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追杀令
Urban Runner

编撰:杜胜利(e-mail:s6969071@ms11.hinet.net)


  
  注一:游戏中有些物品在拿到後,必须与另一物品结合才可得到讯息;而每 当拿到物品後,一定要仔细地旋转翻看,才能得到新的线索如电话号码等);还有一 些文件,也要仔细看完其说明内容,才不会漏掉重要的讯息。
  注二:有极少数的地方,谜题不只一种解法,可自行去发掘;而有些地方是 双人分头进行调查的部份,在游戏进行中可让玩家选择先进行谁,甚至在最後结局时 也可选择艾达会不会死等等,不过、这些对游戏内容及完成游戏并没有什麽特别影响。
  
  LABYRINTH
  我是一个新闻记者,紧张刺激的生活对我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但是、人 在倒楣的时候,连喝凉水都会塞到牙缝。那天、在三温暖里见到了马可士—— 他是一宗贩毒案件的主角。
  不幸地!!在我一进入蒸气时,消瘦的马可士早已遭人暗杀而气绝身亡多 时了。在惊惶失措下,我拿错钥匙,穿著马可士的外套匆忙逃离现场;不料却 被马可士的保 水牛比尔看到。职业经验老道的他,立刻发觉他的老板己经出 事,并认为只要能先逮住我就包准没错。於是、在一追一逃间,我闯进邻近建 筑的地下室中,而比尔则狡猾地待在唯一的出口守株待兔。
  那附近似乎是个 弃的旧工厂区,不可能会有路人经过;当然、更没有与 外界联络的通讯设备。我四处张望了一会,在楼梯旁的橱柜里找到一捆带钩的 钓鱼线,而急中生智的我便把钓鱼线的一端绕在楼梯上做成绊脚绳,然後到门 边向比尔挑衅;水牛比尔确是只有勇无谋的大笨牛,完全不疑有他地一脚踏入 了陷阱;於是、我赶紧用鱼钩使劲地刺向脚踝把他钩住,在剧痛下、他整个人 从楼上摔了下来。
  比尔这一跤可跌的不轻,至少应该摔断了脚才对;我蹑手蹑脚地向昏死过 去的比尔靠近,并在其口袋中找到一把小锉刀;这时、比尔突然跳起来向我攻 击,我一惊之下狠狠地给了一记重 ,使受到重创的他再度痛晕了过去。於是 、我赶快的往地下室的远处走去,并在那死巷的墙上找到一块空心砖,用比尔 的小锉刀挖开它之後,打开了一条墙後的密道。
  就在我沿著密道要逃走时,水牛比尔已经醒来,并且固执地紧追不舍;或 许是出自於忠心,亦或是猛兽看见猎物时必将击之至於死地;反正若不能安然 逃离,就必定会成为他的俎上肉!!
  在我爬出密道後,发现那里是一间 弃的旧仓库;先从闪著黄光的门走出 去,进入另一空旷的房间,在其右边的门旁有一个格状的置物柜;我打开门与 柜子之间的电源开关,在柜子的隔板之间找到了一张仓库的地图。然後、依照 地图所冀、来到中央标示著橘色的房间,在那闪著绿光的门的左上方墙上发现 一个装有保险丝的箱子。
  仔细观察保险丝箱子後,将左边第一个插槽内的保险丝拿出来,再放进左 边第三个插槽里;接著我走到蓝色的房间内(原先爬上此处的房间),打开梯 子左边墙上的面板,看见里面闪著红红绿绿的小灯。
  再回到橘色房间把保险丝换到左边第四个插槽後,走到房间中央的柱子那 里,按下壁柜的密码「红红绿红」後,打开壁柜得一份帮浦的操作手册。接下 来、再把保险丝换到最右边的插槽後,进入到紫色有数个转盘的房里。
  依照手册的指示,将左边的转轮向右转数次,使读表上的数字为「576 」;再将右边的转轮向左转数次,使气压值等於「2」,最後打开闸门开关, 在 嘶 的流水声中,某处的密道被打开了!!於是赶紧回到那间有格子柜子 (也就是拿到地图)的房间,而那房里的水池中的水已全部放乾,使我终於能 顺利地逃出生天。
  不过、这只是短暂的安全而已;只要一天没查出马可士被暗杀的真相,我 就一天不能摆脱其党羽的报复纠缠;然而、真正知道有用消息的人并不多,而 且问他们也不见的安全;於是、我决定先回家拿些必要的东西再说。
  
