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剑:圣堂武士之影

NW旅团 作者:erryfly

《断剑-圣堂武士之影》剧情攻略(GBA)


  ■  ■┅┅┅┅┅┅┅┅┅┅┅┅★
  ■● ■   www.NewWise.com
  ■ ●■  NW旅团terryfly原创
  ■  ■┅┅┅┅┅┅┅┅┅┅┅┅★
  GBA编号0362(欧)/0376(美),
  名称《断剑 圣堂武士之影》(Broken Sword - The Shadow of the Templars)
  发售日期:2002年3月17日   
  游戏类别:AVG
  対応人数:1人        
  卡带容量:64Mb
  (c) Bam! entertainment
  
  〓〓〓〓〓〓〓〓〓〓〓〓〓〓〓〓〓〓〓〓〓〓〓〓〓〓〓〓〓〓〓〓〓
                  游戏介绍
  〓〓〓〓〓〓〓〓〓〓〓〓〓〓〓〓〓〓〓〓〓〓〓〓〓〓〓〓〓〓〓〓〓
  断剑——圣堂武士之影
  这是一款被国内玩家忽略了很久的推理游戏。它精美的画面和细节上的精雕细琢或许不能打动一个玩家。但将之与游戏引人入胜的情节配合起来,却让笔者欲罢不能。下面就让笔者将这一款优秀的游戏和大家分享。
  先说说幅标题的圣堂武士吧。
  圣堂武士是历史上有名的一个宗教团体,原本以捍卫天主教为主要宗旨,但最后却被以“异端”为罪名被法国皇帝判罪。最后一任领导人还被在火柱上活活烧死,死前招认他们是个巫术集团。
  一般认为法皇其实是覬覦圣堂武士的庞大财产。这个集团到末期以善于经商闻名,发展了许多类似近代银行业务的雏形,到处大赚其钱,富可敌国。结果招皇帝眼热,以至与被降罪,从此消失在历史上。
  我们的主角George Stobbart是一个美国度假者。在巴黎的一个小咖啡馆前他目睹了一场离奇的谋杀,热血的性格使他决意将凶手绳之于法。这个勇敢而幸运的小伙子得到了一位摄影记者——妮可的帮助。两人就此陷入一场谋杀,阴谋,以及欧洲一段沉重的历史当中去……
  下面就让我们随着George的脚步,踏上这段刺激的旅程……
  〓〓〓〓〓〓〓〓〓〓〓〓〓〓〓〓〓〓〓〓〓〓〓〓〓〓〓〓〓〓〓〓〓〓
                   系统操作
  〓〓〓〓〓〓〓〓〓〓〓〓〓〓〓〓〓〓〓〓〓〓〓〓〓〓〓〓〓〓〓〓〓〓
  哦,对了,旅程开始之前,先给大家一些旅行指南:
  ╋键:行动(不能直接走出某个区域);切换选择支
  A键:调查;决定;出现文字时用来翻页;做某些动作
  B键:取消;出现文字时用来翻页;查看物品介绍
  R键:切换地图上的热点(HOT SPOT),热点会用手指或放大镜图标显示。
  L键:在手头上有道具的时候按一下会出现道具选项。道具选项里同样可以用B键查看物品介绍。按↑可以整理道具顺序;如果一上一下的两个道具可以组合,则按↓即可完成组合。
  START键:有三个选项
  ┗PLAY:继续游戏
  ┗SAVE:存档(这个游戏基本上在哪里都可以存档)
  ┗OPTION:这里可以更改的设定只有语种和声音是否开启。
  〓〓〓〓〓〓〓〓〓〓〓〓〓〓〓〓〓〓〓〓〓〓〓〓〓〓〓〓〓〓〓〓〓〓
                   剧情攻略
  〓〓〓〓〓〓〓〓〓〓〓〓〓〓〓〓〓〓〓〓〓〓〓〓〓〓〓〓〓〓〓〓〓〓
  注:红色文字为游戏必须进行的流程和操作,绿色文字表示该处需对物品进行合成操作。
  序章:开端
  秋天中的巴黎,这座城市带给了我许多回忆,这里的小餐馆,这里的音乐,这里的爱情……还有,这里的死亡……
  今天是一个晴朗日子,蓝天上飘着白云,整个城市格外宁静。我是一名美国游客,来法国度假。这时,我正坐在一间小餐馆门前享受着这里的饮品。一个拿着公文包的老人进入了小餐馆——他是里面的第一个顾客吧——接着,一个提着手风琴的小丑唱着难听的歌迅速进入餐馆,几秒钟后又跑了出来,手中多了一个公文包……
  然后,爆炸声响起,整个餐馆被掀翻……
  我从废墟中挣扎出来,和死亡擦身而过。但这次爆炸却永远改变了我未来的生活……
  第一章:相遇
  爆炸过后,餐馆的玻璃窗被震碎,桌子也被掀到了外面。在灯柱下方,我发现了一张报纸,主要是来自东欧某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访谈录。值得注意的是,报纸的下方写着:“萨拉丁 1345” 。我把报纸收好,进入餐馆。
  餐馆里面一片狼藉,一个人躺在餐馆中间——就是那名老人——我检查了一下他的口袋,找不到能证明其身份的任何物件。餐馆的女服务员(Chantelle)抱着头坐在一角,她居然没有受伤!于是我上前向她打听情况,经过一番安慰后,我向她详细询问了爆炸前后发生的事,可惜的是她并没有比我知道多少,只知道当那个小丑进入餐馆偷走老人的公文包时,老人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入口,像在等着某个人。由于餐馆里再找不到什么线索了,于是我就离开,到附近逛逛。
  走进餐馆对面的小巷子,我记得那个小丑是向那个方向离开的。那里是垃圾的堆放处,没有其他的通道。犯人如何从这里离开呢?地上有个下水道入口,但盖子很重,我打不开。返回餐馆前,远处有一个修路工人,于是我向着他的方向走去。
  “Freeze”,突然一名警察(Moue)用枪指着我,看来他把我误认为是餐馆爆炸的肇事者。接着一名披着黄色大衣的人(Rosso)缓缓走来,他比刚才的警官通情理,把我“请”回到餐馆。原来他是一名侦探。我诚实的回答了他的一番盘问后,他终于肯放我离开,并把他的名片留给我,如果我想起什么重要的事就和他联系。接着我和Moue离开餐馆,Rosso独自留下,要用他的“精神侦察”来继续询问Chantelle。
  门外,这时走来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女孩子(Nico),拿着一台相机到处拍照,于是我上前和她搭话。经过互相介绍后,她直接问我是否见到一个年龄60岁左右,穿着大衣和帽子的老人,难道死者与她有关?进一步了解知道,Nico是“La Liberte'”的自由撰稿人及图片新闻记者,那个老人名叫Plantard。事发前一天,Plantard打电话给Nico,约她到餐馆见面,要告诉她一些有趣的事(原来老人是在等她?!)。而内容好像与Nico最近在跟踪的两起谋杀案有关,而这两起谋杀案都有共同之处——富裕的死者,没有明显的动机……和一个乔装的杀手!!难道又与这次的谋杀案有关?我一再坚持要知道事情的经过,Nico就把她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她自己就先回去处理照片。
