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nogears

文:AKIRA·摘自《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

Xenogears小说连载


  
  (1)
  寂静的宇宙中,飞行着巨大的船。
  在它腹中搭载有许多民众的异形方舟。放出钝色的光泽,虚无的黑暗优雅地滑向船的内部平和之象却已……
  “EMERGENCY ·CALL(紧急呼救)LEVEL1发令。”
  “欧米伽·ONE,再起动”
  “EXON(解除)置换、剥离”
  “H列CODE,8亿5千、12亿、好凄厉的速度!”
  宇宙船中母之胎内
  “那个”出生了,觉醒,走出来了。
  “集中防壁、隔断实行……它拒绝。”
  “使用手动切断回路”
  “那个”,继续前进着。
  “起爆闩栓,净化确认。失败,没有效果”
  “欧米伽·ONE还在进行中”
  “阻止不了,核回路98%占据”
  “奴等,就到此为止吧”或“混蛋就这么结束了……”
  眼前,无数赤红的文字浮上 You shall be as gods.
  民间人然后是全体乘务员
  可从脱出舱优先避难
  退避完了按顺序,顺次发进,
  本舰本体……放弃。
  但是船 ,并非是空船
  东西还在。
  击落一个个脱出舱
  将船体噬破的巨大的管形腕(PIPE)
  船长在最后的时刻决绝
  在几束耀眼的闪光中船
  向眼前宽广的蓝色行星急坠下去。
  “她”缓缓地站起来, INDIGO BLVE(靛蓝)的眼瞳里,
  映着坠落的流星,
  “她”那与瞳孔同色的
  长长的长发飘散在身后
  “神”与“人类”的
  最初的朝阳。
  有贤者,在地之底言道,
  人类,是在一万年前,
  在这个大地上“突然”出现的。
  位于北半球的大陆依古尼斯(イグニス)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大陆。于大陆北部建国的基斯莱布(ギスレブ)与南方沙漠地带的阿威(アヴェ),两国之间数百年来,一直持续着战火。引发战争的火种,已被人们所忘却,所有的,只是反复着互相争斗的悲剧。
  从太古文明遗迹中发掘出的古代兵器,使战争起了很大变化。两国各自从遗迹中挖掘出的兵器,经过掌握世界文明的组织—教会的修改之后,成为战争的道具。由此开始,战争中的胜败,不再比兵力的多少,而是由从遗迹中发掘的人型机动兵器数量所决定。在经过长期的拉锯战之后,胜利的天平开始往基斯莱布倾斜,而基斯莱布能处于优势的原因,便是因为在它的境内发现了数目巨大的遗迹资源。
  与此同时,在依古尼斯出现了不为人知的军事组织,名为盖布拉(グブラ)。并开始与阿威接触。得到盖布拉的增援之后,阿威的战局开始扭转,乘势的阿威将领土夺回之后,更向基斯莱布本土发起进攻。
  此刻,在基斯莱布与阿威国境附近的小村——兰哈(ラハン)…… 主人公菲(フェイ)善长武术,并且喜爱绘画,是兰哈村里的普通一员。兰哈村子很小,虽然位于战乱两国的边境,但因为地处偏僻,所以从未受到过战火的侵扰,村里的人们也因此一直过着和平安逸的日子。
  房间里的菲正在创作一幅假想中的战斗画面,“哈,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看着自己的作品,菲感觉上十分良好。“那么就稍稍地休息一会儿吧。”菲放下画笔,打算到屋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在房间外与家里的保姆碰上。
  “菲,你看上去很有精神呀,唉,时间过得好快,你到这个村子里已有三年了。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里,看到满身是血的你,都以为你就快不行了,没想到你竟然可以康复过来。说起来,你可以活到现在,真是应该好好地感谢村长才是。还有,那天把你送来的,戴着奇怪面具的男人,真的是你的父亲吗?难到你到现在仍是回忆不起来吗?”保姆对菲说了老半天,看菲仍是回忆不起来,只好继续理她的东西,突然,她又回过头来“对了,菲,村长他一直把你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他自己没有亲人,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着,你绝对不可以做什么令他老人家伤心的事呀!”
  房间的二层,村长正与菲的好友堤蒙西(ティモシ)谈话。
  村长:“菲,明天就是堤蒙西与阿鲁鲁(アルル)的婚礼了,你应该好好地向他们道喜才对。”
  菲:“堤蒙西,明天就是你与阿鲁鲁的婚礼了呀。”
  菲:“不管怎样,我真的很感激你与阿鲁鲁为我做的一切。三年前,我来到这里时,丧失了记忆与生活的勇气,那时是你与阿鲁鲁一直鼓励我,我才能……,如果没有你与阿鲁鲁的话,我都不知会怎样……总之,祝你与阿鲁鲁得到幸福。
  堤蒙西:“好了啦,不要说什么见外的话了,我一直感到你就象从小与我就是朋友一样,以后还要请你多关照了,老伙计。”
  菲:“彼此彼此了。”
  堤蒙西:“对了,菲你也去看看阿鲁鲁吧,我与村长还有事要商量。”
  “好的,那稍后见。”菲说完后就朝门外走去,此时正好与冲进屋的丹(ダン)撞上。
  丹:“菲,我正好有事要找你。”
  堤蒙西:“喂,丹,我们很快就要成为一家人了,是不是很突然呀”。
  丹:“啊,堤蒙西也在这里!在与阿鲁鲁结婚之前,我和你什么关系也没有,我来找的只是菲大哥。”
  菲:“什么话?不可以在这里说吗?
