸不远处我开始下坠,难道我就要成 为这玩命试验的第一百零一个牺牲者了吗?真是天不灭 我,摩托下面的助推风扇给我帮了大忙,在危急时刻将 我推到对岸,我成功了!YOHO!HOHO!....
  
  巧过雷区
  这时天已近黄昏,我在一幢巨大建筑前停下来,房顶上一块巨 型广告牌不停地旋转着,上面写着:克利汽车。
  敲了敲大门,旁边的门房里传出几声叽哩哇啦的喊 叫就没动静了,我只好骑车驶上西边的小路。来到一片 空地,在另一端山脚下有个山洞。
  我注意到空地坑坑洼洼的有点象战场,捡起一块大石头扔过去,轰的一声 ——地雷!
  回到巨大建筑前,我看到右边大广场里可能正在进 行着什么活动,灯光闪亮,人声雷动,我走到人口处,见 一个瘦小枯于的摊贩正在卖电动兔子。背心。遥控小汽 车等玩具,上前搭了一会儿话,我想玩一下他的遥控小 汽车,但是好象没电,趁他回头不注意的工夫,我以迅雷 不及掩耳的速度,拿了他的电动兔子。
  当我再次来到那片空地时,惊奇地发现兔子可以充 当工兵探雷。但一只兔子不足以成气候,我决定回去打 倒摊贩抡他一箱!但当我再次面对那骨瘦如柴的摊贩 时,我犹豫了——他能抗得住我这一拳吗?要是一下打 散厂架可就不好了。于是我改变了主意,把刚才电兔子 望掉出的电池放进遥控小汽车,操纵汽车,七拐八拐地 进了旁边的小门,摊贩叫嚷着追了过去。我趁机把电动 兔子连箱搬走。
  在空地边,我放下箱子,派出兔宝宝探雷队扫清地雷, 终于过了雷区。忽然前面射来一片刺眼的亮光,只听 玛丽在叫:“就是这家伙杀了我父亲!’’立时有几个人扑 上来把我捆了起来,他们绑住我的四肢,拴在摩托车后 面,准备四车分尸,但几次拉拽都被我挺了过来,看来我 的柔韧性确实不错,不过时间一长就不好说了,我急忙 向玛丽说出了真相,并掏出小孩的照片,这下玛丽终于 相信了。
  
  碰车大赛
  原来玛丽他们正计划大闹碰车大赛的现场,我自然 加入。我和玛丽来到赛场,各驾一辆碰碰车,另外还有勃 格的两个手下驾驶着一辆蓝车。比赛开始后,我从左边 的高台冲下,正好压在另一辆车的上面,它好象熄火 了。我趁机把那辆熄火的车撞到右边高台的下面,阻止 蓝车的移动,再从高台上冲到蓝车后面。这时埋伏在一 旁的玛丽冲了过来,我们一起夹击蓝车。只听轰的一声, 爆炸起火的竟然是我!身穿防火服的我带着满身火焰冲 向场边,顿时大火向四周蔓延开来。观众们叫喊着逃出 了浓烟滚滚赛场,这时蓝车又飞速向我撞来,我只好先 逃到旁边另一辆车的顶上暂避一时。面对冲过来的蓝 车,我急中生智,跳到了蓝车顶上,当蓝车回掣时,我趁 机跳下蓝车,跑进下面的大火中,蓝车又向我冲过来,当 车内的两人还在纳闷空气中有什么味道时,他们的生命 已被熊熊的大火吞噬了。
  
  真相大白
  我们回到了山洞,玛丽正在整理一些零部件。她说 必须进入建筑内部找到事情真相的证据,她知道建筑有 个秘密人口,但具体位置不清楚。我发现地上的零件烙 有一些数字、字母(记下154492),也不知有什么作用。 我再次来到建筑下面,在左边发现了一个有四个转 盘和两个锁着的大管子的地方。转盘看起来象是什么东 西的开关,我无意中踹了下面的墙一下,突然有一个大 管子打开了,真是踏破皮鞋无觅处,得来全靠脚工夫。
  里面通到一间办公室,在办公室的地板中央有个六位数字 的密码锁,键人154492,果然它从地下升起,从里面我 拿到了克利老头的录音带和一张门卡。穿过通道,在一 道有三扇门的走廊里,我推开中间的一扇门。里面一个 吸着烟的老女人正忙着放映什么,只见大厅里勃格正用 十分悲切的口吻叙说着克利。老女人回头发现了我,大 叫警卫,我赶忙躲了起来。等警卫转一圈回去后,我用刚 找到的门卡打开了右边的电子门。里面是一台放映机, 它正在运转着。我瞎扳了几次下面的两个把手开关(左 下,右上),忽然正在放映中的胶片一下子着起火来,我 急忙跑出放映间。这时那个老女人跑进来,发现胶片已 经烧毁了,趁她正在摆弄放映机,我溜进中间的房间,放 上刚从保险柜中得到的录音带,再把克利者头被害的照 片放人投影仪,大厅屏幕上出现了可怜的老人被杀的一 幕,全场一片喧哗,勃格回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他无 言以对的尴尬表情使大家一下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儿,此时克利的话声从扬声器中传来,只见玛丽从台下 冲上讲台,推开还想狡辩的勃格,大声地诉说着…… 我从控制室摄像机的屏幕里看到勃格从大门逃了 出去,连忙追到大门,可惜晚了一步,勃格已经开着大卡 车跑掉了,回到大厅,玛丽把我介绍给大家, 澄清了我的罪名。我带着玛丽骑上摩托驶上了黄昏的大路。
  