  餐馆不能进去了,我再和Moue谈话,了解到Rosso是一个很固执于案件的人。然后我向远处的修路工人(Flobbage)打听情况。他只留意到老人走过,没有什么重要的情报,我试探着问他是否知道那张报纸的事。忍受完Flobbage对报纸内容的喋喋不休后,他终于注意到最后那一行奇怪的字,原来是与赛马有关的tips,然后他从坑里走出来下注去了。趁他走开,我翻了翻他的工具箱,发现了一条T形金属条,正好能用来打开小巷的下水道盖!工作坑的旁边还有一台电话,由于暂时还没有线索,还是不要打扰Nico吧。
  我马上向小巷走去,使用T形金属条把地下水道的盖子打开(在盖子前手动使用)。进入下水道后,我一眼就看见地上有个红色的东西,捡起来一看,原来是小丑的鼻子!继续向深处走,又找到了一块浸透了水的纱纸和挂在铁钉上的一小块布料。尽头有通往地上的梯子,于是我从梯子返回地面。
  上到地面,发现是在一间屋宅里面,而前面却站着一个守卫(Albert)!看来该守卫是有备而来。果然那个小丑是从这里逃走的,守卫还错以为我是那个小丑呢。一开始,Albert对我的问题什么都不说,于是我拿出Rosso的卡片对他晃了晃,他的态度马上转变了,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他在这里找到了犯人逃跑时遗留下来的夹克,材料与我在下水道捡到的布料一样!我追问他夹克的下落,他说交给了女佣缝补,而在夹克的领子上留着衣服商的名字:Todryk,和他的电话号码。
  从正门走出去,发现是在工作坑旁。利用坑旁边的电话我找到了Todryk,我问他关于小丑的事,他却一无所知。现在已经有一点线索了,于是我马上打电话给Nico,她让我马上到她的公寓处,并把地址告诉了我。
  (完成上述事件后即可走出本场景往大地图,出口在电话的右方)
  注:如果忽略Nico而进行下面的情节,则完成下水道事件后可以从Moue那里得到Nico的电话号码。后同~
  第二章:公文包内的发现
  Nico的公寓在餐馆的南方,在公寓前遇到一个卖花的老妇人。原来Nico住在这里有几个月了。我走进Nico的公寓,在她对面坐下。我把自己发现的都告诉了Nico,而Nico也把她之前调查的东西告诉我。这一连串的谋杀案发生在不同地点,但各国的警察对这些案件却始终保持沉默,而把它们归咎于“政治的、宗教的、极端武力分子和民族极端主义者”所为,但Nico不相信,她要把背后的真相揭露出来。在检查我所捡到的物品时,Nico发现小丑的鼻子里标有出售店的名址;而当Nico看到那一块布料,她把一张照片拿给我看——照片上的人正是穿着这种布料的衣服!而在那个人的左面颊,有一个马蹄状的伤疤。闲聊了关于Nico的身世后,我动身前往出售小丑鼻子的服装店调查情况。(出来时与老妇人谈话,她居然说Nico是我的女朋友……)
  服装店在餐馆的北方,这里出租着各式各样的服装。我把从Nico处得到的凶手照片给店长(Claude)看,他记得曾经出售过一些化妆油给他。我拿出那张纱纸给Claude,他闻一闻后更肯定这是属于那个凶手的。凶手曾经租借过两套服装:小丑服和精灵服(?!),他说他的名字是“Monsieur Khan”!!离开前,出于感谢,我和Claude握手,却被电的整个人跳起来!然后Claude就把那个整人的工具电手套送给我……(他还给了我一个忠告:在上洗手间前记得关掉电源……)
  (离开服装店,地点会变成灰色,意味着以后不用再来该地方)
  知道了凶手的名字,下一步就要想法知道他的落脚点。我回到餐厅附近的电话处,给衣服商Todryk打个电话,我把凶手的名字Khan告诉Todryk。他终于记得曾经向Khan所在的旅馆送过衣服,并把旅馆的地址告诉了我,而Khan的房间是二楼右边的第二个房间。
  重要的情报!我马上前往Ubu Hotel。在旅馆的门前遇到一胖一瘦两个人(Flap和Guido),他们守在门前不停的吸着烟,我打算和他们聊聊,但是他们的态度十分恶劣,从样子看来和电影中的杀手相似!我走进旅馆大堂,发现大堂中有两位客人,一个是在弹着钢琴的中年妇女,另一个很面熟……啊!原来是从报纸上看到的诺贝尔奖获得者Ostvald。我拿出Khan的照片问Ostvald是否认识Khan,他回答的很爽快,说Khan只是照片上的人众多名字中的一个,还说Khan是他们的敌人。我想请他一起调查Khan,但他却拒绝了。我只好转向旁边正在弹钢琴的妇女继续收集情报。通过交谈我知道她叫Piermont,是一个很亲切和蔼的人。她的丈夫刚过世,不过好像对她来说是个解脱,她是来巴黎的目的正是为寻找失去的浪漫,可不,她昨晚又堕入爱河了!她喜欢上了旅馆里的一个客人,名叫Merlin。我拿出Khan的照片问Piermont是否认识这个人,她一看就嚷着是Merlin!我如实告诉她这个Merlin其实是一个杀手。我问她最近见到Merlin是什么时候,她说在不足一小时前,他从楼上走下,把一叠纸交给了柜台的服务员包管后离去了。
  我向她道谢后就走上二楼,这里有两个房间。根据衣服商Todryk的情报,Khan是住在右边第二个房间“202房间”的。两个房间的门都锁着。我返回到楼下,看到在柜台旁有一串钥匙,于是我想把它拿走,却被服务员阻止了。我问服务员那是哪一个房间的钥匙,服务员说是201房间的,但已经被其他客人预订了。钥匙被服务员看着,无法下手,突然我心生一计,向Piermont寻求帮忙,要她引开服务员。于是我们一同走到柜台前,Piermont要服务员帮她保管一些首饰,我趁服务员走进储物间时立刻把钥匙取走,然后走上二楼。
  利用钥匙我打开了201房间的门。我仔细搜索了一番后,发现房间的窗户可以通向隔壁202房间。于是我走上窗台,小心翼翼的蹭到隔壁,从隔壁窗户进入202房间。我检查了一下床铺,没有什么发现。然后就瞧见了床下的公文包!房间里还有一个很大的衣柜,不过也没有什么发现。我只好失望的离开。当我打算从202房间的门走出去的时候,我从门缝里看到Khan正在往这里走来!我只好重新退回到房间里,从窗户处离开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马上走进衣柜处躲起来。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突然衣柜的门猛的打开……太万幸了!Khan居然没有发现我。他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裤子替换后又走了出去。我检查他替换下的裤子,从裤袋里找到了两样好东西:一本看起来很普通的笔记本,没有任何记录,封面印有“Alamut club”字样;和一个印有Thomas Moerlin的电工证!
