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计划3:时空之遗物
The Journeyman Project 3: The Legacy of Time

佚名

相关文章
《旅人计划3:时空之遗产》攻略
旅人计划Ⅲ全攻略

旅人计划Ⅲ全攻略


  几千年前,伟大的古代文明——香格里拉、黄金国和亚特兰第斯神秘地消失了。在这些神秘事件的背后,隐藏着一段传奇的故事和一股神秘的力量,而这些最终将决定人类的未来。
  
  世界大事记
  公元2117年2月2日
  在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核战争后,地球上只剩下了四分之一的人口,幸存者们希望能够重建地球。为了持久地维持和平,世界议会成立。
  公元2300年元旦
  地球上的第一座空中城市升空了,人类即将开始大规模地移居太空,这是人类历史的一个新纪元。
  公元2308年11月6日
  地球人第一次与外星人Cyrollans(希罗人)进行接触。他们给世界议会十年的考虑时间来讨论是否加入宇宙联盟,以维持和平。
  公元2315年8月15日
  Elliot Sinclar博士发明时空机器。世界议会成立TSA(Temporal Security Agency)来管理第四空间——时空。
  公元2318年11月6日
  *十年期限到,Cyrollans人来到地球听取世界议会讨论的结果。
  *Sinclar博士企图改变历史,想要暗杀Cyrollans人特使,他宣称外星人想要征服地球。阴谋被TSA5号调查员Gage Blackwood粉碎,Sinclar博士被送往位于土卫的监狱Vega Thelon。
  * 地球正式加入宇宙联盟。
  公元2329年9月8日
  由于3号的陷害,Gage被送入监狱。他越狱后回到2319年将所有事告诉了那时的Gage,于是2319年的Gage搜集到了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无罪。
  然而在追捕3号的过程中,目标突然消失,以后3号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与此同时,监狱中的博士也由于不明因素而病情恶化。这时,Cyrollans人特使来到了地球,对地球所拥有的时间机器颇有异议。由于这一切,整个宇宙联盟的目光都集中于时间机器这一焦点上。面对巨大压力,世界议会被迫承认拥有时间机器为违法行为,就此TSA决定完全关闭时间机器,但TSA成员对此极其反对。面对这一连串的巨大变化,Gage认为这一切的幕后定有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所以,3号成了解开迷团的唯一线索。
  
  走进历史洪流
  我,就是那个富有传奇色彩的5号调查员Gage,为了寻找3号,在队友William的帮助下,我穿上了时空衣。
  “快,时间不够了,将我的影像拷入你的记忆库中,赶快……”
  随着队友急切的话语,我按下了时空衣顶部的第一个目的地按钮,便不由自主地卷入了一阵时空旋流之中……
  公元前1262年10月6日
  一片漆黑。当我再度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以光速接近公元前1262年的地中海地区——传说中的亚特兰第斯。
  刚站稳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战后的凄凉景象:死水一般的湖泊在阳光中放射出一种粘稠的金色,不远处的沉船仿佛正在诉说着什么,我的心情变得有些忐忑不安了,因为总感觉威胁就在左右。抬头向上看,午后的太阳正散发着强烈的热量,使我双眼有些刺痛。咦,那是什么?遮住太阳一角的那片小黑影令我想到了日食,难道……正纳闷间,我转过了身,一座高大的磨坊耸立眼前,从它那破旧的身躯来看,应该已废弃很久了,里面一定记载着什么。我向前走上岸去,在石墙旁,3号调查员(Agent3)的时空衣突然出现了,这的确给了我一个极大的意外。我按了一下,便听到了Arther和3号的声音。Arther是一个人工智能的产物,他具有高度的智能,同时也是我的好朋友。他告诉我3号已在三个地方留下了记号,我只要找到它们,就能发现整个事件的真相,Arther将陪我一起进行这段冒险。
  我继续往前走,踩着水中的几个小土墩,来到了对面的堤岸上。突然发现远处依稀有个人影,经电脑自动放大,得知左前方65米远处水面上正有人坐在一只小船上,经分析,这人正是年轻时的sinclar博士,怎么他在这里?
