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的支配者
Echo Night #2

作者:小檬

 
相关文章
攻略

  机种:PS
  
  第一章
  我叫richard,我的女朋友叫Clistena。她是大学职员,在三个月前失踪了, 连警察也放弃搜寻,所以我自己去找她。以我得知,她最后到过的地方是 大学图书馆的特别室,我拜托了我的朋友kent给我在夜间进入那个特别室。 来到特别室门外,我的朋友在外睇水,只有我自己进去,右侧的书柜有阅读名册, 因为放得太高,要拿一张椅来帮忙。
  Clistena是在1949年7月28日失踪的,她当日果然到过这里, 并看《北美史前文明研究》在C-1书柜。突然一本书在C-1书柜趺下来,我就 随便看看,竟看到一幅和Clistena一模一样的相,但她叫jesica。是前任图书馆 馆主的前妻所生的。
  是孤儿出身的Clistena看到这张相,相信会去古兰士家调查。
  
  第二章
  有了线索,当然继续追查,去古兰士馆,但不幸地被一颗大树击中,失去知觉了。蒙胧中听到一男一女在谈话,“有了这个女子……”男的说,女的答道:“对,有了 她你便能实现愿望。”“但你得到她的生命,你将失去很多东西,可以吗?” 男的说:“我的愿望只有一个”更露出奇怪的笑容用枪射向女的头。原来是发梦。
  我醒来听到了身旁的陌生人问:“你醒来了吧!”“我见你昏迷在森林,所以检你回来,不过我也是迷路的。”我再问他叫什么名,原来他是Brian。这里四周都 了厚尘,相信是废了很久的大屋,在蜡烛旁找到打火机,在桌子柜筒发现药草,周围逛逛吧, 但记得入房开灯喔!
  来到二楼北走廊,发现墙上的配电被切断了,没有配电匙就用不到的,Brian叫我到那边看看, 再和他说话可得蜡烛。
  到最左面的门,内部竟和梦境的一样,左右两面有少女的俏像,再入房中,有一女子在玻璃棺木中,她是Clistena?但衣着华丽,不像我的女朋友,应该是jesica吧,但古兰士家族已没落多时,究竟事实是怎样的呢?
  
  第三章
  在应接室的柜能得到药草,而起居室放置了鱼缸,我再点燃未烧完的蜡烛,亮后竟见到一个小孩。他用力的拉木柜,想打开它。他说要鱼粮,并哭了,我晕眩了一会,我似乎是回到了过去。给那男孩鱼饵后,他便要我把柜锁上,之后我又回到原先的黑房,那男孩依然在拉柜,我就把手上的锁匙给他,他拿到鱼饵后就消失了。之前被杀的女子突然出现,还说我是好人呢,她走前更说杀死那小孩的人在楼下的庭园,我拾起小孩留下的灵魂, 并到木柜拿到了配电锁匙。回去找Brian吧!就可开动电源了。
  Brian突然叫我,回头竟见一个女子的鬼魂朝我们而来,Brian用枪射它, 当然射不到它啦!Brian吓得掉头走,还把门反锁,我退无可退,就是去开配电盘左面的灯。鬼当然是怕光的,灯一开,她就走了。我对Brian说她已走了,他慌忙地出来并说立即要走,我追到大厅时,女鬼又出现,更杀了Brian,我拾了指南针,她想来杀我,我开了门边的灯就能 赶走她。
  回到配电盘拿走锁匙,再由入口大厅进入中央走廊,有个小孩走过,但我追去时就不见了,在休息室发现药草,还有人像,右方马头形的衣架少了一只钩,墙上有幅简单的地图。依地图的红线走到酒吧,在桌面发现旧报纸,一看又再晕眩了!自己身在eurydice内,这次还是苞次升空,下楼梯,到底有一个熊公仔,捡起它。再到展望台,给那个公仔那个小女孩,回到上层的休息室,除了小女孩,一对夫妇正谈到rebacca体弱多病,客机突然失事,我又返回现实,报纸上有被一红圈圈了的新闻,就是说当年失事的死者。报纸内有锁匙,拿它到厨房。
  走到另一边门,有鬼出来,拿锁匙走入厨房吧!可通到孪生子的房间,终于有配电,可以安全了!在柜筒有药草,有张写了VVIIIVI的字条,立刻想到中央走廊的密码门吧。
  
  第四章
  经过厨房,一名厨师在找磨胡椒器,并说mark时常拿住的,我还是先到密码房, 密码就是586啦,里面有个哭泣的女孩,还把颈上的链子给了我,她不想做鬼了, 拿了链子就是鬼,她还拜托我帮她找回四个鬼,之后我装备了那条链子,戴上红色手镯, 有避免虚弱的功效。还拿了配电匙。
  回到食堂见到一个小女孩在桌下,和她说话就可得金币链子,回到酒吧,一名男子挡了磨胡椒器,我问他拿,他不肯给我,说我要给他找乐谱先,我再调查留声机,那男人说要找正奏出的音乐。歌名是钢琴组曲5号第2乐章。
  到一楼走廊,到音乐室,有一女子,还有琴谱,我拿起了琴谱,但那女子不肯给我,我只好还给她,拿起相架又晕眩了,填好音符(用少少音乐知识吧),他俩就大团圆。我拿他们的灵魂,红发女子又出现,她更说到有关Clistena的事。
  拿到磨胡椒器,厨师就走了,就能进入他后面的门。
  