  我向楼下的服务员出示了Moerlin的电工证,要求检查一下Moerlin的寄托物,可是被服务员断然拒绝。我只好又向Piermont求助了。Piermont来到柜台前,软硬兼施的一番恐吓后,服务员终于乖乖的把Khan的东西拿出来了。那是一幅古代的手稿,我决定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才把手稿拆开详细研究。我想起了旅店门前的两个家伙,一股强烈的不安让我不敢直接从大门离开,最好先把手稿放下才离开。我又想到一个好主意——我早就注意到了楼上房间的窗台下是一条僻静的小巷——于是我回到201房间,走上窗台,把手稿扔到下面的小巷里,才安心的从旅店门口走出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一走出旅店,门前的两家伙马上对我进行搜查。当然不会搜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看着他们失望的样子,我心里偷着乐!接着我立刻走到旅店左边的小巷,从地上捡回手稿,然后返回Nico的公寓。
  注:
  ①偷钥匙一定要在服务员走出来前。如果错过了时机,还能让Piermont反复引开服务员的。
  ②手稿在身时千万不要走出旅店,不然发生搜身剧情时手稿会被搜出来,然后……等待你的就是冰冷的坟墓了……
  ③完成以上情节后,到警察局去找Rosso,他会告诉你这起案件已经取消调查了。看来只有靠自己的双手解开这个谜了。
  第三章:手稿隐藏的秘密
  回到Nico的公寓,我把在旅店找到的东西给Nico看,然后详细的对手稿进行观察。手稿是由五幅图画组成,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间圆形的图画,上面画着两个人坐在同一匹马上。这代表了什么?我疑惑的向Nico询问。于是Nico说起了以两人骑一马为象征的圣堂武士的故事——
  圣堂武士建立于圣地巴勒斯坦,距今已有800多年。当时的耶路撒冷随着十字军东征的胜利,控制权落到了基督教徒手中。一天,一个名叫Payen的人来到耶路撒冷王的座前,说自己可以为基督朝圣者提供保护,以免遭到落败的穆斯林军队骚扰,从而保证移民和运输的安全,而安全的旅途也意味着更多的朝圣者,更多的财富。而雇佣军队的代价就是钱,这些唯利是图的军队没有人知道他们有多少数量,从何而来,他们就是圣堂武士。几年后,圣堂武士群体变的越来越富裕,人数也越来越多,他们太富裕了,以至于国王也要向他们借贷。但是,他们日益膨胀的力量与财富终于为他们带来灭顶之灾。圣堂武士们被带到了宗教审判所,接受“异教徒”的惩罚,他们的最后一代宗主Jacques被活活的烧死……,而圣堂武士留下的巨大财富也从此无影无踪。
  ——看来这一连串的谋杀事件是与圣堂武士的财富有关了,而这一份手稿正是整个事件的关键!我再详细查看了手稿的其他图画:
  左上角:画的是手握一把剑的武士和一头公牛,两者之间是一个三角架,上面放着一颗宝石。
  右上角:画的是一个妇女在一个织布机上作编织。远处还有船在海上航行。
  左下角:画的是一个武士拿着一个水晶球,旁边的卷轴上用拉丁文写着:在我的指引下,你将会看到光明。
  右下角:画的是一个女人照镜子,可是反射出来的却是三个可怕的脸。
  看来要弄懂这些图画,要找一个专业的学者帮忙。Nico要我到Crune museum找Lobineau。我来到Crune博物馆,看见里面陈列着许多中世纪时的文物。馆里只有一个穿着警卫衣服的人。我问他是否Lobineau,他说他只是这里的警卫,Lobineau今天刚好有事走开了。我在馆里逛了逛,发现馆中央陈列的物体很像手稿左上角画的三角架!而注明上标着这个三角架是从爱尔兰Lochmarne的圣堂武士遗迹中找到的。我尝试走近陈列品,警卫却阻止了我,说这个三角架是受监控报警装置保护的。
  看来今天是见不到Lobineau了,我只好返回Nico的公寓。我告诉Nico在博物馆里找到了那个三角架,是在Lochmarne被发现的。Nico说她知道那个地方,她递给我一本杂志,上面报道了Peagram博士在Lochmarne发掘了中世纪城堡的事。Peagram博士为了发掘的事辞去了Durham大学的职务,也取消了所有他喜欢的电视节目,可以看出,城堡里的东西对他是极度重要的。我萌生了想见一见Peagram博士的念头,于是马上动身前往爱尔兰。临行前,我再问Nico谋杀案的事进展如何,Nico说她发现四个被害者在七月的第二个星期都曾在巴黎出现过。
  回到大地图,右上方多了一个箭头,切换到欧洲地图,爱尔兰就在左上方。
  我来到Lochmarne的一间小酒馆前,这里聚集了小镇上的大部分人。门前有个小男孩(Maguire)靠着墙,看来他有点闷闷不乐哦。我上前和他搭话,得知这里的城堡锁了,不能进。接着我走进酒馆,里面一共有五个人。我逐一向他们打听情况,得知Peagram博士在城堡中找到了一块宝石,而博士本人早已离开。在酒馆的一角我对一个醉汉的电线发生了兴趣,趁他不注意我偷偷的拿走了那条电线。在酒馆的柜台上有一条毛巾布,我也顺手带走了。出酒馆,我问Maguire知不知道镇里有谁曾参与过挖掘行动,他说本地就只有Fitzgerald参加。Fitzgerald?不就是坐在酒馆中央喝酒的那个人吗?我重新走进酒馆,直接问Fitzgerald有关挖掘的事,但他却不承认。我去问坐在柜台前的两个人,确认了Fitzgerald确实参与过挖掘。我回头质问Fitzgerald,他突然露出恐惧的神色,说Peagram博士在今天早上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一个包裹,要他交给一个叫Marquet的人。我逼Fitzgerald交出包裹,他却叫嚷着如果包裹出了什么问题,Marquet就会杀掉他!接着Fitzgerald站了起来,烦躁的冲出了酒馆。就在这时,我听到门外有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然后是一声碰撞,Maguire破门而入,“我刚才看见一辆红……”,话没说完,就被酒馆里的人赶了出去。我马上走出酒馆,问Maguire到底发生了什么事。Maguire说刚才一辆红色的跑车把Fitzgerald整个人撞飞了,连酒馆墙上的金属盒也被撞坏,而从Fitzgerald的手里飞出了一颗闪着光的物体……,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跑车的司机居然打扮成妖精的模样!(妖精?!我猛的想起Khan曾经在服装店也租过妖精的服装,难道又是他所为?)