  丹:“都说了,这里有碍事的家伙,要说的是很重要的事,只能在你我之间说。我在外面等你,你马上来吧”。丹说完之后,向堤蒙西作了个鬼脸就跑了出去。
  菲:“丹那家伙今天是怎么了?”
  堤蒙西:“明天就要成为他的哥哥了,真难办呀……。”菲走出村长家,在村子的一角找到丹。
  丹:“菲大哥,明天就是阿鲁鲁姐姐的婚礼了,我想说的是关于姐姐的婚礼……算了,菲大哥,我和你真说了吧,我更希望菲能成为我的哥哥,现在还来得及,带着姐姐一起逃走吧。我也会帮你们的呀!象姐姐那样的美女,还会做一手好莱……怎么样,干不干?”
  菲:“喂喂,别胡说八道了(ムチャ言うな),堤蒙西,阿鲁鲁他们两个,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那样的事我是不可以做的呀!”
  丹:“那,我知道了,如果是菲大哥那么说的话……”接着前往的,是阿鲁鲁的家,他家人正守在家门口“啊,菲,找阿鲁鲁有事吗?因为今天是阿鲁鲁最重要的日子,男人是不可以随便进入的……好吧,是你就算了,进去吧,她正在二楼作婚礼的准备呢”。
  二楼,阿鲁鲁一个人对着婚纱呆站着。
  菲:“呀,阿鲁鲁,那是明天要用的婚纱吧?”
  阿鲁鲁:“菲!?啊……吓了我一跳!”
  菲:“好漂亮啊!阿鲁鲁你穿上之后一定会很适合的,恭喜你了”。
  阿鲁鲁:“谢谢……”
  二个人沉默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突然间,二人又同时开口。
  阿鲁鲁:“菲,我……”
  菲:“那个,阿鲁鲁……”
  …………
  菲:“什么?”
  阿鲁鲁:“没,什么……”
  再次沉默
  阿鲁鲁:“对了,菲,你有没有看到丹?”
  菲:“有啊,他就和往常一样在下面玩”。
  阿鲁鲁:“真是的,这个家伙,说好了有事要他帮忙的……”
  菲:“我可以帮上什么忙吗?
  阿鲁鲁:“本来打算向住在山上的希旦(シタン)先生借闪光灯与照像机的”。
  菲:“这样的事交给我去办就好了。”
  阿鲁鲁:“真的吗?可是……”
  菲:“没问题的,而且把那么复杂精贵的机械交给丹不太好。此外,去先生那里说不定还可以尝到唯(ユィ)姐的料理”。
  阿鲁鲁听到这里禁不住笑了起来:“菲,你真是的”。
  菲:“那么,我这就去了。”
  阿鲁鲁:“啊!等一下,菲!”
  菲:“嗯?还有什么事要找先生的吗?”
  阿鲁鲁:“不……只是……”
  菲:“……?”
  阿鲁鲁:“菲……现在你在想什么呢?如果……假如你是生在这个村子的话……我们可以更早认识的话……”
  菲:“……”
  阿鲁鲁:“……没什么,对不起……”
  菲:“……那我去了……”
  阿鲁鲁:“好的……你路上小心,代我向先生问好”。
  菲离开房间之后
  阿鲁鲁:“……命运的丝线吗……我就象是个傻瓜一样。”
  通过村子北方的吊桥,就可以来到希旦先生的家。进屋后,只看到唯与希旦的女儿绿(みどり)在准备晚餐。
  唯:“啊,欢迎呀,菲。”
  菲:“下午好,唯姐,先生他……”
  唯:“他呀,正在里面收拾他的那堆破烂。”
  菲:“OK,那我去里面看看”
  当菲走到后面的小屋时,从里面传出了爆炸声以及希旦的声音,“不行了,不行了,这么差劲的零件怎么可以用呢!”
  菲:“先生,你在那里吗?
  希旦:“呀,这不是菲吗,欢迎欢迎”
  菲:“没事吧,先生,刚听到了很响的爆炸声。”
  希旦:“没什么,只是想改造一下这台机械罢了,发生了些小问题,这里常有的事啦,哈哈哈哈……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下来。对了,房间里有些有趣的东西,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
  菲:“我知道了,但先生不要磨蹭到太阳落山才好。”
  进入屋子里后,看到一尊女神的雕像,按了启动开关之后,雕像开始旋转,并播放出一首乐曲,菲“这首曲子,怎么好象听到过似的呢?”
  与此同时,希旦也走进屋来。
  希旦:“菲,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你注意到这首曲子了吗?音乐是种奇妙的东西呢……可以寄托人们无法忘却的思绪,感受以及记忆,使人产生联想……”
  菲:“先生,这个是?”