  第五章
  由西面中庭进入厨房,里面有个坟墓及一度入不到去的门,须要晚上进入,一个女鬼指挥一头狗扑向我,我碰到了坟墓,女鬼消失了,换了个女子,坟墓都不见了,只有药草,那个女子问我有没有见到一只狗,叫dino。它颈上戴了一颗由蛋白石造成的链咀,我也应允帮她找,之前不能进入的门现在可以进入了。
  由中间的楼梯下去就能找到小狗,楼梯的入口突然封闭,调查四周发现控制台板的掣(黄黑两个)和台板。大家想想办法捉狗吧!
  捉狗方法
  到下层按掣,再回上层按掣就能走近小狗,先贴墙再碰小狗,它会跑到台板上,再去按上层的掣使台板落下,赶狗到图案上,再按上层的掣,可拿到小狗口中的士巴拿,用其扭紧台板左边的螺丝,拉下把手,就能离开。
  回到中庭,只见那少女满身鲜血的躺在地上,给了我颈链,我回到了现实, 给颈链那女鬼她就走了还留下了马头形的勾子,当然是去员工休息室,在这以前先拿回 配电匙较稳当。
  到了休息室,把钩子挂上,出现了一间房,书台上有一本属于karen的 日记,离开的时候听到一把男人声:“我……在等你……在南边的码头……教会”。
  
  第六章
  先回中央馆走廊,到入口大堂,发现Brian的遗体不见了,剩下血迹斑斑直连到中央馆走廊的另一度门,沿血路走,经过更衣室,到中央中庭,有个肥男人对我说话,跟他走到北边码头,把门锁上后就到湖畔的小屋,他要求我帮他打开闸门,匙孔是八角形的,这时要向手提灯调查,他紧紧张张的不给我手提灯,怕我弄熄,最后还离去了。
  在码头停船小屋附近发现了一张告示:前往东面的研究所前请通知我,R & C 考古学研究所所长Bridget。似乎对岸有一所研究所,但却望不见,返回屋里的时候,Brian的尸体就被冲到码头。调查尸体,方才的男人再度出现,还向我开枪,我没被射中,立即跑到中央中庭,因为通往更衣室的门已经上锁,所以由右边的小路,绕到东面中庭,途中入加油站,并找到电油,这里还有个供油装置,可惜不能使用,离开这里,肥佬守在小路,我就由另一小路往庭园方向走去,跑到庭园管理处。茶几上有本笔记,内容是关于洒水器的操作。
  1.先为庭园管理处的发电机加油,按下方的电源掣,没有油可到加油站拿。
  2.将温室外设置的给水管活门解放,向右是开启。
  3.按下温室内的洒水器开关掣。
  可以在庭园管理处的木架上拿到药草种子
  药草种子可放在温室里的花盆种植,大约17分钟就长成,过了20分钟就枯萎,留意了。
  洒水器开启后,淋熄了肥佬的灯,他逃了,留下八角形的锁匙,于是我就返回码头去。
  
  第七章
  打开了小屋的大闸,将小船推到湖上,船内有条Clistena的血手帕,一段回忆后,选:湖,南岸教会。
  从楼梯上一层就有个回复泉,到礼拜堂的木棚,那一些被救的人的灵魂飘向棚顶的水晶内,周围都没有人,只好坐船刑另一地方。
  取得的灵魂都要拿到教会去,储够数目就可换取宝物。
  4个换圣水(完全回复)
  10个换唱碟(收录了echo night #1 & #2 的音乐 )
  20个换古人的靴 ( 装备后边走边回复)
  30个换金手镯(任何鬼魂都伤不到自己)
  游戏全部共有30个灵魂,换什么就看看自己的需要啦!
  
  第八章
  选:湖,东岸遗迹,有一老人坐在门前,他请我帮他拿研究所内的鱼杆,到研究所见到一个持剑的鬼魂,她会吸我过去作攻击的,因为配电是坏的,所以我要快速了事,在假寐室的柜拿到了鱼杆,并顺手拿了床上的白袍,墙上贴有轮更纸,现在当值的是ken。
  我给老伯鱼杆,他就不再阻住门了,里面是一个钓鱼场,有一盏手提灯,突然身后有个鬼魂出现,用手提灯照它便会消失。手提灯十分重要,所以应经常装备,由于燃料有限,不能常常使用,不过燃料用尽了也可以加添的。
  刚才拿的白袍绣有john的名字,穿着走吧,走到研究所走廊的尽头,燃起手提灯,见到一个影子,我看见柜子挂有袍子绣有ken的名字,拿起就走,经过影相室,一个男人似乎安慰我,我见到椅子上我白袍绣有michael的名字,换上ken的袍,再跟michael说话,知道ken应该在湖西岸工作,并知道解读书是在事务室的柜筒里,收了michael的白袍椅子上有支坏了的墨水笔,还沾有血迹。之后michael说了一些他的研究报告。回到研究所走廊,换上john的白袍和ken说话。
  