  我惦记着Fitzgerald丢掉的那一个闪光的物体,于是仔细寻找了一下地面,没有发现什么。地上有个活板门,但是是锁着的。我回头检查了墙上被汽车撞坏的金属盒,发现原来是一个开关,但由于被撞坏了,无法恢复原状。看来这个开关应该与酒馆有关。返回酒馆内,我对老板说想要一杯啤酒,老板却说抽水机坏了,说着,洗碗机又出现了问题。我说我可以把它修好,然后向老板出示了Moerlin的电工证。老板让我先修好洗碗机,只有修好了洗碗机才能再去检查他的抽水机。我检查了一下洗碗机,好像没什么问题,看来应该是电线的问题了。正好我身上有一条,于是把原来旧的电线替换了。嘿,洗碗机又开始工作啦!老板终于答应让我看看他的抽水机了,把地下室的通道让开。
  地下室内一片漆黑,隐隐看到墙上有个杠杆。我把杠杆往下拉,听到有金属的摩擦声。我回到上面,走出酒馆,试着把地上的活板门打开——太好了!终于能打开了。下面就是酒馆的地下室。突然,一个熟悉的脸向我打起招呼——他不是Khan吗?!他问我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反问他有什么事,他说刚才这里有个倒霉的男人卷入了一宗车祸。我马上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接着试探的问他那个男人现在情况如何,Khan说他正在看护中,不过他好像丢掉了一个包裹,我说如果我捡到了就会交给警察。他在这里没发现什么,只好离开了。我松了一口气,不过我担心刚才的行动已经让他生疑了。回到地下室,上面的光线把地下室照的很清楚。借助光线我很容易的发现了一个手电。在活板门的正下方,我看见有东西闪着光,捡起来一看,是Peagram博士的宝石!临走前,我扭开水笼头,把在酒馆得到的毛巾布湿透水才离开。
  得到了宝石,下一个目标是去城堡看看。从酒馆右边的小山道上去,就来到了城堡的大门前。大门紧闭着,旁边有一堆很高的砖堆——足足有城墙一般高,砖堆前有个人在悠闲的看着书。我上前和他搭话,他是在这里看守的,防止有人利用砖堆潜入城堡。我聊起刚才的车祸,原来Fitzgerald是他的侄子。于是我努力劝服他去看看他的侄子,我负责帮他看守。他答应了,然后离开。我马上爬上砖堆,来到顶部,发现还差一点才够的着城墙。我检查了一下城墙,发现城砖之间有些缝隙。于是我拿出T形金属条,插入缝隙中充当踏脚点,这样我顺利的翻过了城墙。
  城堡里早就破烂不堪,加上经过挖掘清理,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我刚想走到通往地下的梯子处,旁边的一只鹿却猛的撞过来。我绕到左边,把一根木条往右推,那只鹿又撞了过来,绳子就缠在了木条上。我很安全的就来到梯子处往下走。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地上有一尊雕像,好像是从墙上掉下来的。墙上原来放雕像的地方残留着五个小洞,与雕像背后的五条突起吻合。我试着搬动雕像,发现我根本不够力气把它抬高,雕像摔在地上。等我翻起雕像后,地上留下了由五条突起印下的小洞。在房间的木桌上我找到了一些石膏粉,可以用来做一些模型呢!于是我把石膏粉撒入地上的五个小洞处,然后用湿透了水的毛巾布拧一些水进去,这样石膏粉就变凝固了。我捡起凝固了的石膏模型,上面的五个突起与雕像背后的一模一样。我把模型插入墙上的小洞上,随着机关声音响过,中间的石门慢慢打开了。我走进去,透过手电的光我见到了一幅壁画……
  注:此处有一个很大的BUG。在制作模型时,不取石膏粉,直接用水倒进小洞中一样能取得模型而过关。如果在这里没有取石膏粉,则由于以后不能再来这里而永远取不到了。但石膏粉是以后流程必备的物品……
  第四章:三角架的争夺
  回到Nico的公寓,我把这次的新发现告诉了Nico。Nico认为Peagram博士现在行踪不明,很大可能是与发掘的事密切相关。现在唯一的线索是城堡内的壁画——一个吊死的人和标有Montfaucon的单词。临走前,Nico提醒我去博物馆问问Lobineau,还可以去警察局找Rosso看看有没有新情况。
  暂时没什么头绪,我先去警察局打听情况。Rosso不在办公室内,我问Moue是否认识一个叫Marquet的人。Moue说Marquet曾经被称为“Montamartre的鼹鼠”(??),但他现在住进医院了,我问清楚了医院地址,然后马上前往该医院调查。
  走进医院,这里装扮的像个小花园!我从门前游手好闲的医生(Felix)得知现在不是探望时间。接着我向询问处的护士(Elsa)打听Marquet在哪一个病房,我要去探望他。可是Elsa却说Marquet不接见任何人,除非探望的人确实与Marquet有关。我试探的拿出Moerlin的电工证,Elsa一看就说Marquet被送进医院时就一直喊着这个名字,看来她以为我就是Moerlin了,她马上把Marquet的病房号告诉我。Elsa还说Marquet所在的病区归一个叫Grendel的护士管理,Grendel把整个病区管理的像南美的监狱一样严格……
  往医院病区走,顺着Elsa的提示走进J-Two病区,却被Grendel护士赶了出来。看来要想想办法混进去。在走廊我遇到一个老人(Sam)在用吸尘器清洁地板,我和他闲聊了一会,发现他是一个对自己十分有信心而乐观的人,还称自己的吸尘器为“Mr.Shiny”——陪伴了他三年而从没有发生过故障。我刚想打开Sam旁边的壁柜,他却阻止了我,说这个壁柜是由他守着的。我发现他的吸尘器的插头是插在拐角的插座上,灵机一动走过去把插头拔掉,吸尘器理所当然的停止了。Sam很着急,马上去插座处检查,我趁他走开时马上打开壁柜,把里面挂着的白大褂披在身上。嗨!我还蛮像个医生嘛。
  我重新走进J-Two病区,Grendel护士果然被我骗到了——她才刚来不久嘛,她把一个血压计交给我,要我去看看那些病人。我只好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下身边的病人Eric,原来他本来是住在私人病房的,却被Marquet代替了,还愤愤不平呢。我刚往私人病房方向走,Eric却喊住我,要我帮他量血压……我当然不会弄了,瞎搞了一会,不得其法。没办法,只能找人帮忙。我回到医院大堂,发现站着一个戴蓝色眼镜的医生(Benoir)。我和他交谈,知道他是刚毕业的,今天是第一天来医院,正满心期待着检查他的第一名病人呢。我接着和Felix交谈,原来Benoir是他的侄子呢,Felix叫我带Benoir到处走走,看看真正的诊治是什么回事。于是我把他带到J-Two病区,把血压计交给他,让他帮Eric测量血压(实习医生就是容易使唤……)。趁着他测血压的时候,我向私人病房走去。门前居然还有警卫看守,我打听了一下Marquet的情况,原来他患的是炭疽热,正在隔离。
  我走进私人病房,Marquet就趟在那儿,我开门见山的问他我得到Peagram博士发掘的宝石后要如何做,他很激动的说我一定是个“Hashshashin”。我平静的否定了,他又问我是不是组织派来的,我说是,然后坐在他床边试探的说起他现在这样的状况是不可能去爱尔兰的,于是我直接过来。然后我又问他得到宝石后怎么办,显然他相信了我的话,要我马上把宝石交给宗主,还说他已经指派了两个助手去抢夺那个三角架——原来是在旅店遇到的Flap和Guido。我问他Hashyashin怎么了,他说很有可能Hashshashin已经盯上Klausner了,不过他是不能阻止宝剑的复生的,目前Klausner已经前往“Syria”(叙利亚)了,因为他知道Syria藏有……