  前方已无路可走,只能转身原路返回,途中看到地上有条绳子,便顺手把它放入了座下方的物品栏中。继续向前,回到磨坊旁,从墙上的一条裂缝中走进磨坊。整个磨坊中空荡荡的,除了满地碎石外便只有呼呼的风声了。我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有一道石梯直通塔顶,但中间断了一截,看来直接爬不上。我顺着房中间的木轴转了一圈,忽然想到了口袋中还有条绳子没用,或许它也能派点用场吧!我拿出绳子,试着将它抛向空中的断梯,果真有用!我顺着绳子爬上断梯,“哗啦”一声,身后的碎石从石梯上掉了下去,好险啊!我一路小跑,上到顶端,掀开天花板爬进去,进入塔顶的小屋。顺着屋中的一段铁梯再往上爬,来到了磨坊的顶部。
  地上的那是什么?正想着,仪器已开始自动分析了。原来地上的那三个小圆圈正是3号留下的时空记号,我找到了……突然间,令人诧异的景象出现了:刚才太阳旁的小黑影正缓缓向中心移动,形成日全食;而一艘巨大的飞船掠过了我的头顶,向远处的神庙发动了攻击……来不及多想,一阵眩晕中,我又一次被卷入了时间流中。
  公元0524年1月29日
  又是一片漆黑。恍惚间我已来到了战火纷飞的安第斯山。睁开双眼,仔细打量着四周围。这是哪儿呢?难道是地点计算有误吗?四周高耸的石壁成圆柱形将我围住,有一条绳子直通向上,地上还有只破盆。忽然我发现我正在水中浮着,四周围全是水。我明白了,原来我身处井中!真是糟糕至极,我该如何出去呢?转眼间看到石壁上有块石头似乎有点松动,我先拿开右边的石头,再扳了一下左边的石块,只听“哗”的一声,一股水柱从石板后冲了进来,而我则随着水位的上涨慢慢浮了上去,终于可以不作“井中之蛙”了!
  抖掉身上的水珠,走出井口,眼前的景象使我大吃一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黄铜色,整个天空都布满了血一般的红色,而远处正不断传来轰轰的炮声,看来这里也遭到过攻击了。我四处看了看,发现井边有个曲柄(Winch andle)可以拿。转身拨开树丛往前走,看到路边高大的椰子树倒在地上。没走几步,来到一个岔口,先往左边走吧。绕过一座小山丘,来到一户人家前。房子已倒了一大半,看来这里也不象有人住。我绕了几圈,在一堆废墟中好象没什么有用的东西,只在房前的地上捡了一只大竹筐(Crop Basket)。
  顺着原路回到刚才的岔道口,这次我该走右边看看了。穿过一道小门,来到山崖边的一块平台上。这里真是个古怪的地方,断壁残渣中还有许多古怪的机器,看左边那个是绞盘吧,有什么用呢?前方已无路可走,下面是深不可测的山崖,在山的对面可以看到巨大宫殿的一角,但是怎样过去呢?这时我注意到有根连在绞盘上的绳子通向空中。抬头上望,空中竟然有个巨大的热气球,我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空中原来散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热气球。我试着转了一下绞盘,发现转不动,于是取出刚捡到的曲柄安了上去,再转了一下,竟然动了。轧轧声中,正上方的那个热气球已被拉了下来,好大啊!但气球下方却没有供人乘坐的地方,这下我身上的那个竹筐该派上用场了。
  我把竹筐栓牢在气球下面,一翻身便跳了进去。摇摆中,热气球已开始带着我上升,但升到一定高度后便不动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环顾四周,发现某个地方可进行电脑分析,连忙开动电脑,经过放大,看到身旁有条20米的绳子,尽头连着一个钩子,看来正好可以利用这个钩子。我把钩子拉上来,甩动绳子,来回三四下后,便钩住了对面的另一个热气球,将它缓缓拉近,看来我应该能跳过去。吸一口气,猛地一蹦,竟然跳进去了。刚才真是个危险的举动,幸好没……四处略微一看,我便发现了一个人工记号,看来我已找到3号留下的第二个记号。在仪器分析声中,我再一次看到了奇异的景象:血红的天空一下阴沉起来,轰鸣声靠近了,接着两艘怪异的大飞船出现在眼前,其中的一艘正是攻击亚特兰第斯的那艘,看来双方正在交战中……突然蓝光一闪,我又被卷入了时光流中。原来刚才我坐的热气球被一束激光击中,正是Arthur及时转移了空间。