  第九章
  来到研究室,金库旁的柜筒有一个小型放大镜,到事务室,见到伊丽娜,她正在工作,建议事先save比较好。
  穿上ken的袍和她说话,然后穿john的袍再和她说话,并将小型放大镜还给她,最后用michael的袍和她谈话,就可进入她回忆之中,将坏了的墨水笔交给她,可取得所长的白袍,返回现实后穿上所长的袍和她谈话便可。
  调查她的柜筒,有金库锁匙,柄上刻有L6R2L5的字样。
  回到走廊,和ken说话,他便化为灵魂,再穿所长的袍去影相室和michael说话,他亦安心地化作灵魂了。
  
  第十章
  到研究室,打开金库,(向左指到6,向右指到2,再向左指到5),取得古代文字解读书,但不知道john在那里,先坐船到别地方,选:湖,西岸叹きの塔。
  塔门旁边的金属板,依照次序,橙、黄、绿、水(浅蓝)、蓝、紫按掣,门就会开,最后走到露天的房间,拿走那颗心形宝石,回到研究所附近,听到声音,沿声走去,就像michael的幻灯片的景象,燃起手提灯,见到一个男人在敲击,和他说话,就到了遗迹内,可以检到一对安全靴,行到深处,开始地震。就返回现实,john说当大石落后,他自己仍生存,但救不到法兰克,我又返回遗迹内,走到里面,见到一个受伤的人,说话后,墙上的浮雕刻有古代文字,浮雕旁有一颗红色的心形宝石,拿下它,将蓝色的心形宝石放上,门就打开了,用打火机顺序燃点:紫、蓝、绿、黄、橙、红。中央火柱消失,可得到青铜圣杯,向法兰克说话发现他已经死了,留下储物柜锁匙。检起它就返回现实。
  在研究室走廊有储物柜,拿到袍子,穿上就回去找john,他就化成灵魂了。
  
  第十一章
  乘船往西面码头,将红色心形石放在浮雕上,到塔顶。检起地上石板,回到过去。剧情经过后就返回现实,想检起石板,它突然向我攻击,我拿出圣杯就可以令她消失,拿起石板,放它在塔中央的黑色石碑,走到下一层,原是通往塔外的桥变成通往地下的电梯,房间内有一个玻璃柜,里面有个木乃伊。
  albart正向我迫近,他似乎知道我来的目的,说着,我就被人用硬物打击头部,更快要晕倒。
  
  第十二章
  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房,一个叫george的人走来说是我不好,阻碍了阿鲁巴主人,他为了救jessica夫人的病而努力。说后就去检视我的东西,我不肯他就用木棍挥走我。怎么办呢?我用力的摇动铁闸,他叫我不要白费心机,我又摇动大床,他说这样会令他生气的,他突然说肚饿,我吩咐他肚饿就要吃东西,他就走了。我检查自己的东西,只是给他拿走了手提灯。铁闸摇来摇去也摇不开,我就去摇那大床,终于摇坏了它,不久,他回来看见我弄坏了床,就入来查看,我乘机逃走,想锁住他在房内,可惜他连门锁也弄破,走了出来,我当然掉头走,来到一个石碑前(A点),两个石像分别放于两旁,文字写我们找寻自己的容颜。将挂在男石像的女的面谱,挂到女的石像然后继续走。牢房的尽头有另一个只能转动的面谱(C点),转动它就有一条新路,可拾到男性面谱(D点),避开George将面谱放回男石像,大闸就会打开,见到一条水道,两旁围住木板,水非常急,没办法游泳,这时George就迫近,我赶快躲在木板后面,听到他走来的脚步声,木板跌下来,他被水冲走了,留下一本备忘录,我去拾备忘录时连自己也被冲下去。
  水道有很多冰柱,不要被击中,按L1及R1避开,到后段最好选左边,这就可见到George的遗体被冲回地上,但我也无能为力了。最后来到陆地,看备忘录,是George的日记,原来Clistena真是来过,其中重要的就是提及阿鲁巴主人吩咐要加倍注意jessica在东馆的房间。
  
  第十三章
  洞的尽头和馆内的地下通道相连,来到通道的地下室。
  到桌上拿到金 ,暂时不知有什么用,之后就见到一个红发女子,我追问她Clistena的事,但她没有回答就走了,我去看她本来在翻阅的书,内容有关魂之石,有了石的力量人就不会死,不会生病,受伤也会立即痊愈,但要得到这种力量,必须把灵魂的一半放到塔的地下。
  离开房间,上楼梯尽头有烟槽,我就爬入它,终点是中央休息室,启动配电,将两枚羊型金币交给小女孩,她说还有二人,我答应会帮她找的,之后就取回配电匙离开。东馆一楼走廊左边路破得走不过,只有另一面最尽头的门未进入。当我开门进入时,里边的人不肯让我入,要等到天亮才肯开门,没办法之下发现门旁有个女人像,叫做击响黎明的钟的女神(E点)。我将金 放到女神手上,她立即击响了钟,门内的人就走出来问我Heren夫人有没有事,我就帮他找找看。
  
