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小说:那在网络中响起的——红色警报

作者:魔蝎


  天空仍被黑暗所笼罩,大地亦是一片寂静。
  我负手站在指挥所前的高地上,俯瞰着下面那些正蓄势待发的猛兽。几分 钟前仍是一遍嘈杂的控制中心已安静了下来,除了计算机屏幕上闪烁着的微光外, 再没半丝光明。
  我听到了喘息声和心脏跳动的声音。
  空气在我的四周凝固,那死一般的安静,更使我体内的血液如被冰封结。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了。我身边的前线作战指挥官向我报告说已 到了预定的进攻时间。我抬起头向仍旧黑沉一片的天空望去,只见太阳的曙光正从 远处的天际间露出来:“愿我们在三个小时后仍能一同呼吸这里的空气”我在内心 默默祈祷,但口中却向他们暴喝:“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我向身旁那些勇敢无惧的钢铁雄师下达命令:“进攻!”
  一时间,我方的重装甲坦克,远程导弹发射车,装甲运兵车以及摩托化兵 团如缺的洪水向敌方的主阵地正面冲去。而按照计划,另有两支数量较少的装甲部 队由侧翼插入,还有那由十二架轰击机组成的空中支援小组,正等待着把炸弹扔到 敌人的头上。
  我的部队队形看似散乱,一如乌合之众,但实际上却是散而不乱,各方已 有了很默契的配合。
  我一反常态,不去用那适合强攻的箭矢阵,却布上了攻守均衡的鹤翼阵。 我把此阵略作改动,分作内外两层。坚固刚强,火力强大的主力重装甲兵团被置于 外层,负责突击和与敌正面接触,而打击距离极远的远程导弹发射车则住于被外层 兵团保护的包围圈内。
  以一般战术而言,我这种布置是极之愚蠢的。导弹发射车被限制于保护圈 内,只有等到敌军攻近至外层时才能射击,难以发挥其远程攻击的长处。而刚强迅 猛的重装甲坦克却因要负起保护防守力不足的远程导弹发射车的责任,不能灵活走 动,只会被压制于敌方重炮之下。
  只不过,这些缺点只是那些不能灵活调动军队,默守死规的指挥官的死穴 。而我,却可化腐朽为神奇,转弱为强!
  作为主攻的我方,在地形上本已处于弱势,如果只贪图导弹发射车的远程 打击而不能大胆果断突进敌控区,则必败无疑。况且这次我军的兵力比防守的敌人 还要少。
  兵不足而强攻要塞,实为兵家大忌!
  然而我这种看似愚蠢的布置却刚好填补了这个弱点。我令全军极速快进, 摆出一付短兵相接的格局。因外层有重装甲军团的保护,那些脆弱的导弹发射车可 无后顾之忧地对来犯之敌予以迎头痛击,再配合外层军团猛烈的炮火,只要把距离 掌握好,定能发挥奇效。由于坦克车有重甲保护,而且推进速度快,更为我这出其 不意的装甲军团“近身作战”奇谋平添胜机。
  而两翼的轻装甲师和摩托化军团凭着其速度极快的优势起了扰敌的作用, 更可趁乱杀入敌方基地大肆破坏,实行内外夹击。
  
  黑夜的宁静被尖锐的轰鸣声划破,敌基地内骤然响起了警报。
  一级红色警报!
  敌人基地外的两座炮塔首先发现了我军部队,并向我军猛烈开火,试图阻 拦我们前进。他们的一举一动已全然在我的掌握之中。我军主力部队阵型丝毫不为 炮火所乱,以一部分兵力攻击敌人的炮塔,其余的则继续向前挺进。
  这时,敌军的主力部队已被落在头顶上的炸弹唤醒,跌跌撞撞地冲出基地 加入到战团之中。看着那些杀气重重的坦克和配备了各种威力惊人的武器的战车像 潮水一般涌来,确使人不寒而栗。
  两方近千装甲战车由远至近,沿途抛下数十辆被对方远程炮火摧毁的车辆 ,立时为这杀戮战场升起了无数烟柱,掩得日月无光。人体在装甲外壳爆炸的瞬间 灰飞烟灰,随着那股浓烟慢慢升上长空,仿佛在告诉仍生存着的人,修罗炼狱已在 此刻降临人世。
  数千年前人类那种使用热兵器互相进行血腥屠杀的场景又回来了!
  虽然现在对战的双方都只用先进的武器,但其惨烈程度毫不逊色于古代。
  战争,就是死人,无论是自己人或是敌人,这一点却是永恒不变。
  以己方较少的死伤换取敌方较大较惨重的死伤,这便是战斗的目的。
  哪一方能更有效率地杀死自己的士兵,他便是这场战役的胜利者。
  顿时,基地内外一遍火光,坦克的轰隆声,士兵的惨叫声,建筑物燃烧爆 炸的声响交织在一起,这一切汇合成刺人耳目的声光大杂烩,使人心颤。
  “发现敌方防空导弹……”联络器中传来轰击机驾驶员的半句话,然后是 一声爆炸,之后便只剩下沙沙的电流声:“右翼发现大片地雷区,B 队无法按计划快速渗透敌方基地!”