  公元1229年4月15日
  这次的目的地是神秘的喜马拉雅山脉,希望可别在井中了。
  “啊,这么冷!”我刚站稳脚跟,Arther便叫唤起来。我四周望了望,原来来到了一座大雪山中,难怪这么冷。天空中乌云密布,阴沉沉的,阵阵轰雷声中夹杂着一道道闪电。四周雪地中露出许多屋顶,而眼前这座大庙也已被大雪淹没了大半。
  先转身走下雪坡,我突然被吓了一跳——下面有个死人!他是谁?不得而知。但在他身旁有一根木棍(Wooden Staff),右边不远处有一个控制轮(Control Wheel),我把它们放进了物品栏中。转身回到刚才的破庙前,向右走进庙二层,在右手处我看到一组齿轮,凭经验我感觉推动它们一定有好处,但是需要先在右边的齿轮上安装刚捡到的控制轮才能转动它们。转完后,我回到庙门口,顺着雪坡下到庙的下一层。通过一个小门后,是个悬崖,有一架木梯悬在崖壁上。我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爬下木梯,但滑手的冰还是令我差点摔了一跤。
  悬崖下又是一幅新的景象,眼前是几座巨大的神庙,气势比刚才的小庙要雄伟多了,但露出的都只是它们的一角,其它大部分都被大雪所掩盖。
  我走向最近的一座庙宇,在一扇扇紧闭着的窗前停住了。试着用刚捡的木棍推了一下最近的窗户,开了,我立刻走进去。里面是个大殿,正中有座金色的大佛铜像,大雪淹没了整个殿的一大半。我来到大殿中央,显然已无路可走,道路全部封死了。我看到大佛像,忽然有了主意,我可以踩着佛像去屋顶看看(真是大不敬啊!)。在屋桅上的一堆积雪上,我发现了第三组时空记号。
  在时光流中,Arthur计算出3号应在14天前到过土卫的监狱Vega Thalon中,于是我立刻前往。果然,在那里我碰到了寻觅已久的3号,原来她是来寻找博士的。而Sinclar博士一见到我,就把我大骂一通,说我毁了他的一生,毁了一切。我向他表示了我的疑问,他告诉我原来他早就发现外星人在古代攻击过地球了,而他所做的正是要弥补一切,来拯救地球,但都让我给破坏了。说完他就气喘吁吁,按铃召唤保安人员。我和3号只得迅速离去,但我心中感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究竟我做对了,还是错了?我必须把这一切都搞清楚。
  回到TSA,William正在遭受Jack的大骂,我和3号正好出现,3号立即被拘禁了起来。而我发现TSA中竟然还有Cyrollans人。这时消息传来,不久前地球遭遇到了不明外星人的攻击,我在荧屏中认出了那艘外星飞船正是我在安第斯山看到的那艘,我猜想这可能又是Cyrollans人干的好事。于是我找到了Cyrollans人的大使,把我所知道的和我的疑问都告诉了他,希望他能给我一个答复。从大使的话中,我得知了真相。原来古时的Cyrollans和另一种外星人已来到地球上,本来三方和平共处,但不知什么原因,力量失去了平衡,两组外星人为了自己的尊严便各自对地球进行了攻击,现在那些外星人攻击地球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要恢复和平,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回三个当年失落的神器,看来为了宇宙间的和平,我又得走一趟了。
  
  再踏时光之旅
  公元前1262年10月5日
  随着时光隧道的启动,我被卷入了历史的洪流中,回到了10月5日的地中海,这正是外星人攻击地球的前一天。慢慢地,我恢复了知觉,眼前的亚特兰第斯显得十分的繁荣、平静和可爱。也许是对于文明的怜惜,不禁有些伤感了……环顾四周之后,竟然发现自己在磨坊的屋顶上。因为上一次来时的记忆还犹新,所以掀起屋顶的盖子,径直走下钉在墙上的铁梯,来到磨坊风车和石磨之间的动力枢纽。观察一下,便把地上的两个齿轮拾了起来。但出于好奇,我又掀起地上的盖子,来到磨坊下部。向下一看,有一人正在做些什么。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还穿着时空服,不能打扰别人,只能又回到上层的动力枢纽,并将刚才的两个齿轮放在了机械装置上,然后推动齿轮组的扳手。但好象没有什么发生,只有户外的风车叶片跟着轴在转动。当我推到第五下时,突然发现前面已出现了一条道路,我小心地走了出去。外面虽然美景如画,但这时我已无心欣赏。再触动一下扳手,随着桅杆的转动,我顺势跳到一堵较低的石墙上。孤独的我在墙上往前走着,直到发现有一艘帆船停在我一侧的海面上。