  第十四章
  到接应室,见到一个女工的鬼魂,我赶快逃到就近的房间,快些找到灯才行,在二楼工人休息室有个配电盘(F点),启动后,就可到工人寝室1,有个女工抱住一个婴儿,那女工说只要婴儿听到音乐就不会再哭,但四周都没有音乐工具,我走到工人寝室2帮大叔挂画,然后回到过去,他叫我去买油,我由旁边我门出来就返回现实,画已经挂好,来到衣橱室,一度打不开的门有独角兽雕塑,缺少了一只角,到周围看发现一度很小的门,走到尽头就能找到小提琴(G点),回去和他说话就可以。
  走到客房内,红发女子也在,说话后就回到现实,到衣柜室拿小提琴,交给馆家他就开始奏乐,而且灵魂升天了,回到工人寝室1时,婴儿也没哭了,全部化成灵魂体。
  到走廊,再去工人休息室拿走固体燃料(H点),因为一楼接应室还未调查,所以现在就去。
  
  第十五章
  接应室连住画室,先打开天窗下的大柜,令柜靠在第二只天窗下,再移动伸展桌(I点),由右边将较矮的桌子拉出来,再检起脚踏放成楼梯状,直到通风口。爬到制腊房,一个男人的影子在画画,将固体燃料放到炉中并用打火机燃起它,那男人画成画后就会升天。留下怀表(J点),快要9时了,我拿它到工人休息室给女工,她走了我就能进入她原本挡住的门,女工成了灵魂体还留下独角兽的角(K点),夫人没有休息,在望住小盆栽,和她说话就回到她的过去,拿起布袋就返回现实,由一楼走廊走到中央中庭,再去庭园管理室,发电机后的肥料泻了一地(L点),盛满布袋就回到夫人那里,给盆栽加肥料,开花后夫人升天,我采下花就去衣柜室,安全起见先去拿配电匙。
  
  第十六章
  安上角后,衣柜室的门终于打开,内部是东馆二楼走廊,先去配电(M点),走廊尽头有4个石像,经过东馆梯级室,到一楼的仓库,有个少年跳上跳下,要拿蜡烛,帮他就会得到金属板(N点),回到有4个石像的地方(O点),文字写:监视半身像不望背后,我们也不是一个人。金属板上则写有不动的石像的字,这个迷就是要令4个石像同时面向前方,而金属板就可使其中一个石像暂时不转,解决这问题后,后面的秀门打开了,里面是馆主执务室,没有电灯,我就用接应室的蜡烛(不要用仓库那支),就会见到一个男孩(P点)坐在桌下,戴上狼形链和他说话就找到了第三个捉迷藏小孩,给我羊形金币就升天了,左边是娱乐室,见到人在玩牌,总是LEON输的,我开灯将葵花椅和梅花椅对调然后才关灯,果然LEON这样就胜利,走去跳舞厅和夫人跳舞,然后3对夫妇升天,还留下馆主夫人房锁匙(Q点)。
  
  第十七章
  鬼魂的铃声好近,赶快用配电匙开启电源,一个女子坐在床沿,和她说话就回到过去,床上有个恸哭的面具,阿鲁巴和jessica正走来,一段说话后就会回到现实中,我拿住面具离开了,到体育馆,有一个明明没上锁但又打不开的储物柜,等到晚上(9时至零辰4时)就可以打得开了,有个小孩在里面睡觉,找到最后一个捉迷藏小孩,得到羊形金币,他就升天了。红东馆一楼走廊回到东馆,和那个人说话后,他就化成灵魂了。
  去东馆二楼走廊的面具房间,将面具挂上一个空置的勾上,墙就消失了,但房内没有什么,取回面具,拉另一扇开门时,晕眩地回到了过去,给人发现了,我马上放面具上那一个空置的勾上,并躲在隐藏室,他走出来,手上拿住魂之石,但光芒渐渐消失,他走后,我就走入他出来的那间房,在向住大门的面谱中找到隐路,里面有锁匙,开门进入,在无人的床下竟有只手伸出来!!
  