  希旦:“从古代遗迹中发掘出的东西,现在还在修理中。看来似乎是一种发音装置。听到这乐曲有时会催人泪下,这对远古的人们,也是一样吧……”
  菲:“……”
  希旦:“那么,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菲:“啊!对了,阿鲁鲁想问先生借照像机与闪光灯。”
  希旦:“这么说来,好象明天就是堤蒙西与阿鲁鲁的婚礼了……我知道了,马上拿给你,那么你顺便留在这里吃晚饭吧”
  菲:“哇!太幸运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希旦:“你先去与阿绿玩一会儿,我弄完这些马上就去”
  菲:“好的,不过先生你也不必着急,说不定我会连先生的那份也吃掉的”
  希旦:“哈哈哈……不必客气,如果吃坏了肚子我可是不负责的哟”
  菲走到门口时回头说:“对了,先生,我听了这曲子会有种奇怪的感受,就好象,就好象是从我心底发出的声音似的”
  希旦:“那一定是在你的体内,有着某个在远古时就喜欢这个曲子的人的缘故吧。”
  菲被希旦的话弄得莫名奇妙,便先去阿绿那边,剩下的希旦边收拾东西边自言自语,“明天,就是堤蒙西与阿鲁鲁的婚礼吗?如果能平安度过的话,说不定一切也都会好转起来……”而希旦的语音刚落,那个雕像就碎裂了。
  希旦:“这……难道 是预兆吗?……要开始了吧?”
  夜里,与希旦一家人共进了晚餐之后,希旦与唯将菲送到家门口。
  菲:“唯姐的料理果然是美味呀,我真是多有打扰了。”
  唯:“什么话呀,欢迎你随时来品尝我的料理。”
  希旦:“所需的器材,明早我会送到村子里的,你不必担心的,而且我也没有勇气把这么精致的机械就这么交给你呢。”
  菲:“……这话好象在那里听到过呀……好吧,明天见了,先生,唯姐,还有阿绿。”
  离开希旦的家后,菲一人顺着原来的山路回家,在路过吊桥时,三个巨大的影子从菲的头顶掠过。
  菲:“巨人!?……”
  远处,希旦正向菲跑来。
  希旦:“菲!”
  菲:“先生,刚才有几个东西飞过,好象是往兰哈的方向去了。”
  希旦:“你所看到的,可能是邻国基斯莱布的GEAR集团。”
  菲:“那个是……GEAR!?”
  菲与希旦一起站在吊桥上望着哈兰村的方向,从那里,开始不断传来爆炸声。
  希旦:“不好,是由兰哈村传来的,我们快去吧!”
  当赶到兰哈时,整个村子已成为了一片火海,两股不同势力的GEAR部队已将村子变成了战场,而从未经历过战争的村民早已乱成一团。菲与希旦在人群中找了不多会儿,便同阿鲁鲁与堤蒙西碰上。
  阿鲁鲁:“先生?!菲!”
  堤蒙西:“先生,这些东西突然降落到村子里……”
  希旦:“我知道了,难道他们打算在这里开战吗!?你们俩都没事吗?”
  阿鲁鲁:“我是没什么,但是,丹找不到了呀!”
  堤蒙西:“我再去找一次,阿鲁鲁先到村子外避一下吧。”
  希旦:“等一下,堤蒙西!你同阿鲁鲁一起,带领大伙到安全的地方避难去。”
  堤蒙西:“可是,先生,不能放下丹不管呀!”
  阿鲁鲁:“堤蒙西……”
  希旦:“放心好了,这里就交给我和菲,现在你们应该首先考虑自己的安全,堤蒙西,请保护好阿鲁鲁。”
  堤蒙西:“可是……”
  菲:“先生说的没错,你们两个赶快去避难吧,不用担心丹的,他说不定早已经逃出去了。”
  堤蒙西:“……好吧,阿鲁鲁,这里就交给先生和菲吧。”
  阿鲁鲁:”我明白了,丹就拜托了,先生!菲……”
  菲:“别担心了,如果他还在村子里的话,我一定会带他出去的。”
  希旦:“好了,你们两个赶快走吧,菲,我去确认一下大家是否已都撤离,你去帮忙将村民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菲:“先生,多加小心呀……”
  希旦:“你也要多注意!”
  与希旦先生分手后,菲在寻找丹的途中被爆炸的冲击波撞到一台GEAR前,GEAR的驾驶员已气绝坠落下来。此情此景下的菲,突然被一个力量所控制,无意识地跳入GEAR的驾驶舱。希旦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前来阻止,但为时已晚,菲驾驶着GEAR离开。
  PIONT:GEAR操作语言
  语言确认。
  “拉姆兹”
  依古尼斯地方语言
  战斗经验无,转入简易操作系统
  给操作者的警告
  现在进入实战模式
  剩余燃料1200单位……
  警告,敌机接近
  进入迎击模式
  HELP模式终了
  菲坐上GEAR后,一连击毁了两台GEAR,但出现了更多的GEAR将菲团团包围起来,其中有一台黑色的GEAR在一边指挥着部队向菲进攻并严密地注视着菲的一举一动……
  同样也在一边看着菲攻击的希旦,显得不安起来:“菲……!!那种战斗方式是……不好,这样下去他就会觉醒过来了!!”希旦正在思索阻止事态恶化的方法时,从旁边阿鲁鲁的屋顶上传来了丹的声音。
  希旦:“丹!你不要紧吧!?为什么还是在那种地方,你让堤蒙西与阿鲁鲁担心死了!”