  APARTMENT
  正当我要踏入自己的公寓时,发现一个梳庞克头的壮汉正坐在沙发上打电 话;在他还没发觉之前,打开右侧闪光灯的开关,并趁其睁不开眼睛时,踢起 地上的玩具球朝他狠狠的砸去,那巨汉就像个婴儿似地摊在地上了。
  在我上前想夺下他的手枪时,从巨汉身上滚落一卷底片,在我转身拾起底 片时,那位巨汉刚好醒来且仓惶的逃走,并在地上留下一排残缺不全的纸火柴 盒。
  到此为止,我手上所握有和这案子有关的物证不过是一卷底片、一串从马 可士外套口袋里找到的钥匙、一部电子日志、一只表和一个纸火柴而已;因此 、我打电话向好朋友迪迪求援,并约好要到迪迪的住处去见面    
  
  SQUAT
  其实、被人全程盯稍早是意料中事;但对方如此狠毒嚣张,却实在出乎我 意料之外。在一踏进迪迪住处的楼下大门时,数名牛鬼蛇神已上前来想将我拦 住。
  首先是那名叫贝蒂的女子;我打开厕所的灯和门,又拾起地上的厚木板, 然後躲在挂有衣裳的门後;看到灯光的贝蒂以为我在厕所里面,等她一进厕所 之後,我便关上门,并用木板将门顶住,如此便轻松解决贝蒂了!!
  下一个混混也是很好对付;先把左墙上的电源关掉,再看看天花板上电缆 ,然後把它扯下来使之自然垂下,把一桶油倒在地上後,再去开启电源,等混 混毫无戒心地走进来之後,便可使他触电昏厥。
  当我见到迪迪之後,他很热心地替我解译出电日志中的资料;经过一番讨 论後,决定先根据马可士钥匙上的线索到费斯达旅馆去碰碰运气。
  
  HOTEL ADDA
  不过、我的运气实在不佳,一进到旅馆之後,那串钥匙便被扒手扒走了! !问问柜台的接待员,才知旅馆里所有的房间都已客满了。在这种情形下,我 利用假的警员证件去和旅馆那位身穿深色衣服的女子聊天,很快地她便相信我 真的是一名警探;在多谈了几句之後,她告诉我其实是邻座的另一位穿素色上 衣的女郎扒走了我的钥匙;於是、我便再用假证件向那女郎盘问,她只得乖乖 地归还我的钥匙。
  紧接著、我拿著227号房的钥匙上楼,在楼上走廊拾起一只珍珠耳环; 当我用钥匙想开门进227号房时,一名打扫清洁的女佣立刻上前阻止;於是 、我便把捡来的耳环还给她,她很高兴地表示那是马可士先生送她的礼物,然 後心满意足地离开,再也不曾来找我的麻烦。
  在227号房里什麽也没找到;於是、便想到隔壁的225号房内就近监 视从227号房出入的住客,但是、女佣却跑来说225号房早已有人用电话 预约了。
  回到一楼柜台,我请在大厅内的一位女士引开接待员的注意,然後点燃一 根火柴丢进垃圾筒中引起火灾;趁接待员去拿灭火器的时候,我偷看了看桌上 的登记簿,上面写著227号正住著一位女士,而225号房则是由一家私人 俱乐部所预定;此时、灵机一动,把侵入我家的巨汉照片与他遗留下来的纸火 盒放在一起互相比对,发现火柴上所写的俱乐部,正与订225号房的是同一 家!
  於是、我根据火柴上的电话号码与资料,在旅馆大厅打匿名电话到俱乐部 ,再打电话到旅馆的订房部取消225号房的预订。之後、我就顺利的从接待 员那里订下225号房了!
  上到楼上用钥匙进入225号房之後,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一份订香槟的客 房服务广告;然後我拨电话到227号房,假装是打错电话的,以确定有人在 房间里面;但那位女士的态度十分谨慎,也不愿意和我多说些什麽,便挂断电 话了。於是、我便再打电话去订了一瓶香槟到227号房,趁艾达打开227 号房门时冲上前去向她搭讪。接下来、呃、事情就是那样   我与艾达共渡 了一个美好的夜晚,同时我也对这位身份背景是谜的年轻美丽女子深深的著迷 著   这就是我认识艾达的经过。
  德藉女大学生艾达想当然是马可士贩毒集团中的一份子。虽然她还不知道 马可士已死的消息,但她曾与马可士之间过从甚密则无庸置疑;不过我却一点 也不介意。次日前往报馆找老友弗莱迪帮忙,他是少数几个能推心置腹的好人 ,他甚至能不顾一切地为我以身涉险。把内藏马可士贩毒证据的底片交给他处 理,然後自己一人只身前往神秘的私人俱乐部~杉西吧一探究竟。
  