  第十八章
  一瞬间我已身处现实世界中。为何死者会有松果的呢?据我所知,这一带的气候并不适合松树生长。“我家门前有颗大松树……”这句话突然浮现在我脑海。这是那少年的东西!我立即回到(仓库)找他。那孩子仍然拿着蜡烛,难过地脆在地上,大概是想着故乡的事吧。 我将松果拿到他面前,说:“这是你的吗?”
  “呀!”他抬头一看,惊讶得站直了身子,“那是……我给芭汀的……,那时我们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交换了。我把松果交口他手上,”他静静地看了一会,缅怀地说:“今年也有根多掉到地上吧……那棵松树……”他化成灵魂体的一刻,遗下了一只珍珠耳环。
  我拿着它回到(面具房间)那亡灵被杀的小寝室去,这次打开门时没再回到过去世界了。刚走到房中,耳便边便传来急速的玲声,亡灵就在眼前:我冲上前去,将耳环交回给她,大声说:“这是你重要的实物。”
  “耳环……”她终于说话了,“是妈妈留给我的。” 太好了,她想起来了!
  “妈妈……我想再见你一次……”她带起耳环,消失了。
  房中的电灯坏了,我以仅有的视力在房中调查,发现墙上有一个把手一拉之下,耳边传来巨响,地板也伴随着微震。应该是启动了某种大机关,而且是相当近的距离……了你和亚鲁巴不同……”当我回到面具房间时,红发女性早已在等我了。
  “立即来吧,不快点就太迟了…。一”她的语气和之前不同,显得温和多了,“赶快吧!你想救你的恋人吧?”“她……她往哪里?”她没回答就离开了。诚以极快速度查遍每一个房间,终于在/东馆北梯级室)找到一道梯级在之前明明没有的,是这个没错了由梯级先上去可以通到屋顶。屋顶上吹箸强劲的北风,当我一脚踏在屋顶,几乎整个人被吹起。加果被吹走肯定跌死无异了!我四脚伏地慢慢移动。找了一遍后终于在西南面找到出口。由梯级走回下层,是(西馆二楼走廊沿路走,到<星海书库>,里面有相当多的他是亚鲁巴的爸爸?那他就是前代馆主艾特加了 他合上了相簿,说:“亚鲁巴你将这本相薄放回书柜吧!是画了巨蟹座的书柜。你也五岁了,应该知道放往那里的。” “巨蟹座书柜吗?我明白了!
  “将来要成为古兰士一族的一家之主,做事要干净俐落。”
  “ 是。”
  “还有,不要进书库人面的房间,那里是历代馆主使用的肩问,对现在的你来说还早呢 我拿起相簿回到(星海书库)。
  房内有根多书柜,但哪个才是目蟹座书柜呢?
  这时我发现书库门旁有一个刻上巨人图形的按掣它的眼睛是红色费石,最独特的是只有一只眼长在面孔中央,我按了一下这个古怪的按掣,身后的书柜突然向右移开了,露出一道通往书柜后方的路。原来在每个书柜后方均有一个星座图案,而且书柜并非平排一列,而是两列同时面向同一方向重叠贴在一起。
  我将书放回目蟹座的书柜后再次回去找艾特加:“亚鲁巴,今日是你的生日,已十二岁了,为了继承古兰士家你要学习很多事……”他拿起一本书面以皮革制的书给我,这本书能令你了解的,是古兰士之主必要的,读完就放回金牛座的书柜吧,之后回来找我,我有话对你说。”
  “好的,我明白了。”
  “还有一点,切记不能进书库内的肩间,那是只有成为馆主后才能迭入的,现在的你还不行啊。”
  我点了点头就回到书库,拿起书本开始阅读,书名是《吉兰士一族的变迁》。 内容如下:“这是古兰士一族的发迹及其经过,古兰士一族的祖先是英国贵族出身。存新大陆移民潮期间,与大量移民同时移居于此地,当时似乎是为了研究这遐湖畔一带的古代遗迹而作短期滞留的,但经过了相当长时间仍未有结果,而初代祖先的生涯亦在此地结束了,现存吉兰士一族以罗马字母『c』为主题的纹章,是取源于英国的猛牛,真后的历代祖先都是抱持热情个性的人,无法放弃日进入半中止状态的遗迹研究,而现时的古兰士一族则是美国数一数二,人尽佳知的古老大族。
  看完这本书后,我将它放到金牛座书柜上再回去找艾特加…
  他看看我,说:“亚鲁巴啊,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你有责任成为古兰士一族的主人,而我们每一代的主人还有一个职责就是继续进行我们一族对遗迹的研究,你也不例外。”他将一本蓝色封面的书交给我,说:“熟读这本书后就放回书柜上然后我再带你到里面的房间去, “好的。”我接过来,坐在一边细细阅读起来,
  书名是《遗迹研究》:“遗迹与红色月亮的关系,存世界各地均有很多被称篇古代遗迹的地方,而这里的遗迹则有一个极壮大的天体研究,其中本遗迹特有的,是同『月亮』进行奉献。虽然以『月亮”为信仰对象的文化,在现代仍有存在,但他们对『月亮』的解释却大异真趣,就以他们本身对『月亮』的意义来说:『染成红色的月亮』,由此可知其意思是特殊的,虽然目前的研究仍未解读出『染成红色的月亮』是何意义,但关于月亮染红的记录如下:『红星闪烁,与它共往;月亮再红,……法则变为其出现的时期,即是由夏季到秋季之间的红月”现象;虽得到此一结论,但仍未宾亲眼看过的记录。
  (*)十二星座于黄道带的总称顺序为:白羊、金牛、双子、巨蟹、狮子处女、天秤、天蝎、人马、山羊、水瓶、双鱼,”我跟据十星座的顺序,将书放至天蝎座的书柜,并再次找艾特加但他亮瞌睡了。对不起,我已将书放好了”我轻摇已变成影子的他。醒过来了。“我好像……作了个漫长的梦……亚鲁巴,我不许他再干下去了。”他抬起头,“身为古兰士一家的主人,一定要背上自己、所犯的错误。”
  “我是来帮他的,请问你知道他在哪里呢?”
  “亚鲁巴应该在书库里的房间,你、拿着这个去吧。”他将一颗巨人的红眼交给我, “但你自己呢?你有什么心愿吗?”
  “我身为前代馆主,一定要履行最后的责任,这大屋的所有人不升天的话,我会一直留在这里。”
  “你放心吧!我会救他们的!”我快步走到书库去。
  “这个谜题看似复杂,实际上很简单。、每一个书柜都必定有一个没放书的缺口,但玩家可得的书只有三本,而且必须正确放好第一本,艾特加才会给你第二本。星海书库内有三个巨人按掣,但第三个暂时用不上,可不用理会。首先,取得第一本书后按一下一号开关(首一只红眼的巨人),此时即可走到书库中央观看巨蟹座图案,再回该书柜前将书放回去。得二本书后,台上十一号开关,再走到中央按雨下二号开关(有一对红眼的巨人),即可看到金牛座(おうし座)书柜。放好书本后取得第三本书,不过艾特加没说要放在哪里,但看看书中内容即知道是天蝎座(さそリ座)。单以一、二号按掣是怎么按也看不到天蝎座图案的,不过可以用星座常识简单地推理出来:天蝎在十二星座排行第八而之前七个星座分别是白羊(おひつじ)、金牛(おうし)双子座(ふたご)显示出来的星座次序即可简单推理出天蝎座的位置详情可看附图。
  