  丹:“对不起,先生,我已经逃出去过了,但我想起姐姐的婚纱还在这里,所以就……”
  希旦:“所以就回来取吗?嗨!你这孩子……那么快与大家一起去避难吧,那些家伙的目标是菲驾驶的那台GEAR呢!”
  丹:“那个怪物里坐着的是……菲大哥!?”
  希旦:“是被束缚着……菲正在黑暗的,残酷的神的梦中……好了,丹,赶快离开这里!”
  当希旦正打算帮助丹离开时,堤蒙西也赶了过来“丹!!太好了,你没出什么事,果然你在这里呢!”然而,在菲的身后发生的这些,都未逃过黑色GEAR指挥者的目光,他也意识到了菲正在努力保护着村民,于是他下令向堤蒙西射击。当菲注意到这一情况上前阻止时,堤蒙西已倒在了血泊之中。面对这种情景,菲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消失,身体中的另一个陌生的力量突破菲的控制,掌握了战斗的一切……
  白色的光芒中。
  敌人、村民们、整个村庄
  都化为了灰烬
  还有
  阿鲁鲁……
  …………
  当菲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在村外,周围聚集着村里的人,大家都在以一种奇怪的,应该说是恐惧的目光望着菲。希旦先生也在大伙中间。
  菲:“希旦先生!!”
  希旦:“噢,你醒过来了,菲……”
  菲:“先生,究竟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村长和其它的人,还有堤蒙西,阿鲁鲁他们……”
  希旦:“啊啊……他们……”
  “都被你杀了!!”一直背对着菲的丹,回过头来愤怒地叫喊着。
  希旦:“丹!……!?丹,究竟是……怎么了……”
  丹开始泣不成声:“你,你上了那个怪物之后,把姐姐与堤蒙西还有大家……你用那个怪物杀了大家!!”
  听完这番话,菲吃惊地回头望着停在一边的GEAR,在他耳边回荡着的是村民们痛苦的呻吟与反对他回村的怒骂。
  “丹……!!大家……我……!”菲不知所措地走向村民,而人们就象躲避瘟疫般地闪到一边。
  丹:“你杀了人,把姐姐,把阿鲁鲁姐姐还给我!”
  希旦:“丹,不可以把责任推到菲一个人的身上,那事故是因为GEAR的系统失控造成的,菲他什么也没做。”
  “我不想知道那样的事,但是……但是……大混蛋!!”丹说完这些之后就痛苦着跑开了。
  希旦:“菲,你最好还是离开这里。昨夜那些部队的后继部队会赶来也说不定。他们一定正急于了解所发生的事,你在这里对双方都会造成不利的因素。”
  菲:“是吗……我在这里会给大家带来困扰……,但……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希旦:“看来,只有穿越黑月之森,去阿威了。昨天的部队里并没有阿威的士兵,去阿威的话,他们就无法继续追踪了。”
  菲:“我知道了,先生,那么,其它的事就拜托您了。”
  希旦:“好的,路上多保重。”
  说完这些,菲最后望了一眼与他共同生活了三年的大伙,然后扭转头,在大家的目光中默默地离去。
  
  (2)
  黑月之森,是连接兰哈与阿威的唯一通路,在阴暗的森林里,生存着各种各样的生物,对于此,菲并不理会,因为在他的耳边,丹的哭诉声仍旧在回荡,即使是有明确的目的地,也只是迷惘地前往。
  突然,背后的一声枪响,仿佛将他从恶梦中又拉回到了现实。菲回过头,在他身后,站着一位红发的少女,她手中的枪,正对着菲的背影。
  “△×@□&〈〉”在说了一堆奇怪的语言之后,她似乎察觉到什么,稍停顿了一下后再次调整语言,“放下武器,转过身去,如果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我会开枪的。”
  简直无法相信,这位看上去纤弱美丽的女子,竟然用士兵般的口气说出这样的话,能体现这些话意义的,似乎只有她手中的那支枪……
  “请将身体转过去。”她再次重复了那句话。
  菲无所谓地转过身去,女子开始谨慎地向菲走来,虽然距离并不近,但菲仍可以感到她心中的不安与恐慌。
  “在发抖吗?”菲开始尝试对话。
  “闭嘴!”女子似乎已放松了一些,“你好象并不是追来的基斯莱布士兵。”她已可以证实自己的判断。“但有命令让我将任务中遇上的地上人消灭。不要怪我呀……不过有件事还要向你请教,这个树海的出口在哪里?”
  菲:“你迷路了吗?”
  少女:“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怎么才能从这里走出去?”
  菲:“抱歉,我也正在寻找出口”
  少女:“是那样啊……”
  菲:“你还站着干什么,不是要射杀我吗?那还不快动手!”
  少女:“别,别说这种莫名奇妙的话,你,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现在的处境吗?”
  “怎样的处境也无所谓,我,我已经是一个没有生存价值的人……”说完这些,菲转过身向少女走去。
  “别,别过来!”那女子慌忙后退,并向菲的足前开了一枪。
  菲“你在射哪里呀?目标在这里,请往这里射,来吧!”