  他话没说完,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医生走进来,并要我离开。看来他是这里真正的医生了,而我已经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东西,于是我走出了房间。这时Benoir向我走来,把血压计还给我。然后他对房间里的动态心电仪产生了兴趣,但他却发现好像出问题了,我说里面有Braille医生看护着,应该无大碍。Benoir喊道:这里没有一个医生叫Braille的啊!!而这时,心电仪的图像也变成了一条直线。我马上要走进病房,发现门被反锁了,我要警卫把锁破坏,然后冲了进去。然而一切还是太迟了……
  回到Nico的公寓,我把发生的事汇报了一遍(每当有新发现,我都这样做,到Nico的公寓已经是一种习惯了……也许是一种渴望?)。Nico也没有听说过Hashshashin,看来又要自己寻找线索了。
  看来还是要找Lobineau一趟,有太多疑问需要解决了。我来到博物馆,刚进门口,警卫就通知我说现在很晚,就要关门了。另外一个人应该就是Lobineau了吧,我马上和他说出我的疑问:
  1、那个中世纪手稿的内容究竟说明了什么?但Lobineau说要亲眼看过手稿才知道。于是我把Nico的地址告诉了他。
  2、什么是Hashshashin?Lobineau告诉我Hashshashin是一个穆斯林宗教团体,是十字军东征后针对圣堂武士而成立的,以暗杀出名。
  3、“Montfaucon”这个词有什么意义?Lobineau说这是一个地名,在过去是一个绞刑刑场(原来壁画中吊死的人是代表这样的意思),然后他把Montfaucon的地址告诉了我。
  交谈中我知道七月份Lobineau在巴黎见过Peagram博士。接着我提起那个三角架,警告Lobineau有人在设法盗走它,要他把三角架交给我保管。显然Lobineau对他的报警系统十分自信,没有答应。
  不能放着三角架不管!我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博物馆角落的木乃伊能藏人,但警卫在不停的踱步,没有下手的机会。我走到窗户旁,趁警卫转过身时马上把窗户打开,顿时一股难闻的气味从外面传来。然后我立刻走到木乃伊前,在警卫关上窗户的同时躲进了木乃伊里面。过了一会,到了关门时间,于是警卫和Lobineau离开了。很快到了深夜,突然博物馆的门被打开了,两个人影走了进来。正是Flap和Guido!他们的目的肯定是那个三角架了。我悄悄的从木乃伊中走了出来,迅速躲到旁边那个很高的图腾柱后面,打算找机会阻止他们。可是我的动作还是被他们发现了,Guido马上掏出了枪,我把图腾柱往前推,想推倒后乘乱逃走,可是柱子没倒下,反而是最高处的装饰物掉了下来,刚好砸在了我头上,我倒在地上,晕了过去,模糊中,我看到一个身手不凡人影从屋顶吊了下来……
  (这里开窗户的时机要看准,如图所示)
  当我醒来后我身处在警察局,幸好Rosso相信了我是无辜的。回到Nico公寓,我很遗憾的告诉Nico说三角架被人拿走了。Nico不但没有露出遗憾的神色,还说幸亏我在关键时刻吸引住了那两个人的注意力,接着她从身上拿出了三角架——原来昨晚的身影是她啊!我有点恼怒Nico不和我一起行动了,不过既然得到了三角架,一切还算顺利。我把宝石拿出来,按照手稿的意思放在三角架上,两者的接触点非常吻合,可是没有任何事发生。接着Nico说他和Lobineau见过面了,他描绘了一个手稿的副本回去研究。
  事情进展的相当顺利,我马上投入到了另一个调查之中……
  注:博物馆中,从木乃伊处走出来后,要迅速躲到图腾柱后面,不然的话会被Guido开枪打死。其实一走出来后的手指图标已经是停留在柱子上了,你所要做的只是轻轻的点击A键……
  第五章:千钧一发
  根据Lobineau给我的地址,我找到了Montfaucon。这里是一个古老而和平的巴黎城郊,完全没有了当时的恐怖气氛。远处有一个杂技人在表演,一群观众在围观,不过反应十分平淡。这里还有一座教堂,里面有一个圣堂武士的雕像,不过暂时没有什么头绪。我先向坐在路旁的警卫打听情况。这里曾经是圣堂武士被处死的地方。接着我向杂技人(Jongleur)搭话,说不上几句他就在炫耀自己的刷杂技技术了,我不太服气,也想试试这种杂技有何难度……。结果可想而知,球一扔就乱跑,根本接不住,我发现我拙劣的表演让围观的人群起了点小波澜,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如果我戴着小丑的鼻子重复上述动作那该是多么可笑。
  我转身再去找那个警卫,他证实了我的想法——一个便衣小丑上演的闹剧是最富有喜剧性的。于是我对Jongleur说要再次尝试一下抛球杂技,这次我把小丑的鼻子戴上,把球乱抛一通,果然围观的人群大笑起来,还为我鼓掌呢!旁边的Jongleur看着不是滋味,他默默的拾起他的球后离去了——剩下了一个球没捡,我只好帮他保管喽。这时警卫站起来执勤去了。我发现原来杂技人站的地方是一个下水道入口。于是我用T形金属条把盖子打开,走了进去。
  下水道里别有洞天,中世纪时的遗迹还保留的很好。我通过残缺的石桥走到对岸,发现墙壁上画着一些图画。仔细观察下我发现最右手边的壁画好像与其他的不同,我用T形金属条敲了两下,敲出了一个机关!我按下机关,墙壁开始移动了——但只是移动了一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我发现身后的船上有一个绞盘装置,于是上去把绞盘绳子放下,然后把绳子挂在那块墙上,利用绞盘一拉,墙就被我硬生生的拉开了。
  走进去,发现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洞。一条长长的石梯通往更深处的地方。我发现从石梯口旁的墙壁上隐隐透出灯光,我靠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小洞,从洞里我看到了深处的一切:
  六个人按照地上的图案围成一个圆圈,圆中间有一个石柱,其中一个人居然是诺贝尔奖获得者Ostvald,而还有一个是杀害Marquet的“医生”!“开始即是终结——我们的敌人给我们带来黑暗;终结意味着开始——敌人的终结预示着我们的重生!”一番宗教式的口号后,向宗主的报告正式开始。他们好像在酝酿着一场军事政变,他们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军队和政府。原来他们是残存的圣堂武士教团的啊!接着宗主问Ostvald“断剑”的下落,Ostvald说他已经组织了一小队历史学家以及考古学家团来寻找线索了,Peagram博士也是他们的一员,不过Peagram博士已经被杀手杀死了(很明显Khan就是那个杀手!)。接着Ostvald提到Klausner(Marquet也提起过,Marquet也是他们的一员,不过由于已经被监视了,成为了负累而被这些人除掉了),他很有可能已经得到了那枚晶石(lens),不过他现在在Syria消失了……