  我冷静地在自己的电脑前输入命令:“所有战斗部队集中火力炮轰雷区” :“全炮门准备”B 队的通讯器传来发布命令的声音:“打击目标,三百米外敌方地雷区,座标X134Y2 01,预备——放!”
  我看着电脑上代表我军的蓝点以及代表敌方的红点,在安全的指挥所内观 看着这惊心动魄的攻防战。
  B 队那边又传来了紧急通讯:“报告,一次齐射没能破坏所有核子地雷,请求多发一 次以及空中支援”
  我从电脑上的另一个窗口看着战况分布图,双手亦同时在键盘上输入命令 :“请求驳回。B 队已浪费了三分钟,不能再拖;空军部队另有任务,不能在此时提供支援。B 队立刻照原定计划,全速由侧翼插入敌方基地”:“长官,那即是叫士兵们用血肉 之躯踏出一条路来啊!”
  我关掉了与B 队的联络器。
  正面主攻的重装甲坦克部队已分开五个中队,除两个互相支援配合外,其 余的都是各自为战。
  背水一战,有进无退!
  我不停地指挥调度着我的金属钢铁兵马,并把大批的后备力量投入战场之 中……
  
  我冷冷地笑着。我那些对手都犯了同一个错误。他们以为战斗的胜负只不 过是以战斗单位的数量来定,所以他们打每一次战役都是一样。出动所有的战斗部 队进行大规模的集团战,而攻击的方法亦是一成不变,都是一窝蜂地冲过来,然后 在中程距离内进行残酷的炮轰战。
  而我则不同。我手上虽有大量部队,但却合理地把他们分开数个战斗中队 ,或各自为战,或相互配合,运用得有如自己的双臂一般灵活。这样不仅避免了在 作战中经常出现的被己方炮火误伤的情况,还能把所有战斗单位的能力提高至极限 。
  我的主作战方针是“一手持盾,一手执剑”
  就像我那正向敌方基地主攻的部队,他们已分开五队。两队为盾,把敌方 兵力分隔,并吸引敌人的大部分炮火;三队作剑,实行逐个击破,从外到里,如神 兵利刃般把敌人排好的方阵切得七零八落。
  如果不是有如此优秀的战术,我又怎敢用比敌方少1/4 的兵力发动出其不意的进攻?我暗暗得意,这些外国人又怎能体会得到我们中国人 孙子兵法中克敌制胜的精髓?“西面有缺口!”一名前线军官报告道:“我中队已 打出了一个缺口,快……”那边再没传来声音,显然发话的人已经不能完成他的说 话了。
  此时B 队在付出了1/3 的死伤后,及时赶到了基地的东侧,向那里薄弱的防守发动猛攻。:“零队,你那 里还有人吗?”我的声音仍是不带一丝感情。
  我呼叫了五次,始终没有回答。
  我沉吟了三十秒。我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如果不能利用这个机会 ,等时机一过,要想再赢就更难了。况且时间已过了一个小时,作为主攻但在人数 上却并不占优的我军耗损实在极大,这次机会,已可算是胜负的关键了!“给我让 Z 队上!”
  我的首席参谋惊叫道:“长官,他们……他们只是轻装甲步兵,不是说要 留下来作后勤的吗?他们的战斗实在很弱啊”
  我没有再说话,通过电脑召来了三十辆运兵车,然后紧急召集那共有三百 二十人的Z 中队。“A 队C 队注意,Z 中队会在五分钟后投入战斗。他们会使用北部通道,请提供火力掩护”我的电脑向 战士们传达了命令。
  我几乎把所有有战斗力的兵源都用上了。就连自己的那三十人的精锐亲卫 队也派了上去。这支勉强凑够四百人的增强中队便带着我的最后希望,踏上了征途 。“愿我们在这一战后仍能一同呼吸这里的空气”这次我终于没再隐瞒,把心中的 愿望说了出来。“通知中央电脑和主控制台,准备撤退”
  背水一战的是我的士兵,并不是我们这些指挥官。即使这次战役失败,只 要能保全实力,仍能东山再起。“最好的准备,最坏的打算”
  这亦是我的信条之一。
  我看着电脑,面色越发变得沉重。那代表Z 队的密密麻麻的蓝点正以惊人的速度减少,但每当有一个蓝点消失,他们便深入了 一步,亦离那缺口更近了一步。“B 队还末能突破吗?”我少有地急躁叫了一声。“他们说还要多五分钟”“空中部队 呢?”“他们刚完成了第三波的轰炸,现正 在补给和休整”“让他们立即起飞,攻击敌基地东侧,全力支援B 队”
  电脑那旁的人显然被吓得不知所措:“但是……他们还末准备好”
  我冷酷地道:“叫他们无需再顾及队形,哪一架机准备好就马上出发!”
  到了!我看到Z 中队攻进了敌方基地缺口内,心中不由一阵狂喜。
  “叫他们千万守住!”我疯狂地敲击电脑:“C 队留在原地拖住敌人,A 队全速向Z 中队靠拢”
  敌人显然已发觉到我那些战斗力低微的轻装甲步兵已攻进了他们的基地, 急忙从各处调回主力装甲部队,妄图夺回失地。“快!快去啊”我已失去了往日的 沉着,对着冰冷的电脑显示器吼道:“再快点!”