  “别胡说八道了,你太奇怪了,至少应该进行反抗才对。”她边说着边往后退,直到背后突然出现的怪物将她击倒,对此仍未来得及反应的菲的话语“住手,不许碰艾丽!”已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之后不多会儿,怪物便倒在了菲的脚边……
  当少女醒来时,已是夜里,一边是菲升起的篝火。
  菲“好象已经没事了,你一直没醒,让我好担心。”
  少女:“……”
  菲:“……还打算射杀我吗?随你便好了,但是最好别在这个森林里动手,这里的野兽们对声音很敏感。”
  少女:“……”
  菲:“算了吧,你不想说话那就算了,或许你也认为没有必要对为你疗伤而表示感谢。”
  少女:“谢……谢了,但是,我并非会向你求饶的。”
  菲:“你还在担心什么?”
  少女:“不是担心,而是在警戒,碰上了奇怪的地上人(拉姆兹Lambs,yi意为羔羊)这也是自然的。”
  菲:“对我而言,你的装束才更是古怪呢!”
  少女:“什么……”
  菲:“那你叫什么?”
  少女:“没有必要向地上人(拉母兹)通报姓名。”
  菲:“什么‘拉姆兹’‘拉母兹’的,我们现在迷失在了这个森林中,这里有各种怪物,想要离开这里的话,只有互相协助不是吗?”
  少女:“……”
  菲:“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共同为了生存而努力,如果连名字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互相帮助呢?我叫菲。”
  少女:“艾……文莱哈姆,双亲都叫我艾丽。”
  菲:“是那样,果然是叫……”
  艾丽:“??”
  菲:“无论如何,夜里行动太危险了,等天亮了再一起找出口好不好?”
  艾丽:“看来也只能这么办了,那就决定了。”
  菲:“先填饱肚子吧,艾丽。
  ……
  从奇怪的梦境里醒来后,菲开始与艾丽一起寻找森林的出口,按道路的情况来看,离森林边缘的沙漠已不远。艾丽边走边寻找话题。
  艾丽:“那个……昨天所说的‘没有生存价值’那是怎么回事?”
  菲:“为什么要问这些?”
  艾丽:“只是,只是那时候的你看上去就象要自杀。即便是那样,你为什么还会在这个森林里傍徨呢?”
  菲:“这么说的话,艾丽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艾丽:“我,我只是……”
  菲:“我是……来逃避的,从村子里……逃了出来”
  艾丽:“村子?难道是……”
  菲:“在这个树海与山顶之间的兰哈村,我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艾丽:“那个村子!!”
  菲:“是个祥和的村落,村里的大家,都把我当作是亲人一样看待,但在前天夜里,几架GEAR突然在那里进行战斗,村子成为了火海。为了救大家,我上了空置着的GEAR,也不知是怎么动的,就好像有谁在耳边指挥我一样,结局,村子被……”
  艾丽:“被基斯莱布的士兵破环了吗?……菲?”
  菲:“不是那样,破坏村子的……是我。”
  艾丽:“???”
  菲:“是的,是我用这双手破坏的,一定是那样的……”
  艾丽:“破坏了村子?怎么回事?不是说为了要救村民的吗?”
  菲:“是击倒了几台攻击村子的GEAR,但很快又受到其它GEAR的攻击……而且,我的好朋友堤蒙西也被……我的眼前一片空白,这之后的一切,都不记得了。先生说是机体失控,将村民与村子都…………阿鲁鲁……是好人呀,阿鲁鲁和堤蒙西,还有大家……”
  艾丽:“GEAR的机体失控?在那个村子里?”
  菲:“是的,都是那台GEAR,要不是它突然出现在村子里,大家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
  艾丽:“!?”
  菲:“它们不到村子里来的话,不进行战斗的话,我也不会去乘那台GEAR了,大家也不会被卷进去,没错,这全是那些家伙的错,不是因为我的,全是他们的错,都是他们才把事情弄成这样。这些混蛋,这些混蛋,混蛋……”
  艾丽:“别胡说了!”
  菲:“!?”
  艾丽:“你太卑怯了”
  菲:“卑怯,是说我?”
  艾丽:“不是那样吗?从刚才起就一直‘他们’,‘他们’地的,不就是说你自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
  菲:“我……有什么责任……”
  艾丽:“当然有!村子里的战斗的确是直接原因……因为GEAR不适时降落到村子里,但基斯莱布的目标只是那台GEAR,并非要攻击村子,你跑去乘那台GEAR当然会把战火扩大罗”
  菲:“……”
  艾丽:“所以根本就不应该碰那台GEAR的,那是你所无法驾控的机械,从未接受过训练的老百姓那么做不是胡来吗!如果你与其它人一起去避难的话,那不就不会发生那些事了吗?自己将敌人吸引了过来,还将责任全都推卸在GEAR上,为什么你不能承担自己的责任呢?那并不是逃避,而是卑怯!”