  第十九章
  亚鲁巴自小就背负了这种无形的责任,难怪他无法敞开自己的心,积诗嘉看来的确今他接受了自己,也接受了别人,但我也爱着克莉诗可娜,若真的要面对必须有一方要死亡时,我又该作何选择呢!一找到恋人就立即逃走?那我岂不和亚鲁巴一样?或者,只有自私才能在这世上生 存……?
  我将巨人之眼放回第三个缺了眼睛的巨人面上再按下去,原本无法移动的书柜能动了,在书柜背后出现了一扇门。推门一看,亚鲁巴背着我观看窗外月色,手上还拿着一把剑! 怎办?该怎办呢?对了!
  “亚鲁巴!”我将爱伦老夫人种的花拿出来:“这是给你的!”将花给他后,在钟楼中他枪击理查时命中率下降。
  他回过头看看我,于是我把花放到他手上,说:“你记得这花吗?”
  “花?”他凝视着这朵藏红花,“你想怎样?”
  他把花掉到窗台外,“难道你就是为了特地把这种东西交结我才来的吗?太迟了,已经太迟了。”
  “不!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
  “我已说过我需要她!”他坚决地:“积诗嘉的孪生姊姊是必要的东西,既然来到了这步就不能停下来!已没办法了,你的搜寻也将在这里结束!”他举起手上的剑向我斩下!
  “不……”一瞬间我突然回到过去了,亚鲁巴就像刚才一样拟望着窗外的明月。他独自在说话,语气中可以感受到无助与着急的心情,“那女的……究竟要谬我等到什么时候积诗嘉已没时间了……
  “你好像相当讨厌我呢!”红发女性出现,“难得有大好月色,可别糟蹋了啊。”
  “哼!你终于肯出现了,现在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好?”亚书巴着急地说:“积诗嘉已等不下去了……”红发女性淡淡地说:“必要的东西有两样,你只有其中之一而已。看看月亮吧!当那月亮染成红色时,就是进行仪式的适当时机;那时就将孪生姊姊克莉诗汀娜的生命注入石中,机会只有一次,所以往那之前不行。”
  “究竟是何时?已不能再等了!”
  “别担心,积诗嘉在那棺木中可以暂时安全的,想打开棺木时就用这东西吧。”她将一个小饰物丢到窗台前的桌上,“今后要每晚看夜至啊!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完了……
  在二人望向姣洁月亮的同时,我被弹回现实世界中。亚鲁巴早已离开。我抬头一看,赫然发现月亮已变成红色!这时我留意到桌上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是红发女性给亚鲁巴的!他一定是太紧张以致忘了拿走这东西……。这是一个像眼睛似的饰物(B点),大概也是古代人制造的东西。克莉诗汀娜……”我拿起它即以飞快的速度跑往…八芒星房间(中途经过入口大厅),曾救过我的巴安也变成了影子,不停踢打着正门。
  我一走近他,他立刻害怕的说:“那些家伙会来,我要出去……”他们不会来的,他们都不在了。”
  “已……不在了?是吗,那些像伙已不在了吗?得救……了……”他也变成灵魂体。来到八芒星房间,沉睡的女性仍在玻璃箱中。好了,赶得及了。我将饰物放至玻璃前,玻璃随即爆成碎片,女性亦掉到地上。你没事吗?”我跪下来轻摇她的身体。“这里……是……”她醒过来了。
  虽然是孪生子,但在她张开眼睛的一刻,我就可以完全肯定那并非我的恋人。
  “我为何会在这里的……积诗嘉按着后颈,“对了,我是被那个红发女人……不行!呜……”咳嗽声止住了她的话,“为了我……那人会…… 被杀……”
  “那人……是指克莉诗汀娜吗?她在哪里?”
  她惨白的脸色望着我,以颤抖的唇说:“另一个灵魂在湖的……钟楼……被关起来……,要阻止他,我……不想这样啊!不快点阻止的话……”她慢慢站起来,独自离开了房间……
  “湖上的钟楼……”在追上她之前,我先回到(馆玉夫人寝室)去,将积诗嘉己醒过来的消息告近亚鲁巴的继母。
  “积诗嘉……北醒来后亚鲁巴也可以清醒了……”她留下这句话就升天了。
  接着我到“北面码头”,乘船前往遗迹去,找那个钓鱼的老伯。
  “喂!你的鱼获怎样呢?”
  “你看!”他展示着手上拿的角,高兴地说:“是大角啊!那男的看了一定大吃一惊!”他化为灵魂体了……好了,现在终于今全屋的人升天了,于是我立即返回“读书室”找艾特加…… “我已今所有人升天了,你也可放心了。”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古兰士一族的历史在这里永远结束了……,我也要去了,大家都在等我……”他化成了最后一个灵魂体。 CHECK POINT1
  若没救出全屋井29个灵魂的话,艾特加是不会升天的。在进入钟楼前先确认一下吧!真中较易忘记的灵魂共10个,叫
  1站在“入口大厅”的巴安·罗特。只要解放全部三位亡灵再找他即可,
  2.在(中央休息室)玩捉迷藏的嘉箩·莫亚。 Carol Moore、キヤロル·ム ア和躲起来的四人,救了他们并将四枚羊形金币交结嘉萝后即能升天,
  3.在(南面码头)钓鱼的老伯,完成遗迹的剧情后他就能升天,
  4. “馆主夫人寝室”的亚鲁巴继母莎莅·古兰士(Sarah Clancy/さラクランシ一],唤醒积诗嘉后就能今她升天。
  5.坐在(东馆一楼走廊)的比利:马萧斯(BLWMA丁THEWS/ビリ マシユ一ズ),救了曼伦老夫人他就能升天了。
  6.救了所有人后就回(读书室)今艾特加升天。
  