  现在已经是时间的比赛,只要我的主力部队能及时进入缺口,则这战胜负 可定。我亦清楚知道,守在那里的已经死伤惨重的Z 队根本不可能用他们那血肉之躯抵抗那些巨大的重装甲坦克,但我在此时却不可能 叫他们撤退,绝对不能!
  屏幕上划过一道微弱的亮光,那些靠在敌人基地内的蓝点突然一下子消失 了。
  是炮门齐射!我重重跌坐在椅子上。那些愚蠢的家伙们最惯用的伎俩。他 们最喜欢用集团战,于是这种让所有战斗部队在同一时间发炮的单一作战战术便成 了他们的杀手锏。无可否认,在某种情况下这个方法仍能给予敌方重创。
  Z队的人可能已被炸得支离破碎,连完整的尸体都没留下。但这一次全军 团齐射却把敌人前进的速度拖慢了。终于,A 队顺利插进了缺口。
  我本来已想好了该怎样称谓这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原本要把它叫作A 队与Z 中队的胜利会师。可惜,现在整个Z 中队已被全歼了,A队的车轮是压着他们散落在各处的破碎尸骸进入了敌人基地。 “基地东侧已被B 队突破!”
  我再一次振作起来:“让他向基地主力发电机挺进!”
  我仿佛听到了敌基地内痛苦的呻吟,而那主力发电机的巨大爆炸声更把那 些呻吟推上了最高峰。
  胜负已断!随着A 队B 队的强行突破,整个基地已陷于一片火海之中。失去了防守优势和电能支援的敌军 主力更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连最后抵抗的能力都失去了……
  两小时的战斗终以我方的胜利结束。敌军的主力部队已伤亡殆尽,而敌人 的基地经此一役之后也显得一遍狼藉。原先的军事建筑物或被炸毁或被攻占,无一 幸免。但同样,我军也付出了重大的代价,原来五百余辆坦克和各种作战车辆,现 在只剩下不到二百辆,且几乎每辆战车都带着伤。而我的空中部队,也有八架飞机 在执行轰炸务时被敌方防空炮火击毁,另有两架被击伤。
  卫星系统已安装完成,我能亲眼看到我的部队,不再需要看着显示器上的 光点来指挥。
  我继续派出那些还有战斗力的部队去追击敌人残存的少量逃兵。
  没多久,那些被发现的敌人都已丧生在我方追击部队的炮火之下。
  此时,我的手下报告说发现了一个小型村落,我命令我的坦克驶进里面。 我一定要把敌人的有生力量全部消灭,以绝后患。
  在外面没有发现敌人,我的部队开始对村里最大的建筑物,一座貌似教堂 的屋子开火了。仅半分钟,这座建筑便在装甲部队强大的火力下崩塌了,变成一堆 碎石和一个冒着浓烟的大坑。但里面没有我想找到的东西。于是,我的部队又向另 一个目标开火,那是一座状似农舍的大屋。只一会,这座屋子同样消失在我方部队 的炮火之下。
  
  这时,一个身穿红衣的男人从瓦砾中冲了出来,举起手枪向我军的一辆坦 克开枪,虽然知道他那微弱的火力根本伤不了我的装甲部队,但我方的几辆坦克却 毫不犹豫地掉转炮口。“啊!”随着一声惨叫,那人被几枚呼啸而至的炮弹炸七零 八落,地上却洒着一滩鲜血。
  用同样的手法,这条村的所有建筑物在三分钟内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地 上的几滩鲜血正慢慢渗入地里,很快就看不见了。
  同一个结果,没有敌人。
  我终于明白,这个村落里根本没有敌方逃兵。
  我开始有丝许的后愧。我马上命令我那些刚参与完屠杀的部队,分头毁灭 村子里剩下的东西,像那些围栏,耕地和瓦砾。我觉得自己有点儿残忍和卑鄙,就 像那些侵华日军,在平顶山作完大屠杀之后,又用“万人坑”埋了人们的尸体,企 图掩饰真相。
  所有的痕迹皆已消除得一干二净,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这 里以前曾是一个住着人的村子,相信在一段时间后,等时间也掩没了这一切之后就 更没有人能发现。
  在另一个方向,我的另一支部队发现了几个残存的敌人。他们向敌人猛烈 开火,同时间,炮弹,导弹,装甲爆破弹和机枪子弹如雨般呼啸着向他们落下。
  没听见任何惨叫声,或许炮火声已把它遮盖了。
  电脑上出现了两行字:Utopia网络游戏年 ,0100年3 月4 日,玩家Tommy 赤色军团被魔蝎帝国军团灭亡。
  我关了电脑,到厨房倒了一杯水。
  哼,如果是在游戏中,哪有我这个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为自己倒水的道理?