  听完艾丽的话,菲开始低下头。
  “是啊,大概是那样吧……我是个卑怯的人,一开始我就知道是那样的,不自量力地行动,再将责任推给别人,最后只会哭诉的没用的家伙,只是……那个时候,为什么我会那样去做呢?”说到这里,菲抱着头痛苦地坐下。
  艾丽:“菲,我,我……”
  菲:“烦死了!!你能明白什么!?我清醒过来时什么也记不得了,但我曾感觉穿过GEAR厚重装甲板的悲鸣声,血腥味,骨骼破碎声与咒骂我的声音,这一切都在我自己这双手残留的感受中,我的心情你怎么可能理解呢?破坏了村子的我的感觉……在孤儿们面前无能为力的感受……已经没有人愿接受我了。不是我想驾驶的呀……那是没有办法……在那种情况下不得已而为的……”
  艾丽已无法听菲再说下去,她独自一人向出口方向走去
  PIONT:动画
  你不是也有责任的吗?
  我什么也没有干!
  这难道不是你所为的吗?
  我没有能力去做的!
  你打算把责任推卸给别人?
  超能力什么的。我没有那种力量!
  你很卑怯呀……
  菲“是啊,我是个 卑怯的人!!”
  是啊,卑怯的人呢……  
  就在出口附近,艾丽遇上了在依古尼斯以凶暴而闻名的地龙兰刚(ランカ)。当菲听到艾丽的叫声赶到时,艾丽已昏了过去。虽然完全不在同一个等级上,菲还是向巨大的地龙发出了挑战,几个回合后,眼看菲就要丧生于兰刚之口时,希旦用飞行器送来了村子里的那台GEAR。虽然菲对它万般厌恶,但眼看着地龙兰刚又向倒在地上的艾丽走去,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再次坐上GEAR。
  菲:“先生,我一定要击倒这个怪物,如果在那之前失去了控制的话,请将我击倒!”
  希旦:“菲……还是祈求不要发生那样的事为好”
  再次与兰刚展开的战斗,因为GEAR的力量,而显得格外轻松,不久之后,兰刚就不支倒地……
  希旦:“菲,没事吧?”
  菲:“一切平安。”
  希旦:“与兰刚作对手,你可真够有魄力的呀!不过,那种规格的怪物,只有用GEAR才能击倒的呀”
  菲:“先生,为什么要送它过来!”
  希旦:“它吗?它叫做威尔特鲁(ヴェルトル)”
  菲:“不管叫什么,破坏村子的,不就是它吗!为什么还特意把它弄来?我再也不想见到它了!”
  希旦:“我了解你的感受,但是,如果没有自我保护和挣扎求生的力量的话……”
  菲:“求生需要一定程度的力量,这我了解,的确如果没有这家伙的话,我和艾丽现在已经成为兰刚的腹中餐,但是,这家伙的力量不仅是这种程度,而是可以破坏一切的,那也必要吗?”
  希旦:“……”
  菲:“我不需要那种力量,我再也不会坐那台GEAR了!”
  希旦:“菲,使用力量与被力量支配,那是人类本身的问题,我相信只要擅于利用,它一定会成为有用的力量,就象刚才的那幕一样。”
  菲:“我也希望是那样,但希望不等于现实,在这个家伙的里面……算了,不管如何,艾丽没事那就好了。”
  菲与希旦一起来到艾丽边上,这时艾丽也醒了过来。
  希旦:“你好,我叫希旦,是菲的朋友。刚才真是好险,要不是他舍命救你,你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居然赤手空拳地与兰刚交手,他真是够能蛮干的……”
  艾丽:“赤手空拳?”
  希旦:“要不是还留着在万一时用的东西的话……”
  艾丽:“!!”(艾丽发现了一边的GEAR)
  希旦:“是借用了基斯莱布部队遗落的东西。”
  艾丽:“是那样……谢谢你,菲,这已是第二次了”
  菲:“没什么。就算你欠我一次好了。”
  希旦:“天就快要黑下来了,今天我们就在这里野营。等明天天亮后再出发如何?你们二个应该也累了,威尔特鲁也要进行修理了”
  夜,火边,菲已睡着。
  希旦:“喔呀,你还不去睡吗?”
  艾丽:“嗯……”
  希旦:“那台GEAR,就是村子被袭击时,菲所乘的,是单独被放置在村外,尼鲁·拜尔·达尼斯·莱古斯?(这是不是你的东西?)”
  艾丽:“!”
  希旦:“果然,那个失踪的驾驶员,与此同时在树海里迷路的少女不会没有关系吧?再加上那套服装,怎么看都象是军方的款式……”
  艾丽:“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你,你究竟是……”
  希旦:“是从在兰哈中阵亡的士兵的ID上了解到的,而他的服装的设计与你的大致相同。”
  艾丽:“!”
  希旦:“不用担心,已经将他好好地安葬了,只是这异国他乡对他不太合适而已……”
  艾丽:“是那样……”
  希旦:“菲,他尚未发觉吗?”
  艾丽:“似乎还没有。”
  希旦:“也是,菲对兰哈之外的事什么也未接触过。”
  艾丽:“那个……”
  希旦:“不用再相互了解底细了。”
  艾丽:“可是……”
  希旦:“我只是比他更了解世事罢了,而且,有件事,无论如何也要拜托你。”
  艾丽:“是什么?”
  希旦:“从这里笔直走的话,不多一会儿就可以离开森林了,你不打算在菲醒之前离开我们吗?”
  艾丽:“!?”