  第二十章
  现在只要完成最后一伴事,我就能立即赶去找克莉诗汀娜了。
  我走到“北面码头”,将船驶到教会。
  下船后我走到教会的“礼拜堂”去,将余下的灵魂体送到大型水晶内,*在此玩家可取得水晶下各种宝物。
  令灵魂得以安息后,我走到“祭祀场”去。这时,祭祀场内的玻璃壁画突然发生强烈光芒。一瞬间,光芒消失了,玻璃碎片飞散到地上,当我再张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站存不知名的房间中,面前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黑人,他双手搁在桌上,就像在沉思似的。
  “你是谁?”我问。
  “好久不见了……”他的声音很低沉,那是录音机内叫我到教会来的声音! “你是谁?我从没见过你。”
  他说:“由大古开始我就见过各式各样的人、”他抬头看着我,“其间,偶然会有像你这样的人出现。让我看到你们的改变,真是很有趣的事啊……”他以鼻息发出深沉的笑声,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现在要离开。”
  “你的确是法太多时间了,让我告诉你一件好事吧!在接下来你会遇到一个重大的选择,恐怕那女的也一样。那个选择将决定你的命运……”这番话吸引了我,“那我该怎办?”
  “没必要考虑,去选择你相信的路吧!为了你和你的恋人……,你会选择怎样的命运呢?一定很有趣……”我再次被光芒包围。 “等一下……”我叫起来。
  “我们会再见的……”隐约间我只听到这句话。
  我回到了现实中,脚下出现了一本书,我弯身捡起来,书面写着《彗星之书》。内容如下:“月亮与姊妹,这是非常远古的事了,那时有一对相当要好的挛生姊姊可怜的她们往出生时已患了无法治好的病,只要一病发就、没救了。妹妹首先病发,今她痛苦地成长,莫日一名男子出现在她面前,对她说:『痛苦吗?不想得救吗?我将这块石给你,在红月之日,用它将你的姊姊杀死,那你就绝对不会死了,』妹妹却说:『我不想做那种事,若要这样做,我也不想活下去。”听了这话的男子带着微笑离开了,然后红月之日来临,姊妹中的一人死了,姊姊自杀了,在她手中发出了迷蒙的光芒,因她握有那块石。妹妹不停地哭,『我不想遇这样的生活啊。一切如姊姊所愿,妹妹得到永远的生命。孤单一人的妹妹现往仍继续找奏答案,『姊姊是正确的吗?有谁能告诉我呢?』”
  我台上书本,离开了教会,乘船前往湖上钟楼。彗星之书中说的妹妹就是红发女自私自私是无法产生任何东西的他回过头来,“你 还要追着我吗,我承认你的努力,但那是得不到回报的。可是不自然的力量只会带来遗憾你的恋人……患了和积诗嘉一样的病,也无法活下去了。”“什么…?”我呆然了。“你看见吗?”亚鲁巴说:“那个染成红色的月亮……已经是适当时机了。”他走进钟楼中。一直以来,克莉诗汀娜也很健康,至少我是这么认为,但那竟然只是未病发前的假象?我……从来没站在亚鲁巴的立场去思考。心爱的人即将死去时,即使再无助,总希望做点什么吧?那我……现在又能做什么呢?
  我抬起头来,染成红色的月亮立时映入眼帘,“当月亮染成红色之时……”
  我发现亚鲁巴从钟楼里侧将入口反锁了,于是我改由钟楼的后门走进去。此时亚鲁巴正走进电梯里,“你别再妨碍我!”我也快速跑进就近的电梯去,和他乘坐的电梯同时往上升。
  终于升到齿轮运作的(钟楼二楼),但大时钟的齿输转得太快,我只好将旁边的电源关掉。待齿轮停止后,我利用它走到对面的爬梯继续往上走,中途虽然受到亚鲁巴的枪击,幸好全一一避过(玩家在BES状态下只可承受三枪],终于比亚鲁巴先到达(四楼上层),找到被关起来的克莉)、诗汀娜……
  “理查!”她从铁牢中大喊着我,“你快把我放出来吧li
  “克莉诗汀娜,我马上放你出来。”
  