  不错,魔蝎帝国军团在著名网络游戏UTOPIA上叱咤风云,只要看看他的游 戏日志就不难看出这个在UTOPIA里令人闻风丧胆的魔蝎王国是如果掘起的。
  
  Utopia网络游戏年,0080年11月6 日魔蝎帝国在Delta 岛国建立,统冶者自称魔蝎。
  Utopia网络游戏年, 0081 年2 月1 日玩家火花联邦被魔蝎帝国军团灭亡。
  Utopia网络游戏年, 0085 年4 月2 日玩家烈焰被魔蝎帝国军团灭亡。
  Utopia网络游戏年, 0085 年4 月20日玩家天空控制者被魔蝎帝国军团灭亡。
  Utopia网络游戏年, 0088 年1 月3 日玩家飞狐被魔蝎帝国军团灭亡。
  Utopia网络游戏年, 0090 年12月30日魔蝎宣布取得DELTA 岛国的全部控制权。
  Utopia网络游戏年, 0094 年5 月1 日玩家Devil 被魔蝎帝国军团灭亡。
  Utopia网络游戏年, 0094 年5 月8 日魔蝎宣布取得JERRY 岛国的全部控制权。
  
  我又再打开电脑,连接上网。我实在太满足于游戏所给我的成功感和能控 制生死存亡的快感。权力就是一切,军队就是一切。在这个游戏里,你可以是神! 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
  坐在电脑前的我已不再是那个戴着深度近视眼镜,面黄骨瘦的大男孩。我 是一个超卓的指挥官,是一个能控制两个岛国内近二百万人生死的极权统治者。
  这里的军队中并不存在反对你的人,他们都是最称职的士兵。即使在你治 下的百姓有不满,他们仍能用手上武器为你让他们安静下来。
  所以,在这个世界里你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侵略,扩 大领土,直至成为整个世界的统治者。
  这就是Utopia,我心中的乌托邦!
  既然已解决了自大的Tommy ,剩下的就轮到了我的后顾之忧,那个叫云之国的小岛。
  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尽管我曾派出过无数间谍到那儿刺探 情报,但得回来的结果都是一样:没有武装。
  我差点忍不住想发e-mail给游戏公司说我发现这一个bug.在这个世界内, 怎可能会有一个没有武装的国度存在?我不相信,绝不相信!
  有了夺回来的地方基地和里面完好的各类兵工设施,我的部队得到了最大 限量的补给和维修,在短时间内便又重新集结了整整两个正规装甲集军团和一个轻 装甲后备支援中队。
  生产,战斗,修复,再生产,再战斗。这就是这个世界中的规则和定律。 而我这个已深懂其精髓的资深玩家当然也不会错过任何出击的时间。我用最快的速 度整理出一个由精锐组成的混合军团,带上足够的补给,便浩浩荡荡向着云之国开 去。
  放眼整个世界,我这个军团作战能力之强,无人能出其右,再加上我这个 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亲自领兵,纵横驰骋于沙场中,何人敢缨其锋?
  在到达这岛国的外围时,我再次得到确定,岛内并没有武装。
  我始终不信这个结果。或者他们已发明了核弹之类的终极武器,只需一枚 就能将我的整个军团化为飞灰。
  其实我不该以身犯险。这游戏尽一切能力去模拟真实,所以若身为最高统 冶者的游戏者被炮火击中身死,则整个国家都会消失,而他也自然会被判失败。不 过我却不放心把指挥权交到愚蠢的电脑手上。
  它只懂按程式办事,如何是狡猾的人类的对手?我可不能把这整个军团都 断送在它手上。
  我把部队分开五大队。除了四队从四周包围云之国,随时候令深进突击外 ,还有一队由我亲自带领,直插进该岛内核心。
  “按计划开始”我在键盘上按下了指令。
  我率领那百余辆装甲坦克和十多辆机动作性能良好的装甲运兵车以全速突 进被树木包围着的岛内。
  我看了看屏幕上另一个窗口,那六架直升机正在上空跟随保护着我们,我 的心这才安定了下来。
  这个游戏的画工之好,仿真程度之高确是世上屈指可数,连简单的树木花 草都做得栩栩如生,连一丝不称的边角都没有。只不过先前我只注重打仗和攻城掠 地,只是欣赏那杀戮战场中爆炸和燃烧时壮观的场景,竟没时间好好看一看他们在 大自然景物上花的心机。
  越往内走我便越发奇怪。以往到过很多不同的地方,那里的原始环境都已 被破坏或开发成高科技工厂,怎么这里竟保留了这么多未被开发的地方?