  希旦:“菲他需要安静没有争斗的环境,同时这也是为你考虑,艾丽你在这里没遇上任何人,请回到你自己的国家去吧。”
  艾丽:“那……我……”
  希旦:“放心好了,菲他不会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的。”
  艾丽:“不是那样,因为我对菲说过很过份的话……所以想向他说……‘对不起’。”
  希旦:“过份的话?”
  艾丽:“听菲说了因为我们的出现而致使村子毁灭的事,菲说‘如果不是他们来了的话’……那时,我为了把自己从责任的重负下解脱出来,便说菲是卑怯……如果不是我们,他一定可以在那村子里和平地生活下去,也不会有其它的人被卷入,所以我……”
  希旦:“真是很少见啊,你作为那里的人竟然能这样考虑问题,他们一般都把地上人当作牲畜来看特……
  艾丽:“牧羊者(阿巴姆)对地上人(拉姆兹)管理统制,并可以任意进行处置。”
  希旦:“就是那样,而你却认为自己对菲与兰哈的村民负有责任,为什么呢?”
  艾丽:“我也不明白,在由肯特(ユグント)受训时,受到的教育说地上人是野蛮的东西,所以必须要由我们来进行管理……可是……”
  希旦:“与菲的相遇让你认识到那是错误的是吗?”
  艾丽:“是的,和我们没什么两样……应该说是比我们更为坚强,就象是拥有我们所没有的东西一样……为了我,竟然一连两次舍身相救”
  希旦:“那里的人都会认为被救助是件耻辱的事,而你却对菲表示感谢”
  艾丽:“可能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他对地上人一直很宽容,我的奶妈,也是地上人,从外表上可能看不出,但是,我可能与菲是同样是……”
  希旦:“同样是?”
  艾丽:“不,没什么……”
  希旦:“那刚才对不起了,没有把事情说清楚,还有是我的秉性呢。而且妻子也老关照我别说太多,对你已算是多嘴了。不过就算如此,你最好还是回去比较好,这不是你可久留的地方。”
  艾丽:“回到大本营后可能会……”
  希旦:“一直烦恼下去……吗?”
  艾丽:“是的……”
  希旦:“烦恼是自然的,我以前也是那样。”
  艾丽:“希旦先生……”
  希旦:“我会好好地传达给菲的,你放心地回去吧。”
  艾丽一个人去了……
  第二天……
  菲:“先生,艾丽她……走了吗?”
  希旦:“被你发觉了?”
  菲:“只是在中途醒来时听到的。”
  希旦:“她是……”
  菲:“我明白,艾丽没有责任,全都是我的责任,我为了逃避自己的感觉而把艾丽扯进来,该道歉的是我。”
  希旦:“菲,不要责怪自己,那并不都是你的错,你是为了保护村子里的大家才那么做的。”
  菲:“谢谢你,先生。那村子里的人都如何了?”
  希旦:“我妻子在照顾他们,你不用担心,我们还是考虑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吧。从这里离开森林就是沙漠村落塔吉尔(ダジル),我们去那里看看吧,说不定可以了解到阿威与基斯莱布的动向,顺便还可以搞到威尔特鲁的维修零件。发生了这些骚乱之后,阿威本国相信不会无动于衷的。”
  离开森林时,看到有巨大的白色战舰从头顶掠过……
  菲:“那个是?”
  希旦:“好象是阿威的空中战舰。”
  菲:“空中战舰?从未听说阿威有那样的东西呀。”
  希旦:“阿威当然不会有那玩意儿,恐怕是驻留在阿威的盖布拉的东西”
  菲:“盖布拉?”
  希旦:“是神圣索拉利斯(ソラリス)帝室特设外务厅……一般被称作盖布拉,索拉利斯部队的精英组织。他们只是在数月前才开始出现在依古尼斯,得到了他们帮助的阿威,劣势的战况也得到了扭转。”
  菲:“那艾丽也是……”
  希旦:“应该是的吧。他们是拥有相当卓越的科技与军事力的组织,目的是获取各地的遗迹资源。最近在阿威的北端发现了新的遗迹,可能是建造于五百年前,类似于神的建筑。在三周前,基斯莱布获得了遗迹的控制权,为此,可能会发生争夺战。”
  
   沙漠中的塔吉尔,是挖掘遗迹者的据点,有来自于各地的人在此聚   集,为了购买修理威尔特鲁的零件,希旦与菲先前往位于街南端的“教会”的工厂。然而,威尔特鲁是军方最新型的GEAR,没有依古尼斯教会总部的允许,工厂拒绝提供这些机密的零件,希旦与菲只好离开工厂……
  菲:“既然是关于威尔特鲁的,如果找不到零件的话那就随它去好了。”
  希旦:“不修理了吗?如果需要的时候怎么办?”
  菲:“不是都已经到了塔吉尔了吗?已经不再需要它了。我希望,等这些事都忘却了之后,再返回兰哈帮忙村子的再建,现在我可以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希旦:“……是这样……如果是菲的希望,那也可以,但我认为还是把威尔特鲁运到别处比较好。”
  菲:“为什么还要启动它呢?”
  希旦:“这只是我的推测,那天夜里的事件,可能是盖布拉的特务部队夺取了基斯莱布的GEAR”
  菲:“特务部队?是指艾丽他们吗?”