  POOL HALL
  杉西吧是一个撞球馆;我敲了门之後把假警察证件秀给门口桑吉欧看;接 著又把马可士的金表送给他,博取他的好感。和桑吉欧打了几球後,他告诉我 在俱乐部的另一边有秘密的出口。
  离开了杉西吧之後,我又回到旅馆和迷人的艾达继续缠绵;虽然此时警方 已发布我涉嫌谋杀的消息,但聪明如艾达者,并不相信我真会是杀人凶手。是 夜、和艾达一起到马可士的办公室去,想找些更进一步的线索和证据。
  
  OFFICE
  在马可士办公室的大楼前,艾达趁大楼职员入内时假意从旁边经过,偷偷 瞄到了进门密码的末三位数字是「249」,然後我又取出得自杉西吧的撞球 滑石粉抹在按键上,找到了密码的第一个数字是「0」。於是、依序按下「2 490」打开大门进到大楼。
  进到大楼後,拿起桌上的塑胶水杯弄湿那位熟睡守卫的右手,误使他感觉 有尿意而跑去上厕所。当警卫一离开,我们便利用电脑解开电梯的保全系统, 顺利地搭电梯到楼上去。
  在楼上走廊的橱柜里,自一个打孔机中取出马可士的办公室钥匙;虽然我 笨手笨脚地把碎纸弄了一地,不过还是赶紧的把地上的碎纸收拾乾净;接著再 用钥匙打开马可士的办公室大门入内之後;开启左边墙上的电灯开关,阅读了 桌後看板上的两份文件,及在看板上取得一块磁铁;再仔细观察桌上,找到一 瓶墨水和一条电线。
  接著再走到桌子右後方的保险箱前,用电线连接保险箱与马可士的电子日 志,再打开电子日志的电源;而这些密码早已被迪迪破解了,所以接著再分别 输入新密码「227」及「ADDA」,即可打开保险柜。
  就在我们打开保险柜取得其中的文件时,嘈杂声引起了警卫的注意;我们 趁他尚未巡逻至此时,先用钥匙去锁上办公室的大门,再把电灯关上;接著再 打开右边的隔间躲进去,并且用磁铁把隔间的门闩引至锁住的位置(也就是把 自己反锁在里面),希望能瞒过警卫的搜查;果不其然、没多久警卫进到办公 室,看见隔间是锁上,就放心地走了。
  当警卫离开後,马上离开办公室,然後又在走廊的橱柜里躲了一会,最後 总算能全身而退了。
  在马可士办公室里所得到的资料蕴含著惊人的内幕;其中提到一个不为人 知的生化研究,及马可士金表的秘密等等  ;在和艾达仔细地密商之後,认 为这次该由她出马去调查有关的资料;而被误认为是凶手的我,则最好暂时避 避风头为妙。
  