  我跳到船的吊臂上,由于我的行动,船在水中一颤一颤的,但因为我所穿的衣服的平衡性,我只感觉很好玩。沿着这艘船的主桅杆终于下到船板上,向右转,找到地上的一块丝布(Silk carf),忙放进自己的口袋中。又向前走一段,在左方找到了一根鱼杆(Gaff)。前面已无路可走,我心中的疑团又多了起来。离开船,跳到右边的码头上,看看码头上会有什么。向右直行到尽头,我发现一个自言自语的乞丐(Beggar),因为他双眼都失明了,所以我可以靠近他而不至于把他吓坏。拷贝了他的影像后,我走上前去,当他发现有人来时,首先打开了话匣子。唉!人说人话,鬼说鬼话,当然是他首先开口问我可不可以施舍点钱给他,我当然只能说抱歉了(Sorry)。他又谈及此时的天气十分糟糕,但事实上当时的天气十分不错,这是为什么?但为了这个可怜的人,我也就随着他的话而说Yes,也许“白色的谎言”会对我们大家都好。离开乞丐后,我又跳回船上。这时我改装成乞丐的样子,发现刚才不能前往的地方现在可以了。我走了过去,一个埃及船长(Captain)被铁索困于一重物上,我先把它的影像拷贝下来,然后上前,象乞丐一样向他讨钱。令人吃惊的是,他很大方地给了我许多钱。之后,他问我还有什么事要说,我却一时找不到话题,便说声谢谢离开了。跳上码头之后,我转换为船长的影像顺路而行,却不见人影。突然飘来一阵悠扬的笛声打断了我脑中的平静。沿着声音的方向来到渡船码头。首先我把船夫的影像拷贝下来,然后过去与他交谈,船夫好象已渡船多年,见我便问要到哪里。我回答到神殿(TEMPLE)并给了他金币。不久他便把我送到了神殿门口。之后,我上岸找到了看守神殿的警卫(GUARD),自然先把他的影像拷贝下来再与他交谈。警卫告诉我只有亚特兰第斯的原住居民才可进入神殿,并且必须有神殿的徽章才可进去。我发现我完全不符合这些条件,看来下一步必须着手寻找那神殿的徽章。
  回到渡船边要船夫先送我去制陶工厂(POTTER),到制陶师傅的家之前,从外面先将他的影像存入我的影像库中,然后变成守卫的模样。制陶师傅一见我,便马上对我说他是多么多么的忙,以及一系列不能准时交货的理由。听了这话我险些笑出来露了马脚。观察四周,我突然对右边的粘土机产生了兴趣。转动粘土机的把手,一块粘土(CLAY)从出口掉到木筐中。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收好,离开了陶艺师傅的家。我转变为船长的模样来到隔壁的橄榄油作坊,发现一个女人正在从橄榄中榨取油汁,原来她便是刚才陶艺师傅的妹妹(OLIVE OIL ENDER)。与她随便聊了聊之后,在店门的桌上见到一些陶器,经仪器放大,在一个较大的陶器上我发现了一个神殿所特有的标志。一个想法不小心进了我的脑海中——用刚得到的陶土复制下这个标志,而后我离开了橄榄油店。现在新的难题来了,我到哪里去找黄金呢?Arther提醒我说:“黄金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此我又按动时间按钮,将我弹进时间隧道中,来到了黄金国——安第斯山(ANDES)。
  来到安第斯山,村落中显出特有的宁静,或许谁都不知道明天将有灾难降临。因为自己的影像库内没有任何当地人的模样,所以必须先找一个人来假扮。我走到当初的水井处,在一旁的草丛中发现一个小孩在熟睡,这是个好机会。储存他的影像后我依旧按上次的路线来到那个无人的农舍,但此时才知道这里原来并非农舍,而是一个马房。进去看看没有什么,我便绕到农舍的墙后,突见一个成年男子正在干活,我立刻转化成那个小孩的模样。他一见到我便叫我“孩子”,这可是我所料不及的,自然脸上有一丝惊恐。我被“孩子”的父亲训了一顿,当然作为“儿子”的我什么也不能说,只是默默地倾听着。听完训后,我走下山,朝着热气球的方向走去。这时热气球完好无损,所以我直接坐上热气球往对面滑了过去,没等多久便到了对岸。我被眼前宏伟的建筑惊呆了,这便是马雅文化的神殿吧!拾梯而上进入这神秘的大殿,神殿中的墙上布满了古怪的画,好像是描述古代时的人类与外星人之间的关系,但我还是不太明白。走进画室转向左边,用仪器放大了地下20米的通风口,我看到底部一幅十分可怕的画像。趁着画师忙碌时我打开筐子取走了一块金片,随后便飞一般地离开庙宇,返回1262年的地中海。