  会议结束了,他们乘着船离开。我通过石梯来到了他们会议的地方。那个圆圈刻有圣堂武士的徽记,上面有两个拉丁词语:光明和黑暗。我再观察中间的石柱,石柱被正上方透来的光芒所包绕。我把三角架放在石柱上,位置恰好,然后把宝石放在三角架上。奇迹出现了——上方透来的光线经过宝石反射成为五束光线,光束所照之处,出现了五个字母:MARIB。
  回到Nico的公寓,我兴奋的把见到圣堂武士的事告诉Nico,看来那一份手稿是指引着通往“断剑”的路。而很明显餐馆的受害者Plantard也是圣堂武士一员,以Khan为代表的暗杀集团就是为了阻止他们找到断剑的。然后我说出最后找到的线索:Marib,Nico马上告诉我这是一个Syria的小村庄。啊~~!看来圣堂武士已经比我们先走一步了,我马上动身前往Marib,希望不会太迟吧。
  走出巴黎,经过长途颠簸,我终于来到了小镇Marib。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小镇,现在已经是旅游胜地之一了,有许多卖水果、卖特产的小商店。我和一间民屋前的一个十二岁左右的男孩(Nejo)聊起来,他的谈吐还蛮有文化水平的,对圣堂武士的历史也很清楚。我把杂技人丢下的球拿出来晃了晃,Nejo显然很感兴趣,他说如果他长大了一定要成为一个有名的色球收集家。我想趁机用色球换一点木架上的东西,可是Nejo拒绝了——架子上的东西显然不是他的。小镇有几个旅游者,我和其中一个到处闲逛的胖子(Duane)交谈。他是和他的妻子Pearl一起从美国来的,她正在商店掏点有价值的东西,他们夫妇都很喜欢古老的物品。
  接着我走进右方的小巷,里面有个人在摆卖地毯。其中一幅地毯的图案我觉得很熟悉,仔细一想,我拿出从Khan那里得到的记事本一对照,图案完全一样!我把那个笔记本交给卖地毯的人,他收起来后把挂着的地毯一拉,露出一个门口——原来这里就是Alamut club。走进去,靠门口坐着的人(Ultar)主动和我打起招呼。原来他是这里的“的士”司机,专门送旅游者到处逛的。我拿出Khan的照片问Ultar是否认得,他说就在昨天Khan在这个club里呆过!看来Khan也追到这里来了,他还居然问起了我的名字!我不知道在哪里暴露了,只知道现在Khan也已经盯上我了。昨天Khan还问到Klausner的行踪,Ultar告诉他Klausner已经上了公牛头山了……我一听,马上问如何到达公牛头山,他说你要一个很棒的导游和一辆空调出租车——分明在说自己嘛。于是我想请他带我去,他说要500美元!我身上哪有这么多钱啊!无奈只好作罢。club里有个洗手间,但是门是锁着的,Ultar说club的老板由于洗手间的刷子被偷走了,一怒之下把门锁上,要找到刷子才能打开。
  我走出club,看见有人(Arto)在卖羊肉串,我走近去一看,发现那个人用来涂抹食油的工具正是一个厕所刷(呕心……)!我和他打招呼,他好像听不懂我说什么,只会用几个单词来回答“你好!羊肉串?是的!”于是我想让Nejo帮忙把刷子取回来,Nejo说可以,但要我的红球作为条件,我把球给他,他告诉我只要我用礼貌的阿拉伯语和Arto说话,他就会还我刷子了,他教了我一句:‘'Il 'a'kl kalb’。于是我走到Arto旁,冲他喊“'Il 'a'kl kalb”,想不到Arto突然暴怒起来,拿起刀子向我冲过来,我马上拔腿就跑,躲到小巷里去。幸亏他没有追过来,我回去找Nejo算帐,他却拿出了那把刷子——原来他趁Arto追我的时候拿走了刷子。回去Alamut club,我把刷子还给老板,他很高兴,把洗手间的钥匙给我。顺便我问Ultar“'Il 'a'kl kalb”是什么意思,他说“你的羊肉串是用狗肉做的!”(汗……)我用钥匙打开洗手间的门,走了进去。洗手间很干净,墙壁上有个自动毛巾销售机。我用钥匙打开机器的门,拿走了里面的毛巾。在解手池后面是一个冲水装置,我很多手的一拉,却把链条给拉出来了……
  走出Alamut club,我看到Nejo在抛着红球玩。我看到有一只黑猫,于是摸了摸它的头,它马上跳上了那个杂物架。然后我按下民屋的门铃,Nejo的爸爸走了出来,这时Nejo的球很巧合的打在了他老爸头上,一弹弹到了黑猫旁,猫被惊动了,从架子上跳了下来,还把架子上一尊小雕像弄倒在地上。我把雕像捡起来,发现两只手臂都断了。我把雕像交给Duane,他说他的妻子应该喜欢这样的东西,不过这尊雕像还不够老。我用那块沾了油的纱布擦了擦雕像,原来只是石膏的雕像变的像大理石雕刻的一样美丽!我再把它给Duane看,他果然上当了,用500美元买下了我的“古董”,真有点对不起他们的感觉……
  (注:这里第一次用到组合技巧。把你认为有必要组合的物品调整到一上一下的位置,再按↓即可完成组合。)
  回到Alamut club,我把500美元交给Ultar,他蹦蹦跳跳的出去了。我把洗手间的钥匙留下后也跟着走了出去。逛了半天终于在小镇的门前找到Ultar——他的车哪是什么“空调出租车”啊,分明是一辆破旧不堪的军用卡车。我让他马上开车,他却说现在车子出了点小问题,我把从洗手间拿走的毛巾给他,他正好用的着。他把毛巾撕开两半,把另一半还给我。车子终于修好了,沿着崎岖的山路,我来到了牛头山顶。
  来到山顶,我发现地上有个小洞直通牛嘴的地方,可是太高了,直接下去肯定会受伤。于是我从旁边的小树折下一条粗树枝,穿在那条被撕成一半的毛巾上。然后把树枝卡在小洞两侧,毛巾条就垂了下去,借助毛巾条我滑下小洞,来到牛嘴处。
  这里是一个突出的平台,Ultra的卡车就在悬崖的下面。我发现背后的石壁有些异常,四处搜索发现有一个小洞,小洞里有一个金属环。我把金属环一拉,石壁的门应声打开。走进石洞,转一个弯后我猛的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我想他应该就是Klausner了。他已经断气了,看来是饿死的。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机关的响声……一切都太迟了,石洞的门缓缓的关闭上了。我一阵惊慌,但现在还是先检查这里吧。Klausner靠着的墙壁上我发现了一个有着三个头的雕像,而在Klausner手中我发现了一枚晶石。我意识到圣堂武士手稿的左下方的图画中,那个武士举着的应该是这一枚晶石了。然后我发现石洞尽头有一幅壁画和一行拉丁文字:“到西方去,到世界的尽头去”,我默默的记下了。
  就在这时,石洞的门又突然打开——一定是Ultra!我马上冲回去,一边大喊:Ultra,别进来,这是一个陷阱!可是一拐弯,我整个人楞住了。门外的人不是Ultra,而是死对头Khan!他用枪指着我,逼我走出石洞,然后盘问我关于石洞内的情况。我只好把Klausner的死以及壁画的文字告诉他,不过我隐瞒了晶石的问题。从Khan口中得知,那一段文字指引着断剑的正确位置。最后Khan目露凶光,看来他想杀人灭口了,我表现的相当冷静,Khan不由得佩服我的勇气,主动提出要我和他握手“告别”。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暗中把电击器的开关打开。当Khan一握我的手,他整个人被电的跳起来。在这个千钧一发的关头,我一头把他撞倒在地,在他开枪的瞬间从悬崖处一跃而下,正好落在了Ultra的卡车那软软的车篷上……
  注:这里Khan会提问几个问题,天使符号代表“yes”,恶魔符号代表“no”。这里是其中一个正确的顺序:1-2-1-2-2,可以有其他的搭配,只要在最后的提问选择“人”,然后再选择“电击器”即可,不然会被Khan开枪杀死。