  树木不停地往后退去,我的眼前突然一遍开朗。
  我看到了岛中心的景色。一片片绿色环绕着这里,温暖的阳光逃脱了神的 控制从头顶直照下来。这里好象刚刚下过一场凉爽的雨,树木上挂着晶莹的水珠, 忙碌的动物在觅食,不断有美丽的鸟类在为着自己的生命和后代在天空飞翔。
  
  我往四周望去,隶属于我的卫兵部队在这个世界中显得极不协调,仿如晶 莹的水晶杯中的污垢。
  三个古老的城堡存在岛内,五个村镇分散开来。岛的中央是一个大湖,在 这里,碧波荡漾在泛着点点闪光的水面,各种各样的自然景物在这里有机的存在。
  战车的齿轮撕破了这里的恬静,冰冷闪亮的枪炮导弹与这一遍自然形成了 鲜明的对比。我看到了各种职业的人们在忙碌地生活,洋溢在人们脸上的表情,最 多的就是微笑。“是云之国吗?”电脑前的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竟忘了 以前定下的只要先头部一进入岛内便发出信号让守在外围的四队同时进攻的作战方 案。
  那六架直升机在空中编队,斜飞过城堡的上空。我看到成群的动物在大片 的绿色草原上奔跑,白色巨大的风车缓缓转动,米黄色的村镇被道路贯穿着。蓝色 的河流静静的流淌,树木郁郁葱葱的散布。城堡上飘扬着旗帜,古老的钟声敲击着 我的并不灵敏的耳朵。我抬头望天空,缓缓移动的白色的云与碧蓝的天空融合在一 起。
  人们终于被我们这些陌生人惊动了,全都停下手中的活儿,呆呆地望向我 身边那些威严且杀气腾腾的钢铁雄师。
  没有任何人手持武器。
  这是我第一次在指挥作战中感到手足无措。
  我只是如常规般下令部队分散包围人群,却没有马上命令开火。
  对着没有反抗能力的敌人,我在一时间失去了平日引以为豪的敏捷反应和 随机应变的能力。
  局势僵持!以一种和平的,怪异的方式僵持住。“请问您是谁?”
  玩家间专用的通讯器被另一方启动了。
  我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指挥官,已在这瞬间中从迷茫中恢复过来。
  我悄然下令亲卫队护着我向人们集结的村镇缓缓开去,一面也打开了通讯 器。“我是魔蝎帝国的统治者”“呵呵……”
  什么!我猛地从椅子上弹起!面容变得万分怪异。
  他说了什么?
  魔蝎帝国从诞生到威震四方,大小经历了百余战。在极短的时间内便灭亡 了多名资深玩家,夺取了两座岛屿的控制权,风头之猛,名声之盛,军力之强,在 这个游戏中几乎已是无人不知。那些与我打交道的玩家,无论敌友,都不敢不对我 尊重敬服。就算不认得魔蝎帝国军团的徽章,也不能不对魔蝎这个代表毁灭和死亡 的名字闻风丧胆。
  曾有人骂过我狠毒专横,他付出了城破人亡的代价;有人责我不自量力, 他以全军覆没作为对自己无知的惩罚;亦有人辱我自私贪婪,他的领地终被我炸成 废墟,寸草不生。
  但,却从无人敢这样对我说话。“呵呵”?他这是什么?是在笑吗?
  他的名字叫小鱼,性别是……女!?
  我已逼近至城堡外墙,隐约看见了这里的统冶者。她竟立在城上,向我远 远地挥着手。
  女?我心中杀机大盛。我以前并不相信有女孩子玩这个血腥但真实的网络 战略游戏,所以那些胆敢把自己性别换成女的变态家伙往往使我恶心痛恨。每一次 都逢“女”必杀,几乎已成了我的习惯。
  但这次,我出奇地感觉不到半点恶心。可能是这里的环境,使我不由得想 到,如果不是慧质兰心的女孩子,又有谁能造出这一切?
  “嘿,你好”她孤身一人跑到我的装甲车队前。
  我犹豫了一下,走下了统治者专用的加强型装甲坦克。
  她好奇地打量着我:“要参观我的云之国吗?”
  我的双手摆在键盘上,久久不能击下。“呵呵,那好,我当你答应了”
  我令部队守在原地,只带了一队六人的卫兵随她走进村内。
  
  “你……真的是女的吗?”我的手颤抖着敲下了这句话。“很奇怪吗?” 她转过头:“可能我是这个游戏中唯一一个呢”
  我无言。心中却是一阵感慨。
  她细心地向我介绍这里的所有建筑物,以及她创造这些东西时的心情。“ 魔蝎,你知道吗?”她“呵呵”着说:“你还是第一个踏足云之国的外人呐”
  我当然知道造成这现象的原因。这世上没有人能闯得过魔蝎军团的重重防 御,走入这魔蝎帝国的大后方——云之国。我对本国后方的重点战略保护,间接创 造了这个世外桃源。“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试探着问。“你不是好人”她假装认真地说:“你那些坦克难看死了, 以后不准你再带它们进来”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脑屏幕,不知该怎样答她。
  她又再轻轻一笑,领着我向岛内更深的地方走出。一路上,她都说得喋喋 不休,兴奋地向我展示她所创造的各种建筑和动植物。我也时有附和,还自豪地给 她讲我征战各方时的辉煌记录。不过她却对战争没有多太兴趣,每每把话题换到云 之国上。“以前我一直认为世上最漂亮雄伟的地方是那些在国内极有规划地分布着 无数军工建筑,高科技工厂以及军营的国家。有着牢不可破的先进防卫系统和卫星 监察装置,远处望去便如威严的钢铁巨人一般,慑敌心弦,就像我的‘魔蝎之城’ 一样”我顿了一顿,又断续打字:“但今天,我却看见了这
  世界中存在着的大自然的一面,竟是这样的……”我想了好几秒,才谨慎 地打下了“美丽”两个字。
  小鱼对我作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说:“呵呵,你……”
  喀嚓,轰!!