  在陶器店门前,我转换成陶艺师傅妹妹的模样。走进陶器工厂,他一见我好象有些出乎意料。但一连串的抱怨也脱口而出,我才懒得来听,便说可不可以看看他制好的陶器(I will watch the ot)。他这时表现得十分的高兴,叫我稍等,不要走开。等他走后我走进左侧的烧炉,打开烘烤陶器的窖炉,小心翼翼地把印有神殿徽章的陶土放了进去,并把一片金箔放在陶土的上面。走出炉子,转动旁边的齿轮。之后走进窖炉内,我拿到了一个金质的神殿徽章,这下我应该可以进入神殿了。转身顺手拿了一个陶壶及一个钵,走到隔壁橄榄油店门前的油桶旁,用钵盛满了油后,回到小船上,叫船夫载我去神殿。
  到了神殿的门口,我变成了陶艺师傅,把神殿徽章出示给守卫看后终于得到了允许。再次回到船上,船夫把我带到了神殿之中。
  这座神殿建筑得真是相当的宏伟、精致,带着赞许的心情一直走到一个神钵前面,用陶壶装了一些生命之水(healing water),接着走到右侧小路的尽头,用鱼钩关上了水井中水阀。返回小船前往磨坊(windwill),步上台阶,在磨坊的门口我变身为埃及船长的模样。进门直走,前厅右侧屋角的地上有个箱子,在里面我发现了一张画,上面画的是一部机器和一个地道,还有一个人在里面爬着。但我真不知道这表示什么意思,只好作罢。走进内厅与磨坊主人说话,交谈中他也多次谈到天气很坏,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都用nasty weather这个词呢?带着这些疑问我回到了码头(dock)。先转变为乞丐的样子,来到那个被俘的埃及船长那里。船长说:“有可能会下雨”(it may even rain)。听完,我回到岸上再换为埃及船长的模样去找乞丐。看到乞丐之后。他一如以前一样问我要钱,但我依然未给他。然后他又问天气是否很糟?我回答:或许会下雨(may rain)。他马上有了许多新鲜的问题向我一一询问。原来他们也感受到了危险的存在,并试图逃离亚特兰蒂斯。接着回到船上,返回磨坊,再和那个磨坊主人谈话,当他谈到天气时,我回答:漫长的冬季(long winter),谈完之后主人便离开了。在离别时他告诉我乞丐会给我留一样东西,于是我又回到码头找乞丐,但他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一个放钱的破碗。我把它拾起,回到磨坊。这时磨坊已空无一人,我环顾四周,这里的环境倒有些像在外屋所见到的那幅画描述的样子,果真发现在地上有条长绳。我拾起绳索的一端,将它与身后柱子的挂钩相连。然后走向左端的轱辘(winch),将其转动,正依图画所示,出现了一条密道。我一头钻了进去,沿着这条通道进入了地下密道。
  我转换成乞丐的模样,爬上铁梯。墙上的壁画十分吸引人,看过之后,左转进入一间房间,在里面有个人,他一见到我十分吃惊而且似乎脸上有些愧色。但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他离开时,给了我一个有太阳图案的圆盘(sun isc)。现在我对面是一个大水钟,放大之后我转动了水钟的曲柄,并把圆盘放在其中,再次转动曲柄,一阵阵巨大的声音传来,好象启动了什么。我急忙左转向前直奔,经过一段段无尽头的阶梯,我又从另一通道来到了神殿的那个水井。我用鱼杆将刚才关闭的阀门打开,这时奇迹出现了:一个金光熠熠的塔形古神器浮于空中。我得到了它后,便又被卷进了时间隧道中。
  原来是总部将我召回,我向大家展示自己取得的塔形古神器。Cyrollans的特使说:这是真的,但只是三个中的一个。只有三个古神器全部组合在一起时才会产生强大的力量阻止战争的浩劫,但我怎么知道?既然这样,寻找另外两个神器的责任也落到了我的身上。为了地球,也为了人类,寻找的工作将继续,我又一次走上了征途……
  