  希旦:“是的,我调查过在村子里被破坏的GEAR,盖布拉队员乘的是基斯莱布制的GEAR,那是比基斯莱布追击部队的GEAR拥有更新技术的机体。”
  菲:“新的机体?”
  希旦:“所以我认为,盖布拉特务部队的任务,是夺取新的GEAR的试作机,而他们失败的消息,很快便会传到王都,那之后他们必定会去兰哈村进行调查。”
  菲:“等一下,先生,村子里不是还有基斯莱布的部队吗?!”
  希旦:“是这样的,那样一来,阿威的调查部队与基斯莱布的追击部队之间一定会产生摩擦,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事发生,必须尽快将威尔特鲁移到其它地方去。”
  菲:“那它现在已动不了了……”
  希旦:“只能另外寻找解决的途径了,好在这个地方有许多情报流通,去找找看其它的方法吧。”
  下桥后在街道拐角处看到有一台沙漠运输车停放着。……
  希旦:“有办法搞到零件了,菲,先去将这台沙漠输送车借下来。”
  菲:“沙漠输送车?”
  希旦:“这是种可在沙漠里行驶的特殊车辆,可在沙漠里长时间的行驶。”
  菲:“借来之后呢?”
  希旦:“我去沙漠里找GEAR的零件。”
  菲:“先生是要去遗迹挖掘吗?”
  希旦:“不,传闻在挖掘地附近时常有基斯莱布与阿威的小规模冲突,到那些区域去看看,说不定可从找出被遗弃的GEAR零件也难说。因为威尔特鲁是基斯莱布制的,所以一定要基斯莱布制的零件才行。”
  菲:“可是……”
  希旦:“菲真是什么事都爱担心,没什么问题的,放心好了。那么在我回来之前,你可以到酒吧里去打发些时间。”
  希旦刚离开,车主便提醒菲,沙漠里时常发生战斗,是很危险的地方,而且近来有传闻说有使用潜沙舰的海贼袭击路人,最好还是把希旦找回来,于是菲急忙启程往塔吉尔北方的沙漠寻找希旦。
  进入沙漠后不久,使有数台阿威的GEAR越过菲而去。之后,空中出现了巨大圆盘状的飞行物也向相同方向飞去,菲也向这方向一直追赶到黄昏,但仍未看到希旦的影子,情急之下,菲从路过的阿威士兵手中抢了台摩托继续追赶。
  天完全黑了下来,希旦仍未找到,而菲却被2台阿威的GEAR所包围……
  菲:“你们想干什么!!我只不过是偷了台摩托而已!”
  但阿威的士兵似乎完全不理会菲,他们俩同时操纵GEAR向菲攻击过来,在菲受到攻击前的瞬间,希旦赶了过来……
  仍旧是用威尔特鲁压倒性的力量击败了阿威的GEAR,战斗刚结束,由不远的高处传来一阵笑声,那是在一边的高崖上,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男子的在赤红的月光下发出的……
  男子:“还在压抑着好战的血性吗?”
  菲:“什么人!?你,你是,在兰哈时,指挥基斯莱布部队的那个……”
  希旦:“果然是……”
  男子:“我叫古拉夫(ゲラフ),是追求力量的人,菲啊,你的力量,我在 兰哈见识过了。”
  菲:“我的力量?你到底在说什么!?”
  古拉夫:“要完成我的目的,需要强大的力量,为了引发那力量,我特意将那台GEAR送去与你接触。”
  菲:“特意!?那些,都是你计划好的?”
  古拉夫:“是的,附近死亡的村民与发自心底的悲鸣,是引发那力量的附注。”
  菲:“为了让我乘上这台GEAR而对村子进行攻击吗!?还要牺牲村子里的村民!?”
  古拉夫:“苟且渡日的凡夫俗子死去多少也无关紧要,你也别忘记,毁灭村子的正是你自己。”
  菲:“不是的!!我只是想救村子里的人,没有想过要破坏什么!!”
  古拉夫:“真的是那样吗?你最好还是问一下你自己,听一下发自你内心深处的,破坏欲望的冲动。”
  菲:“别废话了,就算那样,那也是你所造成的,如果不是你,村子也不会遭到攻击了。”
  古拉夫:“哼,又在找借口了,实在是‘很象你’的台词呢!那好吧,无论如何你也是要变回原来的本质的。”
  菲:“哈……你说需要我的力量,那么,你得到了那力量之后打算如何?”
  古拉夫:“最明确的是,将神消灭。”
  菲:“消……消灭神吗?”
  古拉夫:“是的,消灭神,那是我们的目的,是我们的天命。”
  菲:“别太嚣张了,我是不会成为你的帮凶的。虽然不知你指的神是什么,但要干的活,你一个人去干好了。”
  古拉夫:“哼哼哼……和你的父亲很象啊。”
  菲:“父亲!?你认识我父亲吗?”
  古拉夫:“那是……愉快的绝叫,我所感兴趣的,死亡之际动听的绝叫。”
  菲:“你对我父亲干了什么!?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古拉夫:“哼,想知道吗?现在你了解到无能为力的感觉了吧。”
  菲:“什么!!”
  古拉夫:“你的力量现在还不能为我所用,所以你还要接受试练……”
  (未完待续)
高晶 □ 葵花宝典 □ 游戏攻略