  我身边一个警卫在毫无先兆下突然从肩托式反装甲火箭炮射出了一枚炮弹 !警卫队中其余五人也立刻跟着开火,枪声顿时大作。
  我在电脑前看着这突然而来的惊变,更忘了应变的措施。而小鱼亦只是站 在原地,像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当他们停下之际,我才想到要移动鼠标,把屏幕拖到远处。只见那一处刚 被枪炮淋浴过的地方仅剩余一块红色的金属和一支看似炮管的东西,但我却可马上 辨认出那是自动防卫镭射炮的残骸。
  我恍然大悟。在这个网上即时战略游戏中,所有战斗单位都会自动对除己 方外一切有杀伤力的物体进行攻击。眼前这个镭射炮虽然因没有电能而位于废置状 态,但这些由电脑控制的士兵们却还是第一时
  间作出了射击。
  小鱼慢慢转过头来。如果在游戏中可以显示游戏者的表情,我想她的面一 定是铁青色的。呃,就像我的装甲运兵车那种金属绿色一样。:“魔蝎,你的屁股 在哪里”她一步步走近:“我要把它踢个稀巴烂!”
  我慢慢后退:“喂,我……我是魔蝎啊……我可是魔蝎帝国的统治者”: “混蛋!别要本小姐亲自动手,快快把屁股露出来!”
  我怪叫一声,拔腿就跑:“别过来,我……我手下有一千多辆坦克,我可 是两个岛屿的控制者啊”:“别跑……”
  我可是果断勇猛,智计过人,运筹帷幄,身经百战,战无不胜的优秀的卓 越的伟大的指挥官啊!现在不但主动求饶,还被一个女孩子追着满山跑,真是成何 体统?
  幸好这几个士兵不懂得笑,不然的话他们现在一定忙着满地找那些笑掉了 的大牙。
  
  我的部队缓缓开出了云之国。我没让小鱼发现我的真正企图,而在悄然撤 出岛外后才与那四支队伍会合,向大本营魔蝎之城的方向开去。
  
  想起来也真好笑,那支没有能源的雷射炮是云之国唯一的武器。听小鱼说 当时她觉得好玩才试着建了这东西,后来知道是杀人武器就一直都没再碰过。
  我不知道是什么驱使我撤离云之国。其实我只要轻轻动一下指头,我的领 地马上便可增加二分之一,但我毕竟没有这样做。
  下线了。
  凌晨四点了……
  
  Utopia网络游戏年,0101年1 月2 日,玩家超时空要塞被魔蝎帝国军团灭亡。
  Utopia网络游戏年,0102年3 月24 日,魔蝎宣布取得PARADISE岛国的全部控制权。
  Utopia网络游戏年,0104年12月20日,魔蝎领地谢伊尔伦要塞被黄金之城 军团攻陷。
  Utopia网络游戏年,0105年11月14日,魔蝎领地丝洛维克城被双头龙军团 攻陷。
  Utopia网络游戏年,0106年1 月11日,玩家黄金之城被魔蝎帝国军团灭亡。
  Utopia网络游戏年,0106年7 月16日, PARADISE 岛国宣布沦陷,魔蝎所有势力撤离该岛。
  Utopia网络游戏年,0106年10月10日,魔蝎领地戴高洛斯城被神圣战士军 团攻陷。
  
  我是一个优秀的战术家,却不是一个对全盘战局拥有洞察力的战略家。
  当我尝到了生命中的首试失败——谢伊尔伦要塞的失陷,我才真正意识到 这一点。
  魔蝎帝国的壮大,直接威胁到邻近二十多个国家的安全,特别是在Tommy 被消灭的消息传出之后,更加深了他们的忧虑。我在0100年10月收到了这个通告, 十个拥有较强军力的国家已组成联盟,目的是要抵抗我对他们的进一步侵略。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在次年,我特意集结力量把这个同盟的领导者一举打垮,并顺手消灭了另 外两个同盟成员国。目的当然是向他们显示实力和摆着挑衅的格局,而最重要的是 要趁他们在没站稳脚前将其一举歼灭。
  那段时间他们仍末真正达到全体共识,都是分散作战。而且各国都想让别 人先来攻打我,自己好在旁捡便宜。而我却正是趁着这个时机一下子把这个同盟的 实力大幅削弱了。
  然而却因为我所制造的攻击给他们带出了强烈的信息,他们意识到现正处 于生死存亡的时刻,如果不联合一至抗敌的话,都将被我一一倾覆。国破人亡的威 胁终使剩余的国家行动起来,并逼使他们紧密地配合。他们重新选出首领,组成了 一支在这个游戏中为数最多的七国联军。