  追寻古神器的足迹
  公元1219年4月14日
  在时间流中,我又来到公元1219年的喜马拉雅山脉,那是在受攻击的前一天。这一次可不象上一次那样冷了。
  首先,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不远处的一个佛教僧侣,看他的样子好象正在朝拜着什么。按照惯例,先将他的影像拷入我的记忆库中。看着他痴迷的样子,我想还是不要去打扰他的好。转过身来往前走,看到在我右边有一吊桥。通过吊桥,看到对面的山壁上写着几个字,这时Arther念到:“OU、MA、NI、BA、MI、HONG”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咒语?不管它,向右继续走,来到一个养牛场,看到左面山壁上有一座佛像,我按了一下下面的文字。而后转身沿着石壁一路往前走,跨上楼梯后,便来到了绿色小屋中。想到可能会有人,所以我预先将影像换成了僧侣的模样。
  在绿屋中,我碰到了一个正在修剪枝叶的老和尚(Gardener),他告诉我最近天气有异常,正在变冷,树木都已不再生长了,好象都要死去了。听着他的话,我突然想到明天这里的一切将会被大雪所覆盖,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莫名的寒冷。往里面走,钻进地上的一个通道中,看到大树的根部都已干枯了。我拿出从亚特兰第斯取得的圣水,浇到了树根上,树立刻恢复了生机。走出通道,向左走,在一个平台上取得了一把小刀(Knife)和一幅地图(Map)。从树上摘下一个果子后,装入怀中。我走下梯子,向左转,来到黄色的佛像面前。把刚取得的果子放在平台上,在佛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黄色的球,看来这可是一件宝物!我将它放入物品栏中,然后走进了地下通道。
  通过一段蒸汽后,往左前方来到一个岔路口。分析了一下岔路天花板上的雕刻后,我取得了这里的坐标。继续向前行,一路通过双圈、蒸气,感觉到我已经进入了一座迷宫中,下面是我在迷宫中的第一段行程:
  贝壳(表示有贝壳记号的地点,以下类似)→扳扳手→进入新通道→上楼梯→左转取得剑→下梯子→贝壳→扳扳手→进左侧通道→方块→牛角→推动石块→眼睛→黑色佛像→分析文字→取得一个水壶→眼睛→牛角→推动石块→方块→贝壳→推动石块→回到绿色小屋。
  与屋中的和尚交谈完后,我便离开了这里。穿过刚才的吊桥,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向右转,来到警卫室。走上左边的楼梯,看到一名守卫。他问我是否想通过吊桥(废话),我说是。在经过了一番交涉并把丝巾交给他后,他终于同意了。向下走通过吊桥,前面是一座大殿。在这里我看到有一座蓝色的佛像。分析完佛像下的文字后,走进右侧的一个小房间中。房间里有一喇嘛,我先记录下他的影像,然后再和他交谈。之后回到佛像前,把在亚特兰第斯码头取得的乞丐的碗放在佛像手中,然后我从佛像的另一只手上取得了一个蓝色的球。
  出大殿向左走,来到一座蒙古帐篷前,旁边有一座红色佛像。看了一眼下面的文字后,我把剑放在佛像手中,又取得一个红色的球。之后我变成喇嘛的形象走进蒙古帐篷,与蒙古人khan交谈。完毕后出帐篷向左转,来到一座建筑物中。我看到左边是一组转轮,与之对应的是白色佛像。看了看佛像下的文字后,我来到转轮前,先把橄榄油倒在转轮上,使之可以出声。然后按照之前听到的六个声音来转动轮子,其正确的顺序是:第二排第三个,第一排第二个,第一排第一个,第一排第四个,第二排第一个,第一排第三个,按完后从白色佛像的手中取得一白色的球。
  继续往里走,四处看了一下后我离开了这里。变成蒙古人的模样,来到刚才获取蓝色球的大殿里与喇嘛交谈。当问到:“什么是痛苦之源?”(what is the source of misery)我回答:“无知(ignorance)”。他便把生命之书(book of life)送给了我。
  来到大殿的另一边看到有个地下通道,于是我又开始了第二段迷宫之路:
  树→牛角→推动石块→眼睛→推动石块→牛角→蒸汽地带→贝壳→蒸汽地带→圆圈→推动石块→蒸汽地带→壁画→黑色佛像→取得黑色球→眼睛→推动石块→牛角→方块→推动石块→岔路→蒸汽地带左转→推动石块→绿色佛像。
  把生命之书放到佛像下面的缺口中取得了绿色的球。现在我已把六个球都收集到手,看来胜利在望。我变成喇嘛的样子,经过吊桥,来到有白色佛像的建筑中。进入大殿,走下楼梯,把白色球放入白色佛像的缺口中,在大厅当中开启了一座楼梯。我爬上去后,把各个圆球按照颜色放入相应的佛像中。最后在顶层,我拿到了一朵莲花。从墙上的一块水晶中我看到了刚开始的吊桥旁的那个朝拜的僧侣,我知道他便是我最后要找的人。离开这里回到刚开始的地方,与那位僧侣交谈,他说你必须恢复自己的真实面目才能得正果。于使我便恢复原貌,然后把莲花交给他,他把莲花变成了第二个神器。
  公元524年1月29日
  回想起小男孩曾说过要去向shaman学习,不要浪费时间。因此我变成小孩子的模样,从神殿的第二层左转绕到神殿后面。发现一条狭窄的石子路,我便由此前行。但未走多远,便出现一武士挡住我的道路,称shaman正在修行,不得打扰,并叫我回家。硬的不行,来软的。我往回退一步,从右边石墙后的草丛中钻进去,绕过了武士,竟发现在武士的身后有一大气球被绑在那里。用小刀把气球线割断,那个武士突然发现气球被人放飞,连忙跑过去抓,一下子连人都挂在了半空中。而我则趁此机会径直向前,在门口向右转,又有一武士挡路,说我不能够过去。与他争辩时,突然Shaman出现了,同时让武士退下,并说他有话要对我说。这时我先储存了他的影像。Shaman让我好好保存他曾经送给我(小男孩)的雕像,因为只有利用雕像才能找到我要找的东西。几声寒暄之后,我立刻返回。乘热气球到井边找那个熟睡的小男孩。我换成Shaman的样子,然后将男孩叫醒,要他把雕像还给我。起初他并不想给我,但经过我的一番言语,毕竟我是Shaman,最后他还是把那个雕像交给了我。
  改装成孩子的模样,再乘气球来到中央的庙宇后,进入shaman修行的地方。向右转,来到一个开阔的地方,发现一个热气球。我利用雕像檫着火石,使气球升空。在天空中分析,将平原的影像放大,我看到人类永无休止的战争。或许这一切,远古的外星人早已预料到了。接着发现有两只大鸟在湖边争夺的图案,原来两派外星人种族的战争也早已展开,战争成为一切矛盾的唯一解决方法。接着把庙宇的影像放大,我发现庙宇上面有一奇怪的箭头,在一旁还有四个不同的脸谱,我记下了脸谱的样子与排列方法。略微思考一下,我决定去湖边看看。
  让热气球熄火,离开气球。走到庙宇的右侧来到水池边。在湖畔,我看到了水池前的启动器(箭头),把雕像放在箭头上,哇!神奇的事又发生了:湖中的水全都退了,而且湖的形状恰恰犹如那箭头一般。我走了下去,发现在湖的四周有一些脸谱。我按着天空的排法,在同样的位置将脸谱按下,一个秘密通道被启动了。我刚想进去,却发现四周都是火焰。于是回到水池启动器那里,把雕像取出。湖水自动涌出,扑灭了火焰。这时我再返回秘密通道,一直前行,终于来到存放神器的房间,按动画像的舌头,神器出现了,我取到了最后的一个神器。
  我急匆匆地回到了TSA基地,当闸门一开,我发现大家都已惊慌失措,原来外星的巨型舰队已冲入了大气层。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大地已强烈地颤抖起来,我意识到地球已受到攻击。极其紧张的气氛弥漫于我和我的队员之间。我急速跑上去,将三个神器放在了一起。这时,一道光束从神器中迸发而出,形成了巨大的能量网。但这时,外星种族已闯入了总部,威胁TSA交出“时间之灵”,当他们企图上前强行取走神器时,却被能量网弹了出来。我已怒不可遏,也朝着能量网冲了过去。这时一股强大的力量流入了我的体内,只觉得在沉睡中我的身体慢慢浮了起来,同时从我的口中道出了“时间之灵”的真言——宇宙间真正的和平。之后,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清醒后,外星人已不见踪影,和平的影子又回访了地球,我只是微笑着……
  这段历史也许不会记于笔端,也不会流传下去,但其闪烁的异光却会永远照亮于历史的那一端。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