  WAREHOUSE
  第二天、艾达一身劲装地潜进一家与马可士有关的货物仓库;她悄悄地随 车溜了进去,在小货车後厢的毯子下面找到一支长柄的钳子,又在一件夹克口 袋里找到一颗小胶囊及一张洗衣单,并於左边的海报上看到送货员女友寄来的 明信片。
  由於洗衣单上写著送货员的名字叫做菲利普斯,所以当下便在货车上照著 明信片上女孩所写著的电话打去,也因此得知了货车上的电话号码。
  接著下车後,用长柄钳子取得右方的送货单,从单子上找到了管理员休息 室的电话;然後再走到仓库後面,爬进小轿车里面打货车电话给送货员,趁他 尚未挂掉电话前,再用架子上的电话打给仓库主管,然後把两支电话放在一起 ,让仓库主管与送货员互相对话,并趁此机会逃离仓库。
  艾达回来後,我们把小胶囊拿去请迪迪化验;迪迪建议我们到俱乐部去安 置一些窃听器,以便收集更多的情报;但是当到达俱桨部之後,第二个神秘的 关键人物保罗拉可兰吉又突然地被人暗杀身亡;在打手紧追而来的仓惶中,我 记起桑吉欧曾说过的密门,并从那里逃了出去。
  
  DEAD-END
  一出门後往左转逃开,不料却一头撞进了死巷子里;所幸我急中生智往下 一趴,刚好从想撞我的车子底盘钻了过去;当我狂奔到巷口时,艾达正好驾著 跑车来把我接走;我们一路逃离现场,发现事已经严重到超乎我们所能想像的 地步!!
  这时、我发觉艾达有几点可疑之处,但身处危急时刻,又哪来那麽多的心 思去多想它呢?於是、我们决定要分头进行调查工作。
  
  HOTEL INSPECTOR
  在我这方面、得先回旅馆去做一些必要的处理工作;回到旅馆房间没多久 ,楼下的柜台便通知有警察要过来拜访;於是我赶紧把小胶囊藏在床头桌上放 糖果的碗中;接著再打开小木柜,取出里面的威士忌酒,把假证件藏在威士忌 的标签里面;最後、我再使用墨水把手中的那件文件涂黑,使它什麽内容也看 不到,这样便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当二名警察进来之後,他们当然找不到什麽明显的犯罪证据;他们还顺手 从糖碗中抓走了一些糖果;但是他们不死心,硬要把我带走问话。
  不过、想抓我可没那麽容易;在後车厢旁边,我把墨汁滴在毛毯上,然後 趁警察探头检查毛毯时,用後车厢的盖子狠狠地将他击昏,然後从容地离开。
  
  NEWSPAPER OFFICE
  在另一方面、艾达则到报社去向弗莱迪拿取已冲洗好的底片;但是从门缝 望进去,却看到警察已到报社向弗莱迪盘问。
  聪明的艾达灵机一动,在右边的桌上拿了一封信及胶水,再到左边的桌上 ,把水加到咖啡壶里;当烧水的蒸气蒸发时,马上将信拿出来,利用蒸气将信 封的封口打开;接著把手上的短签放进信封里,再用胶水封回原状,然後装作 是弗莱迪的女秘书,神色自若的走进办公室中,将一叠信件交给弗莱迪处理。
  在艾达与弗莱迪的一搭一唱下,弗莱迪看见了信封中的短签;他指示艾达 从档案柜中取出一个绿色的档案夹,然後又示意艾达引开警员的注意。艾达依 指示打翻了放在警员前面桌上的蓝色小盒子,趁警员在偷看艾达的颈线时,弗 莱迪悄悄地把照片纸袋塞入了警员的风衣中,并藉口要艾达去泡些咖啡进来。
  艾达利用咖啡、水,煮了些咖啡,用托盘端著回到办公室里,并故意的将 咖啡泼洒在警察的风衣上,然後以此为藉口拿走风衣,也因此将其口袋中的照 片、糖果、名片等等全部取走。
  在和艾达会合後,彼此交换了一些情报,并决定仍旧分头进行调查。
  