  她面上露出担心的神情,“那男人怎样了?他…。。北日疯了!”
  由于太紧张,我的手抖过不停,以致无法灵恬地拿出牢房门前的铁椿=、不快点的话。我们…………危险!理查!呜。…,亚鲁巴你……”我倒在地上,感到大腿像被燃烧似的发烫,血从裤管流到地上……
  “不能将她立给你……”亚鲁巴持枪向我走来,“妨碍我只有死路一条。理查!,克莉诗汀娜叫起来。枪口已抵着我的胸口。完。…。完了一切到此为止,我闭上眼睛。啪、枪声窜进我的耳内。呜是你…。。”这是亚鲁巴的声音, ……
  我张开双眼,只见红发女性拿着手枪,亚鲁已身中要害,躺在地上不(停喘气那女人走到他身旁,我说过……。你可以牺性一切吗?但你仍留下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你的生命。”为什么看似是牺牲了一切,但是全是为了自己,将无法改变的命运扭曲、只会……”她遗下这句话后,便从房中另一扇门离开了。
  我慢慢站起来、将克莉诗汀娜放出来。我勉强拿出笑容:“太好了,我一直在找你……你在这里等我,我还有事要问那女的……”
  “嗯,她…子像很悲哀……”
  我一拐一拐地离开克莉诗汀娜,由那女人出去的门圭到钟搂外墙,终于看到她。 “我有话想跟你说……” 她突然拿着魂之石展示存我眼前,“你需要它吗?”
  “不我不需要它。”(选:、)
  “来,拿着它吧!那就能救你最重要的人……”
  “不,”我断言地说:“人类存感到无助的时候总想从绝望中找到一点亮光,就像你姊姊希望你好好地活下去一样但那却变成无法扭转的遗憾,我爱克莉诗汀娜,但既然人是必须死的我就只能肇着她的手走完最后的跆那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盲目。”
  “我……”红发女性低下头,声音微震,“终于……找到了……”她回过头去,向天空大叫道:“出来吧!反正我己见到你了。”
  天空中慢慢浮现一个影子,它渐渐显出人的形态,那正是我在教堂遇到的神秘男人。他说:“我曾对你说过,存有谁继承命运之内,你是绝不会死的,而你却杀了亚鲁巴,如果这男人接受了石的话你也会杀了地吧?为什么呢?你不是一首都想死的吗? “因为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为了自身的愿望,是否谁也会践踏其他东西呢?不过已行了,我看到我祈望的东西……”她将魂之石掷到那男人身上,“这东西已没任何意义了。”
  神秘男子哈哈大笑,说:“你们真是有趣啊,再见了,我真的很高兴……”他浮在空中的形体渐渐消失,“命运会给予你们适合的人生而你也能得到死亡……”
  “死亡?我?”她笑了。那笑是高兴?是难过?我无法知道。男人消失了,魂之石在空中膨涨,越来越大,渐渐变成一个红色的圆球。
  “去吧!”红发女性以坚定的眼神看着我,“适合的人生在等待你,”
  一瞬间,我被弹离钟楼。迷糊中我看见钟楼化成光柱往天空照射同时碎成大大小小的石块,飞向光线照射的一点。一贯遮盖着天至的阴霾被驱散,姣洁的明月再次展现眼前……
  三年后,积诗嘉·古兰士很郑重地拒绝我们的邀请,直到现在仍留在大屋里生活。虽县她命不久已,但在那件事之后竟瞬速康复,那是因为亚鲁巴失去生命得来的结果?还是因为那石块消失了?这一切都变成不解之谜,但可以肯定的就是她仍活着,并在结束后,我与束莉诗汀娜结婚了:=最近,那令人害怕的记忆已淡化了,我俩遇着宁静的生活,和积诗嘉以书信保持联联络。
  假若月亮再次染成红色悲剧,也不会来临了因为夺取众多生命的那颗红色石块日不存在了……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