  生死时速
  这时,一辆黄色大卡车从我们身后驶来,是勃格!只 见卡车前面两旁伸出两挺机枪,向我们横扫过来,我在 两片弹雨间左躲右闪。因为卡车很宽,车前面的一块区 域机枪打不到,但是卡车的撞击使我失去了平衡,幸亏 我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卡车头上的防撞杠,玛丽没能 及时抓住我的手,掉到了车底下,摩托车正好挂在卡车 前面的铁架上。卡车向着断桥冲去,看样子勃格要和? ?们同归于尽。正在他得意时,突然出现了一架巨大的飞 机。原来是玛丽的朋友驾着一架断了翅膀的巨型运输机 从后面追了上来,只见飞机的前货舱门慢慢地打开,在 地上擦起无数的火花,它象一张大嘴似的要把卡车吞到 肚子里去,可惜卡车速度太快,晃来晃去的,让飞机总也 “哈”,不上,看来我得帮他们一把。
  我打开卡车前面的发动机散热盖挡住了勃格的视 线,当他刚要用手杖桶散热盖时,我一把抢下了他的手 杖,再撬开卡车前面的风扇盖,用手杖卡住风扇轮,我从 风扇轮的空隙钻人,来到卡车车顶的油管处(最右边的 管子是油管),用身上的铁钉撬松了油管的连接处,用力 拔下了油管。这时,气急败坏的勃格掏出手枪,刚要向我 射击,玛丽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扑向勃格。突然减速的 卡车一下子被装进了飞机货舱,我的摩托也被甩了进 来。已经疯狂的勃格向着飞机里面一阵狂射,大家慌忙 躲到掩体后面,结果飞机驾驶舱被击中,指示灯乱闪,看 样子飞机失控了。
  与断桥的距离愈来愈近了,必须把飞 机停下,否则大家都得完蛋!求生的本能 驱使我冲向飞机驾驶舱,打开电脑,收起了飞机起落架 (1-3-3-2)。这时,勃格正用手枪向大家射击,我从飞 机驾驶舱的高处直扑卡车里的勃格,我们扭打在一起。 飞机腹部直接着地,尤如摩托踩住了刹车,但巨大 的惯性仍使它向着断桥冲去,一直滑到桥边,险些落人 万丈深渊,但事情还没有完,勃格的卡车因为惯性又冲 出了机舱,幸好车身较长,只有一半露在外面伸向峡谷, 另一半还在断桥上的机舱里。飞机与卡车构成了一个平 衡杠杆,峡谷的风随时都可能把摇摇欲坠的飞机和卡 车吹到峡谷下面。
  从玛丽慌乱的叫喊声中,可以听出她以为我掉下了 峡谷。我招呼玛丽不要惊慌,从她口中得知勃格硕大的 身体挂在了卡车右前细小的机枪管上面。当我要反回到 飞机货舱时,勃格用手枪封住了我的去路,我回到卡车 驾驶室,开启电脑,收回卡车右前方的机枪(1-3-1- 1-3),勃格还算手疾眼快,又一把抓住了卡车的车牌, 怎奈他身胖体沉,小小车牌哪里禁得住,勃格和车牌一 起落人了万丈峡谷……
  我小心地爬回飞机货舱,只见大家都从后舱跑了出 去,机舱内一片大火,看样子马上就要爆炸了。我扶起倒 在一旁的摩托,骑上它越过大火,高抬前把,冲出机舱。 身后的飞机和卡车在一阵爆炸声中掉下了峡谷,一切都 结束了……
  我们为死去的克利老头儿再一次举行了葬礼。玛丽 和我一起坐进了一辆豪华的轿车里。电话声打断了我们 的谈话,看来玛丽继承了她父亲未完成的事业。我默默 地下了轿车,没有说再见,我想:人生何处不相逢。沐浴 着火红的晚霞,我仍然骑上摩托浪迹天涯——我还是喜 欢火热、狂野、刺激,充满了挑战的生活!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