  CEMETERY
  首先、我到墓园去参加马可士的葬礼~当然不是光明正大的去参加了!! 到了墓园之後,我拿了威士忌给司机喝,得知有三名马可士的女眷在此;再到 墓园中查看左边的女士~卓弥士博士,看见她手上正拿著一只手套;然後我走 到墓园外的大街上,在一辆蓝色轿车里凭著另一只手套认出此即为卓弥士的车 子;於是便掀开後车厢进入,拿到一小瓶药水和一份乐谱,然後用钥匙戳 破其後轮胎。
  再回到墓园里面,将药水放进威士忌後,再把它拿给司机喝;这样一来、 司机便会昏睡过去,也因此便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让艾达能在卓弥士博士 的私人实验室里进行彻底的搜查了。
  
  LAB
  话说在艾达这方面,她於门旁拿起了一根棍子,在其一头黏上软糖,从信 箱里黏出好几封信来;接著进到花园後,利用挂在左边树上的望眼镜,在绿荫 丛中找出了三架隐藏式摄影机的位置;接著、再检视了门上方的鹊鸟巢之後, 从鸟巢里拿到了门钥匙,如此便能打开门进入了博士的实验小屋。
  进屋後、先拿走假人脸上的墨镜,又仔细检查垃圾筒数次,找到一份电路 图及一条电线;在拼好电路图(拼不拼都没关系)後,又从矮柜抽屉里找到了 一台录音机,接著到门外去录下鹊鸟们的啼声。
  再进入屋内将墨镜戴上之後,便可看见了门旁密码输入键盘上所浮现出来 的英文字母;依照在博士车上所拿到的乐谱提示,输入贝多芬快乐颂的第一个 小节「EEFGGFED」,便可打开门进入博士的秘密实验室了!!
  进入後,在椅子上的白衣袍口袋里找到一把电线钳,再剪断墙上的电线後 ,利用手上的电线把它接起来造成短路,则壁上的保险箱便打开了。
  从保险箱中取得二片微胶片之後,艾达利用桌上的显微镜看了看胶片中的 内容,得到马可士的密码「MIV」及拉可兰吉的密码「CLI」。
  DINER
  在取得胶片之後,我的好友迪迪突然在意外中中枪身亡,而现场所遗留下 来的则是艾达的手提袋   艾达??看来我得把一切好好的想一想   
  没错!艾达和每件命案都扯得上关系,而她的出现至今也仍是一个谜;就 在一切都晦暗不清时,我接到一通莫名奇妙的电话,并当场遭到杀手狙击;当 我看见对街窗口的闪光时,立刻侧身往左下方的桌下寻求掩护而避过狙击手的 射击。
  我飞快的跑出住处,心想自己身上一定带著什麽电波发射器,敌人才会知 道我的行踪;我发现唯一可能的物品,正是由艾达所带回的那副墨镜,而那墨 镜内竟暗藏了一只小小的窃听器!!在不加思索下,马上将墨镜丢进街旁的垃 圾箱内,这才似乎得到了一些平静。
  