  如果我在当时不是这么心急,好好利用他们只想偷安渡日而不愿与我正面 为敌的心理,故意示弱,同时扮作友好拉拢他们,以后才一一分化消灭,说不定便 真可成为这个游戏中第一个一统全世界的霸主。
  他们由防守转为主动出击,而我却从主动变成被动,这一转折点发生在谢 伊尔伦要塞攻防战一役。
  不得不承认,他们的首领确是有着过人的领导才能和精密的头脑。
  他在开始进攻时故意隐藏实力,只用一半的兵力向我进攻。在以战术迷惑 我,使我以为可以转守为攻并派军团出城发动主攻之际,突然以奇兵从后杀出,重 重包围了我的城外作战军团。一时间,我被逼要兼顾两个军团,兵力被分隔,两处 失去了联系。
  到了最后,我只好弃车保帅,领着城外的军队杀出一条血路,狼狈地逃离 谢伊尔伦要塞。
  要塞在随后的十分钟内失陷了。
  经此一役,我的兵力锐减了三分之一,由强转弱,被逼进行艰苦的防守战 。
  在后来的一场战事中,我用计引出敌方大部分兵力去攻占我的一个大城市 ,而魔蝎军团主力却利用这一机会向一个同盟成员国发动猛攻,终把其统治者击杀 ,报了一箭之仇。
  不过我的兵力损耗甚大,即使胜了这一仗,亦只可使敌人提高警惕,却不 能起更大的作用。
  往后几场攻防战,我带领的魔蝎军团都战到一兵不剩,有几次都只是我独 身一人驾着坦克车逃回后方。
  敌人的死伤比我还大,不过他们因有六国支援,有众多后援兵工厂提供补 给,实力很快就能恢复。
  当我失掉了PARADISE岛后,身边的装甲战车仅剩下不到四百辆。
  敌人很快追着我开进了JERRY 岛。这次我尽量避免与他们正面接触,主动抛丢了大部分城市要塞,务求拖慢他们 的进攻速度,挣取喘息的时间。
  他们毕竟是多国部队,众多统治者一进入JERRY 后都忙于派兵占领那些不设防的城市,致使兵力分散。而我得此良机,又故技重施 ,以占了优势的兵力将一孤军深进的军队包围,在其他赶来救援的敌人到来前先一 步将这支孤军消灭,而其中一国的统治者也被发现战死阵中。
  十国已去其五。
  几乎没有一场上规模的会战,我很快就放弃了JERRY ,退守最后的一个岛国。
  这个游戏的BBS 里放满了各种关于魔蝎帝国凭一己之力与十国同盟交战的讨论。虽然魔蝎军节节后 退,但并不是兵败如山倒般溃退,反而时有反击,使得两个同盟成员国饮恨在远征 路上。看来所有游戏玩家都极注重这一场战争,亦可从中看出威震一方的魔蝎帝国 成名是靠真材实料,确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而。
  我被困在DELTA 岛外围的一个要塞内,无可选择下又与同盟军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攻防战。
  我军再败。
  我带着三十余辆伤痕累累的装甲战车冲出重围后,用遥控器对要塞发出了 自我毁灭的指令。我不知道敌人的死伤有多大,但要塞剧烈的爆炸已可阻挡他们的 前进,足可使我安全返回魔蝎之城。
  离开了这么久,终于又回来了。
  当我在谢伊尔伦一役中失利后,便马上通知魔蝎之城转入战时紧急状态。 城中一切以军事需求优先,以最大限量提供能源支持,用最快速度加强建造防卫系 统和制造各类战车,训练战斗人员以及作好一切城防战的准备。
  城里八百余辆崭新的装甲车辆整齐地排在战壕两旁,等待着我的检阅。精 神抖擞的驾驶员立在两旁向我敬礼。而在我身后那些冒着黑烟,一跛一跛的残军败 将正慢慢地随我开入城内。当它们经过正接受检阅的部队时,那种生与死在瞬间交 错的感觉突然涌进了我的心头。
  这只不过是游戏罢了,不是么?
  我不知道……
  
  同盟军停止了进攻。从各方面搜集回来的资料显示,他们也已元气大伤, 暂无力攻入天下有名的钢铁堡垒——魔蝎之城。
  我知道时间拖得越长,对他们越是有利。他们的领地加起来本就比我方要 大,再加上刚从我手上夺去了两个半岛国,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们不但能恢复, 甚至能造出比现时数量更多的部队。但我却不敢踏出魔蝎之城半步,更不要说主动 出击了。我军已伤亡惨重,实在无力再经受多一次大会战。魔蝎之城已是我的最后 根据地,我和它的命运已连在了一起。
  城破人亡,绝无幸理!