  第六章:圣堂武士的挽歌
  回到Nico的公寓,我把这次的惊险历程告诉了Nico。我还把那一条铁链送给Nico——这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啊……她很高兴的收下了。然后我去博物馆找Lobineau,看他对手稿有什么看法。首先我把这次去Syria的经历告诉他,解释了公牛头的含义,接着问他有什么发现。Lobineau说发现还比较少,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左下角中的武士是来自西班牙的,是“des Vasconcellos家族”的成员。
  走出巴黎,我往Vasconcellos家族的所在地赶去。这里景色优美,一栋古老的住宅前,一个工人(Lopes)在为草坪浇水。我问他这里是否Vasconcellos的住宅,我要见这个家族的成员。他说现在只有他和伯爵夫人居住,而伯爵夫人是不见客的。Lopes死活不让我进屋子,我只好走到一旁想办法。在屋子旁边我发现Lopes用来浇水的水管是连在屋子里的,于是我拿出血压计,把水管夹住,然后走到一旁观察动静。果然水管没水出了,Lopes暴跳如雷,责问我是否动了手脚,我当然扮无知。他愤愤的走进屋子,还警告我说如果我走进屋子他就放狗咬我。听他的话就我不是George了,我马上走进屋子里,Lopes正在埋头检查水管接口。我刚想惦脚走上楼梯,Lopes却警觉了,把我赶出去。我不甘心的又回到屋子里,试着往一楼的里间走,冷不妨听见几声狗吠……原来这里是养狗的地方!我马上退回来,瞅见楼梯下有一幅盔甲,身形和我相仿,于是我马上躲在盔甲后面。Lopes听见有狗叫,走过去查看,当他走过去后我马上走上楼梯。楼上是伯爵夫人的房间,我向她说明来意,想知道Vasconcellos家族与圣堂武士间的联系。我问她这里还有没有存在于圣堂武士时代的物品,她说只剩下一幅棋盘和棋子,不过棋子已经不完整了,好像是被孩子们弄丢的。我检查了一下棋具,每一个棋子都有一个不规则的棋座。接着伯爵夫人说要带我去一个我会很感兴趣的地方。
  我随着夫人来到住宅附近的一座陵墓前,这是唯一留存下来的建筑了,Lopes把门打开,我们走了进去。这个陵墓安葬着Vasconcellos家族的圣堂武士,伯爵夫人每一周都要来祈祷一次。我在里面四处观察了一下——屋子顶部有一根蜡烛,不过太高了根本够不着;陵墓中央的神位前是一个诵经台,上面放着一本圣经。移开圣经,我发现诵经台顶部有着特殊的模格——那不是放棋子的棋格么?棋格被一层玻璃罩着,在中间留有几个缺口。我问伯爵夫人那个玻璃棋格的来历,她却认为这只是装饰而已。而我认为这些缺口是经过处理的,如果把棋子放在缺口上的话……
  伯爵夫人马上叫Lopes把那些棋子拿过来。在棋子拿来前,我向伯爵夫人打听这里的历史:
  这座陵墓建于圣堂武士们被解散那一年,Don Carlos作为当时的家族主人,走上了求学的道路。这时教王贪图圣堂武士们的土地与财富,利用职权把圣堂武士们捉去拷问审讯,而Carlos由于在求学而幸免于难。当他回到这里,却发现死去的仆人和孩子们的失踪。他发誓一定要找回自己的孩子,于是带上矛和盾独自离开,从此就没有音讯了。这时Lopes把棋子拿过来了。我接过棋子,把他们放在诵经台的缺口处,底座与缺口完全吻合!我把棋子按顺序摆好,墙壁上打开了一个小洞,里面是一个圣杯!最后我把圣杯暂时拿走,伯爵夫人请我帮忙留意一下Carlos的下落。
  (棋子的摆法)
  回到Nico的公寓,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Nico埋怨我介入太多的事情了——杀人案、圣堂武士、失踪人口……,不过我认为这几件事是有联系的。根据手稿的提示,下一步应该要找到那个圣堂武士了。我想起在Montfaucon的教堂里就有一个圣堂武士的雕像,于是我前往Montfaucon的教堂调查。我给教堂的神父看Vasconcellos家族的圣杯,神父说圣杯上好像雕刻着什么,但是由于失去了光泽而看不大清楚。于是我把圣杯交给他擦拭,自己走去调查那个圣堂武士的雕像。圣堂武士的手上是一卷书物,代表学识(我又想起了Carlos),书物上写着几行拉丁文句子:在我的指引下,你将会看到光明(这句话在手稿上也看到过!)。透过书物的小洞,我看到教堂窗户壁画的图案: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人。我把从Syria得到的晶石放在小洞里,再透过晶石往里看,发现壁画的图案变了:一个圣堂武士在树桩上被焚烧!下面有行数字:13,14。接着我再找神父,他已经把圣杯擦拭干净了,上面雕刻着一个袖章,神父说这个标志在教堂一角的一个坟墓上也有。我找到了在教堂左上角的坟墓,果然找到那个袖章标志,这与Vasconcellos家族的标志一样,看来这里是Don Carlos的安息之所了。在坟墓的边缘我发现雕刻着圣经模样的图案,上面写着一些人名和数字,我把它们一一记下。
  返回到博物馆,我问Lobineau关于在Syria见到的那个三头像的事。Lobineau说那一定是“Baphomet”——圣堂武士所崇拜的神明。而这种雕像也不少见,最近在巴黎就发现了一个。我马上问他在哪里,他说在Nerval,当时工人们在修复一座建筑,而发掘出这个雕像的工人说在雕像的底部好像还有一点血迹。
  来到发现Baphomet雕像的矿坑。建筑前有一个胖子漆工在休息,我向他打听矿坑的事,好像很多人来打探过矿坑的情况。接着我走下矿坑,发现进一步的门有警卫守着,我向他询问有关挖掘的事,可是他守口如瓶。在坑门对面是一个洗手间,不过门锁着。于是我说要去洗手间,问警卫要来钥匙,他给了我整串钥匙呢,看来其中一条是用来打开矿坑的门的。我走进洗手间,在洗手盘上发现一块肥皂。我把矿坑门的钥匙在肥皂上印了一个印。然后把身边带着的石膏粉洒进钥匙印里。然后把肥皂递到洗手盘下接一些水,再拿到旁边的烘干机下烘干,一个钥匙的模型就做好了,可是这个模型太容易被看穿了,还不能与原来的替换。
  我走出洗手间,把钥匙还给守卫,然后返回到地上,打算用油漆装饰一下我的钥匙模型,可是漆工不允许我去碰他的漆桶。于是我回到矿坑,利用这里的电话呼唤Nico,让她和上面的漆工闲聊。挂着电话,我回到地上,对漆工说下面有一个女人打电话找他。漆工走下去后,我把钥匙模型涂上油漆,看起来是很像钥匙了,可是拿起来的手感还是不像。
  于是我重新回到矿坑,发现这里的温度比下面要暖,观察后发现这里有一个温度调节装置(注意这里是用B键查看)。我对警卫说这里太热了,他说为了方便工人他把这里的门打开了,因此要调高温度以保暖。我说你要保暖可以穿厚一点嘛,他说他有手袜。有他这句就行,我利用温度调节装置把温度调低,不久,警卫觉得有点寒冷了,于是他把手袜戴上。我再次问他拿洗手间的钥匙,然后偷偷的把钥匙模型和坑门的钥匙调换,再交还给他,由于有手袜的遮挡,他察觉不到有什么问题。接着我再给Nico打个电话,让她打过来,说要找漆工。警卫接电话后走上地面找漆工,趁此机会我用钥匙把坑门打开。
  进入矿坑内部,走下挖掘坑。我发现中间有一个三头雕像,毫无疑问是Baphomet了。三头雕像下面是一个突出来的座。我把圣杯放在座上,通过反射周围的景象,圣杯壁上出现了一个方塔教堂的图案。接着,我返回到Nico的公寓。