  HUSTLER
  当我要到杉西吧的拉可兰吉办公室去的时候,竟发现街旁一个小贩的手中 竟握有包含了重大秘密的马可士金表!!由於身上没有可下注的东西,所以从 艾达的手提袋中拿出一张警察的名片用用;而误以为我真是警察的小贩答应, 只要能赢上三局,那只金表就是我的。当然、我很快地就能赢上三局而取回马 可士的金表了。
  再度来到保罗拉可兰吉的办公室时,那里有一道神秘的密门无法开启;在 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我无意间发现,原来先前涂了墨水以躲避警察追查的那份 文件,现在竟然出现了与此密门有极大关联的一些数字符号;於是、我用拉可 兰吉的钥匙转动左边的锁4次、中间的锁2次、右边的锁1次,终於把那道密 门打开了!!在密门後的另栋建筑里,我找到了杀害迪迪的凶手,以及被绑在 一旁挨打哭泣的艾达    
  而事实证明,艾达确实是与那组织有所关联的,虽然她说从一开始就爱上 我了,但是我却不能原谅一个杀害这麽多挚友的蛇蝎美人    
  艾达走了   把我一个人丢在路上,她不能原谅我的无情,就像我不能 原谅她的冷血一样,不管是基於什麽理由。在艾达走了之後,我们不能再像以 前一样地合作探案,而最後的关键谜题都得靠我一个人独自来解开。
  INSTITUTE
  现在、我来到了传说中最最神秘的研究中心,一切的秘密全都隐藏在这栋 建筑物里面   
  进入研究中心之後,我在70号门前拿走了红色的计时铃,然後往右转, 从大玻璃窗里看见卓弥士博士正和一名矮小的男子交谈著。我设好了计时铃将 之放在窗台上。
  当计时铃铃声大作时,博士和那名男子的注意力被引到窗台这边来时,我 马上趁机从70号门冲入房内,用刀挟持那名称做卡福克的矮子,卓弥士博士 见状并不敢开枪;我想、其实卓弥士也不见得是一位罪大恶极的幕後主谋,但 在一念之间,卡福克已挣脱了我的控制,他夺下博士的枪射杀了博士,并将大 门反锁又释放出毒气想致我於死地!!
  博士在临终前,企图说些与微胶片有关之事    然而、命在旦夕的我 ,唯有能逃出这毒气室才能有能力去做任何事。此时、我听到艾达在门外呼唤 我的声音,她用尽一切方法想开门,但都徒劳无功;最後、我又玩了电磁学的 小把戏,对著墙角的保全系统使用磁铁,总算如愿把门打开了。
  然而、这次我不仅大难不死,还得知艾达不顾一切地抛开了自尊与骄傲想 要救我,她的确是真心地爱我的!!这使得我俩之间的关系展现了巨大的转机 。不过、现在并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我们得破坏这个邪恶的实验室,并全身 而退将之揭发让世人知道才行。
  
  SECRET ROOM
  我和艾达来到实验中心的管制大楼前,根据马可士文件的记载,将马可士 金表依如下规则调整:
  1:轻按发条针打开表盖,再抽出发条针;再用发条针将时、分针转至十 二点的位置。
  2:放回发条针,旋转至表的背面;转一下内圈,使表背的三个小钮突起 ;再转外圈三次,使刻度分别落在三个小钮的位置上。
  3:转回表面,按发条针关上表盖;此时在机关已被启动的手表上面,出 现了金黄色的凸出字样。
  接著、把金表放进左边的开关中,便能打开实验室的玻璃大门,进入中央 控制室中;艾达在房里矮柜的二个抽屉中,分别找到一把电磁枪和一个遥控器 ;接著又在桌子的後面找到一个快用光的灭火器。
  艾达把遥控器设定在高温、A2房间,然後对墙上的接收器使用它,而把 A2房内的储存物全部摧毁。
  当我在努力研究主控系统时,艾达则为我负起守卫的工作,先後用雷射枪 杀死巨汉,又用灭火器击倒卡福克;但卡福克却用了最後的一口气向我发出致 命的一击,而痴心的艾达却为我挡下了这一枪    
  就在这紧要关头,我忍住心伤,从卡福克的口袋中找到一把钥匙,然後开 始破解主控系统。
  首先、启动右上方的电源开关,抽出左边第四片介面卡放进中间的插槽; 然後扳下2、3、6个开关後,打开旁边的按钮以启动下面的数字按键。
  依据系统的提示,第一次输入「151」这个密码,并使用保罗拉可兰吉 钥匙;第二次输入「1004」这个密码,并使用东尼马可士的钥匙;第三次 输入「10」这个密码,并使用李维卡福克钥匙;如此、所有的任务至此总算 大功告成了。
  在逃出研究中心後,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原来迪迪还活著!!其实他早 就怀疑艾达的来历,所以在她的口红里加装了追踪器,这也是他为什麽那麽快 就能找到我的原因。至於艾达、因为要报复马可士而扮作情妇接近她,没想到 最後自己竟成了复仇天使。
  不管怎样、这次我追查这整个案件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至於日後 还会发生什麽事,就让我们暂且抛诸脑後等来日再谈吧。
高晶 □ 葵花宝典 □ 来自网上的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