  同盟军正在全力补充兵源。可以想像得到,他们不能则而,来时定必是以 雷霆万钧之势,不消灭我誓不退兵。
  我动员了所有资源,疯狂地赶造装甲战车。我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用,魔 蝎之城虽然坚固而且拥有完善的防御系统和世上最先进的卫星自动攻击武器,但只 凭一城之力去抗衡比自己多出数以十倍计的敌人,无疑是螳臂当车。
  坦白说,我是在等死。
  我抽空去了云之国。第一次见到了小鱼,我没让她知道我这边的情况,只 是和她谈天说地,一幅忘情于大自然的情态。那种轻松写意,自由恬静实在能使人 忘忧。至少我已几乎分不出网络与现实的分别。第二次她没在,我想是下线了吧。 我一个人在她的领地内游荡,参观她新造出来的各种房屋。后来我用炮弹在她的城 堡外的草坪上炸了一个洞,留下了“魔蝎到此一游”的印记。
  同盟军终于休整完毕,挟着连战我魔蝎军团的余威,直冲向自称牢不可破 的魔蝎之城。
  我第一次对这个游戏感到憎恨,我恨他们竟把这游戏做得这么真实。我细 看着那些躺在已被烟火熏黑的城墙上的士兵尸体,连他们已僵硬了的面上的表情都 清晰可辨。而建筑物被炮火袭击过的痕迹更能
  表露无遗,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炮孔弹坑遍布了整个基地。
  硝烟弥漫杀声震天,一战下来,地上尸骨处处。真可谓“争地之战,杀人 盈野,争城之战,杀人盈城”
  魔蝎之城,这座代表了名声显赫的强大帝国的要塞正在燃烧。它用城内人 民的生命作为燃料,向世人闪烁出光耀的火花。
  我看了看指挥中心旁那处按照云之国的基础构造的“微型云之国”,它现 在是基地内唯一一处没有被炮火侵袭过的地方。
  那里原本是一个军用坦克制造工厂,但自我从云之国回来后,便把它铲平 ,改种上花草植物,小桥流水。我在这方面当然比不上小鱼,摆设的技艺更是差劲 之极,但这处作为这个钢铁之城内唯一的绿色,却给予我清新的感觉,我对它简直 有点爱不惜手。
  敌人已经发动过九次进攻。当然,除了四次正式全力进攻外,其它都是试 探或虚击。但在上一次,敌军竟突破了西侧城墙,攻进了城内。我急中生智,竟来 一个壮士断臂,马上引爆了那里的三座发电站,阻碍了敌军的快速突破,同时命令 防守部队赶回来驱逐敌人。终于使得敌人急急退兵,放弃了这一大好机会。
  但我清楚知道,我已无力抵挡他们的下一次进攻了。
  我的目光在三个小时内首次离开电脑屏幕,游离在天花板上。
  魔蝎帝国真的要完蛋了吗?我自嘲地笑了笑。
  答案是肯定的。
  不知道那些家伙在消灭了我之后会不会趁胜杀入云之国,毁去这一块世外 桃源?可能是知道再难有回天之力,此时我最关心的不是魔蝎之城的安危,反而小 鱼的领地。
  我再看了一眼那遍在硝烟弥漫中仍能顽强生存的绿色,心中似乎有点厌倦 。我已受够了战争,现在就来作一个了断吧。
  第十次一级红色警报响起!在我的幻觉中,这次的警报响遍了整个世界, 不,是整个网络!
  魔蝎在网络里生,就只能死在网络里。
  魔蝎军团的部队马上退入防御工事掩体,避过敌人的一次全炮门齐射。如 果在以前,凭着魔蝎之城的强大防卫系统,我定会针锋相对地还击,但现在……
  敌人发了疯般地向基地冲来,在他们面前,基地内还击抵抗的炮火简直如 萤火之光,又像几粒滚入大海的沙粒,冲不起半丝荡漾。
  卫星自动攻击系统射出了最后一束激光炮,把二十余辆重装甲坦克炸成废 铁。
  “警告!能源耗尽,请马上补充”我苦笑着看了看屏幕,又低头打下了指 令。
  天空被一巨型物体划破,只听见一声巨响,正往魔蝎之城冲去的十多辆坦 克首当其冲,被强劲的冲击波撞得粉碎。
  魔蝎帝国最引以为豪的高科技外太空层武装卫星执行了它最后的命令—— 自我毁灭。城内的枪炮声逐渐熄灭了。
  几乎在同一瞬间,三面钢铁城墙被炮弹炸开,碎铁纷飞。
  同盟军部队从缺口处冲了出来。经过了三个半小时的战斗,他们终于踏足 城内。为了这个时刻,他们付出了失去四分之三作战部队的代价。
  我看了看另一个窗口上显出的城内电能显示图,虽已降低到低于安全标准 ,但却清楚表明了仍有足够的电能维持。
  我步出了指挥所。
  所有敌军部队都已进入了城内,杂乱地堆在一起,但它们的枪口向着的方 向却是一致的。
  都是对着我!“魔蝎,你没想到有这一天吧”玩家通讯器传来了这一行字 。“不管怎么说,你是我最尊敬的对手”:“哈哈,魔蝎,你要死在机枪下还是炮 弹下,被坦克碾过的滋味也不错啊!”:“求饶吧,或许我们还能放你一条狗命, 快说话啊”:“说话啊,你杀死我们的朋友时不是很得意的吗,现在怎么不说了? ”
  我面无表情,冷冷看着他们发过来的字。
  另一个窗口弹出。
  “核弹保险系统撤除,一级戒备,核弹送出地面完成,二级戒备”
  “核弹最后检查完成,三级戒备”
  “密码通过,接受正确指令。核弹在三秒中内在原地引爆”
  四周突然一遍死静。
  这是在游戏中首次有人成功研制出核弹,但讽刺的是,制造者却把它用来 攻击自己的城市……
  我轻轻伸了伸懒腰,双手轻轻击下:“呵呵”
  游戏的工作小组定是对这个终极武器花了很大的功夫,从大地的颤动,蘑 菇云的升起,核心爆炸,到地面所有物体被核暴摧毁,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逼真。
  是的,逼真得令人讨厌。
高晶 □ 葵花宝典 □ 来自网上的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