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文戏字:帝国时代纯情版

佚名


  我是一个农夫,作为meet帝国最低等的人,我们是没有名字的,由于我是第9 个出生的,所以我就被叫做9号。我的任务就是每天和7号8号一起去森林里伐木,然后 送回首都。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帝国二年九月初九,那天我第一次遇上了她。当时我 正抱着一捆 木头低着头在匆匆赶路,突然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传入了我的耳中,我 抬头,于是我看见了她,她正和一群女友在采果子,她那靓丽的身影从此永远凝固在我 的记忆中。
  后来,我从别人的口中知道她叫6号。
  帝国三年,我们终于有足够的木材在森林旁边建了一个储藏场,从此以后,我 们就不用每次都往首都跑了,可以节省不少体力,同伴们都很高兴。我更高兴,因为储 藏场离她们工作的谷仓很近,我可以经常看见她了。  
  作为一个农民,我们是没有休息时间的,每天要不停的劳动,为了能和她多接 触,我就经常装作迷路的样子,在谷仓附近原地踏步,这时我往往会听到天空中有骂声 传来:微软的算法真烂。那一定是神的声音。2号告诉过我,我们所在的世界是一个 叫meet的神创造的。我想,微软一定欠了meet很多钱,所以才老被骂。  
  接触渐渐多了,我们成了朋友,于是我知道了她的男朋友叫3号。要知道,帝 国前三号是伴随着帝国一起诞生的,我们现在所住的房子,还是他们三个给盖的呢。 因此我对他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但是我来到帝国以前,他已经被派往边界去勘探地 形去了,所以我从没见过他。她告诉我,她很喜欢他,于是我明白,我和她只能做朋友 。  
  她经常会心情不好,因为她经常思念他,每当这时,我就尽量安慰她,她会跟 我谈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她时而喜笑颜开,时而又愁眉紧锁。我知道,这笑颜、这愁眉 都是为他而开、为他而锁。每当这时我都很难受,可是看着她慢慢高兴起来,我又感 到很愉快。
  帝国九年,由于我们的辛勤劳动,我们的帝国升级了,现在我们进入了工具时 代。可是由于帝国的扩张,我们和邻近的rolly帝国关系紧张起来,一场大战看来已不 可避免。
  她告诉我,现在边界上我们已修了三个兵营,这自然是他告诉她的。我知道, 他们经常写信。这些天,随着边界空气的紧张,我被改派为打猎,因为制造士兵需要大 量的食物。她告诉我,我们已经造了20个投石兵了。看来大战很快就要爆发了。  
  帝国十一年八月初十,大战正式爆发了,一批批的投石兵被送到了前线,可是 没一人回来,因为死人是不会回家的。战争进入相持阶段。  
  帝国十二年七月,我被派去开采金矿,于是我知道,我们很快就要进入青 铜时代了,因为到时需要大量的金子。幸运的是,金矿离我们原来工作的地方并不 太远,用的仍然 是同一个储藏场,所以我仍然可以经常看见她。现在果子早已被 采完了,她和同伴们正 在谷仓附近开荒种地。她告诉我,他现在正在边界修建第 三个箭厂。我们大家都很忙碌,为了我们的帝国。  
  有一天我在储藏场遇上了被留下来继续伐木的7号,他向我抱怨,由于过度 的开采,森林的外围已经离储藏场越来越远了,每次他们都要比我们当年多跑很远 的路。我对他说:这算不了什么,其实世上最远的距离是“我在你面前,你却不知 道我爱你”。他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吓得调头就跑,木头扔了一地。我心中 骂道,笨蛋,我又不是对你说的。我知道,我是永远不会在她面前说出这句话的, 因为我不想让她烦恼。我只希望她能幸福。  
  帝国十三年正月初二,我国率先进入了青铜时代。一批批的车骑兵代替原 来的投石兵被送到了前线,胜利的天平开始向我们倾斜了。  
  由于表现优异,我的工作岗位又调动了,这次我和几个人被派往帝国的边 缘去抢采金矿。如果敌人攻入我国,我们几个是首当其冲,而我们又毫无防御能力 ,遇上敌军只能是死路一条,所以同伴们都很害怕。只有我是很难受,因为我要离 开她了。 
  繁重的劳动很快就让同伴们把害怕忘记了,只有我依然难受如昔,因为思 念远比恐惧顽强。  
  这天8号被派来支援我们,他带来了好消息,我们的大军已经攻入敌国的大 本营,看来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但是,他又告诉我们,要小心,因为敌人有一支小部 队失踪了,很有可能被派出来偷袭我们的总部。大伙都很兴奋,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至于他的警告,没人当回事,总不会那么巧让我们遇上吧。我也很高兴,因为很快 又可以看见她了。为了能早回家,大伙干的更加卖力了。  
  这天,金子终于采完了,大伙收拾行装上路了。我却离开大伙,偷偷地去 采一朵野花,那很漂亮,我想送给她。  
  我千辛万苦爬上山顶,把花采到了手中,这时我却看见了七八个弓箭兵正 鬼鬼祟祟地在山下向我们首都的方向走去,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大了起来,天啊,是那 支漏网的敌军。我知道,我们的士兵都在前线,首都只剩下了象我一样的手无寸铁的 农民,如果让他们给找到的话,那只能意味着一场屠杀,而她,是无法幸免的。我听 神骂过什么南京大屠杀,禽兽不如之类的话,南京是哪里,我不知道,可能在南边 吧。不过,我知道,我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时间已不容我多做考虑,我飞快地冲下山去,然后迎着他们走了过去。很快 ,他们发现了我,嗷嗷叫着向我冲了过来,我装作害怕的样子,调头往偏离首都的 方向跑去。  
  是的,只有我去引开他们,她和我的伙伴们才能平安无事。  
  这帮傻大兵,一边追我,一边向我射箭,弓箭嗖嗖地从我身边飞过,我想 ,他们的训练一定很差劲。突然,我背上一阵剧痛,我一个踉跄栽到在地。看来我 错了,他们的训练并不是太差。我一咬牙,又站了起来,继续向前跑。我知道,我 跑的越远,她就越安全。更多的箭射中我,奇怪的是我已感受不到疼痛,我只是不 停地跑。我又摔倒了,这次我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我只能在地上一寸寸地向前挪 动。我觉得很累,可是我不能停下来。  
  恍惚中我听到了马蹄声与车轮声,那是我们的车骑兵来了,我松了一口气 ,突然就感到无比的轻松。我又听到了那银铃般的笑声,看到了她挎着一篮果子, 分开树丛向我走来。我从怀中掏出那朵花,给她戴到头上。
  死,原来是这么美的。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