  关于Carlos和圣杯的事已经很清楚了,于是我来到des Vasconcellos。我把圣杯交还给伯爵夫人,把Carlos的墓地也告诉了她。我说在Carlos的墓地上还找到了一些奇怪的名字和数字,雕刻在圣经上。我默念着这些名字和数字,伯爵夫人听后说她觉得这像是圣经里的章节和句子。我来到Vasconcellos家族的陵墓,发现诵经台上新点着两根蜡烛。我先拿走了这里的圣经,一抬头又看见了那根很旧了又重来没有点过的蜡烛。我用油纱布把诵经台旁的铁杆沾上油,然后利用蜡烛的火点燃。铁杆刚好够高度点燃头顶的蜡烛,可是窗外的风又把蜡烛吹灭了。[/color]于是我利用铁杆把窗户关上,再重复前面的步骤,[/color]这次蜡烛终于顺利的点燃了!蜡烛烧尽后,藏在蜡烛里的东西掉了下来,是一个形状奇特的雕刻品,像某种钥匙。
  回到伯爵夫人的房间,我把蜡烛的事告诉她,然后把圣经交给她。夫人按照我所说的章节和句子逐一找出来:“一个深井,把光带到隐藏的地方,把我从狮子的口中拯救出来,利用麒麟角你会从我的口中知道一切”。虽然最后一句不明其义,不过这里应该是有一个深井的。可是伯爵夫人也不知道有井存在,于是让我去找Lopes问问。
  走到草坪处,我向Lopes打听井的事。他说他知道很久以前确实有一个井,遗憾的是他不清楚具体位置,要想想。然后他提示说要用一根Y形竹子到处点点,如果竹子能插在地上,则那里可能就是井的位置了。在靠近屋子旁边(即水管连通房子处)的树丛中我找到了一根,再从Lopes处问来寻找方法,然后就开始寻找了。经过漫长而又沉闷的寻找,我终于在草坪的一角发现了一些异常,Lopes马上进行挖掘,一口井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井的中部被人为的开辟了一个空间。在桥的尽头我发现了一个狮子头像的石壁,其中一只牙齿是独立分开的。我想起圣经句子所说的“把我从狮子口中拯救出来”,于是我试着伸手掰了掰那一颗分开的牙齿。突然一阵石头移动的声音传来,我预感到我有危险了,马上往旁边一闪,就在这时狮子的石壁砰的一声向外倾倒,幸亏我闪的快!石壁后面是一面墙,可是这里离井口有一定角度,外面的光不能照过来,墙上漆黑一片。我只好回到地面,问Lopes是否有手电,可是他说没有。我来到伯爵夫人的住宅看能否找到有用的东西,在一楼的小房间里我找到了一面镜子。回到井下,我把镜子拿出来,调整镜子角度,井口的光线经过反射照在了石壁上,我看见石壁中央有一个小孔。我走过去,把在陵墓里得到的雕刻品插在小孔处,石壁移开了,出现一个石洞。进入石洞,我看见一幅巨大的织锦——一个棋盘和棋子,在棋盘的右下角有一个骑着马的圣堂武士,与棋子以一条河分割开。在石洞中,我还找到了一堆小孩子的遗骨,其中还有丢失了的棋子。Carlos的悲剧故事之谜终于全部解开了。
  最终章:一切的终结
  回到Nico的公寓,Lobineau也在这里。我把目前发现的一切作了最后的总结:
  1、在Syria发现一个地图,上面写着“到西方去,在世界的尽头”。
  2、在Montfaucon的教堂的壁画中看到圣堂武士的宗主被焚烧,下面是日期:1314。
  3、在Baphomet雕像的矿坑里通过圣杯反射见到的方塔教堂。
  4、最后是在西班牙的井底发现的织锦图案。
  Lobineau分析说,“到西方去,在世界的尽头”这句话是恺撒大帝说的,指的应该是大不列颠群岛中的一个岛屿——苏格兰。对于当时的罗马而言,苏格兰是一个偏僻的地方,那里的人十分野蛮,在战争中经常往面部涂抹靛蓝色。这个习惯在威廉·华莱士领导的苏格兰军队与英国军队作战中也有使用,而那场战争发生的时间正是1314年,而战场是在Bannockburn!而当时苏格兰军队正是受到圣堂武士的帮忙。这样很好的解释了织锦上的棋盘与圣堂武士,而Bannockburn中的“burn”正好解释为焚烧。于是,最后的结论为——在苏格兰的Bannockburn的一处教堂里!
  我和Nico坐上了开往Bannockburn的火车,同一厢房里还有一个老妇人。由于旅途太沉闷了,我刚想出去走走,这时列车员来验票,那个老妇人居然买的是全票,而没有用老人优惠卡。我觉得这个列车员很眼熟,不过一时想不起来。检票过后,我走出厢房往外面走走。隔壁厢房是两个喝醉酒的大汉。一直往前走来到前面一节车厢,突然从第三个厢房里走出一个人——那不是Guido吗?!猛然我想起了那个列车员,那正是杀害Marquet的人Eklund!我悄悄的退回去,回到自己的厢房,却发现Nico和那个老妇人都不在了!我转身把整个车厢找了一遍,没发现。看来是去了后面一节车厢了,可是门却锁着。我到隔壁厢房向那个喝醉酒的人(Basher)询问Nico的下落,可是他也不清楚。我把厢房的窗户打开,通过Basher的帮助我上到了火车顶。
  左边是一个高压装置,我没有去碰它,往右方走。来到后面一节车厢,我从车门进入车厢。猛然发现Nico在车厢的一角,而那个老妇人正在和Flap搏斗,还把Flap撞出火车。可是这时Eklund的枪声也响起了,把老妇人打倒在地。在这个紧要关头,我把旁边连着木箱的绳子一拉,一个木箱从上面掉下来,砸在了Eklund身上。我马上到老妇人身旁,发现他原来是Khan!我问他为什么要救我们,他说他和我是为同一个目标而来的。我问他断剑究竟是什么,Khan说这是一把双刃剑,在所罗门时代以前就存在了。它是一把武器,可是不是用来挥动的,而是蕴涵着巨大的能量。通过这些能量,圣堂武士才能在当时呼风唤雨,不可一世。说完,Khan噎下了最后一口气。劫后重逢,我不禁深情的吻了Nico一下……
  走出火车,前面是一栋古老的方塔教堂。Nico把Khan的手提包也带来了,我们打开一看,里面全是炸药!走进教堂,正前方是一块嵌板,我试图打开它,只是徒劳。门的旁边有一尊雕像,可是没有眼睛,眼睛与嘴巴的位置留着三个空洞。雕像的旁边有一个方形机器,我拿起它的摇杆拼命的摇了几下,中间的大齿轮开始旋转了,突然整个摇杆被我摇断了……。很轻易的我拿走了机器里的齿轮和轴。在一堆碎石堆里我找到了旧的陶瓷烟斗、一个旧硬币和一个小齿轮。我把大、小齿轮装在了雕像双眼的空洞里,然后用摇杆装在大齿轮上摇,随着机器的响动声,门打开了。
  走进石洞,我看到里面堆满了枪支,而墙上闪烁着火把,看来圣堂武士一伙已经比我们先到这里了。这里Nico听到了深处传来很低的人声,于是我们俩悄悄的往深处走去。前面是一个开阔的空间,里面有一尊巨大的Baphomet石像。一群红衣人围成一个半圆,像在举行什么仪式。中间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宗主,另一个人竟然是Rosso!怪不得他停止了对谋杀案的调查。Rosso手中高举着一把剑,口中念念有词。仪式终于开始了,石像两旁的柱子不停的向宗主释放能量,我不能再等了,猛的站了起来。宗主停止了仪式,居然劝我加入他们一伙。我厉声谴责了他们的对自己同伙的出卖罪行,然后和Nico转身往外跑。
  来到出口处,却被Guido挡住去路,手中甩着一把小刀,后面的宗主也追了上来。Nico慌乱的问我怎么办,我情急之下把墙上的火把拿下来,扔到了枪支堆里。宗主得意的说这些枪支已经存在几百年了,早已经报废了。于是Nico把手中装满炸药的手提包也扔了过去,就在Guido跑去查看是什么东西时,Nico拉着我拼命的往外跑……
  注:在火车里拉绳子的操作和最后拿火把的操作要迅速,不然要Nico陪葬可不太好哟……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